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得法浪子回頭 於慶濤遭中共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於慶濤,男,約40歲,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安區人,因犯搶劫罪於2002年7月被判刑10年(2002年7月至2012年7月),現在佳木斯監獄服刑。此次入獄前,他一身多年浪跡社會薰染而成的地痞習性,打架鬥毆、玩世不恭、不勞而獲、吃喝玩樂、脾氣粗暴,無拘無束。母親為他操碎了心,也管不了他,常常暗自落淚;姐弟也懼他三分,不敢勸說;叔叔也被他罵的躲著走,相處的女朋友也常常被他拳打腳踢,有家不敢回,最後跑到北京躲起來;街坊鄰居都懼怕他,像避瘟疫一樣遠遠的躲著他。他曾因打架多次被勞教,因搶劫曾在香蘭監獄服刑7年。

中共十幾年的勞教、監獄改造,不但沒有將他改造好,反而在裏面被鍛煉得更加世故、圓滑、無所顧忌,被裏面的惡劣風氣薰染的更加粗暴、更加玩世不恭、離人類善良本性也越來越遠。此次犯罪入獄距他離開香蘭監獄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凡了解他的人,沒有人敢想像這樣一個滿身社會惡習、不可救藥的社會「殘渣」會有一天「驚醒」,脫胎換骨,浪子回頭。

2002年7月於慶濤因犯搶劫罪被羈押在鶴崗市第一看守所。此時正是鶴崗地區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最瘋狂時期。看守所裏關押了幾百名法輪功學員,他親眼目睹了當時這些修煉人所受到的慘烈迫害。他所在監號也關押了幾名法輪功學員,然而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深深地觸動了他的心靈,他覺的這些人與其他犯人不一樣,他們不但沒犯罪,而且人品好、心地善良。

經過與法輪功學員深入交談,尤其是聽到、看到大法的書,於慶濤明白了真相。他覺的大法太好了,當即跟法輪功學員表示,他也要學煉法輪功。通過背《洪吟》、看經文、讀《轉法輪》,他懊悔地嘆息道:「如果我以前接觸到你們,看到大法書,我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做那麼多壞事、傻事了,攪的家無寧日,對不起母親的養育之恩、姐弟的手足之情,對不起叔叔的幫助、關心……」

法輪大法後不久,他戒了煙,能夠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跟其他犯人的爭吵、打鬥現象逐漸減少。監室裏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這小子真是變了」。2003年4月他被轉到香蘭監獄的當天,因保護法輪功書籍,抵制惡徒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與警察據理力爭,遭到毆打。後被轉到蓮江口監獄一監區三中隊(當地 十三隊)。

因佳木斯監獄與連江口監獄合併,2005年4月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他所在的監區。監區板報上出現了誹謗大法的宣傳文字,於慶濤看到後主動上前擦掉了這些惡意的不實內容,被惡警吊銬在接見室過道的鐵護欄上數日,同時並處以扣分、不給減刑。

2006年5月主管教育的副中隊長蘇佳峰與於慶濤談話時因他直言、坦誠說真話惹怒了蘇佳峰,蘇和幾個犯人把於慶濤一頓拳打腳踢,暴怒的蘇不解恨,接著拿起膠皮棍,對於慶濤又是猛打。於慶濤被毒打的遍體鱗傷,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打的變了形,胖頭腫臉,行走困難,在監室躺了數日。犯人私下裏說:這裏哪有甚麼法,警察打犯人就像打死人一樣,上哪說理去。一個月後他身體才得以恢復。為掩蓋暴行監區禁止他與外界接觸,不讓家人接見。

中共統治下的社會的污濁和派出所、看守所、教養院、監獄等人間地獄般的黑暗,把一個涉世不深的青少年逼迫到一條不犯罪就無法生存的絕路上。是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喚醒了於慶濤幾近泯滅的良知,復甦了他心中的善念,使他在絕望中找到人生的希望和前程的光明。從此他棄惡揚善,脫胎換骨,改寫人生。然而,他卻因為維護正義與真理,遭受了更加殘忍的迫害。

目前,在中國政府對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遠不及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力度。執政者是懲惡揚善還是懲善揚惡?參照《刑法》看一看,我們就會一目了然。惡警蘇佳峰等執法犯法,已經觸犯《刑法》第248條,構成虐待被監管人罪,觸犯《刑法》397條,構成濫用職權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