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路上我就堅定的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四日】以前我渾身是病,如:腎炎、關節炎、心臟病、耳聾等,花了很多錢也沒治好,有病亂投醫,聽說氣功能治病,又學了幾種氣功,自己的病雖沒好卻能給人治病了。一九九四年,我丈夫拿家一本《法輪功》(修訂本),與我擦肩而過。到了一九九六年,有人找我煉法輪功,我就問他們:「法輪功我能不能學?」他們說:「法輪功師父才是你真正的師父」。從此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學法

剛開始學師父的教功錄像,就感覺手心腳心像抽筋那樣痛,這樣三天過去後,感覺很舒服。後來學了師父的講法,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我感覺這才是我要找的。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月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飛,我逢人便講大法的神奇。

於是街坊四鄰都來學功,我家成了學法煉功點,我沒上過學不識字,很著急,在一次夢中,看到牆上有一個大字「會」,醒來就知道是師父點化我,幫我學識字,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能通讀《轉法輪》

我學法如飢似渴,把時間安排的非常有序,晚上學法,早上煉功。白天幹活。有時早上臨下地幹活前再學會兒法,丈夫就說我,我就委屈的落淚,是師父把我從地獄撈起來,這部高德大法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我有幸得到他就應該好好學,好好珍惜這樣的機會。他說過我幾次我也哭了幾次,夜裏過十二點了我還在學法。中午休息時也去看《轉法輪》,有時睏就想:「那不是我,你愛怎麼睏就怎麼睏,反正我不睏。」一會兒就不睏了。

我學法時特別入靜,感覺周圍甚麼都沒有了,腦子就是學法,看字都是一層層的,有時看就是層層法輪。我只有一個念頭,一定好好修,修成正果。

二、過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惡黨鋪天蓋地的瘋狂打壓下,黑手爛鬼操縱著壞人,到處綁架法輪功學員,我們鄉惡黨第一次綁架了二十名,我和丈夫也在其中,到了一個無人知道的地方,讓我們跪下,用鞭子抽打,打完了還說:「知道為甚麼打你們嗎?就是因為你們修煉了真、善、忍。」十五天後讓我們回家時說:「別跟家人說挨打著,就說吃的好喝的好。」聽了他們的邪惡謊言,更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決心。

被迫害後時隔不久,我突然大出血,連續一個月昏昏沉沉,有氣無力的躺著,忽然一個聲音提醒我,我猛的坐起就往廁所跑,當時流血不止,我沒有怕。街坊四鄰看到我臉色蒼白的難看,就說快到醫院看看,我說沒事。我堅信師父能幫我闖過這一關,第二個月持續了二十天,第三個月持續了十五天。從此我感覺真是脫胎換骨的改變,像換了一個人一樣,渾身充滿了能量,上山時,身體像旋起來一樣,輕飄飄的往山上走,幹活不覺得累,從此我更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信修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我還自己寫法輪大法好,寫真相材料去貼,讓人們了解真相。

因我家條件不好,兒子上大學需要錢,就給一位銀行職員當保姆看孩子。一次過馬路時,剛躲過一輛大卡車,沒有看到一輛紅旗轎車飛快的向我駛來,等看到時,只聽「卡」剎車聲,當時我就想:「師父,請保護孩子,我沒事。」車停下了,我和孩子摔倒了,回頭看孩子,孩子坐在後車座的小筐裏懸著,沒倒,停在前後車輪中間,孩子安然無恙,我抱起孩子撫摸著說:「我們沒事。」我只是感覺後背有點疼,我對司機說:「我們沒事你走吧。」圍觀的群眾不服氣了,議論紛紛:「怎麼不到醫院給孩子看看,怎麼不要點錢呢?」當時我想:「我是法輪功學員,不能混同於常人。」這時我看到眼前一米多遠有像擀麵杖一樣的東西,中間粗,兩頭細,金光閃閃的左右快速地穿梭著,有三至五分鐘。

我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是師父在幫我清理邪惡的東西,它們也是取命來的,師父為我承受了許多,我萬分感謝師父。同時也在找自己,我還有甚麼心沒去造成魔的干擾,昨天,女兒和我生氣,不辭而別,心裏惦記著,兒女情放不下,我明白沒有這個心就不會有這個難。在出事的一瞬間就想到了:「當時就讓師父保護孩子,我沒事,把兒女情放下了。平時我有甚麼心去甚麼心,不斷修正自己。」這時孩子的母親也來了,說:「怎麼把司機放走了,也不要點錢?」我說:「給你二十萬也不如孩子好好的。」孩子的母親醒悟了(因我經常給她講真相),看到孩子氣色很好,又要吃的,就放心了。

回家後,我一摸後背脊椎骨處支起二至三公分高,小腹脹的不排氣,我對師父說:「師父請放心,我一定走好這一關。」我用布把腰纏起來,學法煉功,師父的幾本新經文我都看了一遍,腰一天比一天舒服,腹部十天開始排氣,腰部二十天就直了。我知道師父一直呵護著我,才使我闖過這一關。我更加精進學法煉功,向同修們講我的經歷,告訴她們一定堅定的修下去,向村裏人講我的故事,村幹部也知道,見到我說:「法輪大法好」。

三、闖出魔窟

一次聽同修說,有人講真相都講到派出所了。我想,怎麼到派出所講呢?時隔不久,警察忽然闖進我家裏,把我綁架到派出所。我想正愁沒機會給你們講真相呢,來這就是給你們講真相來的。我請師父和眾正法神幫我加持,清理邪惡之場。當時看到很多正法神在我身邊。我發著很強的正念,警察問,我不配合,就是給他們講真相:「既然你們把我接來了,那我就把真實情況說說,我學法後身體的變化,精神的變化等等。」

我講完後又想:「我講完後不許你們再寫了,再寫就讓你們頭昏腦脹手哆嗦。」只見一個警察一隻手揉腦門,一隻手捂心口。另一警察寫不下去了,把紙揉了。晚上,有幾個年輕警察看著我:「大娘您坐這,大娘您喝點水。」他們對我很客氣。我看他們可憐說:「你們年紀輕輕的幹這個事,為這點工資,快別幹了,江澤民等都被國際法庭起訴了,他們都不敢出國。學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迫害好人是有罪的。」他們認真的聽著,看著我笑。

一會兒,所長進來了,說:「嫂子,我保你」。我想:「你保不了我,是我師父在保我」。所長說:「要不是有人告,我才不管呢!嫂子你人緣多好,這麼多人接你。」那天村幹部和家裏人來了很多,我向接我的人走去,聽到後邊有個人說:「她還沒寫保證呢。」我連頭也沒回心想「寫甚麼保證」。

從那以後有好幾年他們沒到我家騷擾。去年九月,我縣又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我也在其中。當時我只有一念,到這來就是給你們講真相來的,我是法輪功學員一切由師父管,你們說了不算,警察開始問話,我不去聽,就是發正念,警察問,「你聽見了嗎?」我指著自己的耳朵說:「你們說的是甚麼我一句沒聽見。」警察又問:「你是怎麼學的?跟誰學的?」我開始給他們講真相:「我要不學法輪大法命早沒了,後事都準備好了,學了幾種氣功,都是不講修心,又打人又罵人,有病吃藥也不好,學了大法兩個月,我多年的癆病不翼而飛,我通過修煉法輪大法,知道怎麼樣做人了,知道怎麼樣做一個比模範人物還要好的人。」

我當時想到師父的經文《忍無可忍》,我接著說:「那時我在炕上躺著,兒子放學回家連飯都吃不上,因為學大法甚麼病都好了,要是你媽這樣你讓她煉吧?」警察聽了我的話有點受不了了,轉了一圈氣喘吁吁的說:「剛才讓你說你說不會說,現在你說起來沒完,照你這麼說,就你們學法輪功的是好人,我們都不是好人啦!」我立即指著他說:「是你說的。」另一警察說:「判你一年你服吧?」「不服,冤,我回家。(跟師父回家)」「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我說了算,我師父說了算。你給我說說,修煉大善大忍哪不好?」警察說:「快別鬧了,你快走吧!」他們順手把那張紙遞給我說:「你要吧。」「我不要。」隨手把那張紙揉搓了。

回到屋裏,發正念時,單手立掌看到無數一尺多長的金黃色的箭,從我手掌飛出去,發了二十分鐘收回時,箭隨著手也收回來了,我感到慈悲的師父時時在我身邊呵護著我,同時也感到大法的莊嚴與神聖。

同屋裏有幾個同修也被非法判一年,對我說:「我們甚麼也沒說。」我說:「到這來就是講真相來的,為甚麼不說,該說就得說。」「你肯定也是一年吧?」「沒有肯定就是回家。」同修說:「快和家要點錢,我們走後你也走。」我說:「你們走後我就回家,一定回家。」

由於我正念強,對師對法堅信不移,她們走後,有人告訴我:你是十五天。他們把我轉到另一個屋,告訴她們我是法輪功還有三天就回家了,她們都靠近我和我說話,我就給她們講真相,勸三退。有三個人退了,到了十五天我就回家了。

回顧自己走過的修煉路程,體會到,只有學好法,我們才能走正師父給我們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只有學好法,我們才能在魔難面前、在過關的時候,在執著心暴露的時候展現出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才能在世人面前展現出我們的祥和與慈悲。非常感謝師父給我這次在法會交流切磋的機會,我要找出不足更加精進實修。

由於自己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