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前幾天,我們幾位同修交流一個證實法的項目的時候,有同修提出一個思路,甲同修說:「不行,太難了。」

在甲同修剛剛說完的一瞬間,我的智慧被師尊打開了,一口氣不加思索的說了許多:

其實我們今天再難,也沒有那些至今還在流離失所的同修們難,他們沒有錢,沒有固定住處,吃飯睡覺都成問題,還要去做證實法的項目。很多同修已經風餐露宿的流離失所好多年了,他們真的比我們今天難多了。

但是流離失所的同修們再難,也沒有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同修們難,起碼流離失所的同修是自由的,能夠自由的學法煉功,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想突破到自由的學法煉功狀態真的是很難的。而且他們很難看到師尊的最新講法,看不到明慧網。流離失所的同修們在外地區,往往會在師尊的幫助之下,能夠接觸到當地的同修們。拿到師尊的新講法。

可是,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同修們再難,也沒有直到今天依然被非法關押在集中營裏面等待被活摘器官的同修們難,因為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同修們有自由的一天,絕大部份能夠活著離開黑窩,但是那些在集中營的同修他們太難了太難了,他們都是當年去北京證實法扔掉身份證被邪惡綁架之後,不報姓名地址的同修們,整整十幾年過去了。十幾年時間沒有看到師尊的新講法,他們在集中營裏面是可以交流的,因為邪惡對待他們不要求轉化的,而且邪惡根本無法找到那麼多人來「管理」他們,無法做到不讓他們交流,邪惡只是要求利用他們的器官賺錢。所以肯定有開著修的同修們會看到他們面臨的處境。那麼所有的同修都會知道他們面臨的處境,直到今天,我個人認為這些同修的數量最少幾十萬,甚至可能超過百萬。邪黨對這些大法弟子的活摘器官至今都沒有停止。他們是最難的。他們比所有的同修都難。

那天晚上我說到這裏的時候,在場的所有同修眼淚都下來了。後來同修們很快都接受了那個思路。今天我寫到這裏也是淚水直流。

師尊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之中講過:「如果你們協調不好的時候邪惡就會鑽空子、製造麻煩。很多證實法的事不是沒有辦法,再難都有你們走的路,儘管那個路比較窄一些,必須得走正,稍微差一點、不正一點都不行,但是呢,你們還是有路。也就是說大家走正它。如果走不正,就會被現在這些邪惡利用來鑽空子、搞破壞。其實我剛才講的就是,大家在協調配合做甚麼事情的時候,你是在證實你自己呢還是在證實法,就是這個問題。」

師尊在《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之中講過:「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來,你就能闖的過來。」

對照師尊的講法,真的,無論甚麼證實法的項目再難,我們也有路走。信師信法肯定能夠走得過去。再想想流離失所的同修們,想想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們,想想被非法關押十幾年等待被活摘器官的同修們,我們再難,真真切切的沒有他們難,所以同修們請遇到事情和問題的時候,請不要再說難了。

另外建議:請各地區的同修們抓緊時間統計當年失蹤的同修們。現在很多昔日的同修們越來越多的回到大法之中了,也請他們回憶幫助統計當年失蹤的同修們。

以上是個人認識,如有不對,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