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線索:石家莊第一看守所的活摘行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 調查線索:石家莊第一看守所的活摘行徑

  • 調查線索:河北女子監獄可疑的採血

  • 調查線索:北京解放軍醫院一次來自「骨髓庫」的骨髓移植

  • 調查線索:石家莊第一看守所的活摘行徑

    2009年3月底、6月底,石家莊市第一看守所曾經分兩次處決了兩批死刑犯。這兩次處決的死刑犯都被要求在自願捐獻器官協議書上簽字。其中一位死刑犯不同意捐獻器官,沒有簽字,這些死刑犯甚至還要求徵得家人的同意,結果還沒等到家人回信,就被行刑了,該犯人被執行死刑是在2009年3月29日,那天本來晴朗的天氣,忽然上午10點左右飄了十分鐘的大片雪花,之後天即放晴。更令人覺得蹊蹺的是,這兩批死刑犯均是在早晨8:30左右被帶走的,直至中午12點左右才被處死。中間這麼長時間,到底幹甚麼了呢?

    一位曾經參與活摘人體器官的醫生對此這樣解釋:被執行死刑的人先被拉到醫院做各項細緻體檢,以便確認身上哪些器官可供摘取。然後將麻藥注入體內,先摘取眼角膜、腎臟,再摘取肝臟、心臟,最後再打一針將人致死。而且到那時,那個人在器官捐獻協議書上簽字沒簽字,根本就由不得本人自己了,都一樣要被摘取器官的。至於這些活體的來源,看守所只是提供很少量的活體,大部份都是由監獄提供的。

    有一個問題很奇怪了:只有看守所才有死刑犯被立即處死,到了監獄的最大的刑期也就是死緩,兩年後自動減刑就成了無期──也就是說,監獄裏根本就沒有應該立即執行死刑的人!那麼這些人又是如何被處以死刑呢?這些人都是甚麼罪名呢?

    對此該醫生解釋:醫院的醫生只能知道被行刑人的姓名、編號、家庭住址,至於被用來做活體的人員的罪名,是不允許知道的。

    該醫生因厭惡醫院的種種不法行徑,最終憤而辭職。

    從以上這些分析可以看出,中共邪黨活摘人體器官一事,是多麼赤裸裸,毫無人性。


    調查線索:河北女子監獄可疑的採血

    2012年3月,河北女子監獄對全獄十七個監區共3000餘服刑人員採集血樣。而這種採集並不是通常監獄組織的每年一次的在監獄醫院進行的體檢化驗血液,因為傳染病得抽靜脈血才能化驗,而此次驗血是由外部來的兩名軍醫執行──每個服刑人員都被要求刺破手指,往試紙上塗滿血樣,而且每個血樣都標明服刑人員的姓名、年齡、所在監區等。當有服刑人員問及獄警為甚麼這樣做時,獄警有的支吾著說是化驗傳染病,還有的遮掩著說,是給每個刑事罪犯建立DNA庫,以便將來好偵破案件等。因為說辭不一,很令人懷疑。

    中共邪黨為牟取暴利,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次可疑的採集血樣,鬼鬼祟祟,不敢光明正大,因涉及到關押的3000多人的生命安全,被疑與建立活摘數據庫有關。


    調查線索:北京解放軍醫院一次來自「骨髓庫」的骨髓移植

    二零一零年,我們經理的丈夫在北京解放軍醫院做骨髓移植手術,我不知道器官來源是不是法輪功學員,我就問我們經理骨髓哪來的?我們經理說是「骨髓庫」。

    我想自願捐贈骨髓的不是很普遍吧?親兄弟姐妹的骨髓都不匹配。十萬個人裏也很難找到有一個人能匹配上骨髓,而且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那這「骨髓庫」該是怎樣的人群基數才能形成啊,而且還得是能夠並且願意提供骨髓的人。那骨髓是不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得到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