參加法會 修去妒嫉、自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這次第九屆大陸法會,我投了稿,也幫助幾位同修修改了稿件,其中包括甲同修和乙同修。我在自己的稿件大致定稿後,在站內信箱發給一位同修看,同修回信認為不錯。當時自己感覺也可以,我又做了一些修改後就發給了明慧,想到大概發表沒問題。

法會的第四天下午,一位同修看到我,老遠就興奮的告訴我:甲同修的文章登出來了。我聽到後沒有一點高興,而是當即責怪她:別那麼張揚,小聲點,注意安全。但自己心裏知道我讓同修注意安全只是個幌子,其實是自己心裏頗有不爽,認為先登出來的應該是自己的文章,而不是甲同修。接著又見到甲同修,我心裏怪怪的,平時我對甲同修印象很好,這時看到她,自己卻有說不出的彆扭。我知道這是妒嫉心在作祟。

晚上回到家,心裏一直不舒服,情緒低落,有一種失落感。一連兩天好像總有個甚麼東西橫在那讓自己難過,打不起精神,自己好像對自己失望,甚至有種被師父拋棄了的感覺。這種狀態讓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在講的:「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1]

一直都知道妒嫉心對修煉人的危害,每天針對自己的空間場發正念時,我一直都在清除自己的妒嫉心,想不到真正觸及到它的時候,妒嫉心在自己身上表現的竟是如此的強烈。

第三天,我拿出《轉法輪》,翻到「妒嫉心」一節讀了一遍後,想起同修們在交流文章中談到的抄法的威力,我就拿出筆和紙又接著開始抄。當抄到「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1] 想到自己就是妒嫉心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才很多時候感覺不到的啊。當抄到「有的人練功練了二十多年了沒出功能,別人剛練就出了功能,他的心裏就不平衡了」[1],我馬上想到,我不就是認為自己多次在明慧上發表文章,而且這次法會投稿,自己以為自己的文章也是比甲同修的要勝一籌,而甲同修初次寫稿就能先於自己的發表了,心裏就不平衡嗎?

聯想平時在講真相勸三退中,只要身邊的同修勸退的人數多一些,自己就會覺得沒面子,好像自己比別人勸退的多才是正常的,這不就是不服氣的爭鬥心嗎?這些都是產生妒嫉心的原因啊!

自己當協調人已有幾年了,雖然從法中知道,協調人只是一個聯繫人,一個傳達人,並不一定會比同修修的好,但自己潛意識中還是把這個人中的職位擺高了,很多時候還有在同修之上的心和看不上別人的心。這個妒嫉心在自己身上真是處處都能體現出來啊。「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 師父的嚴肅教誨,讓我看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法的標準是決不會讓我帶著妒嫉心上天與神爭強鬥勝的。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去掉這個妒嫉心。

那些天每次在給師父敬香時我也總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這個妒嫉心我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一定要去!每天發正念我也加大力度鏟除自己空間場中妒嫉這種變異物質;在與同修的交往中,每當意識到自己一個念頭不正,我馬上就能主意識很強的去抑制它;特別是在與同修配合打電話講真相勸退時,我不再站在證實自己的角度與同修比勸退的人數多與少,而是站在師父正法的角度正念加持每一個同修多勸退多救人。

過了一個星期,我從明慧上看到乙同修的法會交流文章也登了出來,這次我發現自己已經沒有了以往那種心裏不平衡的感覺,而是發自內心的替乙同修高興。當體悟到自己這麼大的一個執著能修下去,我更是為自己高興,當時抑止不住的眼淚流了出來,內心感恩師父對我的慈悲,讓自己這麼骯髒的人心能在大法中得以淨化。我來到師父的法像前感激的對師父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我想,自己的文章發不發表已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暴露了執著,放下了人心,自己修煉的境界得到昇華。

但是事情好像不是那麼簡單,在後來每次看後續的法會文章時,我還是隱約一個願望,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文章。覺得自己文章沒登,不是文章本身有問題,那是師父用來去我的人心的,人心找到了,文章就會登出來了。甚至好像還有些怕自己的執著去的不乾淨,會延誤文章發表。開始這一串的想法還比較淡,當它們表現的越來越強烈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又走到另一個執著當中了。我為甚麼那麼希望自己的文章能發表呢?仔細想一想,還是那個執著自己的虛榮心,覺得自己的投稿沒發表自己沒面子。當然這是我最初找出的一個人心,但是隨著我越來越深入的向內找的時候,我發現了多年來隱藏在自己身上的一個很大的執著。

我是從文章為甚麼不被發表找起。最初找的是表面,是不是文件沒發送成功。文稿我是用壓縮文件從站內信箱發送的,第一次發送成功後,我覺得有幾處有筆誤,就將文件從網上下下來作了些修改,再發。第二次發送後下下來的文件沒打開,好像文件有損壞。當時想可能是下的時候出問題了,發出去的文件沒壞,就沒有再發了。接著我找是文章內容有問題。從這次發表的法會文章中我看到,同修們大多都是講做三件事中修的過程,主要是從提高心性方面交流。自己的文章好像是在做事上講的多了,所以給人一種證實自己的感覺。這也許是文章沒發表的主要原因。

從證實自己我又繼續找,自己有沒有在證實自己呢?這是我第二次參加法會交流。上次參加法會是幾年前的事了,那是自己第一次向明慧投稿,當時內心非常純淨,我把師父的經文《成熟》翻開放在身邊,寫一寫,看一看師父的經文,再寫一寫,再看一看師父的經文,希望自己能寫出像法中要求的「沒有了華麗和為增強氣氛的詞句,實在、準確、乾淨、不帶有人情的文章」[2]。法會開始後文章被刊登出來,我寫的是自己在做手機項目中的體會,身邊的同修看到後都說好,後來那篇文章被明慧編輯的專集小冊子選用。那之後再從明慧上看到同修寫的關於手機方面的文章,我不知不覺總會與自己的那篇文章做比較,總覺得同修沒有自己寫得好。雖然嘴裏沒說出來,其實內心認為自己是「還可以」的。再加上後來也寫些修煉體會向明慧投稿,漸漸的人心膨脹起來了。現在回頭來再看自己這次的法會交流稿,多少帶有證實自己的東西。

繼續找。因為放不下對那篇文章的執著而導致了自己對自我的執著,這麼多年來雖然自己在做手機項目,但對於同修們在明慧上交流的手機項目中的體會,我基本都是走馬觀花的過一下,好像從來就沒有怎麼好好看。特別是有一次看到,有位同修寫自己用手機講真相的方式,能勸退多少人,我固守自己的東西,憑著自己的經驗認為那是不可能的,甚至認為明慧的編輯同修不了解情況,使網上的數據不真實。

這一向內找,真的把自己嚇一大跳,因為我發現了,由於自己沒有實修,不知不覺中那篇文章已經成了自己修煉中的一個沒能逾越的坎,已經阻擋了自己前進的路,它使我對自我的執著已經非常強烈,就像那個妒嫉心,強烈的已經形成了自然,自己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感覺出來。

當我找出這一切的時候,我感到那個自大的「我」像一個洩了氣的皮球,一下子小了許多。原來自己這麼多年,很多時候是執著在一個虛幻的假我中的啊,同時我好像也找到了自己那個妒嫉心的根,它的種種表現都是建立在那個自以為是的基礎之上!當我轉變觀念,從新審視自己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變了,有時看問題的方式都發生了變化,特別是對待身邊的同修,以往我特別「敏銳」,總能看到別人的不足,現在我首先看到的是對方的優點。好像自己心性的容量也加大了不少,學會了去理解別人、包容別人。

因為不斷的反思,向內找,我感到自己在法會期間變化很大,而我每一次進步,師父都給我很好的狀態鼓勵我,自己好像每天都被能量包圍著。這個變化,也表現在我的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中。以前我一般每天勸退十人左右,現在能勸退二十人左右,有一天還突破了四十人,這是我目前達到的最高記錄。

我想如果我不參加這次法會交流,可能不會這麼深刻的觸動自己,我的很多人心可能還會隱藏在那裏,不知甚麼時候才能暴露它們哪,儘管我的交流文章沒能發表,但我覺得自己參加法會的收穫太大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成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