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裏講真相 人心歸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八日】不論在哪,我都堂堂正正講真相,與我接觸的很多人都明白了真相並且得到福報,當我被邪黨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時,我告訴同被關在一起的人們,不要現在念了「法輪大法好」得了福報,回家就忘了,她們都說不會,回去肯定會繼續念,有的還表示回去就要修煉大法。回憶幾年前的一些片段,記錄下來。

(一)

貴州一個盜竊團伙的成員,不管警察怎麼刑訊逼供、毆打,她就是不承認,甚麼也不說,所以大半年下來一直關押在看守所,沒判下來。聽我講真相、如何做人後,她決心洗心革面、從新做人。警察來提審她時,她不但將自己的事情全部交代,還將整個盜竊團伙的內幕全部交代,令警察感到非常驚訝,問她為甚麼會有這樣大的轉變,她說:我們號房來了一個法輪功學員,對人很真誠、善良,她教我們怎麼做人,我覺的法輪功講的都是對的,我要從新做人。

南京一公司會計,平時通過在公司做假帳從中謀取私利、貪污。與我接觸後,我告訴她善惡有報的天理,人所做的事,老天都看到,不要以為做了壞事,別人不知道,人不能做虧心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人也要講良心,要講職業道德。她明白了不能這樣做人,於是向辦案單位誠心的表示願意全部賠償,並且將她所知道的問題全部交代清楚,辦案單位後來對她非常客氣。

(二)

號房有個「打手」,是個吸毒犯,長的五大三粗,專門在「牢頭」指揮下,欺壓、毆打新進來的人。提審她的警察態度兇狠,她被抓後,一直沒幫她聯繫上家裏人,也就一直沒人給她送錢、送物。

我叫她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好,真善忍好」,叫她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不能再幹壞事、再打人,不能再吸毒了,害人害己害家庭,她一一接受。別人背監規,她就閉著眼,嘴裏不停的念,她告訴我,她在背「法輪大法好,師父好,真善忍好」,她說出去就要煉法輪功。

號房新來一個人,她作為「打手」照例要給對方下馬威,在她帶新來的人去廁所時,我看了她一眼,她微笑著對我點了一下頭,表示她明白我的意思。事後她說,她只是嘴上吆喝,一點沒動手,也沒讓那人洗冷水澡。她跟人相處也和氣多了,也不跟人打架了。要是往常,她心狠手辣,大冷天的逼人洗冷水澡、還打人。

很快,她的福報一個接一個,首先她被提審時換了兩個態度很溫和的警察;她的家人做生意,整天不在家,不久,她家人正巧回家取東西時,碰上了來找他們的警察,很快就給送來了錢和物,當然我們修煉人都明白,世上的事沒有偶然,她明白了真相,對大法有了正念,師父就安排了一切;再不久,她被判緩刑,很快可以回家,她高興的抱住我,激動的直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她說回家一定要煉法輪功,而且再也不吸毒了,要正正經經做人。

(三)

「二牢頭」是個專門搞偷渡的蛇頭團伙的成員,一直被警察晾在看守所,八個月不提審,她心裏非常著急。她說她是被冤枉的,但是有冤無處訴。平時在號房,她喜歡佔便宜、搞特權,分菜時給自己多打好的,號房熱水很緊張,特別冬天,每天包括吃用只有一杯水,她還剋扣別人,分熱水時,只給別人一小瓢,看不順眼的給半瓢或一瓢不給,留下一大半給自己和「大牢頭」用。

我跟別人講真相時,發現她也想聽,就特意找機會跟她講,叫她不要欺負別人,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叫她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接受,很願意聽也很願意念。她開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不再欺負別人,分東西不再自私的給自己多留,特別是分熱水,不再那麼過份了。由於她的改過自新,整個號房的氣氛也轉變過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輕鬆起來,不再那麼緊張了,打人、罵人的現象也少了。

沒多久,她突然被喊去提審,她高興壞了,終於有機會跟提審的警察講清楚她是冤枉的,她想爭取早點回家。

(四)

常州一個「黃牛」(倒賣車票的人)經過我講真相,很接受法輪功,真心認識到倒賣車票不對,不能這樣利用職權佔小便宜,不能這樣做人,要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沒多久,她就被釋放回家。

一個靖江人,因為偷了一件名貴衣服被抓進看守所,明白真相後,她真心認識到自己做錯了,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心裏對法輪大法師父發誓,她下次一定不會再犯了,要堂堂正正做一個人。她後來很快回家了。

一個被網上通緝的外地嫌疑犯,欠了別人的債,為了賴帳悄悄搬了家,經過我講真相,她認識到不能這樣做人,認識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老天都在看著呢。她向辦案單位表示,一定會將賴的帳全部退還,以後再也不做這種虧心事。她後來也很快回家了。

還有一個詐騙嫌疑犯比較有文化,很容易接受我講的真相,認同法輪功好,我跟她講以後不能再做這種詐騙的事了,她連連點頭,說:知道,知道,我以後再也不會做了。她後來很快被釋放回家。

(五)

後來,號房裏來了一個「家庭教會」基督教徒,我跟她講過法輪功真相後,她覺的我不光人很好很可信,而且通過我的表現認定法輪功好。

當時,大家都欺負她,只有我對她充滿善意,她甚麼東西都沒有時,都是我給她。由於我時刻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對每個人善意、真誠的講真相,環境開創的很好,大家對我都很友好和尊重。她看在眼裏,對我非常信服,覺的法輪功是真正的修煉,比甚麼教都好,在號房裏,她跟我一起打坐,說出來就煉法輪功,要到我家來找我、跟我學。

看守所裏關押的啞巴很多,她們往往都有一個盜竊集團,在看守所裏,每月有人給她們上帳,上的錢很多,因此,她們在看守所裏的生活顯的很富裕。我用書面形式跟她們交流,每天寫很多,使她們對大法都有了一個正面的了解,也讓她們明白她們用的都是不道德的錢。她們也通過筆對我「說」,從我的表現,她們感到大法好,也意識到老幹這種事確實沒有前途,其中有兩個人表示回去後要改邪歸正,做正經的小生意,開個店,不再盜竊了。

後來我被劫持到勞教所,我也是一如既往的講真相,包夾我的人有的腰疼、有的失眠、有的肚子疼,經我講真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不適全都好了。我由於一切不配合,一直被關禁閉室裏。一天,另外一個組的一名「包夾」犯了錯誤,一位明真相的警察把她領到禁閉室,指著我對她說:「好好跟人家法輪功學一學,人家法輪功甚麼都比你們做的好。」我和顏悅色的跟她講做人的道理,她後來呆在關我的禁閉室裏都不想走。

從這些人的變化上,我更感受到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更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和法輪大法無窮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