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獲新生 遭迫害呼喚良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一九九八年五月二日有幸走入大法修煉,通過不斷的學法煉功修心性,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使我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家庭和睦,與以前的我判若兩人。

一九九五年三月,我因身體患有嚴重的頸椎病、風濕病、神經衰弱、心臟病、婦科等多種疾病久治不癒,無法繼續工作,在單位辦了內退。由於長年被病折磨,內心幾度痛苦,脾氣也越來越壞,動不動就對家人火,簡直吵翻了天。我不但不能正常上班工作,而且在家中也不能幹家務活,全是老伴、孩子幹,家裏家外我竟成了個沒用的廢人,越想越氣,心裏憤憤不平,我為甚麼要得這樣的病,活得又苦又累,吃不好睡不好,還折騰的家人不得安寧,對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總想一死了之。

萬難之中,我幸遇大法洪傳,大法使我重獲新生。回想剛得大法時,我用了兩白天一晩上看完一遍《轉法輪》,看完後我心裏覺得很舒服,從沒有過這樣好的感覺,我心裏亮堂了,明白了人為甚麼能得病遭罪,我不再對別人有怨氣。懂得要想活的自在,就得從做好人做起,就得按《轉法輪》這本書中的指導修心、向善、做好人。神奇的是:從前我看書或看電視時,時間稍長一點身體就發板很累,眼睛也發脹、往外鼔著痛,低一會頭頸椎痛的像刀砍一樣;這次一本書看完後,不但不覺累,而且身體感覺很舒服,我想: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於是我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法輪功煉功點,開始學煉法輪功。

就這樣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修煉中不知不覺的我能幹家務活了,晩上也能睡著覺了,心情也好了,整天總樂呵呵的,也不發火了,全身多年的疾病煉功一個多月全好了。在家這回倒過來了,我洗衣做飯,老伴、孩子吃現成的,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從此家庭變得和睦溫馨。

當我從一個百病纏身的廢人變成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時,親戚都感到驚訝,左鄰右舍也總對我讚不絕口的說:「看你身體真行,走路輕飄飄的,這麼大年紀一手提著二十斤重的麵粉就跟沒提東西一樣。」是的,我也曾問過自己這一切都是真的嗎?我不是在做夢吧!當我靜心審視這一切真實的現實時,不由得淚流滿面,對大法師父洪大慈悲的救度之恩難以言表。

然而,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修煉者日眾的妒嫉與中共惡黨相互利用,發動了震驚世界的對法輪功與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邪惡之徒利用手中的權力調動全國的公安、國安、法院、檢察院、「六一零」辦公室、各派出所人力物力,對手無寸鐵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煉者大打出手,操縱所有媒體編造謊言鋪天蓋地的污衊法輪功,自編自演天安門偽案毒害世人,蠱惑誘騙世人對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的無端仇恨。在江澤民的「名譽上搞臭、精神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的驅動下,全國的公安系統肆無忌憚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抄家、判刑、勞教、罰款等殘酷迫害。威海地區的公安、「六一零」辦公室、各派出所也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瘋狂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上午八點多鐘,我在家洗衣服時,突然,威海城裏派出所王兆震(男:三十多歲,一米八多的個兒,原城裏派出所教導員。現任威海市羊亭鎮派出所所長。)氣勢洶洶的帶了五、六個警察闖進我家,手裏揮舞著所謂的搜查證,叫囂著讓我簽字說要抄我的家,我嚴厲的說:「你憑甚麼要抄我的家?」王兆震毫無道理的說:「就憑你煉法輪功。」我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有甚麼錯?」王兆震蠻橫無理的說:「我不管你這些,我是執行公務的,你快簽字。」我說:「我不會簽的。」這時王兆震把手一揮大喊:「不簽字也抄,快!」

頃刻幾個警察一擁而上,翻箱倒櫃,床墊也掀了,地毯也扒了,家被翻的一片狼藉。我說:「你們一個個身強力壯的對付我一個老太太有甚麼用,你們把這些勁用在為老百姓做正經事上多好。」王兆震卻說:「共產黨給我錢,叫我幹我就幹。」說著並向我伸手說:「你要給我錢,我就給你幹。」

王兆震一夥對我非法抄家時,搶劫走了我家中的大法書籍、煉功音樂磁帶,當王一夥將我孩子的結婚錄像帶也要搜走時,我告訴這個不能拿走,這是孩子結婚留做紀念的,王不但不聽還氣呼呼的說:「不用聽她的,拿走。」同時還將我家中僅有的八百元現金搶走,我說:「這是我家中本月的生活費,不要拿走,你們要注意你們的形像。」這時王兆震挺著胸仰著頭不可一世的說:「我不怕,我就是老天爺。」同時把我也強行帶到城裏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一幫警察對我進行審訊,審訊了老半天,也沒問我一句正經話,另一幫到對面屋放在我家搜走的錄像帶,看的過程中他們還不斷的發出大笑聲並說:「這還真是結婚錄像呀。」(當事後老伴到城裏派出所要回我家的財物時,王兆震卻賴著手指著下屬說:「誰看見錄像帶了,沒人看見。」)大約十一點多鐘,他們讓我在一張寫著:「擾亂社會秩序」的單上簽字,我說「我沒有擾亂社會秩序」,他們說:「你可以寫上你沒有擾亂社會秩序。」就這樣他們又把我劫持到威海拘留所把我給拘留了。

在我被王兆震一夥惡警非法抄家、綁架迫害中,我家人的身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眼睜睜的看著當今的警察如土匪般殘害無辜的親人卻束手無策,無處說理,真是忍無可忍,氣得牙痛了很長時間。

寫出王兆震一夥警察對我的無辜迫害不是為了解恨,而是為了講明真相,救度還在受中共謊言毒害的警察與世人。日前,由於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很多高官、警察、世人都在覺醒,認清中共惡黨才是殘害中國人的邪惡根源,明白無論媒體上怎麼說的好聽,都是在騙人的鬼把戲,紛紛退出中共邪惡組織(黨、團、隊),相信法輪大法好,用自己的正義良知,盡自己的所能退還曾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幫助釋放曾非法抓捕送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為自己與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迄今法輪大法已洪傳世界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被譯成二十多種文字,獲各國褒獎二千多項,世界都知大法好,唯獨中共在迫害。由於中共惡黨的無度行惡,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災難,天滅中共指日可待。因此真心希望王兆震及還在聽從中共謊言參與迫害行惡的人快快明真相,停止迫害。

山東省威海城裏派出所所長:姓張
威海城裏派出所原教導員:王兆震
威海城裏派出所電話:0631─5223014
威海市羊亭鎮派出所所長:王兆震:手機號碼:13906314465
威海市羊亭鎮派出所電話:0631─5764153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