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帶我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七日】

一、去怕心

我從小就膽小怕事,修煉以來一直在去怕心。講真相還可以,就是不敢貼不乾膠,有次同修給我「法輪大法好」不乾膠。晚上在馬路上轉到九點多貼了一張,頭髮都立起來了,嚇得騎車往家跑。從那以後貼一張二張,同修也帶我貼了兩回,總算貼完了,慢慢膽子也大了。有次聽老年同修說她村有誹謗大法的橫幅,掛好長時間也沒人撕,我沒往心裏去。後來說多次,我想為甚麼讓我聽到?可我也不認識那地方。後來有一同修帶我去找也沒找到橫幅。老年同修還說橫幅掛著沒人撕。我就一人騎車去找,最後在幼兒園門口看到了。我回家發一天正念,晚上請師父加持我,把毒害世人的橫幅清除了。

有次一同修遭綁架,甲同修給我張大不乾膠貼,我說沒貼過大張的,她說你橫幅都敢撕,這有甚麼呀,試試吧。我把它貼到公路顯眼的電線桿上,將近兩月還貼著。

去年冬天,我們小區在原有的監控攝像頭情況下,又新增添了好幾個,給我們發資料帶來了很大的壓力。正巧同修又拿來好多積存下來的大法資料。壓力大也得做。通過小組學法切磋大家分頭發同時多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剛從一個單元下來內衣都濕了。對於精進同修不算啥,可對我來說有壓力,小區裏熟人多,好多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前幾年都在外面發,怕被人看見,和小組同修切磋一致認為自己身邊的環境應該正過來,現在基本都在院裏發,剛開始放車筐裏,現在我們都上樓發,分開發不要重複。

二、傳神韻

神韻光盤下來我白天帶孩子,找機會發,有時抱孩子上樓發,有時當面給。小區小孩多,大家整天在一起,有機會給大家講真相。有時有的孩子病了給她們講大法的美好及祛病奇效。有年輕帶孩子的,剛開始不信,時間長了也接神韻看,也三退了。有幾個三退的臨走還要了護身符、神韻準備帶回老家去。有時帶孩子買菜人家說你孫女真漂亮,我就告訴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孩子會變聰明漂亮,她就說我信。也有不信的,我就說世上有騙吃騙喝的,騙人錢財的,有騙人得平安得福報嗎?這是為你好又不要你一分錢,她說是啊。

三、回老家講真相救人

我每年都回老家,因為那邊經濟發達,但同修少,借回家機會把真相帶給有緣人。我記住師父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在火車上不著急講,先發正念,慢慢講,側面講。有次一姑娘坐在我旁邊,跟她講大法的美好,講三退,也退了,半夜下車我送到車門口給她一個護身符,她緊緊的握著說謝謝。有次碰兩年輕教師,給他們講我遇到困難時法輪功學員怎麼幫我的,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講「三年自然災害」是人禍,他們說這都是你親身經歷過的事,我們信。還有次一小伙子和我同下車,非要送我到公交車站,一路上給他講三退,他退了也到車站了。我體悟到講真相,只要你去講,都不會白講,哪怕他記住一句「法輪大法好」或者知道「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都行,當然能講退是最好。

我平時都用真相幣,每次回老家都帶好幾百元,那裏人不要一元紙幣,我就到超市用,坐公交車花。平時買東西用五元十元的。有次買東西有人看到手裏的真相幣,說是「反革命」,我就講「革命是殺人,那反革命就是反對殺人,這不好嗎?」她說:「對呀,是好事。」有時碰到以前講退的看到我就問:「帶護身符回來了嗎?快給我幾個。」看到世人相信大法得到救度真替她們高興。我兩家的兄弟姐妹還沒有全講退,還得找機會回去講。

四、在家庭中證實法

我的兩個孩子看到我以前體弱多病,通過學法煉功無病一身輕,所以也不反對我煉功,也都三退了。前幾年我清理家裏的邪黨東西,把孩子當兵時和江鬼等邪黨頭目的照片燒了。一次兒子回家找照片想在女朋友前顯耀,找不到知道我燒了氣的和我鬧,我就默默的發正念,最後不了了之。

兒子結婚後和我一起住,我把兒媳當女兒看,親家來一看也很高興,第一次就退了,也拿了護身符。孫女從小跟我,現在兩歲多。她也常念法輪大法好,聽師父講法,天天看神韻。

在家庭中我儘量做到師父講的處處為別人著想,盡可能多幹活,把利益看淡,帶孩子學法時間少,我就利用洗衣服背《論語》、《洪吟》,念正法口訣,做飯也背。處處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但有時也有人心翻出來,我那麼為你們幹活照顧你們,沒有說我一句好。通過學法認真向內找。我發現自己做好是為了讓人說我好,這不是求名的心嗎?這不是證實法,是人心。意識到去掉它。我經常和孩子們說: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應該感謝大法,感謝師父,是大法改變了我,是師父讓我做好一切,現在家裏人到發正念時間都會提醒我到點啦。

五、在集體學法中昇華

零七年我們成立了老年學法小組,還有一個一天學也沒上過。由於我們年齡大識字不多,剛開始學法時一個字一個字蹦,還要來回讀,有時竄行了,有時拉長聲和唱歌一樣。聽著她們念,真讓人著急,人心一勁往上竄,真不想和她們在一起學了。但看到她們渴求學法的心情,想到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同修一部法,我要善待她們。這時就能穩住心,後來我發現我心態穩了,她們念書也不拉長聲了,也通順了,有不認識的字我就查字典,標上音夾在書裏給她們,做了我應該做的。現在她們能把所有大法書都流暢的讀下來,看到他們的提高我也很高興。其實她們身上有許多閃光點,年近八十還經常發資料、勸三退,真的很了不起。

以前在修煉中遇到關、難總是找同修拿主意,而不是以法為師。現在通過學法成熟了,知道以法為師,不再依賴同修。今年上半年我小區有兩學員遭綁架。外地同修聽說後打電話來叫我租房。當時我想一定要以法為師,我就背《怕啥》,背著心裏有底了,我到同修家告訴她把家務事先放下,多發正念,不管他們以前怎樣的表現,咱們做自己該做的,同時給被綁架的學員發正念,大家穩住心在家學法發正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走過來了。

風風雨雨的走了十幾年,有提高心性後的喜悅,也有過不去關的苦惱,後悔。每走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同修無私的幫助。還有好多不足,今後一定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一定好好珍惜這萬古不遇的大法,堅修大法到底。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所有幫助我的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