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真、善、忍」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我在1998年8月20日幸運的走入大法修煉,至今已有十三年了。每天儘量多學法,並要求自己學法入心、集中念頭去學,越學越體會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越學越感受到師尊告訴我們法理的龐大無邊。但直到最近我更進一步認真學法,也就進一步提高了對「真、善、忍」真正含義的認識,並反思自己這十三年來在行動上到底做到了多少。

在學法的初期,我讀師尊《精進要旨》〈警言〉:「我傳大法已經四年了,有一部份學員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還是停留在感受上認識我與大法,總是從身體的變化和功能的體現上對我的一種感恩戴德,這是常人的認識。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時知道了不能只從表面上身體的變化和功能出現認為大法好,但也不知道甚麼才叫從理性上認識法,甚麼叫從法上認識法。

在後來不斷的學法中,我越來越體會到「真、善、忍」三個字的內涵的博大精深及在實踐中威力。師尊在《轉法輪》中慈悲的告訴我們:「那麼甚麼是佛法呢?這個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體現,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

師尊也講過「大法是圓容的,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同樣具足真、善、忍的特性」(《精進要旨》〈淺說善〉)。我對「真、善、忍」三個字的理解從表面、感性、膚淺,到逐漸體會到其內涵的高深,並真正的接受他,並自覺用他來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這經歷了一個很長的、漸進的過程。現在我一想起「真善忍」三個字或對別人講「真善忍好」,就覺的非常的神聖,能感到其內涵博大無邊。

修煉後,我讀《轉法輪》時對師尊所講提高心性,去掉各種慾望、執著心、修口等法理都很認同,也樂於去實踐,對照法修自己。但卻對書中師父談到「真、善、忍」三個字時卻順口讀過,就像小孩背「12345」,好像很熟悉,可具體問哪個是3,卻不認識一樣,並未去真正體會其內涵,所以也沒感到其真正的威力。

回想我對「真、善、忍」的認識過程,首先我接受的是「善」,大法教我們與人為善,遇事先考慮別人,不傷害別人,做個真正的好人。我做常人時就比較善良,不願與別人爭鬥,但常人社會普遍認為「好人做不得,做好人吃虧」,被人稱為「好人」甚至與「無用的人」、「老好人」相類似。當我走入大法後,師尊講的法理使我徹底明白為甚麼要與人為善,怎樣去做一個好人,能堂堂正正、理直氣壯的去做一個好人,我覺的大法太好了。從此我不再在乎別人的看法,在工作中、在家庭中、在社會上不為個人利益與別人爭鬥,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儘量幫助別人。同時也認識到要做到真正的善,不是一味的遷就別人,甚麼都替人包辦,而是從根本上對人負責,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勸他們三退,讓他們得到真正的平安。更要引導有緣人學法修煉,這才是真正的與人為善。

我對「忍」的認識,從一開始常人的想法「忍很難做到」、「忍自己吃虧」、「忍是懦弱的表現」轉變到「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那怎麼是懦弱?我說那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那是意志堅強的體現,只有煉功人才能有這樣大忍之心。」(《轉法輪》)真正認識到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和忍的威力,雖然在家庭矛盾中有時還辯解,甚至有時事後還在想別人的不是,沒有完全做到忍和向內找,但我知道了應該怎麼去做了,能自覺的對照法理逐步達到不光表面忍得住,心裏也能放得下。同時也知道忍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不是對別人錯誤的縱容,要對眾生負責任,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後,也要善意指出別人的不足,真正為別人好。

只有「真」悟的最晚,也做的不好,直到最近一段時間才不斷悟到此法理。對於修真,我一直存有困惑,想著很難完全做到。當每次因為做三件事回家遲時,一路上我不時想著藉口,其實就在編謊,思想上也知道這不對,應該正念對待,修煉人不應說假話,但不由得還想。當家人真的追問時,有時開口就說我在單位幹甚麼甚麼呢。直到有一次學法時我一下子明白怎麼做了,我們修煉「真、善、忍」,確實不應說假話,不然我們老讓別人記住「真善忍好」,卻自己說假話,若被常人當場拆穿謊言,他們對大法該是甚麼印象?他們會說我們言行不一的。其實我們面對常人詢問時可以不回答,或不直接回答,只說「對不起,今天很忙,回晚了,我馬上做飯」等。其實開口就說假話或心中老想編個甚麼藉口都是多年來邪黨文化的影響,「對人不能說真話,要留個心眼」、「不說假話辦不了大事」等。我們要徹底清除邪黨文化的影響,放下不好的觀念,使自己說話更堂堂正正,行為更坦坦蕩蕩,這樣才能更好證實大法。

還有,有的同修被邪惡綁架時,被逼問大法資料的來源或要求他們說出其他同修情況時,也感到了這方面的困惑。惡警一面拍著桌子,一面威脅同修:「你們不是修真善忍嗎?怎麼不說真話?」有的同修就認為:我們修真,不應該說假話呀,就把別的同修給說出來了。其實,我們修真、善、忍,但真的裏面也包含善,也包含忍。比如一個失去理智的人拿著刀逼問你,某某某在哪裏?你若說真話,告訴他實情,他就會在暴怒無理智的情況下幹出殺人的壞事,從而害了別人,也毀了他自己。但是我們若面對他的威脅,也要忍得住;而且我們要勸解他息怒,不要莽撞行事,幫他化解矛盾,以免造成難挽回的後果。也可以告訴惡警:現在,你讓我出賣同修,說出大法資料的來源,我若照實說了,你們就會迫害他們,我就幫你做了一件壞事,因為迫害這些善良的修煉人罪是非常大的,發生惡報的實例很多,而且國際上都在起訴參與迫害的人,將來你也逃脫不了法律的懲罰。所以按照善的原則我就不能告訴你。我們就是要按師尊的法去做「我這個人我不願意說的話,我可以不說,但是我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轉法輪》),就像有些同修一樣不回答他們的任何問題,就發正念,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做到「零口供、零簽字」。當然說起來容易,面對險惡的環境做起來卻很難,不過我們若明白甚麼是真正的「真」,就不會自己產生迷惑而順著常人的思維做一些難以挽回的事了。

還有一次,我們單位讓所有人填表,內容是你信仰甚麼,甚麼時候參加的,都有甚麼活動?這來自所謂「上頭」的表格,用意很明顯,也很邪惡。所以所有信仰基督教、佛教的人也不敢填,都寫「無」,我想起師尊的話:「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當有邪惡之徒問到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時,可以不答理他、或採取其它迴避方法、不要主動被邪惡帶走。」(《精進要旨二》〈理性〉)所以我也填了「無」。隨後,我們單位邪黨書記(明白一些真相)把我找去,笑著問:「這次填表,你怎麼不如實填?」意思是你們也造假呀。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我們不是宗教信仰,只是群眾性的煉功活動。他就甚麼也沒說了。另有一次,我跟他說「真善忍好」時,他說,「哪能總說真話呢,你看這兒有要上報你們的表格,我就沒填。」當時我這方面法理不清,沒能進一步給他講清真相。本來可以這樣講:我們要講真,但同時還要看符合不符合善與忍。你這是最大的善舉,不是造假,不去做那個迫害好人的壞事,會有大福報的。

悟到「真」的法理後,我覺的師尊的法太奇妙了,威力真大。每當我發正念胡思亂想時,我只要想起我們是修「真」的,要辦真事,幹甚麼都不能應付敷衍、走形式,就很容易把思想拉回來。到外面用手機講真相時,有時氣候惡劣,有時時間很緊,有畏難情緒時,我就告訴自己我們修真,幹甚麼事都要認認真真的做,要用強大的正念才能起到真正救人的作用,這樣做的效果就比較好一些。

上面是講的是自己在學法中對「真、善、忍」的認識怎樣從表面、感性到較深入的一些體悟。認識很膚淺,也可能有偏頗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