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師父救了得甲流的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我今年十九歲,我在七歲那年得法。那時候我正在得水痘,在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後,水痘漸漸都下去了,隨後我與父母一起學法煉功,因為年齡小思想很純淨,知道大法好,所以一直在學;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思想越來越複雜,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根本就無心學法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這天,我下班回來覺得頭特別疼,渾身發冷,測體溫發燒到三十八點六度。媽媽告訴我在心裏想「法輪大法好」,可我卻無心去想,晚上在家裏人都給我發正念的情況下,我睡著了,半夜難受的醒來,走路不穩,總要倒地一樣。

早晨起來,家裏人說,「你自己的正念不強,去打針吧。」我說,那快去吧。我只想馬上好,一點苦我都不想承受,求安逸的心很強,就同媽媽去了醫院。

我沒做過多的檢查,只是測量了一下體溫,血壓,採了血,然後醫生給我開了藥,青黴素,加地塞米松和利巴韋林。打了針感覺像好了點,就回家啦,又連續打了四天,第三天時稍有咳嗽,也沒在意,到第四天咳嗽加劇,而且覺得心慌,晚上還總發燒,就又到醫院來檢查,拍了片子,做心電檢查結果是:肺炎,心肌炎。醫生說:「其實就是甲流啊。」

但當時我並沒有害怕,我在猶豫,是學法?還是走常人這一步?我的正念不強,就這樣又打了五天,頭孢他啶,果糖,能量合劑,但是在這過程當中卻越來越重。大量的咳黃痰,有時呼吸困難,我自己都有點失去信心了。五天打完去醫院做了複查,醫生說加重了,(部份已燒成白肺)右側肺部有少量積水了,我又一次達到崩潰的地步。我與媽媽商量換一所醫院再看看。

到了另一所醫院,拍了CT給醫生看,醫生說肺部是挺嚴重,(部份以燒成白肺擴大)告訴我多喝水,然後給我開了藥,頭孢呋辛,氨溴索,阿奇黴素,口服,達菲,因為阿奇刺激胃與激血管,所以每天打阿奇黴素都噁心,胳膊疼的不行,真是受盡了苦頭。可是受點皮肉苦病情有好轉也行啊。

打到第三天,不但沒有好轉,而且呼吸越來越困難,每晚燒到將近三十九度,腦袋疼的不行,我自己都感覺沒希望了。我知道大法可以救我,但就是放不下這顆人心,法學不進去,爸媽也很上火,那天晚上我的狀態很不好,爸爸非常著急,就給幾個同修打電話,到家裏來。

一位同修阿姨與我說了很多,一下子堅定了我的信念,我說:「我學法了,不打針也不吃藥了。」阿姨說:好,咱們一起發正念。發了一會兒,我右臂上半身像抽筋一樣,呼吸也困難了。阿姨說快喊師父救你,我忙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瞬間,我就好了。

大法就是這麼神奇,師父是這麼慈悲。從這晚開始我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每天和家人一起學法,沒幾天我就好利索了。通過我這幾天的生死經歷,我家裏煉功人,常人都很感謝師父,親人們都感受到了法輪大法好。

偉大慈悲的師父把我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會好好學法,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