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走出家庭關,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從勞教所出來以後,我隱約感到我面對的是一個複雜的人際關係。女兒失去了學法的環境,成績也一落千丈,變得和常人一樣了,我怕她學壞,我越怕就越感到小孩就要學壞了。

我是一九九九年喜得大法修煉的。得法前,我是一個性格內向,憂鬱,逃避現實,害怕複雜的人際關係的人,當年和先生結婚,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身邊沒有家人,我就不用面對另外一個家族。真是越怕甚麼就越來甚麼。我從勞教所回來後,家裏、公司都安排了他那邊的親戚。先生的大哥是個科痞,當年開始鎮壓時,就極力反對我,說不允許他的家族裏出「邪教徒」,慫恿先生和我離婚,一副大家長的架勢。由於我和先生年齡差距比較大,就用他們的心懷疑我結婚的目地。這幾年裏,他們用了許多辦法挑撥我和先生的關係,造謠說我有情人。有一段時間先生醋意大發,說氣話要和我離婚。

公司裏有一個和我年齡相仿的A女士,是個很善於玩弄關係的人,在我被勞教回來後,她也贏得了先生的信任。先生是個專注於學術的人,比我更不懂得人情世故,不知人心險惡。先生的哥哥還想撮合A和我先生好,A企圖偷偷搜集我的所謂證據告發我,沒有得逞。他們想控制先生的財權,互相串通架空先生。

我很少和同修交流,而且不懂得向內找,很多觀念和人心不去,法理不清晰,很多關都過不好,搞得自己周圍環境很糟糕。可想而知,我當時的處境是多麼的艱難。我哭了好幾場,對他們產生了怨恨,我感到自己修的好苦,成天皺著眉頭。

二零零八年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出來後,我看了好幾遍,我深深感到向內找的重要。這一切不都是衝著我的心來的?這一切又都是我的心促成的。

在常人中修煉很方便,但我深感的他的難度。每次同修來我都向他們訴苦。同修也被我帶動的很恨那個A,為我憤憤不平。

我加強學法,發正念,清理他們背後操控他們的一切邪惡因素,在一次報賬中,我發現他們造假,公司生意不好,管理上很混亂。我就跟先生商量說,我要重新裝修,公司人員重新組織,我自己來管理。先生竟然也一口贊同。我要把環境正過來,我要擺正自己的位置。在這個過程中,我去掉了對先生和他們的怨恨心,依賴心,爭鬥心,妒嫉心,怕得罪人的心,顧慮心,戒備心,疑心,我還找到了自己的名利心,怕吃虧的心,虛榮心,看不起別人的心。雖然有時還會翻出怨恨心,腦海裏浮現他們可惡的面孔,但已經很弱,很淡了。對於他們,我會包容,善待的,因為他們和我有緣,從修煉的角度上說,我還要謝謝他們。

現在,家裏的環境都比較好,經濟條件也好起來,女兒也變的懂事了,先生也幫著證實法。其實,這個過程就是去人心的過程。只要向內找,只要用心去修,一切都能解決,謝謝師父。

記得我從勞教所回來那天,女兒買回了一束蓮花送給我,晚上,我毫無睡意,半夜,我起來煉功,發現一朵朵蓮花開了,開的很燦爛,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

先生沒有修煉,但現在還是比較理解和支持我的,有一次,他帶了一班子學生來看我,我當場和他們講真相,有一段時間,學生不斷的來看我,其實都是師父把有緣人帶到我身邊來聽真相的。講的多了,也就積累了一些經驗。有人說我比較健談,其實我以前是個很內向,靦腆的人,現在為了救眾生像變了一個性格。

我比較擅長面對面講真相。法學的好、心態純淨時幾句話就能勸退。要理性,講究方法。有一次,某部隊的政委帶著一個下屬來看我,我給他倆放《偽火》的片子看,政委看了一半就走了出去,第二次,我勸他退黨,被他數落了一番。師父借先生的口點化我要講究策略,中國人戒備心重,你當著他的下屬的面勸他退黨,他怎麼敢退呢?我下次就把他們支開講,果然,他們都願意退了。有時心急,見面就講,也不管人家接受程度,真是欲速則不達,還把人家嚇跑了。

信神佛的人我就給他們講優曇婆羅花的出現,意味著轉輪聖王在人間傳法度人,他們都很驚訝,也都願意退。神韻包裝精美,面對面送給有緣人都願意接受。有時正念不強,底氣不足,講出來的東西不能震撼人,沒有威力。熟識的朋友不要著急,只要他願意看東西就有希望,如果是不敢看的那就隨緣,也不動氣,不著急。

我有一個朋友,高幹子弟,十分傲氣,第一次見他,我給他看「亡共石」的門票,他瞄了一眼就還給我,不以為然的樣子,他認為他是一個堅定的共產主義者,幸好他還願意看真相資料,後來他主動問要東西看,經過了西藏事件後,他思考了許多問題,後來,他對我說:「你幫我退了吧!」還勸他太太退。

有一位知名人士我去拜訪他時,他正在看新聞,他正納悶為甚麼當年共產黨把國民黨趕到了台灣,勢不兩立,為甚麼現在國民黨又回到大陸了,我立即向他推薦《九評》,他連聲說好。下次再去看他的時候,我就給他帶去了《九評》,並給他起了個化名勸他退黨,他欣然接受了。

在我的親朋好友中,明真相和三退了的人各方面都在往好的方面發展。我隔壁的一家公司,幾個小伙子明白真相後並做了三退,生意紅火。

有一位學生有一次突然發高燒,我叫他念口訣,很快退燒了,然後跑來問我「老師你是有文化的人,怎麼都那麼迷信?」我借了一本《水知道答案》給他,最後他也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他說「我現在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子,老師你需要我幫你做些甚麼呢?」我為這個生命高興!

還有很多故事不能一一盡述,總之,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這是我們的責任和使命。我意識到,現在的時間很緊,我們就是要抓緊救度世人,結束正法的時間一拖再拖,就是師父在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建立威德的機會,等著沒有走出來的學員走出來。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