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狠的臉變和善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一天上午,我和同修在菜市場旁邊,看見停了一輛嶄新的白色大麵包車,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正蹲著擦車。我想給他講大法真相。

為了和那人能搭上話,同修走上前說:「你這車好新啊。剛買的?連牌照都還沒上呢!」那人轉過臉,兇巴巴的把我們白了一眼,沒有吭聲。我們同時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礙他得救的邪靈。

同修突然看見那人車上掛著一張毛魔頭的照片。我知道這人為甚麼會這麼兇了。我說:小伙子,毛××早已死了,你還把它的照片掛在車上,那照片上面有邪靈,很不吉利啊!

那人像被針刺了似的,「呼」的一下站起來,臉漲的紫紅,臉上的疙瘩顯得那麼突出,滿眼的惡意,兇狠的吼道:「誰敢說毛××的壞話?!毛××那麼好,全世界的人都敬佩他!」

當時,買菜的人很多,來來往往,從我們身邊走過,也有停下來聽熱鬧的。我一點也沒動心,心裏很平靜。我覺得這人被黨文化毒害的太深,搞成這副形像,太可憐了,我一定要救他。我看得出,同修在全神貫注的發正念。

於是,我慢條斯理的說:「五七年整風反右,迫害死那麼多好人,你知不知道?」那人的聲音突然變的平和了,他說:聽老人們擺過(說過)。

我又說:六零年前後,毛為討好蘇聯,討好其它國家,把中國農民用血汗種出來的糧食、農副產品大量無代價的送給外國人,而中國餓死很多人,有些一家一家全餓死,你知道不知道?他說:「我就是六幾年出生的,餓飯的事我知道。」

「那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毀壞中國傳統文化、打、砸、搶整死那麼多老百姓,你知道不知道?」他說:「曉的。」

在與我對話時,我發現這人的臉並不像開始那麼醜陋,眼神變得和善了。我說:「這些都是以中共邪黨為首的毛××一手造成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共產黨壞、毛××壞,是不是?」他說:「是。」

我知道,把控制他的邪靈清除了,把這人的心結破除後,我說甚麼,他說甚麼。我深深體會到了大法弟子主宰一切。我說我看你是一個有文化、很善良的人,心裏對一件事情的好壞是有數的,只是嘴上說毛××好。他說:是嘛。

我說:為甚麼現在災難這麼多?就是共產邪黨宣揚無神論,與天鬥、與地鬥,所以神才要淘汰不信神的人,特別是現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所以天要滅中共。

他說:「你是煉法輪功的?」

我說:「是。」看了他一眼,我接著說:「只有法輪功的人敢說真話,因為法輪功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別人好,希望你平平安安度過最後的劫難。如果你入過黨、團、隊現在趕緊退了,退出無神論,保自己。」

「黨、團、隊我都入過,怎麼退的脫啊?」他的口氣有點焦急。

「很簡單,你今天表個態──願意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神就保祐你。但你要發自內心的退出──神只看人心。你就得救了。」

他點頭說:「要得!」

我看到他眼裏露出感激的神態,這個生命得救了!我心裏明白,這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正念足,動動嘴而已。

我叫他把毛魔頭的像取下來,他說:要得!同修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讓他掛著。他看到護身符上面「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個大字,就不敢要。他說他心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 、善、忍好」就行了。我說也行。

從常人整個內心的變化,和反映到臉上的變化,那真是展現師父講的:「相由心生」這一法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