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女兒精神失常,修大法獲康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八日】我是一名四川大法弟子。妻子是普通的家庭婦女;女兒今年11歲,從小聰明懂事,上學後,成績優異,且能歌善舞,曾多次在少年文藝比賽中獲獎。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99年被邪黨人員迫害失去工作。由於執著於常人的生活與名利,再次被迫害致流離失所,至今已一年半。妻子與女兒長期在孤單、恐怖與驚嚇中度日。尤其是天真無邪的女兒,更是承受了難以想像的打擊。

妻子無工作,我被單位開除且不能回家,全家沒有了經濟來源,妻只好去商場打工掙錢養家,幼小的女兒長期一人在家。妻不修煉,每當深感絕望時,常常在女兒面前傷心痛哭或無端責罵女兒,並且多次提及讓人幫忙上網徵求好心人撫養女兒。為此,女兒更加感到沒有依靠,擔驚受怕,加上學習任務繁重,去親戚家也受到冷落,甚至挨打,小小年紀就長期失眠,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焦慮與擔憂使女兒失去了往日的自豪與自信,甚至失去了往日的天真與活潑,變的越來越膽小、敏感而抑鬱。親人們並沒有注意到她的這些變化。今年7月下旬,岳父母把女兒接回位於一鄉鎮中學的他們的家中過暑假。由於房屋窄小,住不下,就讓女兒去一幢荒涼的廢棄的舊樓的二樓一間教室裏住了兩晚。

一個小女孩獨自一人,又身在異地,躺在漆黑空曠的廢教室裏,可想而知是怎樣的一種恐懼。本來就失眠已久,這下更是無法入睡。女兒後來講訴那兩個晚上的可怕經歷時說她看到到處都是妖魔鬼怪,卻又不敢告訴外公外婆,怕大人責罵。

此後,女兒就出現了被附體的症狀。外公外婆請了農村的術士驅趕,捉了些蟲子放在女兒肚子上爬,還做了一些更讓女兒驚恐萬分的事,致使女兒的病情更加嚴重。妻子趕去接回女兒已是十多天之後了。回到家妻子立即把她送進了縣裏最大的醫院,醫生用盡了現代手段,如照X光片、核磁共振等等,能用的都用了,醫生會診結論是沒甚麼病,即使有,也是精神方面的。

女兒住院的第二天,家人打電話給我說女兒病危。我立即請當地的兩位同修去看望女兒。女兒已連續多日無法入眠了,同修一去,她就甜甜的睡了一個多小時,恢復了一些精力。同修給我的家人講真相,教我的家人念「法輪大法好」,使妻子從反對我、怨恨我,變為支持我,並且同意「三退」,發表了世人覺醒聲明。在場的其他親人也正式發表了「三退」聲明。

兩位同修本來家裏經濟也十分拮据,但為了幫助我的妻女走出困境,竟然拿出了一千元給我妻子。在此期間,有三位親戚中的同修也時時關心著女兒,不但在經濟上給予大力資助,還不間斷的發出強大的正念銷毀舊勢力對我和我家人的迫害。妻子與我的親人都非常感動,甚至是很震撼,從此對我們大法弟子改變了看法,親身見證到了大法弟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高尚品質與風貌。

當我回到女兒身邊時,親人們一直在訴說著對幾位大法弟子的感激與敬佩,要我好好向他們學習。

我從外地回到女兒身邊已是夜晚,女兒還是無法入眠,只要眼睛一閉,全身就不停的顫抖。我開始教女兒念「法輪大法好」,她只能做口形,沒有一絲力氣。我慢慢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盛況,講她小時候和我一起跪拜師父,看師父錄像的事,讓她回憶師父的法像,並向她解釋我被迫害的事,使她不要再為我擔憂,解除她心中疑慮。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女兒居然一下子坐起來,在我們的攙扶下,她雙盤,結印,這可是她七年前四歲時做過的煉功動作,後來幾乎從沒再做過了。她坐好後開始一遍又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堅持了足足二十分鐘。

一整夜,女兒沒有睡意,只是在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好幾次都是自己要求起來盤坐,有一次竟堅持了半小時。於是我又教她背師父《洪吟》中的詩,她雖然只能做口形,但背的非常認真。直到早晨五點鐘才睡了一小時左右。醒來她又開始發病,本來瘦弱疲乏的她一下子變的力氣很大,大哭大鬧,說自己不願變狗變貓,大叫說下身痛,並拼命的打肚子。我大聲喊她的名字,努力使她主意識強大起來,同時求師父加持、保護,堅決清除這個邪惡的附體。此前已聽親人們說,她發病哭鬧時,僅僅11歲的她竟說醫生給她吃的是打胎藥,她不吃,又說了很多令人十分駭異的話,我當然很清楚是怎麼回事。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堅定的清除這個靈體,幫助女兒清醒自己的主意識,反覆告訴她記住自己是誰,決不承認這個附體。女兒慢慢平靜下來了。我又給她一字一句的背《洪吟》、《轉法輪》中的《論語》,讓她堅強起來,告訴她要有信心,師父一定會救她。

看著女兒在醫院被輸入那麼大劑量的藥物,真是感到常人十分的可憐和無助,第二天上午,我說服家人,讓女兒出院,同時自己心中也升起了信心,我相信女兒一定會很快康復的。為了我的安全,到親人家。

我讓女兒聽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又請了《轉法輪》縮印本讓女兒看師父的法像,並讀給她聽,女兒慢慢的變的平靜了,並且可以簡單的講一些自己的感受,除了當天下午又發了一次病後,女兒再也沒有出現病狀。

出院後第二天凌晨,我兄嫂做了一個清清楚楚的夢,夢見一個神,說就像是我的樣子,給他們講了一番話,感覺是來度化他們的,並說要通過嫂子來救我女兒,接著嫂子看到一個不善的身影上了她的身,她立即感到渾身不舒服。哥哥說她大喊大叫了好一陣子,突然之間,平靜下來,此刻只聽見,房門「嘎」的一聲,一個東西出去了,門關上了,她一下子就醒了,人也舒服了。一大早,兄嫂就來告訴了我這件事。我非常高興,知道師父安排了救我女兒的一切,我和妻子扶起女兒三個人一起跪在師父法像面前,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感謝師父讓我的親人也明白了大法的偉大神聖。

接下來幾天,女兒自己開始閱讀《轉法輪》,不但去掉了在學校所受的那些毒害,而且升起了對大法的正念,開始學習煉功動作了。

由於長時間被邪靈折磨,在康復的最初幾天,她幾乎一言不發,成天只想躺著,只願聽師父的講法,夜晚獨自坐起來捧讀《轉法輪》。善良的兄嫂見女兒不說話,開始擔心了,聯繫了車,詢問了許多懂醫的朋友,都說女兒是精神上的「自閉」症狀,有的說要馬上送四川最好的重慶西南醫院,有的說要儘快送精神病院,等等。我心裏非常明白女兒的情況,女兒還告訴我她夢見了師父呢,怎麼能用常人的思維來對待這些事呢?

通過堅持念「法輪大法好」,背師父的《洪吟》,看大法經書,聽師父講法錄音,8月底女兒終於完全康復,現已正常入學。我與我的親人們目睹了女兒的這場生死搏鬥,見證了師父與大法是如何救了我女兒的命,我們對師父的感恩真是無法用人的語言表達!

女兒經歷的這場魔難,使我想到了許多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家庭,他們的子女和我的女兒一樣,小小年紀卻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和壓力,惡黨邪靈掀起的這場對「真善忍」大法的迫害,使多少無辜的孩子受難。這件事也使我明白了修大法的嚴肅,如果自己走的不正,修的不精進,那舊勢力一定不會放過你,一定會想辦法把你拖下去。所以,只有做好師父要求我們做好的三件事,踏踏實實的去真修,才會減少損失,更好的走好以後的路。

我也想對還沒真正精進起來的同修以及忽略了對家人講真相的同修說一下,趕快放下對常人生活的各種執著吧,快快走出來講真相多多救人吧,包括你身邊的親人,一定要讓他們得救,這也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