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師父的大慈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一名體育教師,今年四十八歲,因在上大學期間就有一個願望,想要利用體育的健身作用為廣大百姓做些好事,編出適合各類人群的健身操及健身方法。但是畢業之後不僅自己的傷病不斷,而且同事之間為了名利你爭我奪,不擇手段,互相謾罵,甚至大打出手。這引發了我對生命的思考,我們來這裏是幹甚麼的?我們怎樣做才是對的?不爭名不爭利,那就意味著要吃虧。迷茫了很久,還是決定吃虧吧,我不願像他們那樣生活。對編健身操的熱情也沒有了,因為我看到了這解決不了人們祛病的根本問題。

八十年代中期,正是氣功盛行的時期,我想:我去練練氣功,我要親身體驗它是不是真的具有祛病健身作用,如果是真的,我就推薦給廣大群眾。可是幾年過去了卻發現沒有甚麼效果。但是我堅信佛道是真的,就開始尋覓佛道的經典,並開始背誦,直到接觸到法輪功我才猛然醒悟,法輪佛法才是我要尋求的真道真法,而我以前確定要走的路,正好是符合「真、善、忍」大法的,我的心一下子落地了,總算找到真理了,我要一修到底。

我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看師父在廣州的講法錄像,還沒看完,我的肚子裏就轉起來了,咕嚕咕嚕的叫,開始拉肚子了。時間不長,我九年的便秘痛苦結束了,通暢的猶如十幾歲時那樣,好舒服啊,多年沒有的感覺回來了,還有因便秘引起的痔瘡也好了。我把這個喜訊告訴了母親,母親得法了,隨後已信天主教的父親也得法了,弟妹得法了,隨後弟弟也得法了。同事們碰見我也說,你煉功真見效,你臉上的蝴蝶斑沒有了。師父,感謝您,是你為弟子清理了身體。

開始煉功時間不長,我有一次長達二十多天高燒消業,雖然有時高達四十度,但我沒有請一天假,照常上班,家務照常做,未修煉的丈夫並沒有發現我有甚麼異常。雖然頭很疼,渾身都痛,連每一個手指關節、腳趾關節都很疼。每天早晨去煉功,剛下床時腳趾疼得不行,等走到煉功點了也不疼了。退燒之後,我感覺我的脊椎下部的鷑骨處是空的,好像上下沒有貫通似的,兩天之後也好了,上下成一體了。

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五年連續三年單位組織的婦科檢查,因子宮腫大都要我去做B超,查出的結果是子宮肌瘤一年比一年大,而且時常有不規則的出血。一九九六年得法後我沒去體檢,但不規則的出血沒有了。一九九七年去體檢,再沒讓我去作B超,這說明子宮肌瘤煉功後已經沒有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帶學生去縣裏實習,學校為我安排了離學生宿舍較遠的一個房間。有一天早晨,我剛吃完一碗方便麵,咽下最後一口時,覺得嗓子裏有東西,我以為是有根麵條沒嚥下去,就使勁咽,還不行,我喝口水,還是有東西,而且感覺東西越來越大,我想我又沒吃硬東西劃破嗓子,怎麼會這樣呢?越覺得有東西越想咽,而越咽覺得東西越大。我害怕了,記得母親說過,嗓子里長這東西,會把人憋死的,因為那東西長得很快,一會兒就把氣管堵死了。我越來越害怕,還不停的咳嗽,而且也覺得呼吸都困難了,我想往學生那邊跑,怕萬一死在這裏也沒人知道。可轉念又想,我是煉功人,怕甚麼?有師父保護,這樣想著就把隨身帶來的《轉法輪》拿出來,翻開師父的法像,對師父說:師父,剛才我錯了,我以為是病,所以我害怕了,現在我知道了,是師父在為我消業。師父!今天我就把這條命交給您了,我哪兒都不去了。然後我橫下一條心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不一會兒嗓子裏就有變化了,那東西在慢慢的順著食道往下走,好像有杏核那麼大,走到哪,疼到哪,走到胃裏就沒感覺了,不疼了,只留下嗓子和食道是疼疼的,又過了幾天就好了。這是來取我性命的冤家呀,又是師父替弟子還了一條命,化解了這場災難。

二十多年前我在高中時把左腳扭傷,一到陰天下雨就疼,後來腳背上就慢慢的鼓起了一個包,像半個核桃那麼大,到得法前已壓迫到神經,致使第二、第三腳趾都疼。由於多年來形成的習慣,每天都要自覺不自覺的摸那個疙瘩。有一天我突然感覺到那個疙瘩沒有了,我一看,再看,一摸再摸,真的沒有了!我高興極了,我讓丈夫看,讓婆婆看,又跑到弟弟家,讓弟弟看,讓弟妹看,讓煉功點的同修們看,不斷地讚美這個功真神奇呀!它不是慢慢消去的,而是突然就沒了。可是第二天那個包又出現了,還是那麼大,我一下子明白了,這是因為我產生了歡喜心、顯示心,那東西又鑽空子回來了,這回我誰也不叫看了,我相信它還會突然消失的。果然幾個月後又消失了,直到現在。而且在上大學期間由於運動損傷,雙膝疼痛,上樓都疼,現在也好了。我想起了師父在講法錄像中舉的一個例子:一塊布下面放一個東西,布就會鼓起來,如果把那東西拿走布就平了。現在包沒有了,是師父將深層另外空間存在的那個業力清理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我去天安門打真相橫幅,被非法拘留在海澱區拘留所。在非法提審時,女警察沒有對我行惡,只是問我來幹甚麼,我就把來的原因以及大法的真相都告訴了她。可是在同屋有一個年輕的男同修,在被惡警暴打,拿電棍電,不一會停了,只見那兩個惡警拿著電棍擺弄起來,後來聽見那兩個惡警說:在她身上試試。當時我們還不知道發正念,只是知道有師父保護沒有怕,電棍放在了我的手上,我沒甚麼反應,只覺得有點麻,他們拿下來,兩根電棍一碰啪啪的閃著火花。那兩個惡警自言自語的說:沒事呀,說著灰溜溜的走了。原來惡警電男同修的時候,電棍就不起作用了,他們試了試覺得沒壞,又在我身上試試,還不起作用,他們又試試電棍沒壞,最後莫名其妙的走了。

被非法勞教之後,因為那裏太邪惡了,在沒去掉的人心帶動下,我邪悟了。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才回到大法中來。剛開始晚上十二點的發正念總醒不了。七月裏天很熱,一次在熟睡中,我突然被咚咚咚三聲敲我枕頭的聲音驚醒,因為我的枕頭上面放了一個涼蓆,聲音很響,醒來後一看沒人,再看表正好十二點,才知道是師父在叫我呢,趕忙起來發正念。還有一次,在熟睡中感覺有人在拽我腳下的蚊帳,我突然坐起來一看誰都沒有,丈夫還睡著,一看錶快十二點了。真不好意思,師父對我們無量的慈悲呵護,真無以言表了。

講真相救度眾生,提高心性方面還有許許多多的故事,僅以上面幾例證實大法,證明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我們,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師父就會幫我們,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在我們身上就會展現出大法的神奇。就會體現出師父無上的威德與法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