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威海市環翠區「六一零」惡行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八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六一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對法輪功學員不遺餘力地執行惡黨的群體滅絕政策。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劉傑、副科長劉金虎、成員劉華建等人及派出所、看守所部份警察,一直緊隨中共充當打手,綁架關押、強制洗腦、入室搶劫、敲詐勒索、煽動造謠、教唆仇恨、酷刑折磨、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幹盡了傷天害理的壞事。

(一)打劫民財

二零零零年初,一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輪功實情,走到濰坊被劫持回來。鯨園派出所所長王志林搜走了法輪功學員隨身攜帶的1090元錢,他把錢數了數,將40元零錢扔在桌子上,對其他警察說:「零錢不要,把1050元整錢拿走,去飯店。」等他們吃完飯回來,一警察告訴法輪功學員:王志林說你的錢不給你了,做你的路費。濰坊至威海不到300公里,車票最多60至70元。1050元路費用到哪裏去了?而且甚麼單據也沒有。

(二)六次綁架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零年間,家住金錢頂路91號樓的王桂鳳老人三次到北京向政府陳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回到當地後均遭到劉傑綁架、非法拘留。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在看望病人回家的路上,被劉傑劫持到威海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王桂鳳外出辦事,在回家的路上再次遭劉傑綁架並被勞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在去交電費的途中,第六次被惡人劫持到威海看守所。

(三)高牆內的罪惡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劉傑指使拘留所警察,每天半夜十二點以後,把被非法拘留的法輪功學員從牢房拖到院子裏;將鐵絲繩釘在東西牆兩頭拉直離地面很高,然後把法輪功學員雙手銬在鐵絲上。法輪功學員身體不自覺地就被抻直、腳尖點地,就這樣一直銬到第二天上午八點多鐘。 五月十一日下午兩點,五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一位老太太已六十多歲)被姓董、姓馬的兩個警察指使保安拖到院子吊銬到第二天上午九點鐘,長達十九個小時(其間沒讓去廁所)。那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小雨,法輪功學員全身都濕透了。各個監室的人都說拘留所的警察沒人性,女監室的人看到後都在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六一零」頭子李嵐清來威,威海「六一零」強行綁架了大批法輪功學員。第二天上午,看守所獄醫殷潔以檢查衛生為名逼法輪功學員脫光全身衣服,法輪功學員們不配合。她就叫來中隊長宮建將法輪功學員撕拽到門外,強行關在死囚籠子裏,白天太陽曬,晚上涼風吹,如此長達十九天。法輪功學員們絕食抗議迫害。所長畢可勝親自操縱宮建、宋常雙、殷潔等人,把法輪功學員銬在鐵椅子裏,雙手反銬,雙腳兩道鐵銬,上身用繩子五花大綁,每人旁邊一名男犯負責摁住頭,臉朝上摁得呼吸都要窒息了。宮建兇狠地喊道:給她們銬緊點。宋常雙、殷潔對拒不配合的法輪功學員謾罵和野蠻灌食。

法輪功學員們在裏面失去一切人身自由,有一次,一位五十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急於上廁所,被一男警(四十多歲,1米7,很胖,廣饒一帶口音)打了一耳光,踢了一腳。二零零三年一月五日,這位法輪功學員在辦事途中,竹島派出所幾名警察以查身份證為由,強行綁架至威海看守所。第八天,宮建以談話為由把她叫出監室,見法輪功學員很堅定,說話間趁其不備一拳打進鐵籠子裏,連續三晝夜野蠻灌食。最後,劉傑又把她劫持到淄博王村勞教所繼續迫害。

(四)非法審訊、酷刑

二零零零年七月,一位法輪功學員(五十多歲的老年婦女)被非法拘留。劉金虎在劉傑面前用穿著皮鞋的腳猛踹她的腿,見沒被踢倒,又謾罵著將她撕拽到劉傑面前蹲著。劉傑對這種違法行為視而不見,與劉金虎嘀咕幾句就走了。一會兒,劉金虎將這位法輪功學員帶到一會議室,他兩腳蹲在方椅子上,問話間,抬起腳向她臉上踹。他居高臨下、抬起左腳踹向法輪功學員右臉並隨口謾罵,把她踹倒後,又揪住她的頭髮拖到跟前,再罵一聲並抬起右腳踹向左臉,法輪功學員被踹倒在地上。劉金虎又心生毒計,他讓法輪功學員兩手端個方凳,並命令踹倒了手也不許落地,繼續兇狠地用腳猛踹其臉。法輪功學員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麻木的失去了知覺,只聽「撲嗵」「撲嗵」的皮鞋踹臉的聲音。劉金虎連續踹了二十多腳,直到累了才停下來。事後,劉金虎怕自己的惡行被曝光,硬逼法輪功學員到衛生間洗乾淨臉,才放回監室。

(五) 株連家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劉傑、劉金虎夥同北溝派出所七人到某法輪功學員家中,在小孩才兩個月的情況下,妄圖在他家中審訊他妻,法輪功學員與家人堅決不配合,他們才悻悻離去,劉金虎臨走時還不忘威脅兩句。

(六)相互推諉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杏花村法輪功學員王慶珊在家洗衣服。城裏派出所指導員王兆震(此人在迫害中很賣力,後調任羊亭派出所長,現任竹島派出所長)帶領五、六個人氣洶洶地闖了進來,要抄家。王慶珊質問他: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有甚麼錯?把勁用在正經事上多好!王兆震蠻橫地說: 共產黨給我錢,叫我幹我就幹。你要給我錢,我就給你幹。王兆震一夥翻箱倒櫃,搶走了她的大法書籍、煉功磁帶,並將子女的結婚錄像帶和八百元生活費也搶走了,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王慶珊被綁架到城裏派出所審問,在對面的屋子裏,另一幫警察在觀看結婚錄像帶,還不斷地大笑說:還真是結婚錄像呀。最後,城裏派出所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把王慶珊拘留了。事後,老伴去要結婚錄像帶,王兆震和劉傑相互推諉,都說沒看見。老伴氣得牙痛了很長時間。

(七)打壞眼睛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當天,王兆震還強行綁架了六十歲的孫守芬老倆口。王兆震告訴他倆:江××給我們錢,我們都聽江××的,國民黨給我錢我也幹。共產黨講株連九族,煉法輪功連子女也要受牽連。在派出所,王兆震(1米8)抓著孫守芬的衣服生拉硬拽,往牆上猛推,邊推邊惡狠狠地說:我叫你再煉,我叫你再煉。派出所李所長指使警察把孫守芬拖到門外,兩手反銬到樹上,讓刺骨的寒風凍她。孫守芬被劫持到看守所後,劉金虎在審問中把她的眼睛打壞(以後視力進一步減退,眼睛脹得疼)。 最後,孫守芬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強制罰款二百元。那一年的大年和元宵節,孫守芬老人是在看守所度過的。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劉傑又把孫守芬劫持到看守所,半個月後送往淄博王村勞教所。因孫守芬老人眼睛基本上看不見東西,生活不能自理,半個月後勞教所通知劉傑把人領回。經醫院拍片檢查,確診為外傷引起的視神經萎縮。實際上,孫守芬的視力壞到了連走路都困難的地步。以前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使她摘掉了四百多度的近視加散光眼鏡,看水錶都不用戴眼鏡了,而這場迫害又使她雙眼近乎失明。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孫守芬再一次被劉金虎綁架到威海看守所。家屬去要人時,劉傑明目張膽地勒索錢財,張口要五千,名曰保釋金。

劉傑曾對威海各個派出所通知說:對法輪功上面(說了)愛怎麼整就怎麼整,不負法律責任。

(八)幾近生死


呂桂玲被迫害前

呂桂玲被迫害後(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八點多鐘,溫泉江家寨村法輪功學員呂桂玲(正在睡覺)被威海「六一零」七、八人強行綁架至一地下室,劉金虎對呂桂玲又打又罵,還狠命地揪她的頭髮,呂桂玲的頭髮大把大把地落在地上。呂桂玲嚴正地說:我沒犯法,警察不准打人!劉金虎卻不知羞恥地狡辯:沒人看見我打人,沒人給你作證,你從今以後就倒霉吧!判你三年勞教。第二天早上,劉傑想把呂桂玲劫持到看守所,呂桂玲在抗爭中頭撞在牆上,暈了過去,昏迷三天。劉傑等把她抬進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劉傑硬是把呂桂玲留下來。醒來後,呂桂玲絕食反迫害。呂桂玲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劉彩英(泊於鎮劉官屯村人,在這次酷刑折磨中,因被插管灌食、胃被插壞,回家後不能吃飯,於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含冤去世。),白天黑夜被銬在屋外的大鐵椅子上,屁股都被硌出血泡,人也瘦得皮包骨,還吐血,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一個月後,「六一零」才放人,並揚言:先把人放了,好了再抓。

回家後,呂桂玲被迫流離失所。為了救度被謊言毒害的民眾,呂桂玲與三位法輪功學員利用電視插播講真相,後遭綁架。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劉傑把呂桂玲押送到榮成市洗腦班進行迫害。二月底,環翠區法院非法判她十九年刑。呂桂玲當時身體極度虛弱,於五月十四日被送到威海市立醫院搶救,由一武警和一管教看著,整天戴著十幾斤重的腳鐐、銬在床上。七月十八日,生命垂危的呂桂玲被放回家。九月二十一日,環翠區法院鄒大凱等人又強行把她送往監獄。在山東女子監獄,呂桂玲每天被強行灌食,強制洗腦,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體重由原來的65公斤減到31公斤。監獄長見呂桂玲的身體狀況慘不忍睹,多次建議把她送回家,遭威海「六一零」阻攔,生命垂危的呂桂玲於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五日終於保外就醫回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呂桂玲在家中又一次遭到「六一零」成員劉金虎、劉華建等人的綁架,惡警叫來開鎖公司非法打開防盜門,所花的50元錢由呂桂玲支付。目前,呂桂玲正在山東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九)謊言欺壓


田麗(1997年照片)


田麗被迫害致癱(2003年10月照片)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九點鐘,劉傑帶領四人來到威海市海林賓館,將法輪功學員田麗扭住毒打,接著就綁架到城裏派出所繼續毒打,最後將她劫持到威海看守所繼續迫害。田麗一直在喊著「法輪大法好」,惡人就用膠帶纏住她的嘴。他們把田麗雙手背銬在鐵椅子上,強制其坐鐵椅子,並拉到烈日下曝曬。由於時間過長難以忍受,田麗連人帶鐵椅子栽倒在地,造成頸椎折斷、全身癱瘓。田麗住院期間一切醫藥費、生活費等全部自理,相關惡人則揚言田麗是「跳樓自殺自殘」。當時田麗家人準備控訴,惡人聞風後很是驚恐,為了壓制起訴一事,田麗丈夫單位的書記找到其丈夫談話,說是他們要賠償幾十萬元,並且這件事省裏也知情。可是最後一直沒見到所謂的「賠償」。被迫害致殘後,田麗一直癱瘓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腿、胳膊都變形了,在心身劇痛中度過近三年,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帶著無限的遺憾離開了人世。劉傑對田麗的去世有著不可推卸的直接責任。

(十)錄像背後的秘密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清晨四點三十分左右,竹島派出所徐東升(現任鯨園派出所所長)等六人用萬能鑰匙破開轄區一法輪功學員家門,強行綁架該法輪功學員。他們一邊往樓下拖法輪功學員一邊叫喊著:快點走,一會兒天就亮了,別叫人看見,這是給你丈夫面子。同一天,還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六一零」綁架,其中有兩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是從被窩裏拖出來的,連外褲都沒穿。隨後,劉傑、劉金虎帶隊,把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送往王村勞教所進一步迫害,路上一整天沒給法輪功學員吃飯。劉傑一夥則大吃大喝,其中一警察說:真象旅遊一樣。勞教所給法輪功學員吃黑饅頭,白菜幫,一天收一百元錢。有幾次,勞教所警察擺了一桌魚和肉,要等到參觀的人、拍錄像的人來了後才讓吃飯。這位法輪功學員拒絕放棄修煉,被罰站牆邊、不許睡覺、不許上廁所、關地下室等殘酷折磨,三十七天後才被放回。劉傑指使徐東升非法罰款四千八百元錢,給其家庭生活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壓力。

(十一)間接害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杏花村法輪功學員戚徐芳被城裏派出所警察綁架到威海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多天,接著又被送往山東王村洗腦班繼續迫害一個多月。回家後,劉傑、劉金虎等經常以各種方式騷擾。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三日,戚徐芳再次遭到綁架。次日,劉傑帶隊非法抄家。老人又一次在身體和精神上受到雙重打擊,出現胃癌病症,於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十二)綁架勒索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下午三點多鐘,劉傑指使劉華健、孫戰軍(音)身穿便衣、以為百姓辦事的名義騙取一法輪功學員家人的信任後闖進其家中,而後非法抄家,連放雜品的儲藏室都要翻個底朝天。劉華健、孫戰軍抄走了大法書籍、煉功磁帶、隨身聽、可充電池等,還用萬能鑰匙將家中嶄新的冰櫃撬壞。晚六點左右,當法輪功學員回家時,潛伏在樓下的劉傑指使七、八人拽著法輪功學員兩隻胳膊就往外拖,嘴裏不停地叫囂著:拖,拖,使勁拖。劉傑在背後用穿著皮鞋的腳朝法輪功學員的小腿狠命地踢,把法輪功學員穿的鞋子踢掉後,又一腳把鞋子從客廳踢到臥室,滿嘴髒話罵著:穿麼鞋穿鞋。法輪功學員被拖昏後,劉傑就用拳頭狠按她的人中穴。第二天,劉傑騙取其家人交納五千元錢的保證金,並說一年後如數退還,至今一直找藉口不退還。

(十三)翻越陽台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十點左右,家住古北三巷頂樓的法輪功學員李雪芹聽到惡狠狠地敲門聲,從門鏡裏發現是一夥警察,拒絕開門。下午一點左右,劉金虎從對門鄰居家的陽台竄進李雪芹家中,打開家門後,七、八個警察衝進來非法抄家。李雪芹及家人質問劉金虎為何要非法抄家?劉說:有人舉報你煉法輪功。(李雪芹曾因進京上訪、講真相等多次遭到劉金虎的非法迫害)。李雪芹及家人向警察們講真相並指出這種行為是違法的。劉金虎邪惡地說:你願意上哪(裏)告就上哪(裏)告。最後,李雪芹被強行綁架到威海看守所。

(十四)修路也是壞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四日中午十一點半左右,劉傑、劉金虎帶領幾十名警察,在無任何正當理由和手續的情況下,綁架了義務為群眾修路的十三名泊於鎮法輪功學員,事後有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2-3年。警察強行沒收所有的修路工具(包括三輪車、摩托車、手扶拖拉機、小推車等等),並講:「法輪功修路也是壞事。」警察不讓任何人說話,只要一說話就被強行拖走。

(十五)抄家掠財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法輪功學員趙美玲到自家草廈子時,被劉傑、劉金虎綁架並抄家,掠走了價值兩萬餘元的私人財產。

(十六)流氓本性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杏花村法輪功學員陶學玲在小區附近被綁架,劉金虎非法查抄了她的家,但一無所獲。「六一零」警察要陶的女兒上交六千元罰款,一個月後(看所謂的「表現」)再說,被拒絕。八月二十七日,陶的女兒去「六一零」辦公室要人,劉傑告知她:陶學玲已被判刑一年半,人已送往王村勞教所。但沒向陶的女兒出具任何法律手續。九月十日,陶學玲的親屬再去「六一零」要人,劉傑躲著不見,親屬通過門衛才聯繫上,劉傑在電話中揚言:陶學玲拒不「轉化」,被判刑一年半是輕的,想要人去王村勞教所,與他沒有任何關係。

(十七)強行灌食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谷慶藹從超市購物出來,走到市中心時,突然竄出幾個警察把她攔住,說有人舉報她是法輪功學員,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把她劫持到城裏派出所。劉華建搶去了她攜帶的皮包,翻走了包裏的現金、鑰匙、真相資料、神韻光盤、太陽傘等,劉傑隨便寫了一張紙條就把她押送到威海看守所。谷慶藹絕食抗議無理迫害,看守所葉隊長指使兩名犯人把她按坐在鐵椅子上,銬住其兩手、兩腳,強行灌食,谷慶藹當場昏死過去。關押期間,「六一零」還用搶來的鑰匙,在沒有親人在場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六一零」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元錢,二十天後才把人放回。

(十八)夜闖民宅

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榮成市法輪功學員寧世江、威海法輪功學員梁彩玲、宋修昌、王曉去溫泉鎮羅家村串門時,遭不明真相的村民構陷,被環翠區「六一零」非法綁架。晚九時許,環翠區「六一零」三名警察夥同榮成惡警邢建萍,私闖寧世江民宅,非法搶劫私人物品。惡警開具的所謂扣押清單中顯示:電話本、手機、鑰匙、人民幣三百八十元等,還有一宗被抄走物品沒下清單。

結束語

威海市環翠區法輪功學員在惡黨迫害的艱難歲月裏,以修煉者大善大忍的胸懷,無數次向「六一零」人員講明大法真相,勸告他們不要貪圖一時之利而葬送了自己的未來。上述事實只是威海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被迫害真相的一小部份,更多實情還有待於進一步查實。

自古以來,邪不壓正。如今,6900萬人的退黨大潮表明,中共的解體已成定局,只是時間問題。願善良的威海父老鄉親,能從法輪功學員的血淚遭遇中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早日遠離中共、擺脫邪黨桎梏,和法輪功學員們一道共同制止迫害,維護人間正義!在此也奉勸仍參與迫害者,不要為了私利而助紂為虐,繼續緊跟惡黨犯罪,做它的陪葬品。願所有的人能珍惜這萬古機緣,善待大法,迎接中華民族的新紀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