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同行業人士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由於自己證實法的事做的很平淡,很不夠,所以很少投稿。但是同修們一篇篇純正的體會文章觸動了我,我拿起了筆。以下講講我在講真相方面的一些事例:

對親人講真相

家裏只有我和媽媽從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我妻子怕我耽誤常人中所謂的前程(其實我早已沿著大法開闢的大道走上了真正的前程),「七﹒二零」後反對我修煉。後來隨著我持續的講真相,她不再管我修煉了。但是在給她「三退」時,遇到了較大的阻力。

每次和妻子講這事,她都笑我太愚昧,「我是無神論,網上退有用?笑話!」我抓住每次機會跟她講大法的事,讓她多了解真相,並破除她的「無神論」等敗壞的觀念。我知道她要不退,就不好給她娘家人退。終於有一天真相講到位了,又趁她心情好(飯後散步買東西),順利的給她「三退」了。有了突破口,我趁熱打鐵,在隨後的一段日子裏,抓住每次回丈人家的機會,見一個退一個,其中她姐姐看她退了也就退了,她小弟還說接到過海外的真相電話(感謝海外的同修),這樣她一大幫親戚十幾個人都退了。

給我妹妹一家講真相的時候,妹妹和她小孩都很順利的「三退」。但妹夫自恃見多識廣,有自己的「主見」,稱不聽別人的「說教」。講真相最困難的是我爸,他脾氣暴烈,最崇拜毛魔頭,馬列毛的邪說書籍一大堆。我發正念後跟他講真相,講到退黨時,他簡直要暴跳如雷,因看我是為他好,才說不去「告發」我。我告訴媽媽在家裏要不斷的給他發正念(因我沒有和父母一起住)。然後有一天,我趁父母都不在家,把那些邪黨書籍全清理了,清理後我爸只是說了說:「怎麼那些書不見了?」我媽覺的奇怪,本來她擔心清了他的東西,他要發狂打人的。我知道只要正念強,另外空間的邪惡就不敢動了、消亡了。個別同修認為不好清理家裏其他人的東西,可是你明知道那些東西在害你的家人並且干擾你,為甚麼不清理呢?

對同事講真相

由於「七﹒二零」後我換了工作,同事們不知道我修煉,所以我基本上是以「第三人稱」給同事講真相的。

我的院長是個正直的人,經常在會上痛斥共產黨的腐敗,也看過電子郵件裏的《九評共產黨》。我和他講真相時,他也認同法輪功,可就是對退黨支吾推卻。我給了他一些真相資料,他提醒我注意點;副院長甲練過氣功,對傳統文化包括修煉很認同。他博覽群書,曾經有本書,能預測出行的吉凶等,其他同事驗證過他算的很準,後來不知怎的書不見了。我給他講真相,他也認同,說現在災難這麼多。至於退黨,他卻說不隨便相信別人,還要觀察觀察(和我妹夫一樣,自稱有「主見」);副院長乙也練過氣功,他說親眼見過他一個親戚練氣功的,將筷子像麵條一樣吞下喉嚨,所以他相信關於神的事。我一和他講退黨,他立即同意,我都沒想到這麼順利,因為前兩個領導怎麼講也沒退。

對老師講真相

我讀小學時,一個老師對學生包括我特別好,我一直惦記著報答她,但二十多年沒音信了。終於有一天得到了她的電話,我想最好的報答就是把真相告訴她。見到她後,看到她有很多舊傷很痛苦,就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傷會好的,她說好。後得知有人叫她入邪黨,我說邪黨馬上完了,還入甚麼呀。她說不入了。邪黨真是窮途末路、喪心病狂了,連個退休的老太太都想拉來墊背。

我大學的兩個導師同在某外地,我一直沒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我求師尊給我救他們的機緣。果然,一個導師回來參加校慶,我終於見到了她,可是她見的同學太多,沒時間和我說話。就在她離開的前一天晚上八點多,她打電話給我說,沒時間一起吃個飯,下次吧。當時真是機緣巧合,我正回家路過她住的賓館,趕緊說,我正巧經過賓館,見面有個重要的事。幾分鐘後在賓館大廳裏,我把真相告訴了導師,她明白了,並感知到我誠摯的好意,欣然「三退」。

對同學講真相

我主要是在同學聚餐、聚會、婚禮等場合,給同學講真相。由於自己正念不強,沒有對全體講,只是單個的講,所以一次只能救少數幾個人,而有的人可能以後很難再見面,我一直心裏內疚,但也一直沒怎麼突破這點。有一次我對一個高中同學講真相,他說他就曾是「六一零」的,大家是同學,不要再說了。我說就是因為大家是同學,是真心為你好才講這些的。他好像心裏一動,緊繃的神情舒緩下來。我曾在多次講真相中體會到,只要對方感知到你是為他好,他至少不會為難你,還往往願意聽真相了。

還有一次給一個同學餞行,他到某地政府部門當副主任,我當時想他風頭正勁,恐怕聽不進真相。沒想飯後他專門找到我,叫我到他家拿個材料。到他小區門口下車後,只剩我和他一起往他住的那棟樓走,也就幾十米的樣子,沒幾句話他就同意取個化名退黨了。所以在做真相時不要抱著固有的觀念,只要想著去做,師尊就會開闢道路,讓我們順理成章的做完救人的事。

社交中講真相

在社會交往中,我會遇到政府官員、企業老闆、銀行職員等各行業的人。我主要是給他們發正念,瞅準機會和他們講真相。一次一家企業邀請我做講座。那天我正念較強,從出門就給來接我的人講真相。到了會議室,我發出強大的一念:今天我要當眾講真相。我先做講座,快結束時我說,今天有緣來這裏跟各位老總交流,我還有件重要的事跟大家說說。就在我要吐出真相的一剎那,我心裏說:豁出去了,為了救人。然後我把「藏字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三退保平安等說了一遍,底下的老闆們都聽的目瞪口呆。當我問台下有多少惡黨黨員時,他們才回過神來說,這裏黨員多呢。我還想說甚麼,突然一人詰問:課講完沒有?我還有事呢。講座主持趕緊說到此結束。之後講座主持在陪我吃飯的空隙,悄悄跟我說,他要上網好好看看「藏字石」。我事後不斷用正念壓住後怕心:沒事沒事,有師在有法在。要知道我以前可是個膽小謹慎的人。

出行講真相

出行時最好講真相的空間可能算是出租車內了,因為在兩個人獨處的空間裏,沒有外人干擾,相互不認識,下車後很難再碰面,所以講起來沒有甚麼顧忌。我一般從官員腐敗、天災人禍、交警亂開罰單等開始與司機攀談,儘快切入到「藏字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正題,然後進入「三退」環節,最後下車時,送給司機護身符或神韻光盤。一般出租車司機比較容易退,接到護身符或神韻光盤都會說謝謝。有一次我要下車了,司機還不願走,拉著我問怎麼給家人退。要知道出租車司機最會開快車搶時間了,爭分奪秒的掙錢。還有一次,司機明白真相後,想進一步了解,問我要《九評共產黨》看,可惜我身邊沒帶。

出差坐火車、汽車也是講真相的好時機,因為坐的時間長,人覺得無聊,聊天是大家很願意的,而且可以講的較充份。一次在長途汽車上,我和身邊的一個女士聊起來。我先講了一些關於學校、教育方面的事,過渡一下,然後引入正題:「藏字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三退等。她聽的非常入神,也很高興我用化名給她三退。

她還告訴我她親身經歷的一件事。她是一個護士。一天一個被搶救過來的病人跟搶救他的醫生和護士包括她說,剛才你們救我時,我不知怎麼站在那個牆邊上看著你們呢?當時醫生和護士聽了都嚇壞了,只好理解是病人的幻覺。不然怎麼解釋牆邊上一個病人,手術台上又是同一個病人呢?我說其實很簡單,牆邊上是病人的「魂」(另外空間的身體),手術台上是病人的肉身而已。

短信講真相

通過短信講真相的優點太多了,短信可以穿越時空到達很多你無法面對的人的手機上,而且對於短信一般人都會翻看一下,不會看都不看就刪掉,而對於電話可能一聽不入耳就掛掉。所以當知道可用手機短信講真相時,我讚歎法輪功學員太棒了,又有了講真相的「利器」。

我住在城市裏,市裏有很多條公交路線。我隨機的選某路車坐,不固定的坐幾站後下車,再換另一路車坐幾站。一邊發正念,一邊發短信,整個市裏跑遍了,公交車坐遍了,看到一條條真相短信發送成功,我雖苦猶甜。

有的回短信問你是誰呀?或說謝謝啦,或者稱讚我們,當然也有罵人的。我開始心裏有點不舒服,但慢慢可以平靜對待了。可是不久麻煩出來了──封卡。我看了同修的體會,知道應該純正心態發短信、調整短信內容、對短信平台發正念等。有時能奏效,有時卡還是被封。後來,我想了一個主意,往手機電話簿一個群組裏存五百個電話號碼,甚至一千個號碼。然後精心編製一條短信,通過群組一次發送五百個甚至一千個電話號碼,等我發完了,封不封卡都無所謂了,因為卡上的錢基本用完了。

語音電話講真相

由於通過短信講真相存在封卡的現象,所以我自從知道怎麼用語音電話講真相後,就很少使用短信講真相了。這裏我真心感謝開發語音電話項目的同修以及錄製真相語音的同修們。我用語音電話講真相,基本和用短信講真相一樣,坐公交滿城市的跑,有時也騎個自行車或走路,邊遛大街邊打電話。大多數人都會接電話,大多數人也至少聽幾句才掛機,我覺得他能聽幾句也就明白一些真相了。一般只有惡警才會一聽就掛機,但這還是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有的人聽完一段語音還不掛機,我就切換另一段語音,讓他接著聽真相。

在整個語音電話過程中,我一直發正念,清除從我這裏一直到電話那頭可能存在的一切邪惡因素和不好的東西,讓對方耐心的聽真相、明白真相。打語音電話要注意時間段,一般少在工作時間打,因為現在的人很忙,一聽與工作無關的,可能會馬上掛機。所以我儘量在中午、晚上以及雙休日打語音電話,這樣對方有較充裕的時間多聽,多明白真相。

以上是我在幾個方面講真相的一些事例及體會,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