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熟悉的五位老年同修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我熟悉的五個老太太文化水平不高,可她們都有大法賦予的超常智慧,憑著對大法的正信與堅定,在師父的呵護下,穩步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我把五位同修的部份講真相的修煉經歷整理出來與同修們共同分享交流,鼓勵我們抓緊救人,完成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

(一)對照大法歸正自己多救人

每次交流,A同修常說的一句話是「對照大法歸正自己多救人,我能做甚麼,都是師父做的。」她今年65歲,不到小學二年級文化,她在反覆學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溶於法中〉時,對師父講的:「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有了發自本性的認識,於是下決心把《轉法輪》背下來。自二零零八年下半年開始背,背第一遍用了七、八個月,到現在已經背了六遍《轉法輪》。她家就是學法小組,沒有因為背法耽誤三件事,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從不放鬆。

在她們學法組中她第一個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後來帶動小組其他同修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再後來分組結伴講真相,還帶動其他學法小組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她想到為甚麼在我們地區出現這麼多建築工地,最小的工地也有五、六百人,最大的要有四、五千人,悟到這麼多人是來聽真相得救的。於是她走遍方圓幾十里路的上百個大大小小的建築工地,自己也不知發放多少神韻光盤、真相光盤、真相小冊子、護身符,更不知道救了多少人。

今年初夏她路過一剛建完的小區,看到路邊一位老大爺正在沖刷路面,過去和老人講真相,然後送給老人一張《神韻》光盤,老人左手拿著水管,右手接過《神韻》光盤高高的舉過頭頂,面對天空高喊:蒼天啊!我今天終於得到寶貝了,我一定把寶貝收好。看到世人得救後發自內心的喜悅,她被感動的流淚了,更加體會到世人都在找真相盼得救。回去後把這件事在交流會講了,同修們也體會到世人都在找真相盼得救,更加明確了自己救度眾生的責任和使命。

今年八月份的一天晚上,她與其餘四位同修結伴出去講真相發神韻光盤,五位同修有兩位是第一次走出來講真相,其中一人做三退記錄,另一人發正念。二百多張《神韻》光盤送到世人手中,就剩下兩張沒送出然後開始往回走,沒走多遠看到路邊有倆大爺在乘涼就送給他們了,這時有同修在與一年輕人講真相。不遠處過來一位中年男子衣著得體,看樣子不是普通工人,過來問A同修在做甚麼?A同修就給他講真相從三反五反講到江鬼賣國,偽造天安門自焚迫害法輪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那人做了三退還說:我負責兩個工地,我有DVD給我兩張光盤吧,我回去放給工人們看。A同修說:那你可是做大好事呢!A同修趕快跑到那倆大爺處去要光盤,「大爺,光盤您暫時也看不了,今天我先跟您借一張,明天我一定給您送來。倆大爺把光盤遞過來,一張《九評共產黨》、一張《神韻》光盤。「謝謝兩位了!」A同修說著把兩張光盤遞到中年男子手中,中年男子高興的回去了。

A同修轉身看那年輕人還沒明真相,就過去說,小伙子看你像文化人,他說是大學生暑期打工,A同修說我這年齡比你母親還要大,大娘不會騙你的,咱做父母的農民土裏刨食供給一大學生可不容易呀!可得好好孝敬父母,十來萬塊錢上完學還不一定有工作,都是邪黨造的孽,然後給他講天安門自焚偽案疑點,你是大學生有知識應該分析的更明白,幫小伙子退了團隊送給他一個護身符,還送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小伙子說,我回去一定好好看看。

這晚收穫豐厚送出二百多張《神韻》光盤,幾十張《九評共產黨》光盤,幾十本真相小冊子和幾十個護身符,勸三退八十多人。

後來A同修再去此地講真相,那倆大爺說:您還欠我們兩張光盤呢?A同修邊向大爺道歉邊遞過兩張光盤。倆大爺謝過A同修滿意的走了。再送給其他人光盤時,有人說我們在工地已經看過了,A同修知道是那個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放的,A同修為他祝福給他加持正念,讓他放給更多世人看,讓更多世人明真相得救。

(二)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B同修今年五十八歲,小學二年級沒讀完,每次交流時她都講: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她每天都要去面對面講真相,組裏同修沒時間就自己去,組裏同修有時間就結伴去。每週還安排時間散發真相資料,她們把所有小區都分配承包到每個大法弟子,讓本地區眾生都有機會明真相得救。

同修B的娘家是四川的,她經常給老家親人寫信,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使家人明白了真相,懂得大法是正法修煉,並做了「三退」。寄真相資料、真相光盤,有同修說:別被邪惡檢查出來浪費大法資源。B同修說:我寄的資料我說了算,郵局檢查的看不見,收件人都能明真相得救。在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時,尤其是北川比汶川更嚴重,真是太慘了,可是她三哥家七口毫髮未損,左鄰右舍都是死的死、傷的傷。今年同修B三月份回娘家,一家人圍著她止不住的流淚,說一定要拿錢或買些東西謝謝大法師父給了全家人第二次生命,讓同修B給幫助帶著。同修B告訴他(她)們一家人:我師父不要你們任何錢物,只要你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給身邊的人。告訴其他人你們一家人保命的秘密就可以了。同修B三哥是幹部、姪女是教師,一再叮囑要同修B代謝師父救命之恩。

同修B在二零一零年夏天的晚上講真相勸三退時,突然從身邊竄出一個高個兒男子,抓住她問:你發的是甚麼?同修B鎮定的說是救人的真相。那個男子說要抓她去看守所,還要打110報警。她心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給他電話下上罩,讓他打不出去。結果他撥了5次110也沒打通。同修B給他講了真相,還把二零一零年神韻光盤送給他。他走後旁邊一男子說:你知道他是誰嗎?他是當地國保大隊的副大隊長。同修B說:我倒沒看他能長,還是我們大法弟子越長越巨大。

今年五月十三日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讓更多眾生明真相得救,我地區製作了幾百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大條幅,五月十二日晚全掛出去了。同修B和另一老年同修結伴把幾塊條幅掛在高速鐵路的護欄上,護欄離地兩米來高,沒難住倆老同修,同修B抓住護欄的下部想到師父講過百步穿楊,那我就百步穿楊,腳底一用力輕鬆的站在了護欄上,另一同修問:我怎麼上去?同修B說:你也百步穿楊。同修B一拉她的手,嗖的一下也站在了護欄上。倆老同修掛完幾塊條幅想下來,離地兩米來高咋下來,同修B想起師父講過「 輕功啊,有的人可以高來高去的」(《轉法輪》),那我們就高來高去,倆老同修輕飄飄的落到地上。

同修B在小區挨個樓門貼神韻海報,往回走時感覺左手食指疼,抬手一看左手食指骨節腫起了包,一摸指骨支出來了,當時她就想我是大法弟子這是不正確狀態,她用右手摸著支出的指骨說: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的,你們不能干擾我,你們也要同化真善忍大法,將來有好去處,否則的話你們咋辦呀!聽話啊快回去吧。沒等同修B走到家,手指恢復如初。同行的同修說:真是信師信法無所不能。

同修B還經常去大市場講真相,使很多做生意的世人明真相三退得救,現在她去市場人人都和她打招呼,要真相資料。有一人看到她就喊「法輪大法好」,有一次那人正喊「法輪大法好」,一警察騎著摩托問『你是法輪功嗎?』那人說:不是。警察說,那你喊「法輪大法好」幹嘛?那人說:我就願意喊,你咋地吧?我就願意喊,你管不著。那警察看看周圍都是討厭他的眼神,嘴裏小聲嘀咕著甚麼,灰溜溜的走了。

別看同修B二年級不到的水平,上網、下載、打印週刊、打印真相資料等樣樣都行,不但供自己用,還為本組其他同修提供各種真相資料。她經常和她使用的電腦、打印機等法器溝通,鼓勵它們配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同化大法選擇光明未來。她運用師父賦予的佛法神通和本組同修智慧的助師正法。

(三)能救一百人我決不救九十九

C同修今年六十多歲,一天學沒上過,就是信師信法,她和另外同修去掛真相條幅,她經常帶著孫子去貼不乾膠、真相標語、散發真相資料、講真相。近幾年,多年不來往的親戚有事都通知她家,她知道是師父安排救人的機會,婚喪嫁娶從不落下,目地是救人。她從來沒吃過正席,總是吃些剩飯剩菜,正席的時間得去按桌講真相救人。每次少則十幾人多則五六十。

坐公交車不論去哪裏每次都是整車講退,最多也就剩一兩個不退的。同修C對本地同修說:周圍村裏哪村沒有大法弟子講真相的我承包,本村同修講不下來的就給我留著。

一次同修C騎單車去講真相走到鐵路口,過火車,汽車都被攔住,她連人帶車被兩輛汽車夾在中間,同修C趕緊用腳支撐,不知怎麼弄的,自行車的腳蹬棍穿透了她的腳掌。當時腳蹬棍就斷了,腳趾骨也支出來了。她想:邪惡的舊勢力你想阻止我講真相,就這樣還是勸退了六七個人後才回家。回家後,腳腫的很大,可她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一樣不誤,七天後腳恢復如初。

C同修不僅自己做好三件事,還經常幫其他同修,主動配合鄉鎮協調同修,配合本地區協調同修做好各個項目的工作,為本鄉鎮講真相救眾生,開創寬鬆環境起到了很好的推動作用。她對同修說:你們都能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得會寫,你們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板上,我拿回家去描,畫我也得畫下來。到現在她只會寫這九個字,走到哪就寫到哪。同修C有一念跟師父說:「師父,能救一百人我決不救九十九,弟子哪做不到的請師父點化弟子。」

(四)觀神韻世人腿疾痊癒 見神奇警察索要光盤

D同修今年59歲,「紅衛兵」串聯時上過六年級,基本沒學知識,也就相當於二年級水平,她現在能把師父的所有講法一字不差的讀下來。她長期去市區女兒家看外孫,前一週週日下午去下一週週五下午回,每週去都要帶上兩大包的神韻光盤和真相資料、真相光盤,在往返的公交上與她同車的都是有緣的生命,一個不落的帶著神韻光盤回家。她風雨無阻每天帶著外孫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面對面發送神韻光盤和真相資料,自己也不知勸退了多少世人。

D同修信師信法,大法給予她超常智慧,在她講真相的過程中有數不過來的神奇故事。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的一天,在D同修經常講真相的公園裏出現了一個走路畫圈的男子,D同修和他講明真相做完三退,又送給他一套二零零八年神韻光盤就分手了。(後得知他是公園的常客,是專為某部隊做服裝的。)過了二十幾天還是這個公園D同修又見到了這名男子,這時的他正在與公園內的遊客講大法的神奇,說「法輪功治好了我的腿,就一台晚會光盤,真神!」D同修看他走路腿真的和正常人一樣。原來他已在公園裏講了好幾天了,見到D同修他想謝D同修,D同修告訴他「謝謝我師父,是我師父讓救你的。」他就說「謝謝大法師父,謝謝大法師父!」然後,又去和遊人去講大法的神奇。

不知甚麼時候公園來了好多警察,眼看把那名男子抓上了警車,還喊著要找一個帶粉色大包的老太太,D同修這才明白,他們是朝自己來的,D同修把書包遞給旁邊的大姐(公園的遊客),裝作給外孫女把尿,小傢伙張嘴說「姥姥真自私」。D同修悟到,不能把救人的法器放常人那,也不能把危險推給別人。於是D同修把包從大姐手裏要過來,帶著外孫女加入人流,想從人流中混出公園,走到公園門口,警察看看D同修說:「拿粉包的站住,別走了。」D同修說「拿粉包的怎麼了?幹甚麼不讓走?」警察說:「我看你包裏有甚麼?」手就伸過來搶包,D同修說:「你們給我住手。」

正僵持期間,他們領頭的來了,單獨把D同修叫到一旁。他說:「我在公園等您好幾天了,您看見我們警察害怕嗎?」D同修說:「你們是最可憐的人,不明白法輪功真相,讓江邪惡欺騙了,沒福報,只幹壞事。貪污橫行包二奶,尤其是迫害法輪功,你沒聽見到處是老百姓罵共產黨的聲音嗎?」他接著說:「我也是公園的常客,總看到您給神韻光盤,也知道那個跛腿男子經常來公園,現在腿好了,確實是看光盤好的?」D同修說:「是。」他說:「我老伴癱瘓幾年了,我也想要一套《神韻》看。」

這時D同修才明白是咋回事。D同修說:「想看你也不能用抓人的方式要呀?!」他趕快下令把明真相的男子放了,還給人家賠禮道歉。D同修送給他一套《神韻》光盤,警察們都走了,D同修也回家了。

後來,他又派手下的人到公園接D同修,這才知道他是公安局長。跟D同修詳細的講了他們一家人看光盤的經過:當天晚上回家後,他把所有的近親都接到老丈人家,一起觀看《神韻》,看完第一盤後,是他的妻子自己下地換的第二張光盤,親屬們都驚呆了,被《神韻》的神奇震撼了!為他妻子能下地走路驚呆,親友告訴妻子,妻子才知道自己能走路了,一個癱了幾年的人能走路了。她激動的流淚了,這是發自內心的,全家親友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懷著感慨的心情,把光盤看完。於是,D同修又深入的和他講了法輪功真相,勸他三退,他說:「我和親友們幾十人全退了,還退了好多同事。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也想修煉大法。」D同修為他請了《轉法輪》。自此,他一家人與大法結緣,走入修煉。還有好多親友警察也走入修煉,現在他們都在大法中提高。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D同修正在公交車上發送神韻光盤,兩個穿警服的突然從身後出現,其中年輕的說:正找你呢,上我們眼皮底下發來了。伸手拿起一張《神韻》,D同修給他倆講真相,年紀大的說:真是緣份。年輕的有些煩躁,車上的乘客你一言我一語數落倆穿警服的,還有一男乘客伸手從年輕人手裏搶過《神韻》說:你不愛看我愛看。年輕的說:跟我們走一趟吧,D同修跟他們來到市公安局,進了一個辦公室,二十來個警察都在忙碌著,年輕的從D同修包裏拿一張光盤插入影碟機,正是鐘貴春講跟隨師父的體會,年輕警察把他同事都叫過來看,D同修發正念,同時給他們講真相說:你們好好看看我們師父到底有多好,快別相信遭殃電視台胡說。從邪黨歷次運動殺害八千萬同胞講到迫害法輪功,從天安門自焚偽案講到三退保平安,警察們邊看光盤邊聽真相。最後在場的警察共計二十二人全部三退,D同修帶著微笑坦然的離開了市公安局。

D同修現在還經常在公交車上用MP5給乘客放《偽火》、《九評共產黨》、《走出政治走入修煉》、《神韻》邊放邊講使司機和整車乘客集體三退。她的神奇故事還有很多很多,由於一些客觀原因不便多寫,相信將來她的神奇故事會傳為佳話。

(五)協調有致威力大

E同修今年六十歲,不到小學五年級文化,是五位老太太中最高學歷,她是本地區一個鄉鎮的主要協調同修。自二零零五年師父經文《向世間轉輪》發表後,她就協調本鄉鎮同修全面推廣入戶講真相勸三退。E同修除了協調本地區發正念(我地區把同修分成片,每天有同修到政府、公檢法司近距離發正念。)還協調本鄉鎮同修配合本地區到鄰省洗腦班近距離發正念。協調同修去天安門發正念,在往返的汽車、火車上講真相勸三退。她們在入戶講真相前挨家挨戶發放真相資料,再針對村書記、村長、治保主任邪黨黨員家發放《九評共產黨》,準備去哪村入戶講真相再提前集體發正念。分組入戶講真相,回來再交流補充,有沒講退的換別組同修去,還有同修配合發正念。從二零零二年她們就開始入戶講真相,最長的有同修經過四年多的不懈努力,才使世人明真相三退的。同修們持之以恆的講真相,到二零零八年末她們鄉鎮三萬人上下,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已三退。

從二零零八年後,她們經常結伴到集市上給世人放真相光盤,年末對聯和台曆供不應求,每當有對聯和台曆時她們挨家通知,然後世人們都到同修家去領,有同修負責登記,登記是為了不落下有緣人。

今年六月一日前聽說學校要組織孩子們唱邪黨歌曲,她就協調同修提前三天發正念,不允許舊勢力利用邪黨歌曲毒害孩子們。到六月一日那天全鄉鎮停電三天,第四天學校要補唱,她們發正念讓唱片放不出來、讓喇叭不出聲,結果學校鼓搗兩個多小時也沒鼓搗好,學校要組織孩子們唱邪黨歌曲不了了之,邪惡的預謀就這樣被解體了。

作為協調同修能夠協調好,使本鄉鎮同修整體提高,在矛盾中修煉自己是要付出巨大努力的。現在她們鄉鎮的同修真可以說人人都是協調人。

五位老同修都是很熟悉了解的,可自從想寫這篇交流文章到寫完用了兩個多月,我真的感受到寫文章時在解體邪惡,寫文章時自己在提高。五位老同修的親身經歷證實師尊講的法都是真實的,讓我們共同珍惜這萬古機緣,在法正人間到來之前,助師正法,共同精進,完成史前大願不負眾生所望。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