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智慧講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喜得大法的老年弟子,隨著以後的學法煉功,身體多種疾病一個個的消失了,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愉快之感。這些年來和同修們一起走出去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走向天安門,走向大街小巷,揭露邪惡謊言,救度被迷惑的眾生,利用一切有利條件證實法。

剛開始主要是散發真相傳單,粘貼標語、光盤、寫真相信等。每次都是早晨天未亮或是等晚上天黑了出去做,對我這個膽小人還真有點怕,這時在心中就默默背法:「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洪吟》〈威德〉)來鼓勵自己,不知不覺的完成了要做的事,在回家的路上一身輕,有說不出的喜悅與幸福感。那段時間我的心性也提高的很快。

師父說:「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佛性無漏》)我心中記著這段法,做事先考慮別人,把方便讓給別人。我們去比較遠的地方證實法等事情,或者風雨天,暑天冬天我都搶著去做。我說:「我去吧,我家庭人口少事情少,我有自行車方便,比你們快……」逢年過節、休息日等我也主動的去頂替同修,讓家庭兒女多的同修在家照顧好兒孫,處理好家庭關係,對大法有好的印象。

向單位的人講真相

我體悟到只有我們的言行符合法的要求,紮紮實實的修自己,才能修去人心和後天形成的舊觀念。開始救人時我是有分別心的,先選擇和我關係好的人、沒有危險的人去講真相,去發資料。我單位是個知識份子紮堆的地方,又經過邪黨歷次運動洗腦,這些人為了生存,吃盡了苦頭,削尖了腦袋鑽進邪黨中來的,他們給真相資料不敢接,講真相不敢聽,有的人幾年來都做不通。幹部子弟和工人還比較容易,有的一講就能退。今年春天某日在街上又看見我們院長,我老遠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與爛鬼,並請師父加持。我說:「院長好,這些年我一直關心你,趕快把邪黨退掉吧,這裏沒有別人,你知,我知,天知,神看人心。……」他終於笑著說:「好!那就給我退了吧。」我說:「祝院長晚年幸福。」某日又碰到一位高級工程師,我也是先發正念,請恩師加持我救他,我們打完招呼,我說:「某工,是時候了,快把邪黨退掉吧!別讓它老捆綁著你。你的病也會好的快……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無求而自得』(《轉法輪》)」。他笑著說:「聽你的,給我退掉!」

我想只要我們正念足,放下自我,信師信法,一心想著救人,就沒有辦不成的事。

向遠方的親人講真相

遠方的親人這些年從我得法到迫害開始,我都一直給他們寫信寄資料,雖然都石沉大海,但是他們都明白法輪功是甚麼,中共邪黨之邪,為甚麼邪黨要迫害法輪功等,心中都有數,為「三退」打下了良好基礎,救度他們責無旁貸。娘家的人,婆家的人,外地的親弟弟,親妹妹,堂姐、弟等加起來也有幾十口人,我能不去救他們嗎?都要救。這是私心嗎?不是,這是慈悲,是在救人,是在和舊勢力搶人。市、縣、鎮、鄉我跑個遍,風餐露宿,冷熱不在乎,心中裝著法。

在講真相中我因人而異,如我一直擔心我的姑子難講。我就抱定一顆慈悲的心一定要救他,和顏悅色,不急不躁的給她講 「天安門自焚假相」、《九評》等。在偉大師尊的加持下,能見到面的基本作了「三退」。親人的久別重逢,做的很順利,使我喜出望外,但是我並沒有忘記我的使命──救人,急匆匆的要往回返。親人的挽留,惜別之苦,使我百感交集。這不是情嗎?是!我要跳出這個情,決不被其干擾與帶動。在旅途中的辛苦勞累,我就想起我們的恩師,更辛苦,更操勞。

向知識份子階層講真相

平時一般遇到大學生較多,其中也有博士、碩士,我多是以問路等方式和他們談起來。然後問他們看過《九評》沒有,看過《九評》的就比較容易「三退」,沒有看過的,我就給他們講《九評》,邪黨的暴政,「六四」對學生的屠殺,為甚麼要「三退」等,他們都願意聽,多數都能作出明智的選擇,「三退」保平安。

有一回在某大商場門前休息,有一對青年男女也坐在我身邊。男孩端著面叫女孩吃,女孩很不耐煩的說:「我不吃,真討厭,煩人!」男孩不好意思走開了,我問她:「他是你的男朋友?你怎麼這樣對他,弄的他下不了台,女人要柔,要溫順,看你像很有知識的樣子,在讀書還是工作?」她說:「我大學畢業了,現在工作。」我又問:「你做甚麼工作,看過《九評》沒有?是黨員還是團員?」她笑笑說:「在某雜誌社工作,看過《九評》,是黨員。」我就很乾脆的勸她:「那你對邪黨應很了解啊,趕快退掉保平安吧,也勸你男朋友退掉,但一定要他本人真心同意呀!」她說:「好!我退掉,我也勸他一定退掉。」給他們起好名字後,我給她一個護身符,她說:「奶奶我不要,我們家有,我奶奶也煉。」我記名字的時候忘了問男孩是黨員還是團員了。我又去找她,她老遠就喊:「奶奶,他同意退掉。」我說:「他是黨員還是團員?」她說:「和我一樣!」我們都笑了。

當我看到這些生命明白真相得救後的喜悅表情,我也很欣喜,一是他們得救了,二來我叫他們回去把真相告訴他的親人與同窗好友,能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想到這一下將平日的嚴寒酷暑、奔波勞累都拋到九霄雲外了,我更明白這都是慈悲的恩師將有緣人引到了我的身邊,而我只不過動了下嘴,並不是我有多大本事。

向病患者及行動不便者講真相

我看到有病和行動不便的人我都很主動上前去詢問是甚麼病啊?有多長時間了。然後根據情況告訴他們甚麼是法輪功,大法洪傳全世界等等,叫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的人很相信,還能「三退」。有的人扭頭就走,還有的人瞪我兩眼,我也不洩氣,一心想著救人。如我單位有個晚期肺癌患者,講幾次他都不信,有次見到他病已到絕境了,我還是不厭其煩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他妻子含著淚說:「沒有用了,甚麼辦法也救不了他了。」我給他一個護身符,並叫他把邪黨退掉,我說只要你發自內心的,我們師父會幫你的,後來他照辦了,沒多久,他的病慢慢好了,現在和正常人一樣,見到我就笑著熱情的打招呼。

向有不良習氣的青年講真相

每當我看到抽煙的青年,我都要過去跟他們談談,不管是學生,還是流裏流氣的社會青年,我先告訴他們抽煙的害處,然後再給他們講真相,一般都願意聽,還同意「三退」。

有一次在街上看到三個社會青年,染了頭髮,穿著奇裝異服,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一邊抽著煙一邊嬉鬧著,我就以問路的方式攔住他們勸說:「不能抽煙啊,抽煙對身體一點好處都沒有,人抽煙時間長了,醫生解剖的時候,看到氣管都是黑的,肺裏也是黑的,你們是學生還是已經參加工作了?」他們看看我,有個稍大一點的說:「他倆是學生,我工作了。」我說:「學生不能抽煙,家裏供你們上學不容易,要知道節約才對,工作了也不能抽煙,還要攢錢娶媳婦呢,對吧?」他們都哈哈笑了。然後我再問他們是不是團員,少先隊員,給他們講為甚麼要「三退」,他們明白真相後,三個人兩個是團員,一個是隊員都退出了邪黨組織,又有三個生命得救了。

向孕婦講真相

平日走在街頭會看到有很多孕婦出來走動,我覺得更應該向她們講真相,她明白後,連帶她未來的小寶寶,兩個生命都可得救。

我看到孕婦後,我都會熱情的上前談些關心體貼她們的話,然後開始對她們講真相,叫她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講「三退」對大人小孩都有好處。一般的都願意「三退」。有次在某大商場洗手間遇到一位有知識的孕婦,我就和她搭起話來,告訴她甚麼是法輪功,為甚麼要「三退」,誠念「大法好」會有福報,就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作為胎教的第一課,叫肚子裏寶寶記住這幾個字。生產時一定會平安順利,母親也不會太痛苦。而且出生的孩子又聰明又健康,很超常,和一般孩子不一樣。她聽的津津有味,很爽快的退了團。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遇到各種情況,我也遇到過難堪和冷漠,但是更多的是甜和樂。尤其那些大學生明白真相得救後的喜悅之情,讓我久久不能忘記他們一張張可愛的笑臉。

我深切的體會到生命能得法真是太幸福了,在大法中修煉,助師正法真是無比的榮耀。我想我每走的一步都是在師尊的呵護與大法的指引下完成的。而我所做的離恩師要求的距離甚遠,今後我還要更多學法,用心學好法,在心性上多下功夫,真正實修,才能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做好恩師要求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歷史使命。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