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欒桂榮和家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龍江佳木斯法輪功學員欒桂榮女士通過修煉,得以祛除嚴重的風濕病。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後,欒桂榮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之後被迫離職。她丈夫是佳木斯勞教所的警察,因為給法輪功學員送生活用品和衣物,受到牽連和刁難,於2001年去世。以下是欒桂榮女士的自述。

修煉法輪功,嚴重類風濕痊癒

我是1996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未修煉前,曾患有嚴重的偏頭痛、類風濕、頸椎病。特別是類風濕把我折磨得苦不堪言,身體多個部位總是冒涼風,手指各骨節冒涼風的同時也又伴隨著難耐的疼痛。炎熱的夏季我也穿著厚厚的絨褲,從不敢奢望穿裙子,為治好病我幾乎跑遍了市區各醫院打針吃藥收效甚微,病痛讓我嘗到了甚麼叫度日如年,我才三十幾歲,這樣的日子甚麼時候才能熬到頭啊?

可喜的是我得到了大法,在大法的修煉中我知道了有病的根本原因,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我不再悲傷怨天怨地,我要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在單位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推銷廠裏化學糨糊的工作中兢兢業業,盡職盡責,推銷出去的糨糊比以往多了一倍,而且我經常一個人推車出去送貨,凡事儘量為別人著想,我的表現得到了廠領導和同事的認可。

在我不斷提高道德水準的過程中,折磨我多年的疾病全好了。我丈夫在佳市勞教所食堂工作,我修煉法輪功的初期他並不相信大法,通過我身體的變化,尤其看到夏季我能穿裙子了,丈夫也感到了大法的超常,開始支持我學大法。

進京上訪,被迫離職

1999年7月20日以後,法輪功被中共無端的瘋狂迫害,作為一個大法修煉的受益者,我要去北京上訪,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進京的當天我就到天安門去證實法輪大法好!被天安門前的武警強拉硬拽拖上車送到佳市駐京辦事處。佳市永紅公安分局的去人把我接回來直接送到看守所,22天後我母親被勒索了兩千元錢,我才獲得自由。回家後,單位領導怕受牽連影響他們的前程強迫我放棄工作,並罰款一千元,不僅如此,還讓我填表說是我自願離職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呀!

丈夫受牽連

迫害最嚴重期間,佳市勞教所非法關押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其中有的人沒有任何生活用品及換洗的衣服,所以有人托我丈夫給某法輪功學員送點生活用品和衣物。我丈夫當時並沒有發現要送的東西有甚麼不妥,後來所裏有個警察非要翻看送的這些東西,結果看到在衣服上面寫了「堅定」兩個字被舉報了,勞教所領導多次找我丈夫「談話」小題大做給我丈夫施壓。不長時間我丈夫的工作就有了變動,所領導讓我丈夫在兩個去向之間做選擇:一個是去管法輪功,另一個是帶勞教所的男犯人去外面幹活。丈夫回家與我商量怎麼辦?我說:「迫害好人的事咱們不能幹,就選第二個吧。」這份工作屬於自負盈虧性質,掙錢了就開資,不掙錢就不開資。就因為發現在衣服上寫了兩個字,不但要調換我丈夫的工作,還要讓他幹工資沒有保障的活。工作上的反差,同事的不理解,給我丈夫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他變的煩躁、易怒,經常無名的發火。我理解他在中共的暴政下無處說理,無處伸冤的苦痛。凡事我儘量做的好一些,以此來緩解丈夫的壓力,但我丈夫由於被無理的株連迫害,給他的身心健康造成了傷害,身體變得越來越不好。

在一次勞教所公務員考試時,誰都有考試資格,就沒有我丈夫的指標,不許他參加考試,我丈夫找領導說理,領導說:「你能弄到指標你就弄,弄不到也沒辦法。」可想而知我丈夫當時是甚麼心情啊?2001年我丈夫終因不堪忍受勞教所對他的種種不公,導致腦病加重離開了人世,年僅38歲。

丈夫被中共間接迫害死了,家庭的重擔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為了我十三歲的兒子能夠繼續讀書,為了生存我四處打工,以微薄的收入勉強維持著這個家。本來我和丈夫都有工作,共同承擔起這個家完全可以生活的很好,只因丈夫給法輪功學員送了點生活用品,只因我要做個好人,就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

然而,佳市友誼路派出所、居委會協警並沒有因為丈夫的冤死而放過我,三天兩頭去我家砸門,妄圖迫害我,我的兒子被這一次又一次的騷擾嚇的精神緊張,唯恐我出事沒人照顧他,直到現在兒子從來不敢輕易給外人開門。

結語

借此機會,我想勸告所有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不要再聽從中共的邪惡擺布,為了自己生命的永遠為了你們家人的平安幸福,多多了解大法的真相,善待大法、善待法輪功學員,千萬不要再去迫害好人,如果你們真能做到,你們就是為自己開創一條走向美好未來的綠色通道,當法輪大法的真相大白於天下時,你們會為你們今天的選擇而感到自豪和慶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