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大法時闖病業關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修煉前我是一個全身上下都是毛病的「廢人」,頭部長年累月像被大石磨子壓著一樣,又悶又重,動不動就天旋地轉,一睡就是三五天,一個星期不能下床,還有肚子經常痛、頸椎、肩周炎、腰椎、坐骨神經等,幾寸長的針扎進肉裏,連醫生護士都萬分的心疼,嘆息說:這麼年輕的人紮這麼長的針,以後年紀大了怎麼辦!

有時覺得這樣活的太痛苦了,真是生不如死,不如一死算了,可看到年幼的孩子要人照料,老人難以承受,先生對我也十分好,我始終下不了決心。

那時只要聽說甚麼氣功能治病我就去練,哪個廟靈我就去燒香,見菩薩就磕頭,冤枉錢花了一大堆 ,可是病情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日漸沉重。

就在1996年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情況下我喜得大法,十餘年來我的執著心很多,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同修們的幫助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這裏談談對闖病業關,放下生死的一點感悟。

1998年秋季的一天下午,突然咽喉腫痛,吃晚飯感覺困難,開始說話嘶啞,後來逐漸發不出音來了,只能用筆寫,咽喉裏堵住了,吃飯開始能夠喝點粥,後來只能仰著頭和脖子,用手按住進一點水,再後來水米未進長達半月之久。我當時人儘管瘦的變了形,但仍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煉動功堅持不了就煉靜功,每天照常上街買菜做飯,料理家務,因先生不在家,兩個孩子放學吃飯需人照料,當時同修們也很擔心,我的症狀屬於封喉,不僅不能吃喝,晚上睡覺也只半靠半坐,否則氣就喘不上來,但我有著一顆對師對法堅定的心。

還有一件考驗心性的事,大孩子有扁桃體,經常發炎,發燒,醫生建議做手術,說定了時間,到時醫生不是開會就是沒有時間,直到我不能說時醫生又通知做手術,怎麼辦?孩子的手術和學習都不能耽誤,我當即決定同意做,「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無數次的背這句師父的法,一切都有師父的慈悲呵護,簽字、手術的照料全是我。我只能用筆與醫生對話,憑醫生的敏感,大概看出了甚麼,再三要求我檢查,我都拒絕了,心裏十分坦然,我慶幸修煉大法了,我是超常的,不存在病。

《轉法輪》中說:「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如果沒有師父,說不定我早就不在世了,現在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黑氣往出排,一點不承受是不行的,所以心念很正,將生死去留完全交給師父。這樣二十餘天後,嘔吐不止,吐的盡是膿塊,後是血塊,吐的昏天黑地,旁邊的同修看的心驚肉跳,因為我半個月未進水米,他們怕我一口氣上不來過去了,而我心裏十分坦然,有師在,有法在,一點危險也沒有。

第二天,我與同修一起騎自行車到離家十餘里地的集鎮去參加洪法,世人和同修見到我都驚呆了,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大法師父的慈悲偉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