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為甚麼未參加女兒的婚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二零一零年臘月二十二日,是女兒丹丹舉行婚禮的日子,被中共非法強制關押的呂桂玲卻無法參加女兒的婚禮,由於中共邪惡勢力對信仰「真善忍」的團體的迫害,給他們一家造成深深的遺憾。

中華民族是一個重視傳統與家庭倫理的民族,孩子的婚姻大事不僅要得到雙方父母的承認,也要得到老天的認可,所以要拜天地、拜父母,作為父母親也要給一對新人美好的祝福。無論對於孩子和雙方父母這都是一個重要的日子。可想而知,作為女兒丹丹此時此刻多麼希望母親在身邊啊,可是由於中共邪靈肆虐中華大地,迫害善良民眾對法輪功的正信,致使修煉法輪功的母親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承受非人的折磨。

呂桂玲,五十二歲,山東威海市溫泉鎮江家寨人。她於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遵照李洪志大師對學員的要求,努力做一個符合「真、善、忍」的道德高尚的人,從此她的家庭和睦了,孝敬婆婆的事情搶著做,妯娌們相處融洽。管教孩子也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她唯一的女兒丹丹也明白了做一個好人的道理。丹丹曾經對她的母親說,幸虧知道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要不然在這個對不道德的事情都習以為常的社會,誰能把握好自己呀。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教人向善的,不需要政府一分錢,不參與政治,為人祛病健身,提升民眾道德修養的功法,卻被執政的中共邪黨殘酷的鎮壓。信仰「真、善、忍」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一個普通的農婦,憑著一身的正氣毅然走到了北京國家信訪局為心中崇高偉大的信仰請願,和平申訴「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實際情況。但是面對一個在和平時期曾經殘酷迫害死在它自己統治下的八千萬主流民眾的邪惡操控的政府,呂桂玲的正義之舉遭到非法的關押。此後,呂桂玲在二零零一年元月和二零零二年四月又遭兩次強行綁架。

屢屢遭受迫害的呂桂玲並沒有消沉,反而被中共因為迫害法輪功而挾持的不明真相的廣大民眾而著急。作為一個修煉者她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必然會在歷史中被淘汰,可是被中共用惡毒的謊言欺騙的民眾卻在無知中被邪惡的中共真正綁架,如果這些人不能了解真相,將隨著罪惡的中共一起被歷史淘汰,挽救民眾於危難之中是呂桂玲唯一的心願。所以當她接觸到一個用電視插播講真相的小組後,毅然參與其中,雖然她沒有技術,但她是用心做。

邪惡的中共對他們的行為無比的恐懼,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他們小組被綁架後,被中共邪惡集團控制的法庭判以十九年和二十年重刑。他們這個小組的成員如今都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監獄和山東女子監獄。呂桂玲曾經一度絕食抗議違法的迫害,後來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保外就醫,在家恢復煉功後身體迅速康復,隨後流離失所。在呂桂玲回家看望家人的時候,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左右,善良的農婦呂桂玲在家又一次被威海環翠區分局「六一零」頭目劉傑帶領一幫惡警非法破門綁架,再一次在山東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一進監獄她喊「法輪大法好」,接著就被關了禁閉,從禁閉室出來上了集訓隊。「集訓隊」是山東女子監獄專門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特殊集中營,監獄從各監區抽調惡警和人高馬大的刑事犯充當打手和值崗人員。在薛顏勤、徐玉美等惡警的策劃、有意誤導、教唆和高分減刑的誘惑下,那些刑事犯喪盡了良知,任意使用各種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極盡迫害之能事。

呂桂玲從禁閉室出來,身體很虛弱,頭暈得不能幹活,趴一會都不行,邪惡之徒破口大罵呂桂玲:裝死!上去拳打腳踢揪著頭髮往後拽,強行灌藥,大冬天把呂桂玲的衣服全拿走,發給洗的褪了色的很薄很薄的棉衣棉褲,根本不擋寒,大衣棉鞋都不給。集訓隊一般都發新囚服,唯獨不給呂桂玲,床上只給一床薄墊子,褥子也不給,家人送來被子也不讓拿進來。監獄發被子也不給,呂桂玲必須簽「犯罪」,否則不給,呂桂玲不簽,她們就破口大罵。誰對呂桂玲說句關心話,都遭她們一頓大罵。最後她們逼著呂桂玲寫申請,寫了也不給,說晚了,背後她們拿著申請笑。這就是她們毫無人性的流氓嘴臉。法輪功學員呂桂玲絕食幾個月被在地上拖著送醫院去灌食。

如今,呂桂玲仍然被山東女子監獄非法關押,家人去探視講話也不自由,「真、善、忍」是不被獄方允許的話題。

如果在一個國家信仰「真、善、忍」是被打壓的,一個信仰「真、善、忍」的農婦都使中共害怕,那這是怎樣的黨?這個執政的惡黨還有甚麼理由被人相信?願呂桂玲的悲劇不再出現,願每個人走出中共惡黨的謊言,願每個家庭充滿歡聲笑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