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謝謝您的一路呵護!(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0日】在恭賀偉大的師尊華誕五十三週年暨大法洪傳十二週年的喜慶日子裏,我有千言萬語想傾吐,胸中湧起的感激溶匯成一句心聲:師父,謝謝您的一路呵護!

儲存心靈深處有許多親歷的修煉故事,匆忙中寫就幾個(5月14日刊出),但記憶的閘門一旦打開,無盡的思源滾滾而來……

走入修煉八年來,慈悲的師父無時不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鼓勵我、敲打我,無數次的苦心點化,無數次的焦慮催促,無數次的讓我化險為夷……在坎坎坷坷的正法修煉路上,師父扶著我一步步前進,引導我不斷清醒、理智、成熟,正念正行。期間那一個個鮮活、奇妙的故事不時在我胸中湧動,令我拿起的筆欲罷不能……

第一次觀看師父講法錄像就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我當時是很不情願的被別人拉去聽師父講法錄像的,但很快我就被那超常的法理所吸引。正聽得專心時,同去的姐姐坐在我前排幾次回頭看我,我以為她不想聽要催我走,就說:我不想走。她說:「我不是要走,只是想聽卻睜不開眼,我看看你是不是也瞌睡。」這麼好的法理有緣聽到,我怎麼會打瞌睡呢?但聽著聽著,突然感到寒氣襲來,人冷得受不了,坐在旁邊的朋友非要把背心脫了讓我穿上,我就不客氣的穿到身上。正在這時,只聽見師父在說:「從現在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有的人還會睡覺,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我驚呆了,壓根兒想不到我渾身發冷與師父講法有關,而姐姐的睡,正是師父在為她調整身體,而且恰恰我以前是個特畏寒的人,而我姐姐本就患有腦病。當真切感受到師父正在給我們淨化身體,把病源從深處翻出來,打出去,從根本上去掉病因時,我和姐姐都感動極了,想不到才開始聽法就親身領悟到了大法的神奇,令我們更珍視這得法的機緣。

師父的講法錄像還沒來得及聽完一遍時,我隨單位的車外出考察一天。我平時只要一坐上單位那輛進口麵包車就暈車。那天我一上車,一位好心的同事馬上遞給我一顆暈車藥說:「趕快先吃下去吧,我這兒有開水。」我腦中立刻閃出一念:暈車藥不也是藥嗎?我已聽了師父的法,法中告訴我,如果是個真修的人,師父一下把病根都摘掉了,還吃甚麼藥呢?如果要吐那就吐吧,我準備了一個塑料口袋,以防萬一。

那是「六一」前後,一車的人,不開空調嫌熱,開了又覺冷,就這樣開開關關,經一天的折騰回程中幾乎都感冒了,有好幾位直喊已在發燒。而讓我吃驚的是,我這個歷來一年中差不多半年患感冒的人卻特別神清氣爽,竟一點沒暈車。中途參觀時,從車上跨上跨下,發覺兩條腿輕得像沒了似的,正如法理所說的,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愉快。

那天半夜12點才到家,按慣例,每次出差帶來的疲勞第二天必得睡上半天才能恢復,而那次卻始終精神飽滿。第二天天剛亮我就起床,急切的騎上自行車到處尋找煉功點,從此我加入了集體煉功的行列。

去煉功點煉了大約半個月,一天清晨,我煉到中途突感不適,噁心,一會兒眼前開始冒金星,我本想堅持煉完,但已不行。我趕快衝進了煉功場旁邊的一個空房間,那時感到好像有一隻手在我心臟上使勁抓了一把,心臟「撲通」一下,然後就開始狂跳,隨後越跳越慢,一下、兩下,間隔越拉越長,似乎要停止跳動了,可我心中卻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感覺,只悟到師父在為我抓去心臟上不好的東西。過了一會兒,心跳漸漸平息,但眼前還有些發黑,我就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讓我趕快恢復吧,我還要去上班。果然眼前明朗起來,人舒服了,當我走出房間時,功友們已煉完了功,看到我說:「你怎麼臉那麼白?」我告訴他們剛才發生的情況,他們都高興的對我說:「師父幫你消去了大業,真是件大好事啊。」我很感動,對他們說:「我心臟一直有病,心率不齊,且心動過緩,到幾個大醫院都查過,找不出病因,現在我知道師父給我把病根摘除了。」剛說到這裏,突然渾身像開足了馬力的一部機器,從頭到腳發麻發熱,一會兒狀態消失,全身舒坦、輕鬆。

事隔不久單位搞體檢,我的心率不齊現象完全消失,且從那以後,我的心臟也由每分鐘50多跳恢復到了正常,之後再沒出現過任何心臟不適的現象,我又一次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

走入修煉約一個月,我想引導一位朋友得法,但一開始朋友的母親不理解而責怪我。在委屈面前我坦然面對,後來消除誤解反而促使她們母女倆都走入了修煉,就在那個讓我高興的時刻,突然感覺法輪在有力的轉動,這是我第一次實實在在感受到這種旋轉,當時眼淚奪眶而出,情不自禁的在心中呼喚: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隨即眼前又突然透徹、明亮無比,我馬上生出強烈的一念:趕快打坐!奇怪,自走入修煉後連單盤都不行的我竟一下雙盤上了,那時候真的好感動,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要我今後做得更好!

在我修煉快兩個月時單位組織去浙江千島湖遊玩。在猴島,我給一隻老猴子餵食,那猴子正吃著,卻冷不防往我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旁邊的同事驚叫起來,可奇怪,我竟一點痛感都沒有,它那架勢很兇,而給我的實際感覺卻只不過舔了我一下,看手臂有一圈淺淺的牙印和殘留的唾沫。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同事催促我趕快離開,我剛轉身才邁出兩三步,想不到那只老猴子一個「回馬槍」,追過來在我褲腿上更兇狠的咬了一口,褲腳即被咬了一個大洞。當時同事們驚呆了,馬上護住我驅趕那猴子,他們很擔心我,我也確實感到這一口咬得比前一口厲害多了,腿有明顯痛感。同事們催促我趕快看看傷得怎樣,這時我腦中閃出的是師父的一段法:「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轉法輪》)師父法中講到的那個老大娘被汽車撞了,自個兒爬起來說:沒事兒,你們走吧,好壞出自一念,她連皮都沒破。這時我堅信甚麼事也沒有,翻開褲腳一看,真的連皮都沒破,旁邊的人都驚呆了,我也吃驚這奇妙的結果,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之情。

旅遊剛回來,正巧看到報上一篇報導:一隻猴子從實驗室逃走咬傷了一個人,趕快送到醫院縫治,整個牙印深入肉中縫了一圈,可過了一段時間去拆線,卻發現整塊肉全部因腐爛而脫落。也許是特意讓我看到這則消息的,我無法表白當時的感受,反差實在太大了,我慶幸自己的安然無恙,那是我得法的幸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