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曝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犯罪事實(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近年來,在四川成都市新津縣花橋鎮蔡灣村出現了一個臭名昭著的黑窩──新津洗腦班,雖然被中共謊稱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然而它外面沒掛任何門牌編號與招牌。新津洗腦班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連續不斷地進行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關押,並頻頻發生殘酷迫害和多起致死案例,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因而在不少人眼裏也成了一個黑暗的恐怖之地。「5•12」四川大地震後,唯一的一棟六層大樓,也遭受天譴,內部斷裂,成為危房。於是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將其旁邊的亞非齒科技術學校合併過來,又改造裝修作為洗腦班用。

新津洗腦班現在的大門
新津洗腦班現在的大門
原來的學校
原來的學校

一、迫害與斂財並行

現在新津洗腦班不僅是中共邪黨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之一,更是中共「六一零」(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迫害法輪功的)犯罪組織、國安、國保等部門斂財之地。

遭受天譴、內部斷裂的洗腦班大樓
遭受天譴、內部斷裂的洗腦班大樓

一位熟悉內情的人士介紹說,每抓一個法輪功學員進來,洗腦班就向上級組織報稱需要費用一萬多元。這筆費用從何而來:一是政府撥款,二是收搶法輪功學員家產,三是要挾法輪功學員單位提供,四是街道辦籌集。這筆錢上百萬又如何瓜分,該人士說,成都市成華區、武侯區、金牛區、青羊區、錦江區的「六一零」、國安、國保人員每個月都會輪流掛名到洗腦班來蹲守,目的也就在此。正如武侯區國保大隊王鵬飛透露,抓一個鐘芳瓊,上面就給了二十萬。並且四川省內各地甚至省外也派人到新津洗腦班來所謂的「學習取經」,幫助培訓洗腦班人員。一位包夾(即所謂陪教)向人訴苦說,這裏真的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們都很難受。

走進洗腦班大門,左邊牆上赫然寫著「歡迎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隨行陪同人員向筆者介紹,這棟樓就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共三層。進大門右邊是門衛值班室,裏面裝有一些監控設備。

門衛值班室
門衛值班室

二、綁架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六月八日,吉林法輪功學員魏克東來到成都,考察經營茶葉生意,第二天晚上八點左右,在成都雙流九江住宿之地,被30多位成都市國保便衣警察秘密綁架。參與綁架的人向圍觀的居民聲稱,他們是抓吸毒犯。家屬經過向公安政法系統等部門多方打聽尋找,得知魏克東被關押到了新津洗腦班。同時被綁架的有四川安岳王紅霞和江蘇無錫施炳鈞,兩人也是法輪功學員,剛開始經營茶葉生意。

洗腦班頭目殷舜堯
洗腦班頭目殷舜堯

王紅霞,四十六歲,四川安岳教師進修學校教師。自修煉法輪大法後,努力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然而遭受了中共邪黨的瘋狂打壓,兩次被非法勞教、酷刑迫害,家人也備受株連煎熬,兒子今年二十歲,卻沒有合適的工作,她知道兒子喜歡電腦,於是利用做茶葉生意之機,收集了一些別人不用或處理的廢棄電腦與配件,打算幫兒子開一個家用電腦維修之類的鋪子以維持生計。這時成都市中共「六一零」邪惡、國保人員就以為抓到了發財的機會,認為她們與人聯繫較多,將其綁架,向上邀功領賞,同時搶走了房間內所有的財物電腦配件,秘密將三人劫持到新津洗腦班。

一位明白真相、曾經在洗腦班幹過活的人士說:抓人的是「六一零」、國安、國保甚至街道辦,弄進洗腦班無非是想把矛頭轉移、找人分擔他們的罪過,甚至做他們的替罪羊。洗腦班負責人殷舜堯和包曉牧也心知肚明,公開地說:抓人和放人都由區政府「六一零」、國安、國保三方協作,有的人被弄進來時,已經是打的內部暗傷,不久死了,外人卻以為是我們下毒弄死的,這就不準確了。


原成勘院退休職工謝德清被成都市成勘院與府南街道辦、610辦公室、石人南路社區、府南派出所蓄謀聯合綁架,在派出所遭受所長劉川等人暴力毆打,致傷,隨即送新津洗腦班關押,20多天後被迫害致死。圖為謝德清被迫害的心中絞痛難忍,滿臉痛苦。

三、家屬撥打110電話報警,控告洗腦班非法拘禁的犯罪行為

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上午,魏克東家屬在朋友的陪同下來到新津洗腦班,要求接見並立即釋放魏克東,控訴洗腦班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違法行徑。

起初,兩名女性看守人員回答,魏克東由多個部門監管,需要一一進行請示後才能作出決定是否安排家屬接見。十分鐘後,出現三名男性看守人員,他們說這個地方沒有關押魏克東這個人,野蠻粗暴地拒絕了家屬的接見要求。

魏克東被關押在洗腦班1樓13號房間
魏克東被關押在洗腦班1樓13號房間

隨後,家屬和隨行的朋友只得撥打110報警電話,控告洗腦班的非法拘禁犯罪行為。警號為016936的陳姓警察和另一名協警來到現場,打開大門進入洗腦班院內,核實確認魏克東被關押在洗腦班1樓13號房間內。家屬提出,洗腦班非法拘禁,要求警察依法處置,解救被關押的魏克東。陳姓警察說,這個地方是個秘密場所,警方管不了他們的違法行為。家屬問,那麼哪個部門有權處理糾正該違法犯罪行為。警察說,辦案部門也是秘密,等待秘密部門會通知家屬的。然後,警察驅車走了。

洗腦班大樓內,中間是走廊,兩邊是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房間。進入走廊是一道小鐵門鎖著,包夾也被鎖在房間不得自由出入。被綁架到洗腦班裏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強制洗腦與迫害。有絕食抗議者,更遭受野蠻灌食。在此過程中,通過法輪功學員不斷的講真相,一批又一批的包夾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明白中共邪黨的謊言欺騙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後,離開黑窩再也不願在洗腦班裏充當邪惡幫兇。

一包夾正在播放電視
位於一樓的這間會議室,常常被用作對大法弟子進行強制洗腦和灌食迫害。一包夾正在播放電視。
畫面電視裏說的是「我們兩個過年回家來啊」,然而大法弟子李喜慧在此洗腦班已經被非法關押六年了,卻不得回家
畫面電視裏說的是「我們兩個過年回家來啊」,然而大法弟子李喜慧在此洗腦班已經被非法關押六年了,卻不得回家。

四、親人的呼喊戳穿了邪惡的謊言

魏克東家屬為找尋親人,遠涉幾千公里來到成都,卻不得見人,於是在洗腦班牆外朝洗腦班內關押樓房大聲呼喊親人的名字。魏克東聽到了家屬的呼喊,很興奮激動的拉開窗簾,回應了外面家屬和親友們的呼喊,說自己無罪,不會屈服,讓家屬親友放心。其他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王紅霞、施炳鈞等也都興奮激動地回應外面喊話的親友們,拉開窗簾,大聲呼應,不會屈服,信仰無罪。當有人試圖阻攔王紅霞在窗邊觀望時,王紅霞就大喊:「法輪大法好!」

家屬和親友在洗腦班牆外呼喊親人的名字
家屬和親友在洗腦班牆外呼喊親人的名字

洗腦班欺騙家屬的邪惡行徑被戳穿曝光,周圍的居民和路過的行人都齊聲指責,洗腦班是個邪惡的窩點,是暗無天日的黑社會,是一幫流氓違法犯罪分子在幹著傷天害理的勾當。然而洗腦班內發生的罪惡當地百姓並不是十分清楚,黑幕還沒有撕開。

五、家屬和親朋的介入,讓邪惡感到恐懼

當法輪功學員的親人朋友在圍牆外持續不斷地呼喊時,邪惡感受到了恐懼和害怕。他們害怕曝光、害怕事情鬧大、害怕發生群體事件、害怕在忍無可忍的家人面前,自己不小心就喪命。一位法輪功學員不無感慨地說,當年公安派出所警察想綁架自己,不修煉的丈夫挺身而出:誰敢抓我老婆,我讓他見閻王。至此,再無警察過問騷擾。

殷舜堯駕駛的專車
殷舜堯駕駛的專車

近中午時分,忍不住的家屬向洗腦班大門內扔了一塊磚頭,洗腦班頭子殷舜堯承受不住壓力,趕緊駕著專車(川O-A8788)招來610國保和兩車(川A6310和川A4054)警察約二十人為自己壯膽。警號為017023的於姓警官帶隊,威脅並要求魏克東家屬和親友離開。家屬和親友據理力爭,指控洗腦班非法拘禁,610非法機構違法,繼續要求會見魏克東並釋放恢復魏克東的人身自由。

僵持之下,610頭目和洗腦班頭子殷舜堯最後同意家屬和親友進入洗腦班,雙方在會議室進行交涉。殷舜堯又提出無理要求,要家屬提供戶口本或派出所出具的親屬關係證明,否則拒絕安排家屬會見,也拒絕釋放法輪功學員。

殷舜堯招來610便衣和警察約十多二十人為自己壯膽
殷舜堯招來610便衣和警察約十多、二十來人為自己壯膽
殷舜堯招來610便衣和警察約十多二十人為自己壯膽
殷舜堯招來610便衣和警察約十多、二十來人為自己壯膽

六、笑裏藏刀、非法關押依然繼續

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上午,魏克東家屬在朋友的陪同下再次來到新津洗腦班,要求見人,並無條件釋放。鑑於七日發生的事情,紙包不了火,殷舜堯就換了一副面殼、打開洗腦班大門,滿臉堆笑的對前來探望的家屬說,請進。當魏克東見到自己的兒子進來時,心情非常激動,手也在顫抖,無比感慨地說,一點兒也沒有想到父子還能在這裏相見啊。由此可見,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壓力是多大、多重。魏克東談了自己到成都出差隨身所帶的錢物和身份證都被國保收走,希望家人幫助去要回來。

與此同時,洗腦班大門外,王紅霞的朋友希望代其家人看望一下王紅霞,然而卻不得入內。於是王紅霞的朋友就在洗腦班牆外大路上喊王紅霞的名字,這時殷舜堯惱怒的嘴臉就充份暴露出來了,於是和他的兒子(可能是)跑出洗腦班大門,很不高興地要王紅霞的朋友離開。

殷舜堯的兒子
殷舜堯的兒子

七月十日、十一日,家屬連續不斷的給殷舜堯打電話,然而,殷卻拒不接聽。七月十二日,魏克東家屬第三次來到新津洗腦班,要求歸還魏克東的身份證和銀行卡(因為來到成都時身上所帶的錢已經用完了),但是門衛卻支吾其詞,又不敢承擔責任,只好給殷舜堯打電話,殷在電話中驚恐的問門衛,來了多少人。當聽說僅有一人時,仍然躲著不敢出來面對,也未歸還家屬財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