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和妹妹被非法勞教 丈夫病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報導)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潘麗、潘芬姐妹倆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為營救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孫立斌,在佳東派出所附近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後兩人被非法勞教一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戒毒勞教所。在這期間,潘麗的丈夫因無人照料,心臟病突發死亡,一個星期後才被人發現。

潘麗、潘芬姐妹倆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勒索、勞教。

潘麗被迫害經過

潘麗在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結核、膽囊炎、痔瘡、風濕病等。多種疾病折磨的她度日如年,感到生活毫無樂趣。一九九六年她有幸修煉了法輪功,不到一個月,她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飛,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出於嫉妒瘋狂迫害、打壓法輪功。潘麗為了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真相,屢次遭到中共迫害。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潘麗在上班時被佳木斯市公安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這期間,家人被勒索了一萬多元錢。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警察闖入潘麗家,再次綁架潘麗,將她劫持到看守所,後非法勞教一年,潘麗家人又被勒索一萬多元,惡警才放潘麗回家。

潘麗、潘芬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再次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六一零」(相當於蓋世太保似的,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又施展勒索伎倆,對其家人說:「拿一萬元能保判一年,不拿錢就判三年。」潘麗、潘芬的家人怕親人受苦,東拼西湊,每家又被勒索了五千元錢。而後潘麗、潘芬還是雙雙被非法勞教一年。

潘麗在勞教所被折磨得半身沒有知覺,不能行走。獄警將潘麗拉去醫院,趁機又勒索了潘麗兩千元錢。幾年來,這些被勒索的錢把她和她的家人壓得簡直透不過氣來。這些錢對她的家庭來說是天文數字,使她家的生活雪上加霜般的貧困。

在潘麗被非法關押期間,她丈夫的生活沒有保障,自己住在一個出租的平房內,有嚴重的心臟病的他,在經濟、精神的三重壓力,心臟病發作,在二零一一年過年前夕孤獨地死在了冰冷的出租屋內。潘麗的丈夫去世後一個星期,才被他在外地工作的兒子發現。他被發現時,屋裏的暖氣都被凍裂了,屍體已開始(炕上的電褥子一直通著電)腐爛,頭比正常人的腫大一倍,腿膀的就像腰一樣粗,屍體流出的血水把褥子都滲透了。因屍體已腐爛,只能裝在一個大黑塑料袋裏,放在殯儀館地下室的冷凍箱。潘麗的兒子被勒索的已經身無分文,沒有能力再拿出一份錢給父親出殯了。還不到三十歲的他一天就蒼老了很多:母親被非法關押、父親突然離世、家徒四壁。只有靠親戚和法輪功學員出錢,極簡單的安葬了父親。出殯那天,場面極其悲涼、淒慘。

潘芬被迫害經過

潘芬修煉法輪功前也身患多種疾病:心臟病、膽囊炎、產後風、風濕病、再生性貧血,血色素最低達到了三點六克,生活不能自理。家人為她四處求醫問藥,可都不見療效,家人整日愁眉不展。一九九六年她喜得大法,並按「真、善、忍」的標準為人處世。她沒用一針一藥,身體奇蹟般的恢復了正常。她和她的家人都沉浸在無病痛的幸福之中。

在一九九九年法輪功蒙冤之際,潘芬不放棄信仰,為大法說公道話、向民眾講清真相,也遭到了嚴重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東風分局警察隋智民到潘芬家騷擾,非法搜查。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潘芬被包片陸姓警察截住,給警察又打電話叫來三個人,把潘芬強行綁架到長勝派出所。警察把潘芬關進了籠子裏,並搶走了她家的門鑰匙,非法抄家後一無所獲,才把潘芬放回。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七點多鐘,長勝派出所片警陸月、從文生、胡軍等五、六個人,到潘芬家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電腦、打印機等物品,還搶走了潘芬藏在廁所的她家僅有的三千多元的生活費。潘芬和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被強行綁架到長勝派出所,她丈夫被嚇得心臟病發作,兒子機智走脫。警察連夜把潘芬送到看守所,因血壓升到一百八,看守所拒收。可警察強迫看守所簽字,強行把潘芬關進女號。在看守所期間,潘芬被剝奪了學法煉功的權利,病痛又回到了她身上。一天早上昏倒,警醫黃大夫不給予救治,還用腳踢她,說潘芬是裝的。在看守所迫害四十多天後,又被綁架到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勞教所,潘芬被迫害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處於極度虛弱狀態。然而警察們還讓她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有一天潘芬被強迫掃雪,心臟病突發,昏倒在地、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勞教所怕潘芬生命出現危險擔責任,才在十二月三十日將潘芬保外就醫放回家。而在潘芬被非法關押期間,潘芬丈夫擔心妻子安危,心臟病加重、生命垂危,又無錢醫治。他在家躺了三天三夜沒吃沒喝。後因好心的鄰居發現,主動出錢找來診所的大夫救治,才撿回她丈夫的一條命。

而潘芬的外甥媳婦趙陽陽與勞教所的李雪娜、市公安局的陳萬友、勞教委的李辛波等人相互勾結,先後勒索了潘芬家人兩萬多元錢(這些錢都是借來和抬來的)。在潘芬回家的第二天,趙陽陽又以花錢救她為名義勒索錢財。趙陽陽見潘芬家實在拿不出錢了,就氣急敗壞的砸了潘芬家的玻璃和所有值錢的東西。潘芬實在無法承受這一切,離家一個多星期,勉強又借來四千七百元錢給了趙陽陽。潘芬和家人後來節衣縮食、拼命打工,在二零一零年初才把欠下的債還清。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長勝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妄圖上潘芬家綁架她。潘芬不給開門,三名警察就找來工具撬鎖。鎖沒撬開,他們就找來專業修鎖的人繼續撬,他們持續撬了很長時間也沒達到目的,不情願的離開。潘芬為防止再次被綁架,無奈流離失所一個多星期才悄悄回到家中。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四日,潘芬又和潘麗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一年,至今仍在哈爾濱戒毒勞教所遭受迫害。

潘芬的丈夫患有心臟病,不能幹體力活。但他曾經為了還賬(被勒索的錢)去蹬三輪車。因繁重的勞動,多次犯心臟病。可潘芬家庭非常貧困,無能力及時送丈夫去醫院醫治。她丈夫幾次在家出現生命危險,險些喪命。潘芬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是家裏主要的勞動力。她一人打兩份工,家務活也全是她幹。她被非法勞教期間,家人也處於極端的痛苦之中。現在她丈夫靠給人打更維持艱難的生活(不能幹體力活)。家裏每天都是冷鍋冷灶,凌亂不堪。因為又被人勒索了五千元錢,潘芬的丈夫連今年的養老保險都沒交上,今後的生活都沒有保障。除了經濟上的壓力外,精神上的壓力就更可想而知了,因為他每天都擔心妻子在勞教所境遇。

潘麗、潘芬和她們家人的遭遇只是無數位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一角,還有很多類似的家庭經歷過和正在經歷著這樣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