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威海豐孝語、魯慧敏夫婦被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日】自從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利用中共惡黨,操控邪惡政府的一整套國家機器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法輪功的非法殘酷迫害以來,無數的善良好人被無端的關進勞教所、監獄,被酷刑折磨致殘致死,無數個美好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場迫害的殘酷性,超越人們的想像。

讓我們從山東威海市公路局的一對夫妻職工豐孝語與魯慧敏的經歷來看看中共惡黨怎樣對待中國的平民百姓。

豐孝語和魯慧敏都修煉法輪功。他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工作勤勤懇懇、認真負責,在單位從領導到同事都口碑甚佳。

99年7月20日迫害開始以後,市公路局緊跟迫害形勢,不顧他們的孩子剛剛滿月,每天派出十幾人進行「說教」,稽征辦主任從興日計劃將他們剛滿月的孩子送回老家,然後對他們進行隔離「洗腦」,威逼、利誘豐孝語與魯慧敏放棄修煉法輪功,並以開除公職相要挾,後因某官員的反對而未實施。隨後,夫妻倆就被人長期監視住處,間或遭到騷擾、威脅。

2000年2月,豐孝語與魯慧敏懷抱幼子去北京上訪,被黑龍江惡警綁架後「轉賣」給威海駐京辦非法關押(據惡警講,當時每抓獲一名法輪功學員可以一至三千元的價錢「賣」給該學員所在地的駐京辦,這是一筆不菲的「收入」)。在威海駐京辦,他們和另兩名年輕女學員被銬在椅子和暖氣片上。當夜,他們遭到了孫姓惡警和劉公島派出所黃姓惡警的毒打,滿臉鮮血直流,兩名女學員還遭到威海信訪辦主任王某的侮辱。翌日,他們被當地惡警銬上火車,後被非法拘留。單位以惡警索款與支付惡警往返路費為由從他們的工資中扣除了3980元。接著,公路局紀檢書記王德山與從興日、萬明文在沒有任何正常手續與正當理由的情況下將他們非法開除,並強行非法將他們一家三口的戶口遷至農村,隸屬威海高區初村鎮。

初村鎮政府、派出所與馬石泊村更邪惡的繼續迫害他們。當時的初村鎮政法委書記的周建波(此人專管迫害法輪功)與初村鎮派出所所長宋空軍的邪惡安排下,他們被初村糧管所朱某與當時的馬石泊村委書記都吉濤夫婦監視居住。2000年4月,威海市邪惡610骨幹劉金虎帶領一批人強行非法搜家。2000年6月,豐孝語夫婦再次進京上訪,回來的路上被朱某、都吉濤、派出所李某綁架到派出所,非法搜身、搜包,企圖非法拘留,因他們強烈抵制,邪惡未能得逞。隨後都吉濤向豐孝語夫婦勒索七千多元,說這是朱某都某一夥的進京抓豐孝語夫婦的費用,揚言哪怕是賣掉豐孝語父親的奶牛、拖拉機甚至是房子也要交上這筆錢,不交就趕出村子。豐孝語夫婦手中並無多少積蓄,遭迫害回老家後也只是依靠父母生活,但都某仍毫無人性的去催錢。

多行不義必自斃,7月中旬的一天,都吉濤因與人紛爭被一村民當街刺死。

7月20日,朱某利用豐孝語夫婦的善良將他們騙至初村鎮政府,隨後出動惡警將他們綁架至一路邊店非法關押、洗腦。非法關押期間,動用了初村鎮政府的一切工作人員和中學的教師參與迫害,並採用輪班制對他們進行24小時看管。是夜將他們一家四口(豐孝語的母親也修煉法輪功)關進一間2平米,剛能直起腰的工棚。時值盛夏,工棚裏又悶又熱,蚊蟲成群,孩子啼哭不止。第二天,周建波與宋空軍逼迫他們說,交出五千元的所謂「保證金」才能放人。為了孩子不受罪,他們不得不付出了最後的一點家當,至此已傾家蕩產。惡黨達到了邪惡江澤民集團的「經濟上搞垮」他們的目的。就算如此,周與宋仍然不肯放人,並再次提出讓他倆支付惡人6月進京路費的邪惡要求。無奈之下,豐孝語的父親只好將房屋產權證交給周宋一夥所代表「初村鎮人民政府」作為抵押。

至此,迫害沒有停止,而是步步升級。2001年1月2日,周、宋一夥闖進豐孝語家,聲言如不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將把他們投入「洗腦班」與勞教所強制洗腦。為抵制邪惡的迫害,當日,時值數九嚴寒,豐孝語夫婦被迫攜子流離失所。他們剛走,當天下午,惡警們再次闖入豐家,未抓到人。惡警們惱羞成怒,主人不在場便抄了他們家。3月底豐孝語夫婦剛回到家,周、宋一夥馬上帶領一班惡警來企圖綁架他們。豐孝語與魯慧敏強烈抵制,邪惡未得逞。

6月的某一日,威海610的劉金虎再次去威脅恐嚇他們,但未能進門;半個月後,劉與一夥惡警翻牆而入,大肆非法搜查,搜走法輪功書籍若干。

同年12月31日上午,孝語夫婦因書寫「法輪大法好」的標語被舉報,被初村鎮政府、派出所、武警綁架。惡警將豐孝語一隻胳膊從肩上拉向後,一隻胳膊從背後死命往上拉,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功,一般常人經這樣的酷刑會就此殘廢的,真是邪惡殘忍至極。邪惡之徒完全不顧魯慧敏尚在哺乳期(第二個孩子),亦將她綁架。魯慧敏被帶走時連鞋子都沒穿,只穿著羊毛衫與秋褲。魯慧敏被家人托關係救出,豐孝語則被非法重判勞教3年。一個好端端的家庭就這樣被毀了。

在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情況下,魯慧敏拉扯著孩子艱難度日,即使如此,威海610仍不間斷的對她進行騷擾、恐嚇。2004年4月,魯慧敏得知邪惡又打算將她綁架至洗腦班洗腦迫害,只得拋下幼子離家出走,再次流離失所,至今杳無音訊……可憐的孩子形同孤兒!

筆者聽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一掬同情之淚的同時,更加的看清楚了邪惡中共與邪惡江澤民流氓集團的邪惡本質,中共與江賊不滅天理不容!故投書明慧網,他日大審判之時,亦能留下一個記載與見證,善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