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六一零」與惡警對我的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在中國大陸,由於邪黨江澤民的昏庸無道、共產獨裁的邪惡,對中國百姓「嚴管」迫害,更談不上甚麼人權,對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更是大打出手。我已是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只因為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做個好人,曾多次遭到威海「六一零」、威海竹島派出所和威海皇冠派出所的非法抄家、綁架。在威海「六一零」的指控下,不法人員對我進行非法拘留、洗腦、罰款、判勞教,使我無辜的遭到了惡警俞波、樊心江、殷潔等惡警的殘酷迫害,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給我的家人和家庭生活帶來了無法挽回的重大損失。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與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對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抓捕,動用一切媒體、司法、軍警進行了全方位的鎮壓,編造彌天大謊,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江澤民下令「六一零」辦公室」對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在「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政策。在江澤民的利誘蠱惑下,威海公安、「六一零」、各派出所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了一場空前的非法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威海派出所所長徐東升(男:四十多歲,大概一米七的個兒,胖胖的)指使四個警察非法闖入我家,四個警察目無法律,橫行霸道把我家翻了個底朝天,然後強行把我推上警車押送到威海看守所非法迫害。

當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為了反迫害,要求無罪釋放並絕食提出抗議。我與二位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同關一監號,監號內地上固定了一個很粗的大鐵環,惡警每天晚上把我們三個老太太銬在鐵環上,不讓睡覺、不准大、小便。這樣我們被連續銬了幾個晚上。

惡警為了迫害大法弟子,達到邪惡的轉化目的「領功請賞」,心生鬼計,不斷的變換迫害手段,它們又把我們堅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銬在院子裏的鐵椅子上,白天太陽曬,晚上涼風吹,不分晝夜的折磨大法弟子。

那時我們已絕食好幾天了,再加上晚上的涼風透骨,銬在鐵椅子上,而且兩隻腳也被大鎖鎖上,兩條腿腫得像小罐子似的,幾天不讓動,簡直渾身都要散架了,我的兩隻腳已化膿了。當時院子裏鐵椅子上銬了六位大法弟子,其中有一個大法弟子是外地來威海以刻印章維持生活,他是一位殘疾人,小時候得過嬰兒癱,沒有拐杖不能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而且當時他被邪惡迫害的持續高燒不停,已神志不清。可個個警察見了卻不聞不問,可見中國大陸的警察被惡黨與江鬼馴服的是如此的邪惡瘋狂,連這樣的殘疾人都不放過。

大概我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第四天,有個惡警叫俞波(男:三十多歲,中等個兒,胖乎乎的,大眼)的非法提審我,讓我作筆錄、按手印、照像。當時我拒絕它們的無理要求,並給他們講真相,我說:「我沒有犯法,我也不是犯人,我不能拍照,同時我也是為你負責,因為迫害好人是犯罪。」

這時惡警俞波二話沒說,起來在我身後對準我的腰部位,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的踢了我一腳。我沒防備,它這一腳下去將我這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從室內踹到室外樓梯的走廊上,然後他拿起手銬一個箭步向我撲來,銬上我一隻手狠命的往屋裏拖。他一隻手拉著手銬,另一隻手掐住我的脖子,用盡全身的力氣往下踹。

我奮力抗爭,這時俞波穿著大皮鞋的腳又狠命的踢向我的兩腿彎,把我踢倒在地,強行把我銬在桌子腿上,這時它魔性大發,用兩隻腳在我腿上狠狠地踩了兩下,緊接著在我的胸前又重重的踢了兩腳。並且嘴裏還咕嚕著:「我就不怕遭惡報。」

在同一室內,另一桌腿上也銬了一位大法弟子,這時她實在看不下去了惡警的暴行,指責俞波說:「你怎麼能這樣打她呢?她的歲數比你媽都大,你把她打壞了怎麼辦?」這時惡警俞波露出一副流氓嘴臉笑著說:「我打她了嗎!」可見江澤民與惡黨馴服下的惡警如此的流氓成性,把我一個老太太打得遍身傷痕,它卻說出這般欺人的鬼話。俞波這種敗類,拿著老百姓的血汗錢,迫害著一群手無寸鐵的良民,天理不容!

在中共十六大期間,邪惡又以保證會議順利召開為藉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我被綁架的那天晚上八、九點鐘,邪惡之徒非法闖入家中把我劫持到淄博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期限為一個月,勒索現金四千八百元。我一年的養老金僅一千多元,我一年的養老金不夠扣,它們就逐年扣罰,心太黑了,本來我的生活費就少的可憐。最不應該的是當時「六一零」頭目劉傑手拿一扎百元鈔票大肆叫囂:「看,共產黨出錢為你們洗腦,你們不趕快轉化,太不知情了。」真是滿口胡言亂語,那些錢明明都是勒索大法弟子的錢,說謊眼睛都不眨一下。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到齊魯超市去買菜,當我走出超市門口時,一群警察一擁而上強行將我押上警車,以謊稱有人舉報為名把我關押到威海皇冠派出所,派出所惡警攀心江(音)(男:三十多歲)對我非法審訊、拍照,問我是那裏人,叫甚麼名字。我拒絕回答、拒絕拍照,因為我沒有犯法。這時攀心江兇相畢露,一把揪住我的頭髮猛地向後拽,使我的臉向前仰強行拍照,我用力掙脫反迫害,並向他們講真相。這時我口渴想喝水,嘴唇都裂口了,攀心江不給水喝,說沒有水,當時辦公室裏就放著大桶水,警察卻撒謊,連水都不給喝。中午警察都端著大盒飯在吃,卻不給我一口水喝。當我質問警察:「天晌了,你們餓了有飯吃,我回家你們又不讓,在這你們又不給我飯吃,連水都不給喝一口。」這時的警察一個個都鴉雀無聲,把飯菜都端到別的辦公室吃去了。這就是中共培養出來的所謂「全心全意為人民」的「人民警察」。

不久攀心江給我帶到另一辦公室,一會來了一群人,我一看是威海「六一零」頭目劉傑等人,這時劉傑叫著我的名字,並說出我的家庭住址。我也不含糊反問道:「哦!是劉傑呀,你又到這來幹甚麼?」就這樣我又被威海「六一零」和皇冠派出所連手把我押送威海看守所迫害,並再次非法抄了我的家。

在看守所裏,我反迫害並絕食抗議。我絕食的第二天,獄醫宋長雙、殷潔(女:四十多歲,胖乎乎的,一米六五的個兒)兩人來給我灌食。野蠻灌食是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種酷刑,在灌食時故意把插管重複的插進去又抽出來,折磨大法弟子,迫害七年來用這種方法迫害死好多大法弟子,它可不是怕你餓壞了。

開始是宋長雙給我插管沒插進去,殷潔一看,一把將管子奪過去顯能耐,討好它的主子,拿著管子不管人的死活,拼命的往我食道裏捅,當時我疼痛難忍,淚流滿面,感覺上整個管子全盤在食道裏,我幾乎窒息,氣也透不過。這時,殷潔又把管子抽出來再重複著以上的動作,就這樣折騰幾個來回,並且還邪惡的叫囂:「我甚麼都會幹,沒有我不會的,現在就差會殺人了,我要是殺人,二、三分鐘就能殺一個人。」這就是當今中共培養教育出的醫務人員的「醫德」。殷潔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一位母親的女兒;一位丈夫的妻子;作為孩子的母親竟如此的心狠手辣,蔑視他人的生命,簡直太可恥了。

當我被邪惡迫害的奄奄一息之時,邪黨惡徒們還不放過我這年過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對我非法判勞教二年,送往山東省王村勞教所迫害。遭迫害期間,全身出現嚴重的病態,我仍堅持著絕食絕水反迫害,堅持講真相救人,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闖出了邪惡的勞教所。

在此寫出我所遭受邪惡的迫害別無他求,就是想救人。真心奉勸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不法之徒:不管你是否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實驗,趕緊懸崖勒馬,停止你們的罪惡行為,並將功補過,贖回自己的未來。同時也奉勸那些還不明真相的人,千萬不要幹污衊法輪功、損壞真相傳單、標語等傻事,那樣對你與你的家人不好,並且我們都知道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可不能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開玩笑。因為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利國利民。而江澤民出於妒嫉與中共惡黨互相利用迫害法輪功,從九九年七月至今,已迫害致死三千多人,甚至幹著地球上最邪惡的暴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我們發真相傳單、貼標語是採用快速救人的一種形式,因為江澤民與中共為達到迫害法輪功、毒害百姓的目的,封鎖所有媒體和真言網站)其實上了歲數的人都知道中共的「假、惡、暴」,從奪權至今五十多年整人的運動不斷,從土改、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到鎮壓法輪功,中共歷次運動共殺害無辜的中國人八千萬,真是邪惡至極,人神共憤。因此天滅中共也就成為歷史的必然!(很多中外預言都預言過)讓你退出中共(黨、團、隊)是在救你的生命。到天滅中共那一天,你的生命就能平安無事。

威海市環翠區「六一零」(政保科)電話:0631──5233303
威海市看守所電話:0631──5812773 0631──5276435
威海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皇冠派出所(值班室)電話:0631──59813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