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是個殘人,慈悲的師父給了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五日】我曾經是個患有多種病的殘人,一身的病計有:癲癇病、精神失常、夜遊症、痴呆症,同時還有腰椎盤突出、骨質增生、高血脂,傷胳膊加上肩周炎。經過北京、陝西幾個大醫院治療,都沒治好。然而我學了法輪大法不到兩年,一身的疑難雜症全好了。

那是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我犯病昏迷不醒,口吐白沫,後竟變成吐血。妹妹到家看護我。妹妹是大法弟子,她在身邊給我讀《轉法輪》。後來她告訴我,那天讀了三講,到晚上我就醒過來了。平常我犯病後都要迷糊二、三天不認人。可那天我醒來不迷糊。

妹妹叫我學大法,我就同意了。那天晚上我就開始看《轉法輪》。我那年已五十歲,雖然文化程度是小學,但因犯癲癇病,字早都忘了,看《轉法輪》生字很多。可是在師父的點化下,我竟也懂得師父講的法的大概意思,而且越看越想看。真神奇,以前我根本不能看書,連電視都不能看,看甚麼都頭疼腦脹。而拿著《轉法輪》一看,書頁都是淺綠色的,眼睛覺的水靈靈的,頭也不難受,身上、心裏都覺的非常舒服。就這樣,我不吃不睡,一直看到第二天,看完了一遍《轉法輪》。師父講的「真善忍」的法理徹底打動了我的心,我決心修煉法輪大法。

那時邪黨已開始迫害大法了,我在家自學自煉。開始煉功很難,因我胳膊受過傷,手舉不起來,腰痛連平坐都坐不穩,打坐時都躺倒了,丈夫多次把我扶起。

我煉功時,時常覺的師父在我身旁看著我,使我的信心更大了。不到半年時間,我能單盤了。一年後,除了癲癇病不多犯了,其它的病全好了。

二零零零年,六一零惡警聽說我在家煉功,就將我弄到洗腦班,逼我罵師父、寫「轉化」書。我堅決不寫,給他們講我學法後受益的情況,身體的變化,我告訴他們,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決不會罵師父和大法的,我要堅修大法。

惡警見我不「轉化」,就開始迫害我,使我多次犯病,但我在犯病時還在叫師父,惡警一怒之下把我關進拘留所非法拘留了一個多月,後勒索家人一千元才放我回家。

之後我又多次被惡徒關入洗腦班,因他們怕我犯癲癇病,逼廠裏、家裏派人護理。不管邪惡怎麼干擾,也動不了我學法信師的心。

二零零一年農曆四月初七,一群六一零惡警又到我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師父新經文,把我拽上車,拉到公安局。惡警逼問我經文的來源,我不說,當晚惡警就把我關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不停的發正念、煉功,背師父的新經文《心自明》、《實修》。惡警見我不「轉化」還煉功,就折磨我,戴手銬腳鏈,二十多天中午都不給飯,早晚只有多半碗清湯。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堅修大法,學法煉功,銬著手銬腳鏈,我照樣單盤立掌,不誤發正念。惡警說我頑固不化。從二零零一年四月初七至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三,我被非法關押近一年,惡徒敲詐我家人一千五百元錢,才放我回家。

從看守所回家後,我的身體竟有了特大的變化,人變的精神了,腰腿也不痛了,胳膊也舉起來了,感覺一身輕,犯了多年的癲癇病也徹底好了,師父還給予了我智慧。我從不能彎腰提鞋,胳膊抬不起來,成了身體強壯、理智、身心健康的修煉人。偉大的師父給了我新的生命!

這一切都是千真萬確!凡是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煉了法輪功把身體煉好了。我們地區六一零、看守所、拘留所的人都知道,因為他們都親眼看過我幾次被非法拘留,我得法前的身體狀況他們都調查過,其實他們也都從內心感到大法的神奇。

因文化有限,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