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綜合報導)在法輪功修煉者中有很多知識分子。作為知識份子不會盲從和輕易相信甚麼,如果沒有理性的思考和親身的體悟,是很難讓他們接受一個完全超出自然科學範疇和理解之外的體系的。當年法輪功傳入佳木斯大學時,這所大學裏的師生經過理智的思考,親身驗證了法輪功顯著的健身功效,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從而越來越多的教職員工、家屬、學子相繼開始修煉法輪功。

在法輪功被迫害之前,佳木斯大學校園裏曾經承載著一段美好的記憶:清晨,寬闊的場地上,一群人在祥和、舒緩的煉功;夜晚,一起學習《轉法輪》書籍和談自己一天來哪些事做的不符合「真善忍」的標準,並互相鼓勵著下一次一定做好。一天天修煉的實踐,他們身心健康得到極大的改善,為人處事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家庭愈加和睦,而且煉功開智開慧,學習和工作業績出色。他們中大部份修煉的學生品學兼優;眾多的教職員工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作踏實、盡職盡責、不爭不搶、品德高尚;生活中他們也同樣是好家長、好孩子、好丈夫、好媳婦、好公公、好婆婆,他們始終秉承著 「真、善、忍」的理念在人生道路中風雨兼程。

修煉法輪功之後,每一位法輪功學員都發自心底的感覺到生命的每一天都變得那麼的光明和喜悅,綻放著勃勃生機。

然而,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澤民流氓集團出於個人的妒嫉及私慾,踐踏憲法,違背民意,公然發動了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一場對人權和信仰的肆意踐踏與浩劫席捲全國。

作為佳木斯地區的高等學府──佳木斯大學也不幸捲入到這場殘酷的迫害當中來。由於大陸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灌輸,很多人被妖魔化的畫面與謊言所欺騙,使他們無知中都站到了迫害者一邊,無視法輪功學員的善良與真誠,做了很多錯事。佳木斯大學黨委當時為配合迫害法輪功,從上到下運用了一整套系統:設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大學保衛處充當迫害的馬前卒;以大學黨委為主,層層指定專人負責,每個院係由黨委書記負責配合大學黨委和「六一零」辦公室,監管本院係法輪功學員,校團委和學工處協同校黨委參與迫害學生法輪功學員,老幹部處參與迫害退休的法輪功學員,社區、派出所配合抓捕大學家屬及轄區的法輪功學員;宣傳部、紀檢委、組織部、人事處等相關部門也參與並配合迫害。

大學「六一零」辦公室、大學保衛處、新華路派出所、橋南派出所、向陽區公安分局、佳木斯市公安局、市「六一零」是具體實施迫害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部門。

一、發生在大學的主要迫害形式

迫害開始後,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原中共教育部部長陳至立在中共江氏集團的授意指使下,利用手中職權,在中國教育系統操縱、實施迫害法輪功,覆蓋之廣(研究生院、大、中、小學包括幼兒園),受害者人數之巨,中外教育史罕見,佳木斯大學的法輪功學員也未能倖免。

(1)剝奪集體煉功環境。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後,佳木斯大學不准法輪功學員在校園內煉功。晨練時,大學保衛處派人監視、記名,警車一直監視到煉功結束才走;有的部門領導奉命來察看,上班就找談話,不讓出去參加集體煉功。

(2)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非法剝奪信仰自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公開全面的迫害法輪功後,佳木斯大學多次強迫法輪功學員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逼迫上交法輪功書籍,強制參加大學主辦的轉化班進行洗腦,恐嚇不「轉化」即開除、送監獄等,搞人人過關,再現「文革」中對知識份子的迫害與整肅;對不放棄法輪功修煉的師生加重迫害,勒令教師停課、調離教師隊伍、降級使用、開除公職、不許晉升職稱、不許評優、開除黨籍,學生被休學、退學、留級,甚至開除學籍。

(3)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不久,在大學黨委、「六一零」辦公室和保衛處的指使監督下,專門負責法輪功學員的各院系黨委書記、包保人對教職工法輪功學員進行全方位嚴密控制。非法收繳了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並且每到節假日、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包括大學生冬季運動會、奧運會、黑龍江省大學生運動會等,他們便打電話監視、或以談話為名,限制修煉法輪功的教職員工的人身自由,不准外出。大學社區及保衛處監控、上門騷擾修煉法輪功的職工家屬。

(4)到家裏、辦公室、教室誘騙、綁架法輪功學員。大學保衛處配合市「六一零」、國保、公安,非法抓捕眾多為大學兢兢業業工作的教師、職工,尤以二零零二年佳木斯市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大搜捕期間最為集中肆虐,他們不僅到法輪功學員住處砸門綁架,還到法輪功學員工作的部門,利用部門領導進行誘騙、綁架,送至公安局、看守所、勞教所非法監禁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後,隨之而來的是經濟上的掠奪,多數人被勒索幾千元至幾萬元不等的高額「罰款」或「保證金」、「保釋金」、人情費等。

(5)連坐和株連迫害。在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中,佳木斯大學利用親情、職位、工作、學籍等要挾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將所在單位等有關人員的升遷、獎勵與迫害法輪功的「業績」掛鉤,製造仇恨,挑起矛盾,威逼利誘全民認同甚至參與迫害,把這場中共發動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變成了一種對中國社會大眾的迫害,成了全民的洗腦運動。

(6) 「名譽上搞臭」──協助中共邪黨散布謊言、毒害廣大師生及民眾。佳木斯大學採取威脅、利誘、開除公職、開除學籍等諸多手段逼迫大學法輪功學員妥協,巨大壓力下,原機械工程學院教師劉璇和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學生馬洪博、王大志、李石曾經被迫在電視上違心的念了事先給他們準備好的誹謗大法的資料,用來矇蔽觀眾,粉飾高壓下的強制洗腦轉化成果。

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教育部通知要求全國各級各類學校組織開展攻擊法輪功的簽名活動,佳木斯大學也組織學生進行簽名,毒害學生。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佳木斯大學以反×教為幌子(註﹕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中共才是害人的邪教),通過展板、電子字幕和校園廣播等形式詆毀和誣陷法輪功,在此前後還召開專門會議,以大學紀檢委名義下發文件,部署具體措施,毒害廣大師生,並再一次騷擾修煉法輪功的教職員工,企圖配合實施新一輪迫害。所有誣蔑法輪功的宣傳不但使不明真相的學生與教職員工陷入謊言的漩渦,甚至排斥迫害的真相、仇視被強權陷害的同胞,使他們喪失最基本的知情權。

二、迫害所帶來的精神傷害與經濟損失

十幾年來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信仰迫害,諸如上述的多次騷擾、抄家、勒索、肆意綁架、非法監禁、開除、株連親人等等手段,極大地擾亂了他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使他們經常面臨失去自由的危險,使其家人們每天都處於高度的精神緊張和恐懼中,尤其是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他們及家人更是過著煉獄般煎熬的生活。再加上中共給民眾灌輸的仇視、誤解法輪功的社會態度、高壓的恐怖氛圍,更是從始至終的給大學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了最為嚴重和深遠的精神傷害。

到目前為止,據不完全統計,佳木斯大學有一百多名在職的法輪功學員曾經被強制參加轉化班進行洗腦迫害;有五人被非法判刑,其中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教師黃敏被非法判刑達二十年,現仍被非法關押迫害;袁玉芹、張淑芬、姚凱、王萍、張保軍、趙倫先等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五十多人次被非法綁架或關押,在押期間均受到了殘酷的非人折磨;直接被勒索而導致的經濟損失至少達三十萬元(不完全統計),間接的經濟損失無法計算。

這一切迫害信仰的非法手段給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了深重的經濟、肉體和精神上的傷害。

三、典型迫害案例

1、黃敏 :男 ,六十八歲,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教師。一九八九年因車禍半身不遂,後來又患上胸膜炎、腹膜炎、胸水、腹水、嚴重的三叉神經痛等七種疾病,他每天處於病痛的折磨中,靠吃藥維持生命,工資已經不能支付藥費。一九九五年他喜得大法,修煉不長時間,一身病症不翼而飛。黃敏更加堅定修大法的信念,修煉不到一年半,已經休病假八年的他重返工作崗位。他按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把暮年的精力無私地投入到了他所熱愛的教育事業上,並且將自己多年積累的資料、價值萬元的維修和測試工具、儀器贈給本學院電工實驗室。在利益面前,他首先想到的是別人。讓他晉職稱時他說:「我年歲大 了,不晉級照樣會發揮我的餘熱,還是讓給年輕人吧!」絕處逢生的黃敏一家人終於可以健康的工作、生活著的時候,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黃敏對很多人都曾說過:「是師父、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到哪裏我都是大法弟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面對中共對法輪功瘋狂的鎮壓,黃敏毅然依法進京上訪,被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之久,被大學開除公職,全校通報。已近花甲的老教師頓時失去了生活來源,「經濟上被截斷」。二零零零年再次進京依法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當時信息電子技術學院的書記林景范夥同大學保衛處處長梅雪松就黃敏上訪問題到公安局等四處活動,強硬要求對黃敏進行勞教,並對公安辦案人員說:「如果不勞教黃敏,就告你們!」黃敏最終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八月,黃敏在勞教所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被保外就醫。

二零零二年,黃敏參與利用電視插播向世人講述法輪功被誣陷的事實真相,邪惡之徒到處抓捕他,黃敏被迫流離失所。公安部下達一號通緝令,懸賞五萬元,地方獎勵一萬元,很多親人都被株連。二零零三年,黃敏被山東濰坊公安局綁架並被非法判二十年重刑,現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監獄嚴管監區(即十一監區)一級嚴管。

近七十歲的老人,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幫助世人跳出謊言的陷阱,身陷囹圄,每天都處在強行「轉化」中,被監視、監聽,沒有任何人身自由,經常被嚴管加重迫害,還遭受著不讓上廁所等摧殘,一度被迫害得神志不清,為反迫害,黃敏多次絕食。

2、劉慶威:男,三十三歲,佳木斯大學附屬小學職工家屬子弟。原哈爾濱師範大學音樂學院九十八級學生,善良敦厚、品學兼優。一九九九年末,在廣州遭到非法綁架,佳木斯向陽公安分局向劉慶威家人勒索六千元錢,去廣州把劉慶威帶回,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一個月,又勒索家人三千元錢後將其釋放。在廣州期間,前去的向陽公安分局一個男警察把劉慶威身上的二千多元錢搜走佔為己有。當劉慶威得知他被學校開除學籍後,於二零零零年四月回學校找領導要求復學,遭到校方拒絕,至此劉慶威離開了他熱愛的學校,心愛的鋼琴,徹底失去了學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日,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李長鋒和鞏固二人配合哈爾濱道外分局,誘騙劉慶威到大學保衛處,隨後劉慶威被劫持到向陽公安分局,遭到非法抄家。哈爾濱道外公安分局將劉慶威強行押走,非法關押在道外看守所。提審時,劉慶威被戴上黑頭套,遭到刑訊逼供。

二零零二年三月,劉慶威因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重刑十二年。在哈三監,遭受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因喊「法輪大法好」被關「小號」一個月。二零零四年七月,劉慶威被劫持到黑龍江省泰來監獄,每天早六點半押到車間,晚上八點半回監舍。在蒼蠅滿屋、衛生環境極差的條件下,被強制編汽車坐墊、粘女士眼睫毛等奴役勞動。

3、楊永萍:女,五十二歲,藥學院副教授,曾被評為大學「雙十佳」優秀教師。楊永萍不到四十歲就身患重病,肺切除手術後身體極度虛弱,不能正常生活與工作。睡覺時不能自由翻身,走路時不能昂首挺胸,只喘半口氣,日日夜夜都生活在病痛的煎熬中。一九九五年四月有幸走入大法修煉,煉功近百日,身心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能和正常人一樣工作與做家務了。一年後對大法由感性認識昇華到了理性認識,知曉了人生的真諦,默默的從本質上提高著自己,是這個偉大而高尚的大法讓生命煥然一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遭到嚴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佳木斯大學保衛處王明以了解情況為由綁架楊永萍到佳木斯向陽公安分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事後佳木斯大學撤銷了楊永萍的教研室主任之職並扣發了獎金。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楊永萍在給合江地區教師培訓班上課時,在談到修煉界對「基因」科學的觀點時提到了自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此事被一名聽課學生誣告到時任副院長的曲鳳玉那裏。事後,二零零二年三月,佳木斯大學勒令楊永萍停止講課。

藉此事,佳木斯大學勾結向陽分局,構陷楊永萍。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晚,佳木斯大學保衛處的一名年輕警察帶領佳市向陽公安分局的鄭寶信、魏巍、夏景懷四人(便衣)一同闖入楊永萍家,非法搜查後把她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在佳木斯向陽區法院非法開庭,捏造虛構罪名,非法判楊永萍三年。同年九月四日將其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三年間,楊永萍遭到誹謗、侮辱、強制洗腦、抽臉、罰蹲、寒冬臘月室外整天罰跑步、不讓上廁所、關小號、戴背銬、釘地環等非人迫害。在非法關押期間,丈夫與其離婚。

酷刑演示:戴背銬
酷刑演示:戴背銬

酷刑演示;釘地環
酷刑演示;釘地環

二零零五年四月楊永萍獲釋後,佳木斯大學開除其公職,她與校長、人事處長、六一零主任、紀檢委書記、藥學院書記等作了近百次的講真相、說道理的工作,最後同意她在校史館做臨時的保潔工作,每月七百元工資,入不敷出,生活舉步維艱。目前她正在申訴中,法院不予以立案。

4、桑川:男 ,四十歲,第二附屬醫院神經內科醫生。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桑川在佳木斯大學成教學院授課時,因講到氣管切開術時結合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疑點問題,以此揭露了中共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栽贓和陷害,被不明真相的學生誣告。大學保衛處、六一零辦公室和佳木斯大學又將此事告到佳木斯市六一零,佳木斯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陳萬有及向陽公安分局副局長崔建國帶領手下十多名走卒對桑川進行綁架、非法抄家,經濟損失近萬元。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二日,邪惡之徒秘密對桑川進行了非法開庭審判,刑期三年。在佳木斯監獄,曾把桑川隔離一個月強制轉化,獄警和犯人對在押的桑川實施拳打腳踢、兩根電棍長時間電擊等多種手段迫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桑川是個公認的好醫生,在他被非法綁架之前,曾被單位職工全票推選為「優秀醫生」(全院僅有兩個名額),獲釋後,桑川被佳木斯大學開除公職。

5、袁玉芹:女,六十七歲,原佳木斯大學工學院財務科長,原來一身病,修煉法輪功後「脫胎換骨」,無病一身輕。做事為他人著想、照顧退休老幹部、方便職工、不勒不卡 、不貪不佔,熱心為職工服務,曾帶領財務處取得全省三連冠的優異成績。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晚,佳木斯對全市大法弟子進行了第一次「大搜捕」,佳木斯向陽分局崔榮利(迫害法輪功已遭惡報)和於進軍把袁玉芹綁架至看守所關押一百多天,絕食出來,被勒索伙食費二千元。三天後,時任大學保衛處副處長的付貴斌、李長鋒、老幹部處、市局陳萬有、向陽公安分局等相互勾結,再一次把袁玉芹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四十多天。大學開除袁玉芹黨籍,全校通報。應得的獎金被扣,工資不漲,家裏電話一直被監控。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去本單位同修家,袁玉芹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勞教三年。期間絕食抗議,生命垂危時被放回家,她回來後流離失所。流離失所期間,惡警多次去她家騷擾,大學保衛處的宋健勇(遭惡報死亡)、李季蹲坑,妄圖誘捕她。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向陽分局政保科為完成抓捕指標,又從家裏將袁玉芹綁架。因年齡大辦保外就醫,政保科劉鐵軍收家人三千元錢(開收據)放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由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新華路派出所等組成的十餘名警察及佳木斯大學相關人員,來到袁玉芹家,非法搜查,將其帶到新華派出所,試圖進一步非法關押,因參與抓捕的一名人員當晚死亡,袁玉芹被拘押在派出所一夜後釋放。

6、姚凱:女,四十九歲,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副教授,哈爾濱工業大學碩士,優秀教師、業務骨幹。然而誰能想到事業順境的背後,生活的坎坷卻一直困擾著她。婚姻的不幸使她身心疲憊,曾經失去過對人生的希望。自從一九九七年一月有幸看到了《轉法輪》這本書,如撥雲見日,所有的疑惑、不解全部得到了解答,那種發自內心的愉悅、幸福與感恩無以言表,身體的輕鬆、人生觀的改變使她覺得生活原來可以如此美好,從此心靈找到了歸宿,明白了人生的真諦。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學搞人人過關。因為姚凱學歷和職稱都比較高,校方想讓她作為典型在洗腦班上發言誹謗大法,並強迫她交大法書,被她嚴詞拒絕。二零零零年五、六月間由於不放棄信仰,遭到停課,被強制每天參加由宣傳部和保衛處辦的洗腦班,並被強迫寫不煉功保證和思想彙報,由於她沒有配合,在全校通報,面臨著失去工作的危機。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因進京合法上訪被遣返並強行送進看守所,經歷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精神壓力與痛苦,十九天後被放回,其間家人被勒索金額二萬餘元;同年五月八日被構陷抓至看守所,絕食二十四天後家人被勒索金額八千餘元才被放回;同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大學保衛處李季帶著市公安局一干人等闖入其家,抄走若干私人物品,並要將其帶走,在她的堅決反對下才未能得逞;同日下午,市公安局六一零主任陳萬有及一年輕警察採用欺騙手段騙開房門將其綁架到市公安局,後家人又被勒索三千元才將其放回。同年八月二十七日,她再次被構陷抓至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二年。在勞教所期間,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難以承受的迫害折磨,諸如強行洗腦、不讓上廁所、野蠻灌食、強迫奴工、長時間被銬在床上、一天十六、七個小時坐小凳不讓動、長時間大背銬等等,身心摧殘難以盡述。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二零零三年八月回來,被學校逼迫寫保證,由於未予配合,年末學校對她進行留校察看兩年、調離教師隊伍、降級使用的處分。

二零零八年大冬會期間,大學保衛處、六一零辦公室與信息學院書記等人合謀,以幫學院買獎品為由將姚凱騙到辦公室,實施非法拘禁兩個小時。

由於對「真善忍」信仰的堅持,中共的迫害使一名優秀的教師失去了講台、才華得不到施展,個人價值和社會價值不能得以實現,一年中曾四次被非法抓捕,其丈夫、公公心臟病發作,婆婆、母親夜不能寐,孩子幼小的心靈受到重創,親人為其哭泣,同學同事朋友為其扼腕嘆息。十年間,被勒索的錢財至少五萬餘元,間接經濟損失二十餘萬元。

7、黃豔影:女,佳木斯大學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學生,高中曾取得全國物理競賽第二名的好成績,大學期間成績名列前茅, 二零零零年被大學勒令退學。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黃豔影進京證實大法被惡警非法抓捕,遭毒打迫其說出姓名、地址後,她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看守所,黃豔影絕食抗議十一天時,由於身體虛弱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黃豔影在哈爾濱市南崗區西大直街哈特購物廣場門口被哈爾濱一處的惡警非法抓捕。當時警察均未穿警服,也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在眾目睽睽的大街上將她塞進出租車,後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黃豔影曾回校要求復學,被拒絕。十二月其家長與信息電子技術學院電話溝通復學之事,學院推托拒絕。二零零四年十月,其母親又帶黃豔影到大學溝通復學之事,結果接連三天,佳木斯大學信息信訪科范科長及六一零張科長百般阻撓不讓見大學張少傑書記,而且不給任何處理決定,並說不轉化一切免談,范科長拿著文件及解教證明找王憲章書記。王與大學其他領導商議,讓六一零張科長給個處理意見,張不給任何書面處理結果並告知要結果就是沒結果。結果還是二零零零年勒令黃豔影退學的文件,並讓其回當地開各種所謂「轉化證明」,說不轉化是上不了學的。

其母見復學無望,只好遷回戶口及學籍。在填轉移學籍申請表時,原因欄中寫「因習煉法輪功勒令退學申請復學但無結果,現申請退學」,學院院長、財務處處長、教務處處長均簽字同意,到王憲章書記那,王不簽字並收走了這幾張表格,讓重新寫個申請,但不讓寫原因。黃母實在受不了佳木斯大學這樣無限期的推諉,被迫寫了無原因的退學申請。在整個過程中,大學的一些幹部不負責任、無理推托、掩蓋事實真相,妄圖毀滅證據。

8、鄒穎秋:女,四十歲,原學工處思想品德教研室講師,一九九六年畢業於黑龍江大學法律系,一九九七年為祛病健身走入修煉。修煉法輪功不久,多年的眩暈症消失了,嚴重的風濕好了,常年處於感冒狀態的狀況沒有了,臉上層巒疊嶂的疙瘩也消失了,露出了久違的肌膚本色,真是讓身邊的人刮目相看。身體健康的同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教學中注重實效,變枯燥為生動,不收學生錢財,得到學生、大學督導員、當時的校長的好評。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被和平解決後,佳木斯工學院社科部副主任李雲芝多次找鄒穎秋談話,讓她放棄修煉,否則就開除公職。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學多次要求正在放暑假的鄒穎秋回來參加洗腦班。秋季開學後,鄒穎秋被要求上交法輪功書籍,社科部黨委書記劉淑梅多次找其談話,要求鄒穎秋每天給她打三個電話彙報行蹤,並且多次到她的寢室做「轉化」工作,要求寫不煉功的保證,被她拒絕。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鄒穎秋父親病危,大學六一零梅學松等人多次打電話到家中,強制她回來辦理他們要求的請假手續,這個請假手續須由大學、佳木斯向陽分局崔榮利(迫害法輪功學員已遭報死亡)、佳木斯市公安局三家簽字。

二零零零年五月鄒穎秋公開聲明堅定修煉法輪大法,大學強制其停課,在保衛處由宣傳部辦洗腦班 「轉化」,沒得逞的情況下洗腦班結束。隨後,部門主任於秋波打電話給鄒穎秋的家人,說「如果不放棄修煉,就讓鄒穎秋離開這個工作崗位,丈夫又打工,看他們怎麼生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大學在不通知本人的情況下,秘密下發文件強制將鄒穎秋調到圖書館工作。所在部門、大學人事處、大學校長張少傑都互相推卸責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鄒穎秋被強制到圖書館工作,圖書館書記何志國等人不顧鄒穎秋孩子未滿週歲,強制她上夜班,在全館最冷的地方工作,而且何志國本人經常趴門對鄒穎秋進行監視。

二零零二年五月,鄒穎秋丈夫趙倫先被綁架當天,大學六一零主任趙成生與佳木斯安全局四人從單位將鄒穎秋綁架抄家,鄒穎秋被迫流離失所。在流離失所期間,大學六一零和圖書館書記何志國多次打電話騷擾鄒穎秋家人,後來大學六一零成員李長峰和何志國親自到北京和瀋陽兩位妹妹的單位騷擾,威脅、恐嚇,強迫她們說出鄒穎秋的下落。試圖非法抓捕造成的迫害,卻誣以鄒穎秋擅自離崗,大學停發其工資。

二零零三年四月,鄒穎秋去佳木斯橋南派出所辦理身份證時,因為是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四天,家人被勒索六千元,其中三千元交由趙成生交給佳木斯向陽分局作為保釋金(不開具票據)。回來後,圖書館書記高建平在大學和六一零辦公室授意下要求她寫保證被拒絕。回家後再次到橋南派出所辦理身份證,橋南派出所不僅以不寫保證為名不予辦理,還將戶口扣押三年多。在這兩次綁架過程中不滿兩週歲的孩子兩次被迫放在幼兒園,無人看管。

二零零三年圖書館發放獎金時,館長王立革等人因為鄒穎秋修煉法輪功不想發給她,在爭取下發給一半。被迫害以來,以前形影不離的同事看到鄒穎秋就躲開。剛到圖書館時同事們都離她遠遠的坐著,沒人敢與她說話,領導們對待她也不像其他同事那樣自在,他們都知道修煉法輪功的人會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對她很放心,但怕與之接觸多有立場問題,便敬而遠之。

原本帶著教書育人的美好理想來到佳木斯大學的鄒穎秋,卻因這場迫害被剝奪了教師資格及晉職、評優等資格,伴隨的經濟損失也很大,家人的生活一度支離破碎。

9、王鹍:女,三十六歲,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教師。被大學強制參加洗腦班二次;曾遭停課全校通報,面臨失去工作的危機;被逼迫寫不煉功保證和思想彙報;時任學院黨委書記林景范要求其上交身份證、節假日保包人林景范和王樹臣多次打電話監視、限制其外出;結婚政審時要求表態不煉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依法進京上訪,遭遣返,佳木斯大學保衛處和向陽公安分局勾結,將王鹍綁架到向陽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崔榮利審問後非法關押至看守所。在家人被崔榮利勒索「保證金」二千元(無收據)後將其釋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向陽公安分局崔榮利和大學保衛處李長鋒及信息電子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林景范勾結,教研室主任王樹臣出面誘騙,把王鹍從住處綁架至向陽公安分局,無任何違法行為,卻誣陷以「妨礙社會秩序」關押至看守所,大學及向陽公安分局無任何一方通知家屬。待家人得知詳情後要求崔榮利無條件放人,但崔榮利明知理虧也不放人。十七天後,崔榮利勒索家屬二千元「保證金」(無收據)後放其回家。因王鹍被拘留,當年部份獎金被大學扣除。

二零零四年,瀋陽軍區試圖非法綁架在佳木斯二百二十四醫院任職的王鹍的丈夫(原法輪功修煉者),期間瀋陽軍區人員和二百二十四醫院有關人員多次上佳木斯大學、雙方父母家誘騙、威脅,試圖抓捕,王鹍被迫流離失所。時任電氣工程系系主任的王樹臣停了王鹍的課,並不准教研室主任徐志如發放王鹍的講課費(回來上班後才給)。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六日,瀋陽軍區聯勤部保衛處、國家安全局、佳市安全局、佳木斯市六一零、市公安局等人動用大量資金、使用各種手段追查到王鹍夫婦的租住房將其非法綁架,被搶劫物品近萬元,王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拘留所十五天。丈夫被綁架到瀋陽軍區聯勤部看守所,非法勞教一年,由國家六一零、瀋陽軍區六一零、二二四醫院等相關部門派人強制轉化洗腦,身心受到摧殘,只餘一身骨架。各種壓力下,被迫與王鹍離婚。

家人為了營救被綁架的王鹍,三次花費近四萬元,家人精神上和身體上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10、林曉梅:女,外國語學院俄語教師,北師大碩士。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佳木斯大搜捕,公安局、大學保衛處與外國語學院黨委書記丁世海相互勾結,將林曉梅從單位誘騙,綁架至看守所,家人被勒索六千八百元後釋放,使原本艱難的生活雪上加霜。被自己的領導和同事出賣後,林曉梅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她再也不敢回大學上班,從此失去了她熱愛的三尺講台,學院失去了急缺的人才。

結語

大學法輪功學員歷經魔難,身心遭受了世人難以想像的殘酷迫害,但是他們的內心沒有怨,依然笑對著昔日的鄰居、朋友、領導和同事,依然善待他人、踏實的工作和生活,默默的展現著大善大忍的胸懷與法輪大法的美好。冰雪消融,越來越多的人覺醒了,認識到法輪功是合法的,是正的,是被強權非法迫害的。

放眼外面的世界,法輪功的祥和美好早已弘傳於許多著名大學,諸如學術方面始終是世界領先的劍橋大學和有著七十六位諾貝爾獎得主的麻省理工學院等知名學府曾多次主動為法輪功學員提供場地,展示功法,幫助曝光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真相在校報中廣泛傳播。

然而,在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底公布的中共邪黨迫害中國大陸高等院校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的大學排行榜中,佳木斯大學居第九位。這是佳木斯大學的恥辱,也是佳大人的恥辱。參與這場針對「真、善、忍」迫害的行為與校訓「尚德、博學、濟世、興邦」相左,更是與正義良知相悖。對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作為佳木斯大學九九年以來的歷屆領導層及所有參與迫害的部門和個人都必將負主要的法律責任。

當年二戰後在審判納粹戰犯的時候,他們都說過同樣的話:「我們無罪,我們是在執行命令而已」,然而法官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在這個世界上,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原則。」

當歷史翻開嶄新的一頁時,所有迫害正信的參與者和實施者都必將面臨正義的審判。真心希望曾經參與迫害佳木斯大學法輪功學員的所有人趕快清醒,立即停止迫害,彌補自己的罪過,重新擺正自己的位置,選擇美好的未來!

附錄一:佳木斯大學其他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情況

1、張淑芬:女,六十六歲,醫學院退休主管技師。原來患有冠心病、哮喘、結腸炎、皮膚病等,修煉後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全家從大法中受益。2000 年五月,為了說明法輪功真相,去北京依法上訪,被非法抓捕,佳木斯向陽公安分局把她非法關進看守所,絕食九天後被釋放。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市公安局政保大隊陳萬有及向陽公安分局政保大隊的大隊長崔榮利(迫害法輪功已遭惡報)領著一幫警察,把她家團團圍住,惡警從二樓破窗而入,進行非法抄家,張淑芬被非法勞教三年,絕食病危,提前回家。

二零零二年的十六大期間,警察到處瘋狂抓捕大法弟子。向陽公安分局政保大隊長孫福利帶著一個警察闖入她家,以談話為由強行將做午飯的張淑芬再次綁架,年屆六十歲的老人被戴上手銬,推上警車,再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張淑芬在押期間遭到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她被送進佳大附屬醫院搶救。各科主任醫師發現張淑芬所有的內臟器官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膽囊腫大的從體外都能看到,心律每分鐘一百五十次, 眼睛是黃綠色的,臉和身上是紫色的,嘴唇是青色的,渾身瘦的皮包骨,還長著大膿瘡,只剩下一口氣證明她還活著。生死一線間,惡警還要給張淑芬戴上手銬進行搶救,不讓她住病房,怕邪惡罪行被曝光。

在老伴黃敏被惡人非法追捕時,黑龍江省公安廳、佳木斯市公安局、向陽公安分局惡警為此經常到她們家騷擾。長期蹲坑、跟蹤等邪惡行徑沒有一天停止過,多次被抄家,惡人們還經常半夜三更闖入她家。張淑芬和她兒子、女兒經常被公安局惡警綁架,受到非法審訊、威脅,經常受到電話騷擾,一家人處於極度恐怖中,家無寧日。

2、李麗敏:女,三十八歲,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教師。曾被大學強制參加洗腦班、遭停課面臨失去工作、限制外出、保衛處等人曾到她的單身寢室騷擾使之受到嚴重驚嚇。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後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期間受到高壓轉化,逼寫的揭批法輪功的文章在報紙上刊登,欺騙世人。

3、王萍、張保軍夫婦:均三十七歲,機械工程學院教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因信仰法輪大法而被多次強迫參加學校洗腦班,並多次受到不轉化就非法關押的恐嚇。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兩人剛結婚一年,因噴繪「法輪大法好」被惡人誣告並毒打,綁架至佳木斯向陽區巡警大隊,受到多名警察的誹謗、恐嚇、非法搜身和人格侮辱,遭到非法抄家。二人先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二人又被綁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勞教所採取精神和肉體上雙重迫害的手段試圖逼迫王萍妥協放棄修煉,如隔離、人身攻擊、人格侮辱、謾罵;連續九天被銬在床上和鐵椅子上;長期單獨關押:近二十天遭野蠻灌食,甚至期間還被注射不明藥物,如若不從便有數名男惡警衝進來欲強行扒褲子打針,以此相威脅。從那以後,王萍身體每況愈下,頭痛,精神不振,嗓子和胸口像是被甚麼東西塞住似的,就這樣她在勞教所被迫害了一年。從勞教所出來後,身體一直沒有恢復,常常頭痛的難以入眠,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影響。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張保軍被非法關押期間,由兩名勞教人員包夾,在屋內不許盤腿不許煉功,因一次在屋中煉功被幹警看到,兩名包夾被株連挨打。

二零零二年佳木斯全市非法大抓捕。四月中旬,佳木斯大學新華路派出所到王萍、張保軍家裏企圖實施綁架未遂,便乘車追到牡丹江市王萍父親單位,以所謂黨性及政治任務高壓威逼其父親配合抓捕自己的女兒,後由於王萍堅決抵制迫害,使誘捕陰謀最終未能得逞。六月,市向陽公安分局派人到佳木斯大學誘捕張保軍,張保軍及時離開倖免遇難。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前後,向陽公安分局用一張空白的搜查單非法闖入二人家中搜查一無所獲,非法綁架陰謀未果。

二零零六年六月,向陽公安分局四名警察以核實情況為由欲非法綁架二人,他們堅決抵制,並要求與本單位聯繫,大學保衛處不同意無緣由帶走本單位職工,非法綁架未果。

兩位教師在工作崗位中始終認真負責,善待他人,不計較個人得失,道德高尚。在遭到非法勞教的迫害之後,大學一直不允許他們晉升職稱。

4、范業梅:女,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士,二零零零年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後,於十二月二十五日押送邯鄲看守所,絕食抵制迫害被強行灌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被單位保衛科接回,一月六日送看守所,家屬被向陽分局崔榮利勒索三千元,被向陽分局勒索一千元,范業梅才得以回家,這期間的工資單位不發,一級工資沒給漲。

二零零一年單位採取層層包保的方式,防止進京上訪。母親病重住院,范業梅和科裏請假回家看望,主任詹克義、護士長劉玲玲立即彙報時任黨委書記的唐力,唐力出面阻撓不給假,不准回去。

二零零一年春季,單位跟隨邪黨搞迫害,逼迫大法弟子寫所謂的不煉功、不進京的「保證」。一天下午正在上班,院裏通知她去一趟,因有事先走了,結果保衛科王亞軍在主任詹克義、護士長唐曉波的帶領下尾隨追找到。

二零零二年,范業梅被非法勞教一年,丈夫承受不住壓力被迫與其離婚,孩子年紀小,卻失去母親的照顧。

5、張淑華:女,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被強制參加大學主辦的洗腦班,學習誣陷詆毀法輪功的邪惡文章,回來後要求每天到單位的保衛科報到,不得外出探親訪友,身份證一直被扣押六年,給生活帶來諸多不便。

兩次漲工資不給漲,代理護士長多年,迫害法輪功後取消了任命護士長的資格。

二零零零年,進京依法上訪後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誣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留十五天,到期不放人,威脅要勞教,家屬被勒索六千元後放回。在這期間,單位一個月沒發開資,科裏扣兩個月的津貼和獎金,一級工資沒給漲。二零零二年,她被迫流離失所幾個月,孩子還小需要照顧,她和家人在這期間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二零零三年,被枉判勞教二年,家屬被勒索一萬四千元後回家。

6、蘇立傑:女,藥廠大集體職工。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單位書記於敏去北京接回,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釋放。二零零一年,被勞教。釋放後,多次找於敏及廠長何勇要求上班,後被藥廠口頭上通知開除公職,未開具任何手續,本人沒有任何社會福利待遇,現生活非常艱難。

7、劉丹:女,醫學院九五級本科生。九九年,校方以扣押畢業證來威脅其放棄信仰,學院領導要挾她的父親配合,進一步施加壓力轉化。

二零零五年十月,劉丹被黑龍江省雞西市惡警綁架,折磨了五天四夜,生命垂危,被劫持到哈爾濱戒毒所,直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才讓家人接回,雞西警察二十四小時錄像監控。在身體未恢復時,強行用被子把她抬到法院,劉丹於二零零六年一月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到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幾經生死。

8、趙倫先:男,三十五歲,原佳木斯大學工學院動力工程系畢業生。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後,系主任任曉峰和書記孫紹昌找趙倫先談話,要求其放棄法輪功修煉,並以學業相威脅。畢業時,儘管趙倫先在留校學生中成績優異,只因為煉法輪功,大學取消了他畢業留校的資格。

二零零二年五月,趙倫先給大慶的母親打電話時提到法輪功,因電話被大慶國安監控,他被佳木斯國安一位姓侯的科長綁架並抄家,趙倫先被判勞教三年。在勞教所期間遭到強制洗腦、逼寫「五書」、坐「線轂轤」致皮膚壞死,煉功曾遭到管教楊劍濤用警棍毒打臀部,教導員滕某拳打頭部,大隊長劉洪光搧耳光近十下,每天出六小時奴工,先期挑紅小豆一百斤、後期糊刺五加藥盒,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妻子鄒穎秋被迫流離失所,期間兩歲的孩子無父母照管。二零零三年九月佳木斯市六一零主任劉衍通過張倫先的單位勒索一萬四千元將其放回。

二零一零年一月趙倫先再次被佳木斯四豐鄉派出所綁架,四豐鄉派出所網羅罪名,栽贓陷害,將他送到郊區分局,之後送往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佳木斯政法委李某通過單位勒索三萬元,將趙倫先放回。

9、楊民江:男,機械工程學院學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依法進京上訪被遣返回校後,保衛處強迫他參加洗腦班三週,每天要求寫誹謗誣陷法輪功的思想彙報。期間處長付貴斌及科長李季多次對其施威,並恐嚇他不轉化就關監獄。一九九九年秋季開學,大學再次辦洗腦班,時任學院書記的周新、張國忠配合大學威脅楊民江不放棄修煉就要被開除。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楊民江在火車站候車時看大法書,被惡警發現誣告到學院,「包保人」 張國忠和輔導員宋朝輝到火車站接回,強制洗腦一週,張國忠要求楊民江寫不修煉保證和思想彙報。

二零零零年本科畢業時,因為是法輪功修煉者,被剝奪入伍和到農村掛職鍛煉的機會。二零零四年十月,楊民江被非法綁架,在前進公安分局遭到王化民等人的毒打逼供,後被勞教三年。非法拘禁數月,家人被勒索三萬元後釋放。

10、黃萍萍:女,醫學院九七級本科生。在校期間,學校領導要挾黃萍萍的父母協助學校「轉化」她的思想。父母面對巨大的政治壓力,對向來聽話、乖巧的愛女大打出手,把她禁閉在家裏,聲稱要打斷她的雙腿。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在菏澤市公安的參與下,單縣公安局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下午約五點,警察到黃萍萍工作的醫院,搶劫放置在辦公衣櫃裏的個人的七、八千元錢後,將工作中的黃萍萍綁架到菏澤市看守所,於五月四日前後,又將黃萍萍押往山東女子第一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惡警來抓人,醫院領導知道,事後卻沒有人通知其父母。

11、邱玉芬:女,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伙食科,財務工作者。二零零八年,邱玉芬的外甥女馬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邱玉芬和姐姐聘請律師為馬多做無罪辯護,在中級法院被無辜綁架,家人被勒索一千元錢後放回。第六天,佳木斯郊區公安分局的兩個人勾結邱玉芬所在單位的保衛科及伙食科科長代小平,以找「談話」為名試圖綁架,邱玉芬藉機走脫,又被保衛科孫偉峰劫持,邱玉芬被非法勞教十五個月。

12、吳鳳琴:女,人文學院教師,修煉後身心受益,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法輪功被迫害以後,吳鳳琴被取消各類評優的資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依法進京上訪被截回,其後,不斷遭到社區、大學保衛處和向陽公安分局的騷擾。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因去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被非法抓捕,在北京大興縣天堂河派出所、長春市二道區八里堡拘留所和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總計約四十天。期間家人被向陽公安分局的崔榮利勒索一千元保證金。二零零一年一月,大學紀檢委王為仁、金春泳要求吳鳳琴在已經擬好的警告處分文件上簽字。二零零二年五月末,佳木斯大學保衛處與向陽公安分局新華路派出所勾結企圖實施非法抓捕,吳鳳琴被迫流離失所,被扣工資四千多元。

13、李翠華:女,佳木斯大學校辦工廠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新華路派出所受所謂「上級」指使,到李翠華家抄家,並把她綁架到向陽公安分局。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佳東安慶派出所突然到李翠華家抄家,綁架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十天,被勒索七千元。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晚,佳木斯市松江派出所警察一行四人來到李翠華家,非法搜查,因李翠華不在家,不法人員就將其丈夫帶到了松江派出所,軟硬兼施,試圖勒索錢財。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上午,佳東派出所所長馮凱東造謠說法輪功學員圍攻派出所,東風公安分局調集警力,暴力綁架了在人行道邊走路的李翠華。幾次綁架累計被勒索九千元。

14、王金鳳:女,大學職工家屬。二零零二年全市大搜捕期間,大學保衛處四區保衛科柳傑等二人去王金鳳在一中附近陪讀的租住房騷擾,隨後,向陽公安分局勾結永紅分局試圖非法抓捕,因王金鳳不在家抓捕未遂。為此,王金鳳及其家人承受了極大的精神壓力。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日,王金鳳去發真相材料,由於不明真相的人誣告,王金鳳被前進公安分局南崗派出所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數日後又被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家屬被勒索了一萬多元錢,王金鳳於一個月後回家。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中午十一點多鐘,佳木斯市公安局兩名惡警和新華路派出所的一名警察,闖進王金鳳家中,藉口問小喇叭一事,非法抄家,並企圖綁架王金鳳,未得逞,便勒索家屬五千元了事。

15、邢淑蓮:女,佳木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士。二零零零年依法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後押送到北京朝陽看守所,二十多天後被押送到邯鄲第一看守所,絕食抵制迫害被野蠻灌食。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被單位保衛科接回,(邯鄲看守所勒索二百元伙食費)。一月六日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家屬被向陽分局崔榮利勒索五千元,邢淑蓮才得以回家。保衛科王亞軍和姜銳藉機勒索錢財,單位扣押其工資相抵,一級工資沒給漲。

16、高玉蘭:女,大學教工家屬,八十三歲。因信仰法輪大法多次遭到大學四區保衛科和新華路派出所的無理騷擾。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新華路派出所兩名便衣警察,到高玉蘭家敲門,見無人開門便使勁砸。約五分鐘後下樓,其中一人在樓前對著高玉蘭家及其周邊環境進行拍照。之後,二人又確認王金鳳家住址,砸門並拍照。

17、趙婉琪:女,公共外語部教師。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綁架。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李長鋒與向陽公安分局勾結,將趙婉琪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一個多月,家人被向陽公安分局勒索「保證金」五千元。其後,公共外語部主任葛洪久及大學相關部門不斷施壓,逼迫趙婉琪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

18、劉樹成:男,社科部退休教師。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因在牆上貼「法輪大法好」的粘貼,被大學四區保衛科王宇臣,張義蹲坑綁架,四區保衛科與向陽公安分局勾結,將其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三天,期間還給戴上手銬、腳鐐,恐嚇勞教二年。家人被勒索五千五百元,被釋放。

19、孫寧:女 ,原佳木斯大學工學院基礎部化學實驗室實驗員。曾被強迫參加洗腦班。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大學老幹部辦公室的劉文超帶領向陽公安分局的警察到孫寧家裏誘騙,結果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週,家裏被勒索了六千元錢後釋放。二代身份證辦理期間,孫寧多次去新華路派出所履行正當手續,派出所態度蠻橫、刁難,因為是法輪功學員不給辦理。

20、陳慶新:原圖書館副館長。一九九六年修煉後,皮膚病、高血壓等疾病都好了,更加熱心工作、善待同事,不貪不佔。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後,向陽分局兩個警察來圖書館秘密調查,知道陳慶新是個好人,但是警察說「法輪功有一億人,共產黨才七千萬,怎麼能讓法輪功發展這麼快」。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被強制參加洗腦班,妻子袁玉芹多次遭到非法綁架,一家人在精神、身體、經濟上受到巨大的迫害。二零一零年一月被佳木斯四豐鄉警察劫持到佳木斯郊區分局,被非法關押一天後放回。

21、孫穎:女,六十八歲。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十一點,在佳木斯大學第一學區家屬樓粘貼大法真相「法輪大法好」膠貼,被佳木斯大學保衛科的李季一夥警察強行綁架到一區保衛科,連夜非法審訊。次日早八點用警車押到向陽公安分局政保科,由孫姓和劉姓兩警察非法審訊,中午押送到佳木斯看守所。由於本人不配合非法迫害,絕食十一天,生命垂危,經家人四處營救,被勒索四千元,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二日被女兒接回。此次迫害給本人及家屬造成嚴重的傷害。

22、孫冰楠,女,三十八歲,公共外語部實驗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被強制參加大學主辦的洗腦班,逼寫不煉功保證。二零零一年八月因修煉法輪功被省公安廳非法監控,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到家欲實施非法抓捕,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八年大學六一零人員兩次到她所在單位騷擾,使她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23、劉璇:女,三十六歲,原機械工程學院教師,現已調離。一九九九年進京依法上訪被遣返回來後,被強迫參加洗腦班,並被威脅在媒體上發表了欺騙群眾、誹謗大法的言論。

24、徐福敏:女,人文學院中文系學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綁架。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李長鋒與向陽公安分局勾結,將徐福敏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一個多月,後被人文學院強行留級一年。

25、孟祥麗:女,應用技術學院計算機專業學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進京證實大法被非法綁架。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李長鋒與向陽公安分局勾結,將孟祥麗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一個多月,並被開除學籍。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孟祥麗在雞西被綁架,遭到酷刑折磨,被非法關押在雞西第二看守所。四月二十八日,孟祥麗絕食抗議,被野蠻灌食,後孟祥麗被送進醫院搶救,因她的症狀很像當時的「非典」,怕大面積傳染被釋放。

26、馬洪博、王大志、李石:男,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學生。王大志,因晚自習後在階梯教室無人處煉功,被保衛處發現,強制修學一年。馬洪博,因週末去北京(未做任何事)被勒令退學。李石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去北京依法上訪後被遣返,在保衛處被強制轉化。馬洪博、王大志、李石都曾被校方威脅恐嚇,在電視上違心的念了事先給他們準備好的誹謗大法的資料。

附錄二:佳木斯大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責任人

(一)大學黨委主要責任人

原大學黨委班子主要成員:

張少傑、陳承貴、王憲章、李吾振、劉強、王鳳和、初文喜、任福君
現任大學黨委班子主要成員:
孟祥才:大學黨委書記0454-8618887(辦)13803657506
魏曉東:原大學副校長,代理校長,2011年3月31日,大學張貼迫害法輪功圖文三天後猝死。
劉強: 黨委副書記 0454-8618883(辦) 0454-8784666(宅) 13803652679
邱洪斌:黨委副書記0454-8618882(辦) 0454- 8625777(宅) 13903681456
朱曉峰:副校長,0454-8618889(辦)0454-8658839(宅)13845405000
宋遠航:黨委常委、副校長0454-8618266(辦) 0454-8622996(宅) 13803658127
劉景順:黨委常委、副校長 0454- 8618366(辦) 0454-8983955(宅)13704542577
唐力:原第一附屬醫學院黨委書記,現任紀檢委書記0454-8618166(辦) 0454- 8650127(宅) 13846185999
王樹卿:黨委常委、副校長,負責法輪功、信訪等工作,分管校長辦公室、保衛處、610辦公室等。0454-8618885(辦) 0454-8659968(宅) 13903683456
白建明: 工會主席0454- 8618866(辦)0454- 6889545(宅) 13836652308
崔鳳起:黨委常委、原組織部長、第二附屬醫學院黨委書記0454-8667718(宅) 13351349588

(二)610辦公室主要責任人

原610負責人李長鋒: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已調離。
現任610負責人趙成生:因主管迫害法輪功多次獲得獎勵。0454-8617232(辦) 13836650527

(三)保衛處主要責任人

保衛處是佳木斯大學直接執行迫害法輪功的部門,辦洗腦班強制轉化大學法輪功師生,多次指使、參與誘騙、採取強制手段將師生及家屬非法綁架送進看守所,配合市公檢法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梅學松:原保衛處處長,退休 0454-6126668(宅) 13836655199
付貴斌:現任保衛處處長。0454-8618008(辦) 13836600071
宋玉平:原大學保衛處副處長主管四學區保衛工作,已被撤職離崗。
趙培舉:歷任宣傳部部長、保衛處處長、機械工程學院書記,現任組織部部長。
0454-8618675(辦) 0454-8622680(宅)13803652731
王明:原四學區保衛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人,已患淋巴癌死亡。
柳傑:原四學區保衛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人,調離。
宋健勇:副科長,帶人抄家、跟蹤、監視、抓捕大法弟子。羅北遊玩返回途中遇車禍,送到醫院幾小時後死亡。
李加全:副科長,羅北遊玩返回途中遇車禍,當場死亡。
李季:科長,帶人抄家、跟蹤、監視、抓捕大法弟子。羅北遊玩返回途中遇車禍,被撞斷三根肋骨。
鞏固:原二區保衛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人,已調離。
王宇辰:四學區保衛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人。
於宇:原新華路派出所,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具體執行人,已調離。
韓志凌:新華路派出所

(四)宣傳部主要責任人

執行中共一言堂的洗腦宣傳,落實有關污衊法輪功和仇視法輪功的宣傳工作,幾次辦轉化班,當眾宣講污衊和攻擊法輪功的言論和資料,對大學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轉化。具體負責人是吳洪鳴(原宣傳部部長,現在紀檢委)和於新舟(退休)及李剛等。
吳洪鳴:0454-8618858(辦) 0454-8241777(宅) 13845458271
李剛: 0454-8618915(辦) 13836650501
現任宣傳部:
張海波: 0454- 8618911(辦) 0454-6167675(宅) 13846157388
馬相海: 0454-8618709(辦) 0454-8622988(宅) 13845475876

(五)紀檢委主要責任人

以「違紀違法案件」處理法輪功學員,王為仁、金春泳等(13836641448)負有主要責任。

(六)老幹部處主要責任人

劉文超:處長,退休。13836650522
丁彥君:原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書記,現任老幹部處黨委書記 0454-8618258(辦) 0454-8633098(宅) 13846188509

(七)大學圖書館主要責任人

何志國(調離,13836653066)、高建平(調離,13555585577)

(八)相關學院

1、信息電子技術學院主要責任人
林景范,男,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黨委書記,是積極迫害本院多位法輪功師生的主要責任人。
王樹臣,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電氣工程系主任,仇視大法和大法弟子,積極配合迫害多名法輪功師生,現已調到徐州工程學院機電工程學院。
原院長戚長林、原副院長馮志友、賈雨波、原書記劉海寬等人現已退休或調離。
蘇貴章: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書記 0454-8603956(辦) 0454-8672858(宅) 13846159668
史慶軍: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院長0454-8603993(辦) 13845405454
許麗萍: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副書記兼工會主席。0454-8603969(辦) 13903681366
周經國:現任信息電子技術學院副院長0454-8603957(辦) 13846153036
徐志如:現任電氣工程系系主任。0454- 8603971(辦) 13836659158
2、機械工程學院主要責任人
張國忠:原機械工程學院副書記。調離到資產管理處13836647369
孫紹昌:原動力工程系書記
宋朝輝:原機械工程學院輔導員,現在圖書館工作。0454-8618900(辦) 0454-8115357(宅) 13836659812
任曉峰 :原動力工程系系主任,調到經濟管理學院0454-8622628(宅)13846153065
3、社科部及學工處思想品德教研部主要責任人:
部門的教師以講課、考試的方式對全大學學生進行毒害。
劉淑梅:社科部黨委書記13359550368 於秋波:思想品德教研部主任0454-8618178(辦)13803653000
李雲芝:原工學院社科部主任13664546208
4、藥學院主要責任人:
曲鳳玉:時任副院長,調離。
賈利雅:書記,退休。
孟春玲:副書記,調到工會。8789853(宅)13845470660
5、人文學院主要責任人:
王斌:原人文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已經轉至東北大學秦皇島分校工作。
劉興家:原人文學院黨委書記兼院長,已退休。
王永勝:原人文學院黨委副書記,已調至經濟管理學院工作。0454-8617555(辦)0454-8796799(宅)13836659621
朱玉珠:現任人文學院黨委書記。0454-8796700(宅)13945458443
劉敏:現任人文學院黨委副書記兼院長。0454-8610000(辦) 0454-8242902(宅)13836659657
6、公共外語主要責任人:
葛洪久:原公共外語部書記兼主任,是主要迫害的責任人,現已退二線。13304549779
7、外國語學院主要責任人:
丁世海:原黨委書記,退休。13303688050
馬華泉:現任黨委書記。0454-8617791(辦) 0454-8795004(宅) 13836656051
張鳳傑:黨委副書記院長。0454-8617796(辦) 0454-8788367(宅) 13512642087
8、第一附屬醫學院主要迫害責任人
李振海:原院長,已退休。
潘亞賢:醫院黨委院書記,已退休。
盧劍平:保衛科長,調到總務科15331879077
郭亞峰:現任保衛科長13945457676,15645499765
王亞軍:保衛科科員,調到老幹部科15817826777。
孫偉峰:原保衛科調到供應科15694548911
姜銳:保衛科科員15694548587
代小平:伙食科13634542283
9、第二附屬醫學院主要迫害責任人
王健平:現任學院黨委書記。0454-8625553?(辦) 0454-8682456(宅) 13351349567
杜曉岩:現任學院院長。0454-8625551(辦)0454-8674666(宅) 13945468888
10、藥廠主要責任人
於敏:原藥廠黨委書記,後任藥學院書記兼院長,退休。13803666219
何勇:原藥廠廠長,現任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0454-8622683(宅)13604543488
11、大學工廠主要責任人
吳中傅:大學工廠廠長,已退休
12、附屬小學主要責任人
周美然:原附屬小學校長,曾當眾誹謗大法,名譽上搞臭,扣獎金,讓老師寫批判稿、學生簽名、演節目誣陷大法,是該小學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 0454-8696177(宅) 13603694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