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談:「妖不勝德」的啟示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一人造業,累家人;君王無道,禍蒼生。就是說,一個普通人做了壞事,往往會累及家人和親朋;而身居高位的統治者,如果逆天叛道,殘酷暴虐,則會禍國殃民,生靈塗炭。所以古代的明君都非常重視自身的道德修養,講求順天應人,認為君王受命於天,如果不能順天意而行,有了錯誤和過失,那麼上天就會以怪異天象和異常天災,給予警示和譴責。這時帝王會齋戒、素服、廢樂、祭天等,更要自責反省,「視天時而布政令」,「察災祥而省得失」。

據商史記載,商朝中宗太戊之時,曾有一妖異之桑樹,與榖樹,二物相合生於朝中,一夜之間就長得大如合抱。中宗見其怪異,心中恐懼,就問大臣伊陟。伊陟說道:「這桑榖本是在野之物,不宜生於朝間。今合生於朝,又一夜即大如拱,誠為妖異。不過妖不勝德。現在朝中生這妖物,莫非君之政事有缺失歟?君應該修德以勝之。」於是,中宗聽取伊陟的忠言,修祖宗的政事,明養老的禮節,早朝勤政,日晏才退。百姓們有疾苦問之,有喪者吊之。太戊有這等德政,果然妖物不能勝。三日之間,那桑樹與榖樹自然枯死;三年之後,遠方外國的人,慕其德義,經過幾重語言翻譯來朝他的,有七十六國。商朝在此之前中衰,至此而復興。

有一次,商朝第二十三位國王武丁祭祀成湯之時,一隻野雞飛到了鼎身上啼叫。武丁認為這是一種不祥之兆,害怕會有甚麼不好的事情發生。祖己勸諫武丁:「請大王不要擔驚害怕。現在,只要你修好政事,勵精圖治,勤儉節約,一切不祥之兆自會煙消雲散。」武丁是一個虛心納諫的君王,非常樂意地接受了祖己的勸諫,天下百姓都很歡欣,殷朝國勢又從新興盛了起來。帝武丁死後,祖庚繼位,祖已讚美武丁能由於怪異的野雞而修德行善,為他立廟,尊稱為高宗,作了《高宗彤日》和《高宗之訓》。

但是令人惋惜的是,殷商先祖敬天修德的傳統沒有被其後代帝王所長久繼承,史載,帝祖甲,荒淫無度,使殷朝很快衰落。

帝武乙,約天神和他賭博,又命令一個臣子代替木偶,作為天神來與他賭博,臣子怕武乙,步步退讓,以大輸而告終。武乙推局指著木偶大笑說:「你既然是天神,怎麼會輸給我,如此不靈驗,不配稱天神。」還命令左右痛打木偶。

又有一次,武乙命人製作了一隻皮袋,盛滿獸血,掛在樹枝上,他親自挽弓仰射,射破皮袋,獸血噴出,武乙擲弓大笑說:「今天,天被我射了一個窟窿。」

到帝辛(後世稱商紂王)在位時,雖有「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格猛獸」之才,但他居功自傲,建鹿台,造酒池,懸肉為林,怠慢鬼神,窮奢極欲,廢雅樂,命師延創作亡國的靡靡之音;剛愎自用,聽不進正確意見,使用炮烙等酷刑鎮壓人民;殺比干,囚箕子,年年征戰,民怨沸騰。 最後「蒙衣其珠玉,自焚於火而死」,國破身亡,徒留「殷鑑不遠,在夏後之世」的千古悲嘆。

古人曰:「禍福無門,唯人所召。人無舋焉,妖不自作。」 「皇天無親,唯德是輔,為不善者,天降之殃。」漢朝的儒學大師董仲舒通過研究歷史上的天災與世間之事的關係,總結到:國家因失道而將敗亡之前,上天會以天災異象來譴責警示;再不知道改變,真正讓其敗亡的劫難就將來到了。

看一看近年來的中國大陸,洪澇、乾旱、颱風、雪災、地震、瘟疫已呈愈演愈烈之勢,並且頻繁出現預示有大災的「日偏食、日全食」。民間還有個說法:東降呼雷西降雨,南降出了賣兒女(降是指雨後的彩虹),近幾年各地都出現了南降。而戰天鬥地的中共,比囊血射天的帝乙更加狂妄,多嚴重的罪孽都從未反省自責,多大的災難最後都會被美化成邪黨的政績,多麼駭人聽聞的殘酷迫害都被邪黨千方百計的掩蓋著。然而,歷史上八千萬冤魂,無神邪論對五千文明的踐踏,現在對法輪佛法的毀謗和迫害,無數善良無辜的好人被酷刑虐殺、精神洗腦、非法關押,美滿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還有震驚中外的活體摘取人體器官,這一切一切上天會視而不見嗎?

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掌布鄉發現的二點七億歲的奇石,上有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不也在向人們預示了一貫迫害好人的中共的必然下場嗎?中共罪惡還將給受矇蔽的百姓帶來災難,天報將連累那些發誓將自己的生命交予它的黨團隊成員。

近幾年天下四處驚現三千年才得一見的佛國聖花「優曇婆羅花」,佛經中記載這是救度世人的轉輪聖王出世的祥兆。

善良與邪惡的對比,已昭然若揭;滅亡與新生兩條道路,擺在每個人面前。天有好生之德,神佛是慈悲的,會網開一面,在險象環生中給人留一線生機,但機會不會常在。不管你是官吏還是庶民,是不是該鑑古知今,效法古代的明君,參悟上天顯現的奇異天象,把握時機,了解真相,在關鍵時刻用道德和良知來作出正確抉擇,脫離妖邪的惡黨與險境,走入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