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生死考驗 體會真正信師信法才能闖過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六月三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底得法的,住在卑詩省陽光海岸旁邊的一個小鎮,要去一趟溫哥華,除了四十分鐘的船程,還有兩邊的車程,來回需要五至六個小時。雖然經常送妻子同修去溫哥華參加活動,但自己卻一直沒有溶入集體的環境之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悟性不好,長期處於半修不修的狀態。

後來經過一次生死關的考驗,我體會到要明明白白的修煉,真正把師父講的法理溶入心裏,而不是停留在嘴上。是不是真正明白了師父講的法,外人看不見,可師父知道,遇難過關的時候,就沒法自己騙自己了,按師父要求的真正的學法、實修,馬虎一點都不行,真正明白了,有關有難的時候,就真正能做到信師信法,排除常人觀念的干擾。

二零零九年我出現了咳嗽,當時照X光後醫生說是肺炎,服用了七天抗生素,咳嗽症狀一直存在,時好時壞。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中旬再次照X光片和做CT檢查之後,就被轉診到一個頗有名氣的胸肺專科,醫生說我有胸腔積水,右肺功能完全喪失,支氣管炎,淋巴全部腫大,最大的一粒四點八公分乘五點二公分,肝臟也可看到淋巴腫大。當時醫生只是說情況不好,可能怕嚇著我吧,沒直接告訴我是晚期癌症,只是說儘快把親朋好友都找來,希望一次性對他們解釋清楚,並馬上給我安排了在第二天做全面血液檢查,第三天早上七點半到醫院準備做手術,最後這位醫生說了一句「希望我能幫到你」的話來安慰我。當時我的感受是:我被判了死刑。

回家的路上,我的妻子(同修)忍不住流著淚說:「多好的法,多好的師父,這麼好的機會你怎麼不好好抓住呢!?」我對妻子說:「我知道自己發生了甚麼事。」我感到生離死別就在眼前,但心裏沒有太大的波動。我心裏很明白為甚麼這種事會在我身上發生,當天夜裏竟然一夜無夢,心裏坦然。

第二天一早四點我就醒了,想到專科醫生說的話,我知道她說的「希望我能幫到你」只是作為一個常人醫生對我這個晚期癌症病人無可奈何的安慰話,開刀也就是盡人事罷了。我認真回想自己得法至今的經歷:沒有好好學法,好好煉功,沒有做到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經常執著於常人的東西,還給自己找藉口,認為自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

我明白在我身上反映出的肺癌的症狀是我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我必須去消這個業,去承受這個痛苦。此時我心裏湧出一個很強烈的明確的念頭:我已經得法了,一定要抓住這個機緣,不能再錯失了。我一定要跟著師父走,我知道這個關很不容易過,可是我一定要過,這是考驗我是不是真正信師信法,是不是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其實我非常明白,這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我決定放棄一切常人醫學上的檢查和治療手段。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妻子,問她好不好,妻子當時就堅決的說:「我支持你!但是取消治療的電話需要你自己打給醫生。」 我馬上給醫生打了電話,明確的告訴醫生:我決定放棄一切檢查和治療,我是氣功修煉者,我要用超常的氣功方法治療我自己。我的家庭醫生很快回電話給我,要我想清楚,不要輕易放棄,如果現在放棄,將來再沒有機會了。我謝謝他的好意, 明白堅決的告訴他我不需要了,可以把機會讓給需要的人。

我妻子暫時放下手上證實法項目的工作,全身心和我一起煉功學法,每天讀一講《轉法輪》和師父的新經文。澳洲的親戚夫婦(同修)也利用聖誕節的兩週假期趕過來和我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消業的過程是很辛苦的。師父說:「消業中是會痛苦,所以能提高,就是這個關係。」(《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我的症狀越來越厲害,吃不下東西,消瘦,咳嗽加劇,呼吸困難,胸痛,走一小段路都上不來氣。有時回家扭門把的力都沒有,晚上躺在床上翻身的時候感覺右胸發出一種像鬼哭狼嚎的聲音,很嚇人的持續不斷。整個人越來越衰弱。我只能堅持煉一小時功,學法時沒有力氣讀出聲,妻子和親戚們讀,我就聽著,聽著聽著就處於昏睡狀態。

有的同修用電子郵件傳給我大法弟子艱苦修煉的文章鼓勵我,妻子把師父的各地講法都拿出來讓我看,天天學著師父的經文。通過學法,我很清楚自己的消業過程就是一次證實法的過程,就是一次全盤否定舊勢力,跟「人」徹底決裂的過程,就是考驗我對大法和師父的堅信,就是在檢驗我到底是真修還是假修。那時心裏和身體都很難受,我自己就走到我家後院外無人的野地。對著蒼天喊:師父!弟子我不怕死,我一定走好這條修煉的路,一直走到底。

修煉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我知道在這個消業過程中如果正念不足,讓常人的一思一念干擾,都有可能被舊勢力和邪惡鑽了空子。我對著天空大聲說:「舊勢力和邪惡你們聽著,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怕死。我內心做好了全部準備,信師信法,我一定能戰勝病業。」

每天學法,心裏越來越亮堂,跟明鏡似的。師父甚麼都告訴了我,有時候,我感覺到自己走在一條架在萬丈深淵的斷橋上,一眼望去霧氣重重,看不到前面的路,可師父彷彿告訴我:「走過去,有我的法身在,你一定行的。」我大步的向前走竟然走了過去,這個斷橋原來是個假相呀!其實我是走在一條非常堅實的大橋上。謝謝師父!

雖然心裏很堅定,但症狀還是越來越厲害,咳的幾乎要昏過去,呼吸困難,我扶著椅子和牆大口的喘氣,感到肺像一塊鐵板一樣,有時真的感到自己好像快不行了。

一天早上,我對三位親人同修說我可能要準備後事了,他們同時瞪著眼對我說:「你說甚麼?!」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馬上意識到自己差點兒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在每天發正念時加大力度,徹底清除舊勢力,舊觀念對我的干擾。我不斷的警惕自己,千萬不能讓一絲一毫常人的觀念佔上風。妻子有時會問我:「你累嗎?」我馬上跟她說:「這是干擾。」

從確診後不到一個月的一天下半夜裏,我睡著睡著感覺全身特別熱,熱的我醒過來了,發現被子被掀到了一邊,我大口喘氣,突然覺的怎麼呼吸這麼順暢,胸痛和肺部鐵板一塊的感覺沒有了,特別舒服。我坐了起來,又大口吸了幾口氣,真是舒服,我馬上又躺下翻了幾個身,胸部裏那種鬼哭狼嚎似的聲音也沒有了,我一下子清醒過來了,馬上意識到這是師父把我的病業拿掉了,我不由自主的說:「謝謝師父!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以後一連幾天每晚睡覺時我都能順暢的呼吸,感覺真舒服啊!內心裏不斷的發出:「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隨後幾天身體還是很弱,呼吸急促,做稍微大一些的動作就喘個不停。今年二月份參與推廣神韻的活動,我和妻子到印刷廠取需要修改的宣傳單張。當我把一箱約四十斤重的箱子搬到車上的時候,感到心跳氣不夠,可是十天之後要把改好的單張送回印刷廠時,我能夠一個人把十四箱搬上車,已經可以勝任了,我真高興,再次謝謝師父。印刷廠的同修知道我消業的事後,半開玩笑的對我說:「你再搬幾箱回去,做完了你的業就消的差不多了。」真是這樣,隨後我又搬了七箱回家,等再送回廠的時候已基本不喘了。我悟到這是師父通過同修的嘴在點化我,告訴我要走出來,做好大法弟子要做到三件事。

現在我有機會就向身邊認識的朋友和在香港,大陸的親友講述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奇蹟,講述師父的慈悲,講述修煉法輪功的好處,同時揭露中共污衊陷害法輪功的邪惡用心,對大家觸動很大,很多人都很震驚,表示要跟我學煉法輪功,有的甚至著急的說要趕快學,學會後再去教家裏有病的親人。現在已經有七、八個朋友讓我幫他們請師父的《轉法輪》和師父的教功DVD光碟在學習了。

現在我和妻子一起參加集體講真相救人的活動,到中領館前發正念,到購物中心裏去幫推廣神韻發正念,參加大組學法等等。有時時間長了感到疲憊,但精神很好,心裏充滿了從未有過的踏實。

經過這次生死關,我體會到要明明白白的修煉,真正把師父講的法理溶入心裏,而不是停留在嘴上。是不是真正明白了師父講的法,外人看不見,可師父知道,遇難過關的時候,就沒法自己騙自己了,按師父要求的真正的學法、實修,馬虎一點都不行,真正明白了,有關有難的時候,就真正能做到信師信法,排除常人觀念的干擾。再就是過關時正念一定要強,不讓舊勢力和邪惡因素鑽空子。

在整個消業期間,我時時提醒自己,排除人固有的觀念,不把自己當病人,除了晚上睡覺,身體再難受也不躺在床上,只坐沙發,我的妻子同修也幾乎沒有把我當作病人,家裏一天三餐像平時一樣,沒有因為我的身體煮一些甚麼常人講的所謂營養的東西。當我咳嗽最厲害的時候,她鼓勵我別怕,說咳嗽是好事。平時也沒有過多的噓寒問暖,一切保持和以前一樣。有時我自己身體太難受了,偶爾有怨她不關心我的念頭,但轉念一想:「這不就是修煉嗎!」她也在過關呀,可能比我過的更辛苦呢,也就放下這顆心了。

師父給我們指出了一條通天的路,《轉法輪》就是我們登天的梯子,如何上去,每一步都穩穩當當不再掉下來,如何過好關和難就是我們自己的事了。堅持學好法,正念正行,心性就提高的快,在梯子上就穩。

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要急起直追,彌補自己以前浪費的時間,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自己的使命。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