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事」「壞事」都是好事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幾天前,外地一同修(已數月未見)打來長途說了近一個小時,談到一段時間以來她在家庭中、工作環境中、在社會上與人交往中……方方面面遇到的諸多麻煩事想要與我聊聊,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

一日,一同修談到她所處的環境,兩位八、九十歲高齡的老人需要照顧、其他人的事也總找她,還要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有時擠出點時間要學學法,不一會兒就有電話打來讓她幫著接孩子或幫著幹甚麼(因只有她退休在家),她還必須得去幹,因為我們修煉人不是處處與人為善嗎?但卻擠了學法的時間,所以很著急(可以看到同修對學法很重視),她問:「這是不是干擾?」我問她:「這些事來時你煩不煩心?」她說:「我煩。」我說:「可能就是因為你‘煩心’不去,才總有煩心的事來魔,學法是指導我們修煉的,來事的時候不正是修心的好機會嗎?為甚麼‘煩’呢?」

看到同修的狀態,我就在想一個問題:修煉人應怎樣看待所遇到的「魔難」,包括身體上的痛苦、心性上的撞擊、做事中的干擾。另外我也在一些同修中看到一種現象,當身體上出現一些痛苦、做事中出現一些干擾時,第一念首先是「不承認它、否定它」,這在講真相救人的事做的比較多的同修中多見。從同修的這一念中可以看到同修「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的正法修煉的意識非常強。但我隱隱有種感覺,還是把這些事的出現當作是不好的事而在排斥。

在此,寫出自己對這個問題的一些思考及認識。

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從修煉那天開始,你的一生就已經從新安排了。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想既然我們修煉的路上出現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那我們就不能憑著自己的觀念喜好要甚麼、不要甚麼呀。

師父講:「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芝加哥法會》)「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有些修煉人就是往出推:你別來,來了就認為對自己有看法,就是不能叫別人說。你就是要好過一點,那是修煉嗎?那能修煉嗎?到今天這個觀念還不能轉過來,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知道你怎麼樣能夠走向圓滿。」(《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那麼我們問問自己,對這個最基本的法理,我們真從根本上改變觀念了嗎?對於這些提供給我們的修煉機會,我們怎麼能往外推呢。「眼睛向外看」這個漏招來的舊勢力的搗亂,是不是就會使同修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呢。

我是九三年得法的弟子,自從走入修煉,通過學法,我就牢牢記住了一點:師父已從新安排了我的一生,所遇到的事都不會是偶然的,都與我的提高、修煉、證實大法有關係。

所以我真是把無論是心性上受到的衝擊,還是身體上承受的痛苦,都當作是好事。即使有時是含淚在忍,心裏也是高興的,知道那是在撐大我心的容量。有時也會冒出一念「他怎麼這樣」 ,但我馬上就會對自己說「你這不是在修自己」。那時與同修切磋時常說的一句自己對修煉的理解的話就是「無論甚麼事,在常人看來越是反常,對我們修煉人來說就越正常」。

修煉早期消病業時,有時胃痛的身體都抽到一起了,我心裏也是高興的,從法理中我知道我在這邊承受的越多,師父在那邊給我拿下去的越多、替我承受的越多。所以一旦緩過勁來,我都會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那時,如果有幾天沒有事(心性上、身體上),我就會對自己說「是不是在某一層次停留的時間太長了,該有所突破了」。

走入正法修煉後,每次身體出現哪不舒服的時候,我還是把它當成好事。我理解現在已不是在「消病業」了。不舒服的現象出現時,首先想到是自己要向內找、去執著。對於身體上的一些反應,我把它視為是修煉過程中淨化身體的表現,同時也是清除參與干擾的邪惡因素的機會。所以很多時候就是需要我們「正念闖關」,畢竟我們的意志力、忍耐力、承受力、吃苦的能力也是要修出來的。

另外,師父法中還講到我們修出來的功在身體裏要動的話,也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轉法輪》)。所以出現的這些難受對於修煉人都是好事。

我還悟到,當我們隨著修煉中境界的昇華,就是向高境界突破時,我們的身體也會有相應的變化,敏感的可能就會感受到,表現在這個身體上可能就是這樣或那樣的反應。因為修煉的過程對於我們來說一切都是未知的,完全不知道前面會有甚麼反應、甚麼現象出現。所以無論出現甚麼,就是正念面對吧。不喜、不驚、不怕,心不為其所帶動,該幹甚麼就去幹甚麼。我想,這樣也就不會出現類似「高興了,掉下去;害怕了,掉下去」的事情吧。

正法中修煉,我把所遇到的任何事也都視為是好事。不是說舊勢力安排的考驗我們的這個魔難是好事,而是說當我們正念面對,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心性提高上來,這不就是使我們提高的「台階」嗎?

迫害發生後,有同修問我:「你們單位找沒找你麻煩?」我說:「我從沒把它視為麻煩,平時我跟他們說不上話,這不正是讓他們了解我們的機會嗎?」確實是這樣,常常是電話打來,我三步併作兩步上了樓梯,進了房間,我氣還喘不太勻,為免他們想偏了,我還得解釋一句「剛才上樓急了點」。過後我問自己:為甚麼上樓那麼急,弄的自己氣喘吁吁的。好像當時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見到他(她)們,讓他們見證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消去他們對大法的誤解。

因為自己從沒把他們找我當成壞事,所以每次談話的結果都很好。她們常說:「我很多做人的地方也和你一樣」、「我們沒有歧視你」。是,我也從沒把自己放在被歧視、被干擾、被迫害的位置上。

記得「自焚」偽案發生後的一天,一同事見到我時關切的問:「你怎麼樣?」我說:「非常好。」他當時雙手合十面帶敬佩之意。是啊,看看他身邊的大法弟子,他還會相信那把「偽火」嗎?

就是因為知道我們所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所以來甚麼事都不煩(開始時做不到,我就去這個「煩心」,以後就做到了)。就是覺的來到的即是與我有緣的,該結緣的、該了願的、該善解的、該還債的、該承受的……,正念對待就是了。這樣想問題的話,真是感覺不到有甚麼干擾。有時想想,自己都覺的不可思議:怎麼就一點煩心都沒有呢?師父說:「記住,人的理是反的,所以在修煉中遇到的麻煩事情,不要都把它當作是矛盾來了,對自己正事的干擾,對自己正事的衝擊,我這個事主要、那個事主要,其實很多事情不一定像自己看到的那樣。你們真正的提高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你們自己的修煉圓滿這永遠都是第一位的。」(《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在這不是說自己修的如何,但這的確是我對修煉的理解,把甚麼事都視為好事。因為沒有這個事,我們還提高不上來呢。所以每次事情過後,回頭看看這個去執消業的過程,真是發自內心的謝謝,謝謝給我提供使我提高上來的「台階」的人,更是感恩師父的一路呵護。

一件事情出現時,是我們修煉提高中要過的關呢,還是舊勢力的干擾呢。我是這樣想的,就看我們思考問題的基點在哪。思想在法上,那就是師父利用來為我們的提高所安排的「台階」;思想不在法上,就是走了舊勢力的安排,那就是舊勢力為了讓我們掉下來設的「關」與「難」。

師父告訴我們:「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清醒》)我想,我們走入修煉,師父就給我們從新安排了今後人生的路,雖然舊勢力對我們也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但是宇宙中有個理:「一個生命的選擇是他自己說了算,哪怕在歷史上他許過甚麼願,關鍵時刻還是他自己說了算。」(《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所以只要我們有正念,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就在法中實修,有漏也在法中歸正。無論舊勢力安排了甚麼也不會起作用,因為師父不承認、我們不要。

我們大家都在學法、悟道、修心、救人。個人以上所悟,認識不妥之處,誠請同修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