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絕症中走向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

一、十六花季患癌症

我今年29歲,修煉前我患有多種疾病,在16歲那年就得了絕症──卵巢癌,16歲是多麼純真的歲月,是多麼美好的年華,而我卻走到了人生的盡頭。

剛開始身體感到特別沒力氣,到醫院去檢查,檢查結果卻使我父母震驚了,醫生說是卵巢瘤,必須做手術,不能再拖時間,還要做瘤子病理化驗,手術後病理化驗結果是惡性,術後一年左右時間還要化療,如果維持好能活三到五年,當時對我的父母來說真是雪上加霜,我幾乎花完了家裏這幾年的所有積蓄。

一轉眼一年時間匆匆過去了,我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緊接著就要開始做化療。在第一次化療的時候,真是折磨的我是死去活來,後來慢慢的頭髮都掉了,這對我一個女孩子來說打擊太大了。父親看後常常一個人出去偷偷的流淚,母親整天唉聲嘆氣也是偷偷的掉眼淚。經常做化療使我的身體明顯虛弱,真是一天不如一天。而且膽子也越來越小,晚上怕黑,不敢出去,最怕自己一個人在家,那時身上還有附體,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有的時候整夜失眠、鬧心、害怕,那時我甚至想到了死,而回想起父母那般年紀,為了我,他們的心都碎了,真是不忍心再讓他們為我傷心,就在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行的情況下,我得到了大法。

二。大法給我清理身體

我去了大姨家,大姨家的姐姐、姐夫、婆婆、公公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聽說我來後他們就回來了。看到我的情況,就讓我煉法輪功,幫我請來了錄音帶和《轉法輪》,就這樣她們教我煉功。一連煉幾天後,我的身體漸漸的有了好轉。當時我只是煉功,不學法,師父講的法聽不懂,《轉法輪》當時也看不明白,現在想當時悟性太差了。

煉功後不長時間,師父就把病業給我推過來了,我感到肚子疼,出現拉肚子的狀態,我有些忍受不住了,就打了針,因為我叔叔是醫生。叔叔說,你身體不好,打兩針吧,打了大量藥後,又得了腸梗阻,沒辦法去了醫院。到醫院後,醫生一看身體本來很虛弱,如果要是做手術只有三分的希望,因為和上次大手術只相差一年多,危險性很大,要不做手術,就只能灌豆油,就這樣在鼻子裏插上一根軟管,然後拿針管往裏推豆油,那個滋味更是苦不堪言,受不了了就得往出吐,吐的真是死去活來。

經過四、五次的折磨還是沒起作用,沒辦法,醫生說:只能明天做手術了,死馬當活馬醫吧。到了晚上,我又發燒了,燒的直說胡話,迷糊了好幾個小時,父母叫我,我也不醒,他們嚇的眼睛都有點發藍了,他們就不停的叫,後來我漸漸的有點意識,慢慢的有了點記憶,當時我想起了師父,想起了大法。

回想起自己前幾天煉功是多麼的美好,而現在卻成了這個樣子,師父啊!難道我的生命就這樣離開了人世嗎?生命就這樣結束了嗎?難道我真的沒有一絲的希望了?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我淚流滿面,我想,師父啊,是我沒做好,如果我的病要是好了,以後無論我碰到甚麼樣的關、甚麼樣的難,我都要堅修大法,一修到底!想到這,我感到渾身有了點力氣,我想上廁所,母親陪著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衛生間,到了衛生間真是堵了好幾天都沒下去的髒東西,一下全部排出來了,然後真是一陣輕鬆,這時我感到有點餓了,當時已是下半夜三點。這時我的心裏充滿了無比的喜悅,又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再一次從死亡線上把我救了回來,我充滿了信心,一定要堅修大法到底!一定不會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等到八點,醫生上班做檢查,一切正常,可以回家了,當時我還記得那個醫生說,唉,昨晚我都沒睡好覺,還在擔心你的病情,沒想到這一夜之間這麼大的變化。

回到家裏後,我就更加精進學法煉功了,沒過幾個月的時間我的身體全部恢復了正常。家人都特別感謝恩師,是師父救了我及我的全家,緊接著母親和妹妹也開始修煉了,父親雖然不修煉但也很支持我們,後來我們村裏陸陸續續又增加了十多個人煉功,我們家成了煉功點。

以後的日子,師父又陸續又給我推了很多病業,有一次又出現了腸梗阻的症狀,我疼痛難忍,持續了三天三夜,當時我就一念:我沒事!我家就是煉功點,我忍著疼痛起來和大家一起煉功,剛煉到「沖灌」,一下子我就感到輕鬆了很多,要上廁所,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又過了一關。

沒過幾天,我眼睛突然長個小包,幾天後出濃了,這樣小的病業對我來說已經不算啥了,都過去了,有的時候半個臉又青又紫,出門別人看了都很嚇人,我卻一點都不怕,都過去了,這樣不到一年的時間,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健康,我從病魔中徹底走了出來,彷彿又回到了童年,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是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修煉已十二個年頭了,由於自己文化有限,一直沒把我的經歷寫出來,今天在同修的鼓勵下,我終於動筆寫出來了,以激勵那些還未走過病業關的同修們,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只要我們有一顆向上的心、信師信法的心,師父就會呵護我們走過一切關、一切難!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