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制教育中心」的害人手段(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市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即新津洗腦班)是由成都市「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四川省「六一零」聯合設立的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洗腦迫害的私設監獄。

這個罪惡的私設監獄始建於二零零三年,位於新津縣花橋鎮茶灣村,由原新津戒毒所擴建一座六層樓,執行中共惡黨為迫害法輪功學員推行的「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對前後被綁架的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軟硬兼施進行肉體折磨和精神迫害,如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飯菜、開水裏放破壞性藥物,致使法輪功學員瘋、殘、病、痴呆、死亡。在成都洗腦班,被迫害致死的有鄧淑芬、李曉文、謝德清、劉生樂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劉英、譚紹蘭等。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一.錄像洗腦、電視消魔意志

新津六一零洗腦班為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每天都高分貝的播放各種誹謗法輪功的音像、錄像(甚至包括早已被揭穿的「天安門自焚偽案」等),自知騙不了人,目的是為了干擾法輪功學員的思緒,不讓他們背法。午休時則播放各種充斥著情、愛的電視劇,表經面上是那些所謂的「陪教」(他們找來監視法輪功學員的人)要看,實則是為了消魔法輪功學員的意志,讓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心煩意亂,如是法輪功學員不聽不看,還污衊說法輪功學員沒有情趣。

他們經常故意說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性格不好,成天愁眉苦臉,而他們自己卻多麼快樂,明著暗著誘騙法輪功學員是煉功所致。曾有家屬當場反駁:人連自由都沒有了,怎麼可能高興?!把你關起來你還高興那就有問題了。

二.藥物迫害

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兩個「陪教」限制在一個小房間裏,不得出門,上衛生間等都有一個人跟著,學員偶爾碰面也不許互相說話。三餐則、由所謂「陪教」去打,裏面則被下了藥,(下藥「陪教」可能不知道)。很多法輪功學員身體很快出現不同症狀:犯睏、頭疼眼脹、心跳加速、內臟不適……有的出現精神恍惚等。有的則被迫害致死。

謝德清被新津洗腦班迫害得奄奄一息,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謝德清被新津洗腦班迫害得奄奄一息,送回家中,不久去世

據明慧網報導出來的,被該洗腦班迫害致死的有名法輪功學員就有好幾個,如新都的劉生樂(音)、成都成勘院病休職工謝德清。二零零九年謝德清被迫害死後,遺體發黑呈中毒症狀,因家屬一句要求屍解的話,第二日凌晨三點就有上百武警衝進成勘院職工宿舍,打傷謝德清的兩個兒子,搶走謝德清老人的遺體強行火化。對於這件血案,新津六一零洗腦班不敢正面回應,卻強迫被綁架到那的法輪功學員「相信」他們是被「冤枉」的,真是強盜居然妄圖讓被自己綁架的受害人自己「相信」自己是「清白」的?

三.欺騙

洗腦班裏面的殷得財、包小牧、王秀琴(川棉廠下崗女工)、徐丹等都各自己有一套騙術。殷和包都曾學法律,知道自己在犯罪,可仍為了眼前的一點名利麻木的幹著。殷得財總是一臉「懇切」的出現在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面前:我就是學法律的嘛,有甚麼想法都可以和我講,我就可以給你們提供法律諮詢。但所說都是對法律的歪曲及一套中共的政策邪說;(殷已改名殷舜堯)現已提到成都市綜治辦當主任,但洗腦班仍聽他的指使,此人很陰毒。包則很霸氣的強迫法輪功學員必須服從所謂「管理」。(很多「陪教」都暗裏叫她「黑大個」)

徐丹則在背面表示同情及對他們這種犯罪行徑的不滿,在取得法輪功學員的信任後則還是「勸」你「轉化」;王秀琴則循循善誘你看錄像:「××說的真好,看看吧,看人家說的有沒有道理嘛。」王的眼淚,更是揮洒自如,對於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她會含著眼淚強迫你進食。還經常說某某學員與她關係多麼好,邀請她去家玩等。王因表現積極,很受六一零賞識,現在還常跟著殷到各法輪功學員家中「回訪」或上門威脅等。

還有個叫黃忠智的,曾在西南政法學院呆了幾年,此人外表忠厚,內心陰暗怯弱,為了一點錢幹著非法拘禁踐踏法律的邪事,叫他拿出關押的人法律依據來他拿不出,卻反咬一口說別人犯法。

有時他們還要與「陪教」串通起來演雙簧,先讓「陪教」取得法輪功學員的信任,在法輪功學員拒絕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時,包等突然衝入,冷冷的丟下一句:「怎麼不看呢?「陪教」有責任呀。」隨即揚長而,剩下「陪教」一臉驚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不知是計,雖然裏面所說全是謊言,但心卻根本無法清淨,心裏不停的抵制,最終被弄的很累很煩。

有時還採用「美人(男)計」,包、周等都是演員,告訴你她(他)很關心你,很為你痛心等,勾起你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最後還是要你「勸」「轉化」,還不行則原形畢露、兇相大顯,只不過是打著「憤你不爭」的幌子。

當指出他們已觸犯法律時,他們卻說是國安抓的人,一面推責任,一面嚇唬人。

四.赤裸裸的威脅

當其它的辦法不能完全起作用時,最後的殺手锏就是威脅、恐嚇,利用學員對無限制關押的無可奈何,(監獄、勞教所有個期限,還讓人有個盼頭,洗腦班裏無限期的關押讓人無望)及對中國法制的徹底失望,索性扯下最後一點遮羞布,擺出「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邪惡嘴臉,公然稱:中共就是不講法律,甚麼法律不過是裝門面的,中共只會強權,如不「轉化」,就將面臨牢獄或是送入精神院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中共對外對世人極力掩蓋的各種罪惡,在這裏通過他們的嘴都公開出來了。

一些「陪教」則可悲的充當了這一角色,有時她(他)們會故意神秘的罵中共太壞,直接告訴你中共竊取政權後是怎樣殺人的,所謂治好「麻風病」不過是把有病的人集中到一個荒良的山上關起來,給一點食水,讓他們死去……最終乾脆直接威脅要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也送到一個無人的地方,自生自滅,如把你關到新疆的戈壁灘上,你也跑不出去……先把人嚇住,再製造出馬上就要把你弄走的子。最後洗腦班的包、王、徐等再現身,問你考慮的怎樣。

當然甚麼幾千上萬費用將從工資裏扣、牽連家人下崗、甚至把你家人也抓來等也是免不了的。

五.步步為營的人變成鬼

先誘騙你先寫個「不煉功保證」:做人不能太認真,出來你再煉嘛。好像很理解你,只是好死不如賴活著,也讓你心理產生一種他們也知道是假的,我根本就沒「轉化」的自欺欺人的心理。

事情並沒有到此為止,惡人們先讓人放鬆一下後,接著又要逼你寫甚麼「悔過書」。「悔過」甚麼?做好人有甚麼悔過的?那不寫就是假的,(這時邪惡又開始要「真轉化」了)一樣可以把你怎樣怎樣。沒有意志的人還能反抗嗎?怎麼寫,不會寫就參考參考別人的吧,就這樣人的主念沒有了,掙扎一會後在他們的催促下像個行屍走肉一樣亂寫一通。

接下來「揭批書」、「 檢舉書」、「決裂書」,就更是在那些邪惡的人「指點」下完成。 「揭批書」則完全誹謗自己的信仰,在心裏安慰自己沒有真的「轉化」,因為「自焚」是假的,「轉化」也是假的;「檢舉」書,你不想出賣別人,那就寫你家人吧,反正都知道他們在煉功。

每寫一次,人就墮落一次,最終寫完的人像是死了一樣,完全聽從於他們的擺布,更過份的要求也不可能反抗了:邪惡要求配合他們錄像好欺騙世人或向上繳功,上台侮罵攻擊和侮辱自己的信仰和師尊等。

洗腦班還會放話將來出去還要隨時「回訪」,讓人產生一種期待的恐懼,把人繼續籠罩在恐懼的陰影中。

洗腦班真正是把人變成鬼,變成行屍走肉。其實裏面的一些人自己就是中共政策的受害者,一些是下崗工人,有的父輩也被中共迫害過。從他們身上才真正懂得甚麼是「為虎作倀」(被老虎吃掉的人死後還幫老虎害人),中國人真是可悲。

成都市新津洗腦班
成都市新津洗腦班

新津610洗腦班電話:028─82461382 80130662
殷得財:13880590177 王秀琴13608177484
李峰13981700085  黃忠志028---82461382 80130662
徐丹028---82461382 8013066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