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鴻想爸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八日】鴻鴻今年才七歲,可是十幾天前卻和爸爸媽媽一起被綁架了。

鴻鴻的爸爸佟煥祥是山東省威海市天和棋院的院長,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個非常厚道的人。1996年─2002年,獲得威海市圍棋賽冠軍,2004年得過威海棋王賽的棋王稱號。近幾年來為推動威海圍棋事業的發展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在鴻鴻的爸爸佟煥祥擔任院長的威海市天和棋院,學生多次拿到山東省少年圍棋賽單組別的冠軍,就在今年也拿到了山東省女子甲組的冠軍。棋院舉辦的「天和杯」威海少兒圍棋賽已經七屆,每次三市三區的棋手都有幾百名來參賽。就在佟煥祥被綁架前一週10月3、4、5日,剛承辦完由體育局主辦的威海首屆「海飛杯」圍棋十強賽,受到了全市人民的好評,被評為歷次比賽最好的一屆。

佟院長原來也曾相信過電視、報紙等媒體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但看了法輪功真相光盤後,才知道「天安門自焚」原來是編造的謊言,是在煽動老百姓對法輪功的仇恨,二零零六年出國旅遊才發現走到哪裏都有修煉法輪功的,根本和中共宣傳的對不上號。

2007年10月11日下午,鴻鴻放學後和父母一起去朋友家。就在他們從朋友家出來,想到海邊玩一會兒的時候,一輛緩緩而行的三菱吉普車號為魯O.K0106的車上,下來3、4名便衣警察。後又來一幫武警,以調查為名強行將一家三口綁架到山東威海市高區公安局。

爸爸在一個屋子,鴻鴻和媽媽被關在另一個屋子。鴻鴻受到了驚嚇,不停的哭喊,不停上廁所,幾乎十分鐘就去一次。警察們搶走了爸媽的包,拿走了他們的鑰匙,然後就沒有任何手續,不打任何招呼,擅自抄了他們的家和單位。惡人們搬走了兩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打印機、移動硬盤、切紙刀、MP3等等,扣壓了他們的汽車、棋院學費約5萬元錢。家和單位被翻的一片狼藉,爸爸當天被送到威海市看守所,鴻鴻和媽媽半夜十二點才被送回家!

十幾天過去了,小鴻鴻每天都問媽媽,爸爸甚麼時候能回來?鴻鴻請了假和媽媽想去看看爸爸,公安局卻不讓見。

鴻鴻家為甚麼會受到這樣不公的待遇呢?只因為人有信仰,信仰「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就受到如此對待嗎?國家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

法輪功又稱「法輪修煉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無論看書、聽磁帶都能修心向善,提高思想境界,淨化身體。在九九年中共非法打壓之前,有近億人在學,有千萬人因修煉法輪功有了好身體,為國家節省了大批的醫藥費,讓多少家庭獲得了幸福。

可是99年被強行以「政治運動」的各種「大帽子」被取締了,可依然有大批受益的民眾堅持修煉,可這些手無寸鐵的民眾,在江澤民權大於法的「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滅絕人性的打壓中許多人被勞教、打死、打殘,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賣向全世界,是「這個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佟煥祥是個孝子,父母都是近八十歲的人了,母親因被車撞,花了十幾萬,打官司打了幾年還沒有結果,又被氣成腦血栓,癱在床上。佟煥祥將幾乎是植物人的母親接到了自己家。看著母親受罪的樣子,佟煥祥心裏很難受,給母親專門雇了一個保姆照顧她,每個月還要花幾百元的藥費醫治,可是不見有好轉。因為以前就聽說法輪大法能祛病健身,現在又有朋友提起來,於是就想讓母親試一試。可是母親那時神志不清了,怎麼辦?還是試一試。於是每天上班前,佟煥祥把法輪大法講法磁帶放到錄音機裏,一共十四盤不停的來回放,奇蹟終於在第十二天出現了,母親能下地走路了,儘管需要人扶著,但可以上廁所了,父親從最初的強烈反對(因看電視抹黑宣傳法輪功),到看到了一絲光明,簡直不敢相信。見過他母親的人無人不稱法輪大法神奇。

中共迫害法輪功八年了,甚至把法輪功編進學生的教科書中進行抹黑,在考試題中讓不明真相的孩子表態,只有在中共的統治下才會這樣,只有在中共的暴政下才會「統一思想」。

鴻鴻見不到了爸爸,每天都在翹首以盼,爸爸快點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