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津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成都法輪功學員楊英和老伴去航天菜市場買菜,被龍泉驛區「六一零」、公安等綁架,緊接著送新津洗腦班迫害三十四天。在新津洗腦班,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遭洗腦迫害和勒索,有的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長期關押。楊英夫婦於九月十六日回到家,繼續遭「六一零」騷擾。

八月十三日早上七點半,成都法輪功學員楊英和老伴去航天菜市場買菜。快到菜市場了,楊英和老伴被龍泉驛區「六一零」、公安、街道辦、社區等單位的惡人綁架,「六一零」的主任何衛金及成員馬傳強、張某、六個公安警察強行綁架上公安車,拉到鎮派出所。

楊英夫婦被綁架後,惡人隨即來人抄了楊英的家,連一張貼在梳妝台鏡子上的一張護身符也沒放過,當然這也是他們的唯一收穫。過後,區「六一零」、派出所、街道辦、社區等機構及有關人員在馬傳強的帶領下,還到楊英家裏非法攝了像。

在鎮派出所,何衛金非法審問楊英夫婦還煉不煉法輪功,楊英沒有回答;楊英老伴說身體不好,才煉法輪功。就這樣,何衛金馬上用公安車把楊英夫婦送到新津法制教育中心(新津洗腦班),迫害三十四天。

後來,何衛金說楊英夫婦幾次沒有配合他們,因他們要到楊英家來,要求楊英們寫「保證不煉法輪功」,楊英夫婦拒絕見面,也不寫「保證書」。

一.新津洗腦班長期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新津洗腦班,底樓、三樓非法關著的女法輪功學員,二樓關著的男法輪功學員,男的很少。平常大約關二十來個法輪功學員,那裏是一邊放人,一邊由各區或各郊縣送人進去,洗腦班與各地「六一零」聯合迫害法輪功學員。在裏邊迫害時間最短的十五至二十天,一般一個月多點。

洗腦班對不寫「幾書」的根本不放人,有一個女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經過四年迫害後,直接送到該洗腦班,三年多沒放,據說直至今年,最後還是寫了「五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才由她弟弟接走了。

另一個是去年四月被非法送進去的女青年教師,因為不寫「五書」,現在還在裏邊。還有一個女青年法輪功學員被關了半年多了,大概九月十三日寫了甚麼,晚飯後才由兩個陪教監管出房門外走了一下。

現在洗腦班裏有一個女青年法輪功學員,頭髮已經完全白了,關了好幾年了,現在患上肝炎、膽囊炎、膽結石,因為不寫「幾書」,洗腦班仍然不放人。

二.新津洗腦班限制法輪功學員人身自由 任意體罰

大約是八月十八日半夜,底樓有一個女法輪功學員哭的很大聲,把底樓很多人都驚醒了。估計該學員是被陪教搞哭的;另有一個晚上,九點過了,聽到隔壁陪教對學員很兇的高聲吼叫:「站過來!」尤其是底樓陪教對不寫「幾書」的學員罵呀、諷刺呀、不准坐床,各種體罰手段,在房裏千方百計限制人身自由,學員之間見到面,不准說話。在底樓把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很重。

楊英先被關在洗腦班底樓達二十天,白天不准坐床,只能坐在靠床的椅子上,沒有活動地方,吃、住、大小便都在同一房間裏,楊英被迫害得大便便秘,吃不下飯、頭昏、頭痛、高血壓、心累、心臟不好,後十四天,轉到三樓繼續迫害。

三.新津洗腦班洗腦迫害

洗腦班裏法輪功學員整天被強制看電視或看詆毀法輪功與法輪功師父的電教片,或由管教人員灌輸誹謗大法與大法師父的不實之事,今年更添新內容,管教或陪教經常來逼寫「幾書」。每間房非法關一個法輪功學員,兩個陪教二十四小時看管學員。關小號的目的是迫害情況無人看到。

洗腦班要寫「五書」:「保證書」,寫出自己的修煉經過及認識的人、對法輪功的認識書、「決裂書」、「悔過書」、「總結書」,最後還要填表。各種名目的「書」,名字雖然不同,內容是一致的。他們有底本,強迫法輪功學員照著寫。

四.新津洗腦班經濟迫害

新津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在經濟上迫害升級,前幾年,每個學員每月交費兩千,去年漲到五千元,今年漲到八千元,從八月起,又漲到一萬元。每個陪教每月工資七百元,吃住不交錢。有時有的房裏只有一個陪教(人員不夠),多餘的錢洗腦班得了。當然管教人員也分得一部份。他們的工資是由上邊迫害機構撥的,如果要添置甚麼設備,都要由上邊的迫害機構審批,然後把錢撥下來。

龍泉驛區「六一零」在經濟上對法輪功學員加重迫害,如果是講真相、發傳單的送洗腦班的,費用由法輪功學員支付,因煉法輪功而綁架到洗腦班的學員,第一個月自己不交錢,以後自付,千方百計逼家屬交錢。

五.洗腦班參與迫害的人員

洗腦班比去年迫害更厲害,早晚所有陪教在各樓開會彙報法輪功學員情況,所有的陪教與管教人員,還有洗腦班主任經常在一起開會研究每個法輪功學員的情況,以及討論哪天哪個法輪功學員離開洗腦班。

洗腦班的主任是中共黨中央指派的李風,去年沒有常住洗腦班,今年常住洗腦班。

洗腦班去年年底有兩個女大學畢業生,一個姓周,一個姓曾,特別邪惡。對法輪功學員談話很挖苦,要求寫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特別狠。

現每月有兩次「六一零」上層組織要派人來檢查,據說有中共中央的人來,洗腦班直屬中共中央管理。外地常來人學習迫害魔術。

八月下旬,區「六一零」新招了一批有大學文憑的人,專門直接與煉法輪功的人接觸,近距離參與迫害。這次洗腦班,龍泉去了三個女的,一個姓胡、一個姓魏(據說住在驛馬橋橋頭)和另一個姓王的,到新津洗腦班學習迫害「經驗」,每天逼迫「轉化」,灌輸惡黨的歪理邪說,攻擊大法與大法師父,回龍泉後半年內,由這三人繼續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

六.楊英夫婦回到家 仍遭「六一零」騷擾

楊英夫婦於九月十六日下午五點過回到家,但迫害並沒有結束。區「六一零」主任何衛金揚言迫害還要持續半年。何衛金還要楊英們每月一次電話彙報情況,或是「六一零」的人親自上門來問,來看,如果還煉,或發現還在發法輪功傳單,馬上抓人送洗腦班或送勞教所,還說市「六一零」將組織人力每月到區上來督察一次,驗收已被所謂「轉化」了的學員是否合格,也就是親自上門來問,來看是否真的「轉化」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