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師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4日】當我閱讀明慧網週刊「見證師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這篇文章時,我也有了提筆的慾望,把六年來修煉中見證師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寫出來,與同修共勉。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十日得法的,參加班的第三天就出現奇蹟。開始淨化身體,排出去的不知道是甚麼東西,氣味沖天,薰死人,排完後一身輕鬆。修煉前我患有高血壓、風濕症、鼻炎,感冒如影隨形,說來就來,沒幾天好時候。在參加師父講法班過程中(十天班)我每天都是踩點聽課,大約第六天,我從六樓下來,才知道天下著小雨,可是、要返回去取傘就得遲到,心想管它呢,就快步走出樓群。走到馬路上時我的腳步就像箭步如飛,腳有離地的感覺。到達聽課地點時,前面步行的人我全都超過了,而且衣服沒有一點濕的痕跡。這幾天我是第一次提前到達會場。同去聽課的學員問我:「今天怎麼提前來啦?」我神秘一笑。

九七年九月因搬家,很長一段時間沒好好看書學法。一切都忙完了,我突然有一種非要看書學法不可的衝動,恨不得一口氣把老師所有的書都看完。我如飢似渴,吃飯時不召喚不知道吃飯。晚上只睡一、兩個小時,一點不困,精神十足。晚上為了不影響別人睡覺,我把感應燈開到最低檔,如果換一下姿式或側身就看不見了。這時從門的上方一束光直射到我的書上,直到我把書全部看完。師尊啊,弟子就這一點點進步,您都這樣關照呵護,弟子怎麼還會不精進?

我一直在家裏修煉,從沒出來集體煉功。九九年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提出:「不管老學員、新學員都要到煉功點上去煉功……」我覺得這句話就是對我講的。四月底一天早晨我到住處附近尋找煉功點,第一天沒找到,第二天又去,看到拿錄音機的女同修上前去問煉功情況。她說:「每天兩次,早5:30、晚6:00,風雨不誤。」第二天早晨我就按點去了,天下著小雨,風很涼,我穿的很少。到了地點沒人,我想還風雨不誤呢,怎麼不見人影,正想往回返時,大法的音樂聲就傳入我的耳裏,我隨聲尋去,原來很多人都在長廊裏,我就急切地趕過去,站在隊伍裏。這時感覺寒氣襲人,看看別人都穿著很厚的衣服,帶著手套,而我卻穿了件單風衣,穿一條裙子,還光著手。雖然有些發抖,可是想既然來了就不能當逃兵。這時一修煉人來到我身邊,問我:「是新來的?」我說:「是。」他說那你就站在這,我看著你煉。(後知是輔導員)這時煉功開始,音樂響起,當我伸出雙手開始做動作時,奇蹟出現了。先是我的右手被一個熱氣團包著,接著是左手,伴隨我的煉功動作,胸前也有熱流在流動。四套功法做完後我渾身熱熱呼呼的,沒有一點涼意。當時我真是好感動,說起來我也算是老弟子,第一次出來煉功就得到師父這樣的呵護,內心裏充滿了溫暖而且也感覺到慚愧,確實體驗師尊的無量慈悲。

在我整個修煉過程中,神跡還很多。比如:我抄寫大法書《轉法輪》時,當抄到200多頁時,一連幾頁都出現了金字,開始以為是鋼筆水的原故,可是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有是金字,閃閃發光。我又一次體驗到弟子的每一點精進,師尊都要鼓勵,慈悲點化。

再有,一名大法弟子因做真象,被非法判勞教,我們去看她時,惡警分別問:「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巧妙的回答了她。回家後往床上一躺,身體一振,接著就看見自己脫去一個殼(像透明塑料呈圓桶狀)像飛天一樣的姿態飛起來了,穿過了層層白雲,直奔「光彩萬千耀雙目」的地方飛去(《洪吟》中「法輪世界」) ,真是光彩奪目,霞光萬道。

僅以個人修煉的經歷和體會例舉幾例足以見證師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無量慈悲。從而使自己獲得對法的深刻認識和真正堅信,對法和師父的正信堅如磐石、金剛不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