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尊將我從死亡中救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我母親是大法弟子。而我多年來卻是帶修不修的,只是在身體難受或有病時才想起來學法煉功,沒有把修煉當作嚴肅的事情對待,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我騎車去給別人送貨,出了車禍,車禍之後發生的事我就不知道了,那些記憶全忘掉了。後來聽親屬說,我在半路上被一輛讓交警追的發瘋的摩托車撞到,人被撞的飛起很高,然後大頭朝下摔在水泥道上。交警車一看出事了,馬上逃離了現場。我的嘴、鼻子、耳朵都在往出流血,躺在地上足有一個多小時。看熱鬧的人很多,也沒人理,大家看我傷的這麼重,都認為我必死無疑。最後有個好心人打了120,把我送到了當地醫院,醫院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就拒絕治療了,意思就是活不了了。

當地醫院治不了,我丈夫找朋友把我送市醫院,在醫院重症監護室,經過會診,我下頜骨折三處,顱骨骨折,血從耳內大量流出,口中流著從肺部出來的血,小腿開放性骨折,因血管破裂,大量失血,危及生命。

這時就媽媽不知道我出車禍了,爸爸、二叔、嫂子都給媽媽打電話,讓她趕快去醫院見我最後一面,他們都認為我活不了了。但媽媽了解情況後沒有慌,她一邊求師父救我,一邊告知同修為我發正念,並平靜的對我爸爸說:「她沒事的,你放心吧。」爸爸一聽媽媽這麼一說,心裏像是有了底。

媽媽一路發著正念來到市醫院。媽媽在我去做腿部手術時見到了我,我雙目緊閉,臉蠟黃,媽媽就一直喊我的名字,並焦急的對我說:小會,你遇到車禍了,有生命危險,快求師父救你,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氣息微弱的「嗯」了一聲,媽媽見我有回應,又接著說:「不要怕,有師父管,你很快就會好。」第二天我又做了下頜手術。手術都很成功。

媽媽為了讓我加強正念、能叫我學法,就一再央求醫生把我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醫生說還沒脫離危險不行,媽媽就一再堅持,最後醫生勉強同意,從重症室出來,我仍是面目皆非,但媽媽不被假相所動,堅定的信師信法,不顧我丈夫及婆家人的不理解,一直讀法給我聽。

就這樣,沒過多長時間我醒過來了,也能認識家人,雖然腿部還流著血、頭部傷口還未癒合,但我身上哪裏都不痛,也不難受,同室的病人都很奇怪,因為我從沒像他們那樣痛的大呼小叫的,認為我堅強。其實我心裏明白,都是師父在為我承受,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媽媽的正念鼓勵下,在師尊慈悲呵護下,這麼嚴重的車禍,我兩個月就能下地走路了。從那天起,我恢復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好,現在我所有的家務活幹起來都毫不費力了。

我從心底裏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感謝師尊給了我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