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人往往會為了一個理而樂而憂,甚至互相去爭去鬥,而那個理本身卻是不動的,動的是人。我想這本身就值得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認真的去用心思考,到底你要的是甚麼?是人的東西(抱著理不放用來抬高自己去爭、去鬥、去顯示)?還是用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去純淨的去對待這一切,去對待大法。

人多亦如此,交流時別人的話往往會衝擊到自己,衝擊的本身從修煉的角度來講雖非壞事,但感到受衝擊的本身其實也表現出了自身修煉的不足,有的波動會很大,有的只是輕微的波動。如果你動的都是正念,真的是為他的,沒有私心,那另當別論。

一個真修的大法弟子正念會越來越強,那是修煉人的內境,那是修煉人修好的一面折射出來的光芒在修煉人表面的展現。人表面遇到的一切那是最表面的,也是大小粒子的中間,也是最低的,這些本身都在束縛人。換句話說,人的身體本身也在束縛修煉人。人在世間會形成各種觀念執著,人又被這些觀念執著束縛,而真正的自己,人修好的一面那是夠標準的。如果修煉人能夠「身神合一」(《大圓滿法》),能夠用本性的一面來證實法,那便是師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所講:「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如果一個大法弟子本性的一面能夠起作用,那便是神在人間,那便會透過人的層層迷霧而看到了物的本質,遇事會淡定從容,處事不驚,因為內在境界的力量太大本身便在糾正一切不正的,那便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那樣的生命才能從人的迷霧中走出來,才能不被情帶動,才能放下人的執著,才能不被各層境界的理所帶動,生命才能返本歸真,生命在世間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去圓容師父所要的。

大法弟子在世間證實法會遇到各種阻力,就像是人行走在風雨之中一樣,但再大的風雨也擋不住大法弟子的行程,面對再大的風雨,大法弟子依然會風雨兼程。如果身在風雨之中,心卻在風雨之外,若心中真的沒有風雨,那便是離風雨越來越遠,其實你已經遠離了風雨。

境界越高體會的會越深,慢慢的那便真的沒有了風雨的概念,我想你已經進屋了,你已經進入了由正念理性構成的屋,你已經同化了法,同化了法的生命才是最安全的,然後把安全的概念也放下,其實我想一個生命,一個大法弟子在世間主要的不在於他是不是在風雨之中,而是看他最終能不能夠走到終點,能不能在助師正法的同時明悟法理,能不能做好他該做的一切,那得看他對大法到底領悟多少,珍惜到甚麼程度。其實大法弟子身在俗世中助師正法,面對邪惡,面對世人又何嘗不是在面對風雨呢?你覺得它是干擾它便能干擾你,因為你已經承認它了,你已經被它帶動了;如果你覺得沒甚麼,其實是你已經修到那兒了,都是自己的心,都是看自己對法理解的多少。

大法弟子所面對的一切都是在考核你,都是在看法在你心裏紮沒紮根,紮到多深?你遇到多大的難會動搖?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能夠很清晰的把這一切都看透,身在世俗,心卻在雲天之外,那你便不被這些束縛,換句話說這些魔難便很難束縛你,是因為你的心沒在魔難之中。記得師父說:「真念化開滿天晴」(《感慨》),那時你不光是不在魔難的裏邊,你能夠解決那一切。

因為你還在修,你還能修,因為你有人身在,有不同的粒子,有不同的境界,會遇到不同的生命,有不同的理,即便在你不注意的時候它們可能都會起作用,這可能也是修煉人越修越謙卑的原因吧!

大法弟子之間是不應該有誰高呀誰低呀這樣的概念。主要是學法能不能得法,生命能夠同化大法才是最重要的,因為生命本身便是法造就的,都是同化法的生命還分甚麼誰高誰低?有那樣的思想本身便是對法的不敬,是分別心。我想生命能夠趕上宇宙正法,能夠和師尊同在一世那就應該淨心學法,學法得法,放下舊的一切,把生命的境界的「差異」本身也放下,堂堂正正的在大法中修,讓生命真的在法中修的純正「無漏」,讓生命真的在法中同化的一塵不染,不染舊塵,生命沒有侷限,沒有美的概念,那才是最美的生命,把最美也放下,因為那樣的生命真的不是美所能涵蓋的,那是溶在法中的生命。

這世間的迷霧已漸漸散去,很多的大法弟子都已漸漸的看清了這一切的一切,一切都在往表面來,一切都將透亮,真相都將大顯,歷史賦予大法弟子那麼大的責任,大法弟子真得承擔,你想想蒼宇中有無可計量的生命,而來在世間能當上大法弟子的一共才有多少人?大法弟子要助師正法,去救度那麼多的生命,為甚麼還要在人世間有那麼多的分別?有那麼多的執著恩怨呢?你對呀我錯的,得放下呀,得趕快放下呀,因為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執著,每一分每一秒都包涵著師尊的巨大付出,想想師父的巨大付出,想想我們的歷史使命,想一想對我們寄予無限希望的那些生命,我們又該怎樣看我們自己表現出的那些執著、恩怨、各種分別呀、你對我錯呢?

我想一個大法弟子在世間所遇到的一切其實都是在錘煉大法弟子,都是在成就大法弟子,都是為成就大法弟子而來,從這個角度講,我們應該謝謝自己所遇到的一切。當生命在大法中修越來越同化法時,生命的思維結構會改變,會不斷的有更加純正的認識,那是新宇宙中的生命的認識,那是同化法的生命,是新與舊的不同。生命在大法中修會不斷的改變思維結構,認識問題的角度會不一樣,是因為生命在不斷的明白法理,不斷的同化大法,生命會不斷的在明白法理的同時在法中開啟智慧。

記得師父在《轉法輪》說:「這個人他不得法,他不知道重德,就以為練功通過手法就可以練出功來的,他想要甚麼就能夠追求出來,他以為是這樣。」「就是因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來了不好的東西。」看到師父的這段法使我想到有很多的大法弟子在很多時候都不能嚴格要求自己,甚至把自己混同於常人,學法中我們知道人為了名利情活著,而大法弟子是要放下人的名利情的,是要從人中超脫出來的,人與人之間是存在恩怨爭鬥的,而大法弟子得重德,得用高標準,更高標準要求自己,最終是要離開人,遠離人的,為甚麼還要和人爭鬥呢?其實我想那時是不是修煉人在看重人呢?因為是看重人,看重人的東西才會和人有恩怨,有爭鬥,其實就是放不下人。都說「紅樓一夢」,人在人世間又何嘗不是一夢呢?人的主元神和你的表面的你自己的性別都不一定一樣,為甚麼還要執著自己呢?為甚麼還要執著人呢?為甚麼還要執著人世間表面的一切呢?人在迷中。人能夠被人世間的表象所帶動。

師父說:「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精進要旨》〈退休再煉〉)似真似假評是非,如夢如幻觀古今,夢中說夢原非夢,緣果求緣便是緣。一個修煉人,一個大法弟子,如果能夠用在法中修出的慧眼,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才能真的看清一切,才能不被一切束縛,其實那不光是生命不被舊的理束縛,不光是新與舊的不同,在法中悟到甚麼理都不執著,生命的表現不光是纖塵不染,那樣的生命是在法中修,是同化法的生命,生命早已沒有了我,沒有了私,沒有了狹隘的一切,透過了虛無後面的光明,生命才會從此芬芳,動靜歸真,生命卻又不在動靜之中,生命越善,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珍惜大法,謝謝,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