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威海天和棋院院長佟煥祥一家被綁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一日】2007年10月11日下午5點左右,佟煥祥一家三口從海邊的朋友家走出,一出大門便被開著魯OL00106的三菱吉普跟上,走了5、6米遠,從車上下來一群便衣警察約5、6個和一群武警以配合執行公務為由,強行將一家三口綁架到威海市高區分局,嚇的七歲的孩子哇哇大哭。

佟煥祥被關在外事科辦公室裏,妻子和女兒被關在巡警科內,在被關押期間孩子嚇得不停的小便。警察強行搶走了他們倆的包,扣押了他們的手提包及包內的一切物品,搶走了他們的鑰匙,隨後在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非法闖入他們家和單位,把家中、單位裏的兩台台式電腦、一台筆記本電腦,幾個U盤,兩個移動硬盤,塑封機,切紙刀,學生的學費約5萬元(現金)拿走,自家轎車被強行扣押。在不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將佟煥祥送到威海市看守所,妻子郭瑩和七歲的孩子一直被關到半夜12點才讓回家,走時只給了一把開自家門的鑰匙。目前佟煥祥仍被關在看守所。

佟煥祥只因信仰「法輪大法的真、善、忍」,就被如此警察的非法對待。但是,佟煥祥信仰「法輪大法」的由來卻少為人知,其父母都是七十八、七十九接近八十歲的老人,其父母在二零零三年一天早晨散步時,走到人行線上被後邊來的一輛奧迪車撞上,母親走在後面先被撞上,父親在母親前幾步後被撞上,母親被撞斷了鎖骨,腿骨處骨折,被打了鋼板,父親嘴被撞爛縫了幾針,對方只在最初入院時付了5千元錢就再也找不到人了,肇事車也早在出事的第三天提走,母親在約半年後出院得到的判決書是對方拒絕賠款。其母親眼看著一輩子沒攢幾個的這點積蓄和兒子們的錢近十萬元花進去了,還沒個說法,當天便得腦血栓住進哈醫大,幸虧搶救及時,但老人已經偏癱。又花了幾萬元後,老人出院了,但已經神志不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母親坐著輪椅被送到了佟煥祥的家,看著母親受罪的樣子,佟煥祥心裏很難受,給母親專門雇了一個保姆照顧她,每個月還要花幾百元的藥費醫治,可是不見有好轉,因為以前就聽說「法輪大法」能祛病健身,現在又有朋友提起來,於是就想讓母親試一試,可是母親那時幾乎就是植物人,神志不清了,怎麼辦?還是試一試,於是每天上班前,把「法輪大法」講法磁帶放到錄音機裏,一共十四盤不停的來回放,奇蹟終於在第十二天出現了,母親能下地走路了,儘管需要人扶著,但可以上廁所了,父親從最初的強烈反對(因受惡黨電視抹黑宣傳的毒害以及對惡黨迫害的懼怕),到看到了一絲光明,簡直不敢相信。

母親一天天開始好轉了,因腦血栓,手總是掉在胸前,當教她煉功雙手結印時,手握成拳頭打也打不開。第二天給她洗臉時,她的手竟打開了,打開後變軟了,父親從此開始接受了大法,他也知道了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欺騙百姓的,父親每天開始給母親讀《轉法輪》,不知不覺中,父親也變了,變得體貼人了,父親說《轉法輪》裏讓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路不拾遺,開始還做不到。父親三十多歲便滿是白髮的少白頭,開始長出了黑髮,活動的牙齒沒想到又長上去了,以前口袋裏隨時放著速效救心丸用不上了,自己扛一袋麵粉上六樓還說不累,79歲的老人,這在以前簡直不可思議。

法輪大法這麼好,老人們覺得不能理解,為甚麼中國不讓煉,這能為國家省多少醫藥費,為子女少添多少麻煩,老人經常說把《轉法輪》書裏的教人做好人的內容在報紙上登出來,讓老百姓評評哪不好?一年後母親已經能上下樓了,儘管走起來不太利索,思緒也清晰了,還能講她小時候的事情。

二零零六年佟煥祥到國外旅遊,在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看到了有如此多的人在煉「法輪功」,知道法輪大法洪傳了八十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也被譯成三十多種文字,他也希望「真、善、忍」的法理能在中國傳播,讓人們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可是中國惡黨獨裁,沒有人說話的權利,警察隨便就可以抓人、搶劫,一個政權控制著整個國家的軍隊、媒體、資金,卻連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信仰「真、善、忍」都懼怕,這種政權能走多遠,人民能安定嗎?能和諧嗎?

參與綁架的:警車車號:魯O-L00106;
參與綁架的警察目前已知道的有:張沂東(警號:067394);邊防武警:祝國清;
其他參與綁架的警察警號:067421; 067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