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九評》放在每一個政府人員辦公桌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我九八年十二月在一個偶然的機會得了大法,剛得法不久中共迫害就發生了。可這個迫害的出現並沒有改變我修煉的環境,我和同修們照樣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下去發資料。

下面我就把我在一次發《九評》時的故事寫出來。二零零五年十一期間,我市各鄉鎮邪黨機構統一部署開會,協調人和同修切磋,這是全市邪惡和共產邪靈集中的時候。我們應該抓住這個除惡的機會,高密度發正念清除共產邪靈,並向各鄉鎮、政府、派出所發放《九評》,不留空白,這也是在挽救這些被共產邪靈操縱的人。

我那一方同修承包了三個鄉鎮,當時我和同修商量,老年同修不會騎車,他們可以發我們本鄉。我和其他同修各分兩路去外鄉發放。因為中共人員每天天明就開會,我們發放《九評》的時間是同一天同一時間早晨七點以前同時發放,頭天晚上我想這大早上鄉政府沒有一個閒雜人員,又是外鄉,人生地不熟的,進去不方便,要碰到一群告狀的我們隨著進去多方便。

就這一念,第二天早上發《九評》的時候,我們趕到時天才亮,我進去先看看,確實是我想像的,除工作人員外沒有一個閒雜人員,因時間限制,不能再等。我和同修帶著《九評》再進的時候,政府大門口裏邊不知從哪冒出個老太太,看見我們一進就迎上來,你們是來告狀的吧?我也是來告狀的,他們正在開會,八點散會,走!咱上辦公室等著去。就這樣老太太領著我們進了辦公室,同修和老太太說著話,我把《九評》一本一本的都正面朝上放在每一個辦公桌上,大大方方的走出政府大院。事後想想也真神,想著有個告狀的,師父就弄來一個告狀的,竟把我們領進辦公室。

在我修煉的環境裏,我接觸了好多同修,他們為大法為救度眾生的無私奉獻,我看在眼裏,我常常對別人說,只有大法才能造就出這樣的生命。

讓資料點遍地開花

甲是一技術同修,修煉之前他並沒有甚麼特長,電腦,打印機從來沒碰過,就是他有一顆助師正法的心,師父就給了他智慧,電腦、打印機維修都能得到解決,才使得我們那一方的資料得到正常的運作。

我第一次接觸我就看的出他的善良,慈悲,對任何人都一樣,有時家人對他發脾氣,別人對他的不善,他總是心態平靜的包容著一切。我問他你沒個脾氣,怎麼連個大言語也沒有啊?他淡淡一笑。同修總是把大法放到第一位,為大法擔當起這麼大重任,家裏的事根本顧不上多少,可師父就給了他一個好的家庭環境,家人也修煉,有好的家庭環境,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更多眾生。操心買設備,幫農村同修建資料點,教同修技術,教會一個又一個,才使得我們那一方達到了師父所要的資料點遍地開花。

後來我也教同修做資料,幾天下來沒教會,心裏就急啦,心想誰都比你學的快,最後竟說,明天不來了,隔一天我來得把《週刊》給我拿出來。回去想想,我怎麼這樣,同修能不想快點學會嗎?我學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嗎?想想同修耐下心來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把我教會,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後來又教一位同修時我先想同修教我的心態,終於使我去掉了這個不耐煩的心,謝謝你同修!

給同修修機器,不管嚴冬酷暑,隨叫隨到,為了節省大法資源,再冷的天同修都是騎車奔波在來回幾十里的路途中,同修的辛苦我看在眼裏,有時問一句冷不冷,累不累,同修快樂的說這是我的使命,從同修的話語中我聽的出為大法再苦也是甜。

從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了看守所

金鐘(化名)這是我才認識的一位同修,她給我講了她兩年前的事,零八年奧運期間惡警到處綁架大法弟子,一天「六一零」幾個人員闖進她家,師父的法像就在當門擺著,一進門一警察就過去拿師父的法像,同修上前攔住:不准動我師父的法像。警察愣住,同修站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雙膝跪下,眼含熱淚,師父!弟子對不起您,這警察愣了半天問他頭目怎麼辦,頭目說別招了。同修的正念才使邪惡沒敢動師父法像。

而惡警把同修綁架到看守所,到看守所同修就一直給警察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講我們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講自古以來迫害善良早晚都要還的。中午警察去吃飯,把同修鎖在屋裏,還派倆人看著,一個男的,一個女的,同修發著正念就聽鎖著的門唰一下打開,同修馬上意識到是師父讓弟子走的,可還有兩個看著她的人,一個在玩電腦一個在看報紙,同修求師父加持叫這倆人睡著,這一念一出,這個正玩電腦的,手拿著鼠標頭就趴拉下去,看報紙的兩手捧著報紙往臉上一蓋一動不動。同修出了門,到大門口,大門口裏邊還坐著幾個人,好像沒看見同修一樣,同修走出大門,正好門外停一機動三輪,就這樣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從警察的眼皮底下走出了看守所。

當時同修沒回家,去了親戚家,住了三個多月,一個同修也接觸不上,同修急了,不!我得回家,這不承認迫害了嗎? 同修回家後,有一甲同修被綁架,惡警追問資料的來源,甲同修又把同修說了出來,儘管這樣惡警再也沒敢動同修,一直到現在,同修平穩的做著三件事。

碰到人就講真相

雲彩(化名)她人一字不識,《轉法輪》能通讀,週刊能讀懂,師父其他講法也能讀。她說咱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具備哪一條就幹哪一條,她沒有其它的條件,她就為自己開通了面對面講真相這條路。知道她的同修都說她已經突破了面對面講真相,不存在怕的因素,本來怕就是為私為我的,她忘我的為了救人,符合了新宇宙的理,一切不好的東西在她空間場都能解體。有的同修勸三退不發資料,發資料不勸三退,勸三退人少了勸,大幫人群不勸三退,她沒這個概念,她勸退後再給資料,她說沒東西好像空嘴說空話,不論甚麼場合甚麼對像,碰到就講。另一同修和她一塊講真相回來告訴我,她講真相怕人聽不明白,前三王后五帝的說了半天,雲彩沒學問,她告訴人家人類將有災難,比如你掉到水裏了,掉到火裏了,不救你行嗎?就這三言兩語一說都退,她有救人的心,其實都是師父做的。記三退名單的紙提前都預備好,出門都帶上,有好些姓是冷字,她不會寫,就用白字代替,都記的明明白白,而後同修再修改。

一次她和同修上街上發神韻光盤,她告訴人家說多好多好,人家說,好放放看看,她就放放叫人看,圍觀的人一看,把光盤一搶而光。她上建築工地講真相,勸退後給人家資料,領頭說都拿過來,我一個一個的發。有一次在一個村上講真相正趕上一家辦喜事,趁人家沒吃飯,她就給客人一個一個的勸三退,正講著新郎戴著大紅花出來找一客人,她就趁機給新郎講真相,新郎高興的接受了真相並退出了團隊。後來她告訴我,人家新郎真有福,大喜日子咋正巧碰到我上他村講真相,退出了團隊還得到了神韻光盤,真是喜上加喜。一次中午她和同修在村上給一婦女講真相,人家明白真相後,回家兩手端來兩碗蒜麵條叫她倆吃,她倆說啥也不吃,人家說啥非得叫吃,人家說您救人行善,俺也是行善。

也有邪惡干擾的事,有一回在一個村上給一村民勸三退,正說著旁邊一人聽見,過來把她電車鑰匙拔走並大聲說你反黨,我打電話叫派出所的把你抓走,說著就去掏手機,同修說我沒反黨,我們學的是真、善、忍,是這個黨不叫人學好,逆天叛道,天要滅它,我是來告訴您真相,來救你們的。同修再說啥他也不聽,亂的來了好多圍觀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啥也沒人聽了。同修冷靜下來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怕啥呢,豁出去,脫了鞋坐地上,雙盤單手立掌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解體另外空間干擾我講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正念一出,正亂的一窩蜂似的,頓時鴉雀無聲,過一會聽那人說你嘴裏咕噥的啥,發完正念,同修推車就走,那人說給你的鑰匙,再沒一人吭聲。

還有一回她在路上和一婦女講真相說,大法是救人的,咱縣裏某某迫害大法就遭了車禍,這婦女明白真相後並做了三退,這時來了兩人,同修又給他倆講,一人說:別講了,我們是公安局的,說著就打電話,還沒等同修說話,那一明白真相的婦女慌忙按住那人的手說,你可不能打電話呀,人家可是好人啊,咱縣裏某某迫害大法就遭了車禍了,那人放下手機走了。

她給過路的兩口講真相,那男的不聽,他說共產黨好,同修說是你不了解共產黨,給你本《九評共產黨》,了解了解共產黨歷史。他接過九評要打電話舉報,同修告訴他這電話你不能打,他說為甚麼,同修說我又不是壞人,我給你說的都是真心為你好,不叫你打電話也是為你好,你想想一個為自己好的人,自己再打電話舉報人家,會有好報嗎?他女的慌忙說不要害人家,打啥電話。

同修就是一直面對面講真相走到現在,熟悉她的世人很多,一明白真相的世人看見她就說又給俺帶來啥啦,神的使者。

結語

最後想說的是:同修們,其實師父時時就在咱身邊,這我深有體會,之所以這十一年來迫害的修煉路上沒和邪惡掛過面,每一步都滲透著師父的慈悲呵護。我離法的要求我還差的很遠,比著精進的同修我的差距還很大,在這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我一定趕上。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感謝有緣和我在一起幫助我的同修哥哥,姐姐們。我會珍惜師父賜給咱們的這萬古難得的聖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