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同修講真相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我和五十多歲的老同修弘姐大概有一年多沒見面了,我們各自在忙自己的講真相項目,不知不覺間過了一年。前幾天,因為邪惡封網的事,我專程去了一趟弘姐家,在交流中,聽弘姐講了她和另兩位老年同修結伴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的故事,很受觸動,我覺的有必要寫出她們的故事,和同修分享。

弘姐首先說:「我做的還不行,雲姐做的才算好呢,雲姐六十多歲了,每天用自行車帶著牙牙學語的小孫子出去講真相,她樸實的外表,善良的心地,慈悲的話語不知感動了多少世人,人們爭著搶著要我們包裏的真相資料和護身符,確實也救度了不少世人。有的好心人明白真相後,還留我們在家吃飯,給我們水喝,還有給水果的,土特產的,都被我們謝絕了,我們說,老鄉啊,只要你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輪大法好,退出了某黨組織,擁有了美好未來,那都勝過任何好東西啊!」

「雲姐全家在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之初的那幾年,被當地派出所和邪黨、「六一零」等惡警迫害的舉家流離失所多年,在外面吃的苦可老大了,但雲姐堅定的正念一點也沒有動搖過。雲姐在講真相救人方面令很多同修敬佩,正是被她的慈悲境界所感動,後些年我也加入了這一講真相小組,後來,還有一位和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同修也加入進來,這位同修雖然剛剛從邪惡的黑窩出來,但很快就調整好心態,匯入到講真相救人的洪流中,其中雲姐是起了很大作用的,我們都是被她帶動起來的。也許是師父苦心安排她來幫助我們提高的。」

聽到這裏,我插了一句:「你們在講真相中,有沒有遇到過突發的意外事件?」

弘姐輕輕一笑:「有啊,但每次都被師父保護著,最終還是平安回來。記的有一次,我們去外縣發資料,那次發的面很廣,真相資料輻射面很大,能救那麼多人,我們當然很高興啊,也不枉遠來一趟,結果,不自覺間起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表現在這層空間,就是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打電話惡告,警車像瘋了般在後面追我們,我們都是五、六十歲的人了,要說和警車賽跑,搞到常人那肯定不行,可無論警車多快,也沒有我們快,就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還要快,兩邊的時間概念是不一樣的。」是啊,我們走的是另外空間,師父在關鍵時刻賦予我們每個人神通,常人的汽車哪能比的過呢。」

「我們正跑著,驚喜的是,前面出現一片桃樹林,於是,我們三人鑽進了樹林裏,把剩下的真相資料藏好,就在一起立掌發正念:讓警車遇到障礙開不過來。等我們聽到外面沒動靜了,出來看時,果然警車對面遇到一輛超大貨車擋住了去路,怎麼也開不過來了,我們三人相視一笑,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謝謝師父保護!』這次化險為夷是慈悲的師父在呵護我們啊!」

我的眼裏噙著淚花,感動在師父浩蕩無邊的慈悲裏,我說:「弘姐,你們這樣在濁世中魔煉、救人、修行,是不是已經積累了很多經驗和智慧?」

弘姐望了一眼窗外那遼闊而寧靜,清爽而致遠的秋空,靜靜的說:「要說智慧,那都是師父給的,有的時候,頭腦轉的很快,智慧噴薄而出,連自己都驚詫,其實也沒甚麼驚詫的,都是師父在一旁加持。有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在大集上用真相幣買菜,因為全用的一元真相幣,賣菜的老頭一看是法輪功,就拒絕不要,不但不要,還威脅我說要報警,我也不知從哪冒出一段話,就一股腦的倒給了老頭:『這些錢是我從大集東頭那裏特意換的,人家說用這樣的錢有福、保平安,誰不想得好啊,所以我就換了好多,那裏有好多人在搶著換呢,都搶不到手……』這時同修雲姐她們也幫忙說:『這位婦女說的是真的,我們也是趕集路過那裏,看到人搶著換這樣的錢,也換了不少,我們也想圖個吉利,保保平安,這樣多的天災人禍,誰不想避難躲災啊。』另一個同修補充說:『老大爺啊,您今天算遇到貴人了,有福份的人才會收到這樣的錢,聽說法輪功是真正的好功,不要聽信電視上那套謊話。收下吧,這錢會讓您的生意更好,您的身體更健康!』。我們三個的一席話,讓賣菜老人一下子化開了臉上的陰雲,他笑著謝著,撿幾個西紅柿讓我們吃,我們也笑了,心裏不住的感謝師父平息這場誤解和怨緣。」

這時,弘姐家窗外柿子樹上忽然落了一隻羽毛很美叫聲很甜的大鳥,我想,這些生靈也在聽大法弟子的故事,我就催著同修繼續講那些感人的故事。

坐在床沿上的弘姐盤上腿,繼續娓娓道來:「我給你講一個青年同修講真相的故事吧,青年同修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大學生,新得法的,才兩年,但後來者居上,很精進,不但自己開了一朵小花(即個人資料點),還面對面講真相勸退了近千人,她人長的很漂亮,像個小天使,人見人喜歡的那種,我們都叫她『天紫』(因為和『天使』音差不多)。一個星期天,天紫從某個大城市回農村的故鄉,正好遇見我們,聽說我們準備去偏僻的小村莊講真相,也一口爽快的說要一同去,我們看她那麼天真爛漫,那麼救人心切,就帶上她上路了。

「當我們在那個小村莊面對面快發完資料的時候,從一個門樓裏出來一位中年男子,天紫就上前用普通話說:『大叔,送給您一份真相資料,希望您在百忙中認真看看……』還沒等天紫說完,這位男子就搶著說:『是法輪功的吧,國家不讓煉,你還在這宣傳甚麼?』天紫說:『法輪功是真正的正法,煉法輪功的人個個都講真話、做好人、做善事、講忍讓,可別相信電視上說的……』天紫還沒說完,男子就又搶著說:『行了,行了,別說了,你這麼年輕漂亮,不去找個工作,還幹這個,她們幾個老了,沒事幹,發發傳單還能講過去,你說你年紀輕輕的,漂漂亮亮的,若是哪天被哪個壞人舉報了或佔了便宜,你後悔去吧。』天紫說:『法輪功救了我的命,還不讓我說說嗎?前年,我得了一種很重的病……』喜歡搶話頭的男子又搶著說:『有病到醫院去看啊,小醫院不行到大醫院去看啊。』面對咄咄逼人的男子,天紫一點也不急:『大叔,您說對了,家裏帶我去了北京等好多大醫院,可是都沒治好,後來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告訴我,只要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病,我照著做了,果然不幾天就好了,從此,我再也不相信電視上的謊言了,其實,某黨就是喜歡騙人……』

「那位男子一聽提到某黨就又開始發吼:『行了,行了,你還敢講,我就把你扭送派出所,反正你也是外地人,我們也沒有鄉親情份。』男子話音剛落,只見從另一個門裏出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看到天紫,驚訝的叫著:『你怎麼來我們村了,好多年不見了,快來家裏坐坐吧。』那位男子問:『你們甚麼關係?』女孩說:『初中同學啊,她是我們鄰村某某村的。』男子說:『真的嗎?我還以為她是外地的,她給我宣傳法輪功,正想把她那啥了,現在弄清她是本地人就算了。』女孩說;『你可別這麼說,她可是個頂好的人,宣傳法輪功怎麼啦,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嘛。』由於我們幾個一直在發正念,不明真相的男子開始清醒,這次他主動的說:『給我兩份傳單,我好好看看,我看看這法輪功有多麼好,姑娘啊,剛才我的話你別放在心上。』我們心裏都明白是師父幫我們清場、圓場,就理智的、堂堂正正的講起真相,最後把他倆都勸退了。」

我聽了天紫的故事,很是感動,一個新學員都能做的這麼好,我們這些老學員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我對弘姐說:「你光講別人了,也講講你自己吧,好激勵激勵我們這些做的不太好的。」

弘姐頓了頓說:「有甚麼好講的呢,就是每天出去救人,像吃飯穿衣一樣平常,要說驚險嘛也不是沒遇到過,前兩天,我們去一個有一萬人口的大村講真相,那裏有一群男子正在蓋房,有打灰的、有和泥的、有運磚的、有砌牆的、有裝沙石的,我每個人都給了他們一份真相資料和護身符,大夥都高興的接受了,唯獨一個男子沒要,不但不要,還用他那滿是泥灰的黑手死死攥住我的手腕,表情嚴肅的說:『你今天走不了了,我是這個建築隊的頭兒,你敢給我的手下們發這個東西,影響他們幹活,我怎能饒你?』

「我在心裏一邊求師父,一邊發正念,但外表依然很鎮靜的說:『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不但救人於苦海,還能保平安,我給你的手下們上了一份免費保險,你不但不感謝我,反而想加害我,你這樣做人理不通,天理不容。其實,我知道你的本性是善良的,只是受中共電視歪曲事實的宣傳所迷惑,才做出這種蠢事,你不了解真實的法輪功,怎麼能隨便下結論呢,建議你還是好好看看這些真相資料,別擋好人的路。』我正說著,雲姐她們發完別處也趕上來了,一見此狀,趕緊求師父幫助,並給我解圍:『大兄弟,快鬆開手,我這位妹子來咱村走親,家裏有急事正找她呢,後面還有一群在找。』那位男子看我們人多勢眾,這才鬆開手,然後笑著說:『哦,剛才我是給你鬧著玩,我是個好鬧的人,別介意,別介意,我相信你剛才的話,法輪功是好功,是好功。』我們心裏明白是師父又幫我們化解了一道難關。」

聽著弘姐講的一個個驚險而感人的故事,心裏湧起對師父的無限敬仰和感恩。是啊,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呵護和看管,拉扶和鼓勵,我們只有做的更好,多學法,多救人,才能不負師父的慈悲和洪恩。

一個個真實感人的故事,因自己水平有限,還是無法表達全面,文中不足,還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