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學術會期間講真相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學員。二零零六年前我每年都要參加二、三個省級學術會,還有兩個理事會。在會議期間我都儘量抓緊機會講真相,發資料。下面是我講真相的部份實例。

二零零一年在全省的一個學術會上,學會理事長(醫科大學精神科的老教授)當著近百人的參會者污衊法輪功,當時我坐在前排(因我是理事、會上還有我的一個學術報告),理事長話畢,我沒有考慮那時邪惡的環境,沒顧及眾多的參會者是甚麼心態,也根本沒有想到怕,我馬上就理直氣壯的說:「法輪功沒有搞甚麼精神控制,你想來就來,不來也沒人過問;法輪功只是叫人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同時使人身體健康。我們單位得肝硬化、甚至得癌症的人煉這個功都好了,不存在挽救不挽救的問題。」

我的話畢,在後面有個我不認識的個子高大年齡約三十幾歲的小伙子馬上說:「我們這是學術會,不是學術上的問題希望不要扯進來。」當時我心裏很感激他,因為在那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邪惡情境下還有人間接的支持我。後來在會上就沒有再談論法輪功的事了。會後也有關係比較好的同事說,你膽子真大,現在都是甚麼時候了,你還敢那樣說!我說,我說的是真真實實的事實。法輪功沒被迫害前怎麼沒聽說誰神志不清幹甚麼蠢事?我們都是經過文化大革命的人,這是不是應該多思考一下呢?!

二零零三年在另一個省級學術會上,一個學會的理事(軍醫學院的教授),那天在會議中間休息時,在會場上污衊法輪功如何如何,當時會場還有不少人,我馬上毫不猶豫的無所顧忌的聲音高昂的說:「法輪功沒有搞甚麼精神控制,你想來就來,不來也沒人過問,法輪功只是叫人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同時使人身體健康。」他又說惡黨製造的天安門自焚,我說:「那是造謠 。法輪功認為:殺生、自殺都是有罪的,怎麼可能自焚呢?在沒有禁止煉法輪功時已有幾千萬人甚至上億的人在煉,怎麼就沒有聽說過誰自焚了呢?」這時坐在我旁邊一個大醫院醫務科的科長說:「不要說得那麼恐怖,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些老頭兒、老太太和身體有病的人,有的人確實把病煉好了」。當時我們就這樣爭得面紅耳赤(當時的爭鬥心還重),後來就開會了自然就放下這個話題了。我想要是現在我的心態會平和許多,說話的聲調也不會那麼高昂急促,我會語句平緩的去給他解釋。

後來我悟到,這兩次在眾多人面前詆毀誣陷大法時都有良心尚存的常人出來說公道話,在人這一面使我感到我並不孤立,可能是師父安排來增強我的信心的;也說明還有許多有良知、有正義感的人。

每次學術會期間我都抓緊機會講真相。若在本市開會早出晚歸,只能在中午找人講真相或給真相資料。若有人向我要我的學術文章,有時間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然後再給他們學術文章和真相資料,沒有時間就在我的學術文章中夾幾份真相資料給他們。有時我也會主動給他們夾有真相資料的學術文章。

若在外地開會,每次我都事先調查那個地方有沒有我的大學同學並想法找到他們的聯絡方式,準備好資料,到時好講真相、送資料。一次到某市開會這個地方包括醫院、衛校共有三個同學,我把他們約到一起敘舊之後就給他們講真相,離別時就給他們每人一包真相資料,包括剛出來的《九評》。

一次在另一市開學術會,經調查有三個同學在同一個醫學院校工作。一個同學已因病去世,一個同學退休後離開了本市,還有一個同學在校時學習成績好但心高氣傲不是那麼好交往。我與她又不是一個小班的,本來就不是那麼熟悉,畢業幾十年也沒啥聯繫,而她的先生又是這個醫學院附屬醫院的副院長,可能講真相有一定的難度。心想師父一再強調要我們救人,作為弟子應該聽師父的話,難行能行。再說,給她講真相也是為了救她,我老遠的來到這裏就是師父安排我來救她的,現在不救她更待何時?為了給她講真相,之前,我找到與她關係比較好的同學要到了她的電話。到了她那個地方,趁報到後還有半天時間馬上與她聯繫,結果她沒有在市區學校的家屬區住,而在外面買了別墅,離城較遠。在去的路上我一直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我按照她說的乘車路線找到她。見面後先從她執著的別墅如何漂亮說起,再談到我們大班有十分之一的同學去世了,這樣很自然就引到講真相上了,最後給了她《九評》等真相資料,她也接受了,我一再囑咐她要好好看一下,拓展一下思維,對她會有很大的好處。

在外地開學術會與我同住一個宿舍的人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一次我與一個看守所的指導員在一起,經過短暫的聊天後,我問她:你們看守所有沒有學法輪功的?她說:有啊!我說:他們都是好人,你要善待他們。她說:他們這些人真煩!把他們放出去了,他們又去寫標語,特別是在新房子的白牆上,還在人多的地方撒傳單,這樣就又把他們弄進來了。(若真像上面說的那樣,還有我們要注意地方和如何智慧的去做的問題)我說:傳單你看過沒有?她說:沒有。我說:若讓人說話他們還會去撒傳單嗎?傳單上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上面還有許多你不知道的道理。很多有病的人醫院治不好,煉這個功後病就好了,為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他們要煉;有很多家庭經常吵鬧打架,學了這功後變和睦了,為了有個和睦的家庭他們要學這個功;有的浪子學了這個功也回頭變好了,為了做一個很好很好的人他們要學這個功。所以他們都是好人,你一定要善待他們,將來你會得福報。你若不善待他們對你及你的家人都不好,特別是你女兒又漂亮又可愛,你總希望她有個好的未來吧!還講了一些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例子。最後給了她一些真相資料和我學術上的文章(她接受了) ,並說希望你了解一下真相對你是有好處的。同時我再一次囑咐她要善待學法輪功的人。

二零零六年開學術會與一個與鄰省接界的邊遠地區的一個精神病醫院的年輕醫生住在一起。她們醫院很少來參加省裏的學術會,雖然我們以前不認識,但當天我剛好在台上主持了半天的會,她聽別人講我是學會的老理事了,所以還比較尊重我,信任我。我向她講了些真相後,我問她聽說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沒有?她說:沒有。她馬上又說:但我知道有賣器官的黑市。她聽說有一個年輕小伙子出了車禍,到醫院去搶救,沒救過來,結果器官都被掏空了。接著我就給她講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一個證人是活摘眼角膜醫生的前妻及老軍醫所說的情況等等。聽後她感到很震驚。我又告訴她有的地方把法輪功學員弄到精神病院去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給他們造成很大的痛苦。你若遇到這種情況一定要善待他們,你將會得福報的。

在我參加最後一次理事會時,我事先給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些真相資料,講過真相或送過資料的,根據接受成度內容有所不同。當大部份人都到了,坐下來快要開會時,我把資料拿出來發給每一位參會者和接送人的司機。我說:回去好好看看,開拓一下視野,對你們會有好處。大概有二十多人,一般都沒有異議的接受了,有的當時就在看,只有一個四十多歲的博士,大致看了一下,帶著疑惑的目光,問我:你這是甚麼意思?我說:「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了解真相,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她沒再說甚麼,把資料收起來了。

還有一個理事是從一百多公里的另一市開車來的。他來時已經開始開會了,會開完他馬上就要走了。我想不能把他給拉下,我急忙趕去給了他一份真相資料,並囑咐他:回去好好看一下,對你絕對有好處,說不定因此你會一切都很順利。他說:好!謝謝!

以上是我利用學術會期間講真相、發資料的一些經歷(二零零六年後我就沒有參加學術會了),當時勸「三退」還做得不好,與精進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由於層次有限,不正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