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隋秀豔再遭「六一零」惡警劉傑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星期六上午,山東威海大法學員隋秀豔、谷慶愛在威海糖酒站總站購物時,被惡警綁架,當日就被威海「六一零」頭目劉傑等惡警劫持到威海看守所非法關押。 這是相隔八年,隋秀豔再次走回修煉路後,又遭惡警劉傑的綁架。

隋秀豔,女,44歲,威海毛紡織廠職工。隋秀豔1996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煉,通過學法煉功,她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律己修心,努力做一個好人,思想境界不斷的得以提高昇華,身體也健康了,久治不癒的哮喘病不翼而飛,脾氣也變好了,化解了婆媳以往的緊張關係。工作中,她不計較個人得失,總是把好處讓給別人,得到周圍同事的讚譽好評。

1999年7月20日,江與邪黨開始鎮壓迫害法輪功。隨秀豔於99年年底與同修一起去北京,向有關部門說明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自己的親身受益。卻遭到了天安門惡警的綁架,被當地惡警押回威海非法關押十五天,並遭非法勒索一千元的罰款。

以「六一零」頭目劉傑為首等惡警對當地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綁架關押,瘋狂迫害,他們採用株連政策對隋秀豔的單位進行施壓,使隋秀豔幾次遭到單位的無理關押迫害,並遭到非法罰款。

2001年5月份的一天,隋秀豔正在單位上班,突然邢××帶了一群惡警惡人闖進來,再一次綁架了隋秀豔,劫持到山東淄博洗腦班進行洗腦非法關押15天。

由於受江氏與邪黨的造假宣傳,眾多世人深受謊言毒害,平時受同事喜歡的隋秀豔一下變成了遭人另眼看待,再加上受矇蔽的親人的無理指責,使隋秀豔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失去了堂堂正正的修煉環境。

二零零八年八月初的一天,隋秀豔的丈夫趕海回來突然感到身體不適,到威海四零四醫院治療,經醫生診斷後按皮外傷醫治,結果人一下子不省人事,被轉到威海市裏醫院搶救治療,晚八點鐘到的市裏醫院被送到重病區,醫生一直搶救到早六點鐘未果,一口痰死死卡在病人的嗓子眼,怎麼也弄不出來,醫生也覺得無望了,已向家屬下了病危通知書。

此時的隋秀豔眼看著醫生對生命垂危的丈夫束手無策,心急如焚,危難之時她想起了師父,當著在場醫護人員的面,雙膝跪到地上大聲哭喊到:「師父!請給李志福一條生命吧。」話剛出口,只聽醫生說:「出來了。」病人換過一口氣,能呼吸了,此時在場的醫生都感到驚奇。

可是儘管大法的奇蹟展現出來了,但是周圍的親人還是擺脫不了中共謊言的欺騙,本能的產生一種排斥,一旦病情有轉機就誤認為是醫藥的效果,就依賴醫治了。隨著帶來了不好的結局。

十三天後病人轉出重病區住進普通病房,幾天後,醫生說:「病人的嘴張不開不能進食,得從鼻孔打流汁,所以給作了切管手術。就這樣一天天的時間過去了,可病人的病情未見好轉,而且四肢軟的像麵條,成了植物人。最後醫生對隋秀豔丈夫的病也無能為力了,天天下病危通知。當時家人說到北京請專家,本院醫生說這種病請專家也沒用,治不好。就這樣丈夫在醫院只是靠輸液一天天維持生命。

四、五十天過去了,丈夫不但病沒有好轉,而且在病床躺得身體多處出現破皮現象,這樣只好回家了,回家後隋秀豔無微不至的伺候著病重的丈夫,自己卻吃不好睡不下,身體已熬得沒力氣了,人瘦了一大圈,每天還要給丈夫勤翻身、擦洗身軀,打流質(蔬菜、麵食、藥搗沫加一定的水),而且丈夫還不能正常排大便,每次都是隋秀豔用手往外摳。數月後,丈夫走了,撒手人寰。

為丈夫治病欠了一身的債,醫藥費已花掉數十萬元,單位效益又不好,不能報銷醫藥費,醫藥費全是隋秀豔向親戚朋友借來墊付的。而且孩子上學需要錢,家庭生活需要錢,單位又開不出工資來,怎麼辦?此時的隋秀豔嘗到了人間的酸甜苦辣。

同時讓她最痛心的是:如果中共邪黨不迫害法輪功,全國會有多少人走入大法修煉!自己也能一如既往的修煉法輪功,天長日久丈夫也許能與她一起修煉,就不會得這種怪病早早離開人世,她的家庭也就不會遭到如此的打擊,因為有好多得過癌症的重病人因煉法輪功身體都康復了。有多少人能認識到:中共惡黨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毒害了多少好人,毀了多少家庭。在這關鍵時刻,同修們的及時幫助和啟發,使她看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她決心重回修煉路。

重新走上修煉大法的隋秀豔,明白了只有得到大法的福音,人生才能幸福平安,此時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要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告訴人們,特別是自己的親人、朋友都能知道大法好,從而獲得真正的幸福。因為了解真相是人們得救的唯一希望。然而她卻又一次遭邪黨惡警劉傑等綁架、關押、迫害。請知情者曝光迫害詳情。

相關電話:

威海一環翠區610辦公室電話:0631-5226610
劉傑手機:13792709610
威海看守所電話:0631-5276472
威海看守所所長:劉松
副所長:劉曉麗
山東威海家家悅(即:糖洒站)
辦公室電話:0631-5287303
總經理:王培桓 辦:0631-5233097
副總手機:13306305493
總站電話:0631-5232374(同修被綁架地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