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信師信法是破除病業干擾的根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正法修煉已走到了最後的最後,可有的同修還在艱難的過著「病業關」,有的甚至過早離世,這絕不是師父所要的,是舊勢力幹的。四年前,我也曾經出現過兩次嚴重的病業狀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中,很快神奇的闖了過來,在此想與同修交流一些當時的經過和體會。希望對同修能夠有所幫助共同提高。

二零零七年某月的一天早晨,我走到中室的門邊處,突然感到從身體的正中間,從頭頂開始像劃了一條筆直的線一樣左右分開,左邊身體正常,而右邊開始不聽使喚。繼而右側身體的骨頭和肉都稀軟的往下流一樣,人也隨之往下墜。我心裏一愣,這是怎麼回事?當身體快要蹲在地上的剎那,我頭腦異常的清醒警覺起來。這不是常人的偏癱症狀嗎,我想不對!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不是常人,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怎麼會出現這種狀態呢?在這講真相救人急的關鍵時刻,這不是舊勢力對我的干擾迫害嗎?我立刻堅決否定,絕不承認這一切!決不允許任何邪惡以任何藉口迫害我的肉身。當時我有種感覺:只要癱在地上就很難再起來了。我心裏連忙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然後又一邊喊自己的名字,一邊想著肉身必須馬上起來不能倒下。我命令著自己:起!起!你能做到!你必須做到!我使出最大的力氣拼命用右側身體頂住門框往上拱,身體沒有再往下滑。

我正告舊勢力說:「告訴你們如果我不修大法,也許今天就是我癱在床上的日子,現在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我師父已經從新安排了我生命的路,我雖然在修煉中還有許多執著心沒修掉,但也決不能成為你們迫害我的藉口,我會從法中歸正,你們這些舊的邪惡勢力,黑手爛鬼,這些沒有未來的東西,怎麼配迫害我呢?我快速的整理著思緒發著正念。一邊求師父加持,一邊繼續命令自己站起來,「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你一定能起來。這時奇蹟發生了,我真的一點點站了起來。但右側身體仍然耷拉著,我想這樣也不行啊,這怎麼做三件事,這不是給大法抹黑,給救度眾生造成障礙嗎?我能神奇的站起來,就能自己邁步,我艱難的往東臥室的床邊走,因為中室沒有床,我一點點真就挪到了床邊順勢躺在床上。我不停的發正念解體迫害我的一切邪惡,一邊背《論語》、《洪吟》、《精進要旨》中的《道法》、《位置》、《路》、《警言》等,一邊查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證實自我的心、急躁心、歡喜心、顯示心、惰性等等。

我心中對師父說:「師父對不起,弟子沒修好,讓師父又多操心了,弟子雖然修煉的有漏,也不允許邪惡鑽空子迫害我的肉身,請師父給我做主,弟子一定會在法中歸正」。大約有一個多小時後身體出現非常非常麻的現象,我想這可是好事,這不是有知覺了嗎?說明另外空間的邪惡大量解體了,師父在給我調整身體呢。我繼續發正念、背法,大約又過了一個小時,不是特別麻了,症狀越來越輕。我又在想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既然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就要該幹啥幹啥去, 我是修煉的人不能躺在床上。「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真的能下床走路,可身體還是不靈活。我想這事暫時也不能讓丈夫知道,他雖然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修煉,但畢竟是常人,知道了反而會給自己帶來魔難,或對發生的事情不理解,這就很不必要。我雖然行動很不方便,可還是做好了簡單的飯菜。我發一念,不讓家裏人發現我的不便,第二天基本恢復正常,以後每隔十天八天就來一次,但症狀一次比一次輕,五、六次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這種干擾。

還有一次,我正在房間掃地,只覺得腰椎「喀」的一下,當時腰就不能動了,直不起來彎不下去半貓著。疼得我不知道怎麼好,頭像空了一樣。都不能正常呼吸,一摸疼處腰椎的骨頭凸起一個包,就是常人說的腰椎盤突出。因我沒修煉前曾經這樣過,我知道這也是邪惡對我的迫害,我知道修煉人沒有病,這是假相。因為師尊在《轉法輪》中已經講了:「我這裏不講治病,我們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

我反覆背著師父的講法,知道我們一上來就在高層次上修煉,不是祛病健身的低層普通氣功。有氣才有病,我們早已有佛法神通,根本不在氣的層次,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同時也找到了我的根本執著,那就是修煉前由於病痛的折磨,二十年間我已經不知道正常常人身體的感受。每天期待的就是能減輕點病痛就行。修煉後,師父一遍遍給我淨化身體,使我感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太執著這種感受而起了貪圖安逸的執著心。再有就是那時基本每天堅持出去講真相,每次勸三退退幾個或十幾個人,因而起了歡喜心,沾沾自喜,明知道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但在潛意識中還是有證實自我的心。再有就是由於學法跟不上、學法不入心,起了幹事心,這也都是修煉中的漏。法在背,法理也知道,正念也在發,執著也在找,可腰的疼痛就是不見好轉。四天下來幾乎沒吃甚麼東西,也根本睡不著覺,人瘦了一圈。

晚上一位老同修來我家一看怎麼這樣了,問清楚經過後同修堅定的說:遇到這事就得自己闖,闖過去啥也不是!也有這種情況正念不足住醫院的,自己悟吧!同修的一席話讓我的心倒踏實下來了。當時我有一顆向外求的心,想讓同修找人幫著發發正念,這一下我的依賴心也沒有了。

我抬頭望著師尊的法像,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如果這話是您借同修的嘴說出來在點我,我該怎麼辦?我想那就闖吧,心一橫,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我已經四天沒出屋了,現在正是急需救人的時候,既然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那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了,既要學法入心,又要正念正行,還要出去講真相救人。

第二天早晨,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守護在我身邊的丈夫離開。不能讓他把我當病人伺候,一會兒丈夫就說:「我去洗車連加油,你在家別動養著吧」。他走後我急忙彎著腰,強忍疼痛,帶上真相資料和光盤推出自行車,心裏想不就是一個疼嗎,豁出去了。我順著樓前的下坡順勢邁上車子,這時奇蹟發生了,腰自己直起來了,不但不疼,像甚麼也沒發生過一樣,身體還輕飄飄的、軟軟的,自行車也像電動車一樣,沒蹬它自己就騎出小區駛向馬路。我茫然了,怎麼回事?像夢一樣。我馬上意識到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看到弟子想闖關的心為我承擔了一切,是師父加持的結果。邪惡在正念面前又一次解體了,當時心中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竟激動的在馬路上「哇」的一聲哭出聲來,好在旁邊沒行人,淚水順著臉頰止不住的往下淌。那天我是流著淚水一路講的真相,勸退了六個人。這六個人明白真相後都很感激,有的說:「謝謝,謝謝讓我們明白真相。」有的說:「能看出你是為我們好,能看出你的善良,謝謝。」我說:要謝就謝我們的師父吧,是我的師父讓我們救你們的,我們師父願所有有緣人都有美好的未來。

回到家中,我給師尊上香跪拜,望著慈悲偉大的師尊,我又一次淚如泉湧。因為我知道是師尊的慈悲呵護和不斷點悟,才使弟子走過了一個又一個魔難,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這不就是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展現嗎?

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我深刻體悟到,在魔難面前,在過關當中,體現了大法的威德和師尊的無量慈悲,是師尊一直呵護著我們前行。所以能不能從根本上信師信法,這是關鍵的關鍵。我們平時都在學法,但是不是真得法了,真的在用大法指導我們修煉。在魔難中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從感性到理性,真能做到正念正行,就能闖過關難,真的體悟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兩次破除病業干擾後,一直想把這段體會經歷寫出來,由於人心的障礙,覺得過病業關好的體會文章已經很多了,自己文化水平低,弄不好會給上網同修找麻煩。寫過了也沒交給同修上網,以後就丟掉了。這次在同修們的鼓勵和幫助下,在師尊的加持下,才又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切磋,從中也暴露出自己的虛榮心、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和惰性。正法修煉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多麼希望還在艱難過病業關的同修多學法、學好法,放下一切人的觀念,珍惜這段師尊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延長來的寶貴時間,修好自己,多救人,圓滿隨師還。

借此機會謝謝師尊的慈悲呵護一路走來,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