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信師信法和學會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八日】這些年來,一些同修在試圖領悟師父的一段法:「其實迫害之前的老學員我都給你們推到位了,包括後來的新學員,只要正念正行,完全可以保護自己了。只是有的學員就是沒有正念,甚麼都具備了迫害中還用人的思想看問題,還執著一大堆,叫師父怎麼辦?」(《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對於師父的這段法。有人曾經迷惑了好多年:既然師父給我們推到位了,那就應該是一個神的狀態,自己為甚麼關和難還那麼多呢?甚至有人還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有被邪惡綁架的,有被病業迫害走的。這些表現都和師父說的「推到位」對不上號。有些學員很為自己的悟性上不去而苦惱,卻恰恰沒有按照師父講的煉功不長功有兩個原因,去向內問問自己、看自己:師父講的法自己到底信還是不信?理解不理解?師父要求我們做的,我們真的不打折扣的做了、並且在做的過程中不斷對照法來內修自己了嗎?還是把學法學到的當作知識和理論,理論與實踐脫節,實踐中不斷的摻入人的東西替代師父的要求呢?

困惑中,有的同修在努力學法、過關和發正念,表面上看三件事做的很精進,可是這種表現是不是師尊說的「推到位」的狀態表現呢?內心有沒有真正的改變呢?

有位同修在交流中舉例說:就像一個很高很高的金字塔,師尊在「七•二零」前就把我們一下子推到了塔尖上了,把神通和能力都給了我們。此時,首先、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是否從內心真正把相信自己已經身在這個「塔尖」上了。師父告訴我們把我們推到位了,那我們從內心是真的相信到位了(而不是嘴上說),在這個問題上才體現出信師信法。

其次,被推到位的大法弟子,該是一種甚麼樣的狀態呢?師尊在多次講法中反覆強調,讓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這是核心。而我們的狀態,「作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構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糾正一切不正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那麼,既然是最正的,那就是符合法的標準。符合大法標準的生命,那自然是宇宙中最正的。可是,我們往往都有一些人的觀念、執著等魔性不時的暴露出來。當這種現象出現時,我們往往都認為自己不正,沒有達到師父所要的標準,以假相和觀念為藉口不去達到師父的要求,執意把自己放回「人還在修煉」、「還達不到師父說的狀態」,好比「抱著金碗討飯吃,揣著法寶乞人憐」。

對於是否信師信法的問題,最近師父也明示過:「你不是說師父要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嗎?(弟子笑)怎麼對師父要怎麼做也有想法?」「師父讓做主流社會,那你們就用正念在主流社會做,就一定會成。」(《再精進》)當然,在這樣做的過程中,因為有修煉提高心性的因素,因為有救人難的因素,所以還會遇到難度和矛盾,不像舒舒服服坐在沙發上喝茶水那麼輕鬆,但這些都是只要肯用法對照自己、肯向內找提高心性,就能很快過去的。如果做的時候,抱著懷疑師父要求的心,甚至抱著做試驗證明自己對師父的要求不對的心,那就大錯特錯了,那就站到起干擾正法作用的生命那一邊去了。

可是我們恰恰把自己的觀念和在人中養成的習慣,看的比師父的要求還重,把自己在人中的認識看的比師父講的法理還真實,恰恰忘記了、也沒有相信師父所告訴我們的:今天的大法弟子,「這種果位是靠個人修煉得不來的,一個普通修煉人十世八世、一百世都修不了那麼高!(鼓掌)就是因為第一你是大法度的生命,第二你是宇宙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第三你帶有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而被救度的生命本身也不一般,很多眾生也是高層次來的,大法弟子就帶有這麼大的使命,你才能修那麼高、證那麼大的果位,你才能有那麼輝煌的成就。」(《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那麼,既然十世百世也修不了那麼高,那我們為甚麼還執意把自己囚禁在自己觀念中的「修煉」的狀態裏呢?因為還是觀念沒有轉變,不敢相信師父,非要用觀念去套、用眼見為實去測量,所以就體現不出師父所講的正念十足、正念強大時應該有的狀態。

這些年我們看到,很多關同修過不去,根本上都存在著在實踐中(而不是理論上、知識上)是否真的信師信法的問題。真有強大的正念,行動上必然會體現出來,因為正念和正行是一體的,密不可分的;而且行動上是無條件的做到師父的要求,而不是自己設定的其它標準,否則還是不會修心、不會在矛盾中放下觀念、放下人心執著的體現。那麼舊勢力會死死抓住我們的漏、鑽我們的空子、干擾師父正法。

現層次一點淺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