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我的命是大法給的 走回來了(2)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因為沒有集體學法環境,我心性守的不好,也根本不知道救度眾生,但是誰要是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不是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我病倒三年,就是法輪功把我救活了。誰說不好,我就把《轉法輪》拿出來給他念一段,他們還不好意思的告訴我要注意安全。
──本文作者

(接上文)

人心起 漸掉隊,師父慈悲 多次點化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鋪天蓋地的打壓、誣蔑大法和師父,迫害抓捕法輪功學員。當時我正在鄉下帶新學員,新學員看到此狀況不知是怎麼回事,就都不煉了。那村領導把我們的名字都報上去了,上了黑名單。我住在同修家,那村的領導來了,我就跟他講我三年大病是如何煉法輪功煉好的,並告訴他們病到甚麼程度:我弟弟當時說那真是蒙上一張紙就該哭了(意思就是我和死亡只有一線之隔了)。我接著說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我就是受益者,我有親身體會,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那村領導一會兒就走了。

迫害不久,兒子又把商店搬到了另一個城市去了,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一個同修也接觸不上,因為迫害有的被抓了,其他的學員都不出來煉功了,我只能自己學法煉功。自身體健康後,我就想從新工作,也不能老讓孩子養著,我就開了一個小店,這樣有活的時候幹活,沒有活的時候我就學法煉功。因為沒有集體學法環境,我心性守的不好,也根本不知道救度眾生,但是誰要是說法輪功不好,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不是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我病倒三年,就是法輪功把我救活了。誰說不好,我就把《轉法輪》拿出來給他念一段,他們還不好意思的告訴我要注意安全。

有一次兩個婦女對我說:「你看那人像煉法輪功的,神神叨叨的。」我當時就知道是師父考驗我呢,看我敢不敢證實法,想到這我說:我就是煉法輪功的,你看我神神叨叨的嗎?

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天安門自焚是中共自編自演的,只知道真修弟子是不會那樣做的,師父不會叫弟子那麼做的,因為書上寫著:「自殺是有罪的。」(《悉尼法會講法》)大法弟子連蒼蠅、蚊子都不想打死,怎麼會掐死自己的孩子?還有王進東說的那句話也根本不是大法裏面的。聽我說這麼多後,那兩個女人就走了。

鄰居聽見我說的話,勸我以後別這樣說了。我知道她是為我安全,但是我知道我有師父保護,誰也動不了我。在這個陌生的地方,沒有同修也沒有師父的消息,自己沒有悟到要走出去證實法。

有一天省城的同修來電話說要去北京證實法,問我去不去,在人心障礙下我沒答應。放下電話後我心裏很難受,那天晚上我邊煉功邊流淚,覺的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了,大法給了我那麼多,大法和師父受到冤枉和侮辱我都不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我還算甚麼大法弟子啊?後來這位同修和我妹妹一起去了北京被邪惡迫害了,妹妹被迫害一年多回來了,回來的一年後從千里之外來到我家裏帶來了師父的新經文,還有不乾膠、小粘貼,告訴我發正念的口訣,後來我自己在晚上九點出去把小粘貼都貼完了,我知道師父會保護我的。我老是不重視發正念,只發了一兩次就不發了,時間長了就有干擾,心性守不住就往下掉,開始隨波逐流了,帶修不修的,有一段時間不煉功了。有一天早上睡醒覺,閉著眼睛躺在床上看見金光閃閃的法輪旋轉,裏面的四個太極都很清楚,正轉反轉兩邊轉,我那時想這不是法輪嗎,放著金光,真漂亮,心想我都這麼多天不煉功還能看見法輪,自己還感覺挺不錯的呢,根本沒有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繼續修煉。

後來給女兒看孩子,女兒的孩子剛出生沒多久,大夫說孩子有先天疾病。我叫女兒把孩子放我這,我給孩子聽法,孩子後來神奇般的痊癒了。就這樣我一邊看孩子一邊照看生意,由於太忙沒有時間學法煉功了,後來慢慢的就掉下去了。掉隊後心裏一直還有大法,我不煉功不學法,只是睡覺前盤腿半小時,就是這樣一個狀態持續了兩年,最後晚上睡覺前也不打坐了,徹底掉下去了。

然而,慈悲的師父不放棄一個弟子。有一次我被一個朋友騙去了基督教堂,路上我問她去哪,她也不說,當到那的時候,她給我本書,我一看是基督教的。我當時頭腦中映出一念: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怎麼能來這個地方呢?這時一個人走上講台要開始講話了,我當時想到「聽了不好的東西就從耳朵往裏灌。」(《轉法輪》)正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立刻邊接電話邊往外走,是女兒來的電話,她說沒有事隨便打個電話,這時我悟到是師父看我心裏還有師父和大法,就幫了我一下,我當時在心裏,感謝師父的幫助。

二零零七年末,我的偏頭痛的老毛病又發作了,疼的我吃不好睡不好,十多天了受不了了,實在是受不了了,明知道自己那三年大病是修煉大法好的,可是心性掉下去了,怎麼就那麼難走回來呢?去醫院針灸了五天,還是不行,實在不行了,我想還是煉功吧,煉一次就不疼了。我知道是師父用這種方法叫我走回大法,從此以後我又天天煉功,因為心性還沒上來,學法心不靜,學不進去。

這時以前的兩個親人同修A和B也都走回來了,這樣我們三個人都開始從新修煉大法了。二零零八年外地的同修C給我們請來了師父的講法,這些年師父的講法和經文也都請來了,有了MP3、真相資料、《九評》小冊子、真相光盤、護身符等,我們把資料都發出去了。過段時間妹妹同修來了,帶來了很多資料,看到同修能做出這麼好的大法書和真相資料,從心裏佩服這些大法弟子。相比之下看到自己的差距,開始後悔這些年沒跟上正法進程,耽誤的時間太可惜了,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要奮起直追,把耽誤的時間補回來,走好師父安排的路,我要跟師父回家,請師尊加持我。

我把師父的講法都看了一遍,知道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責任重大,要想走好走穩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就必須學好法多學法,發好正念,才能多救度眾生。我把《洪吟》、《洪吟二》都背下來了,《精進要旨》也背下來一半。

有一件事真的很神奇,我有一枚法輪章,在我掉隊的日子裏,我把法輪章別在呢子大衣兜裏子上面,把大衣封起來放好了,後來我找法輪章就找不到了,怎麼找也沒有了。後來我悟到可能師父看我掉隊了把法輪章收走了,我不配擁有法輪章了。這次從新走回大法,我試探著再到衣服兜裏找一下,奇蹟就出現了,法輪章完好無損的別在衣服兜裏了,我感謝師父再次把法輪章賜給我。真的感謝師父!以後我會更加珍惜法輪章更加珍惜大法。

建立家庭資料點,去人心

我和同修每天做三件事,每天時間都安排的很緊,我們發的資料都是妹妹從千里之外拿來的,拿來後我和AB同修發,不多長時間就發沒了,而且妹妹每次給我們送資料都要花幾百塊錢的路費,費用大、安全性低,還耽誤同修的寶貴時間。妹妹又一次送資料,說讓我開資料點,我因為有怕心顧慮心一口回絕,還找了很多理由,甚麼屋裏放不下啊,又說怕孩子不讓有壓力,說完這些又說:「這些可能都是人心。」妹妹說,是的,你說的對,就是人心。可是心性不是裝出來的,一想都是難處,覺的自己文化程度低,勝任不了。一次C同修帶來兩千元錢說是一個同修給的,讓買打印機,我白天也要工作,覺的時間挺緊張的,還是覺的難。過了幾天隨著我做三件事,心性提高了,我趕緊給C打電話我說我要做資料,你先別回去,留下來教我,看著自己做出的真相資料,真的是很開心,後悔沒有早做資料,給同修減輕負擔,就這樣我也開了一朵小花。

資料點開始運作了,我白天基本都是工作,晚上回來做資料,開始還挺好,後來就問題出現了,不斷發正念,結果還是不行,我只能站著注意力相對集中來操作。那時候基本都是晚上通宵達旦的趕製出三五十本小冊子,就這樣我一直站在打印機旁一整夜。我知道遇到甚麼事都要找自己,我就想自己哪裏錯了?一個勁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一切迫害我、干擾我做真相資料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

師父告訴我們:「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認識〉)

我悟到自己有一顆幹活就想多出數的心,電腦、打印機一出問題,我的心就有些急躁,師父看見我有這樣的心才幫我去掉的。經常通宵達旦的忙活幹還是不出活,經常一宿一宿不睡覺,身體有些受不了,感覺晚上一宿不睡覺白天就冒虛汗,迷迷糊糊,本來在工作環境學法心就不靜,就更學不進去了,總想躺一會兒,可是工作也不能老躺著,真的體驗到了資料點的同修的辛苦。後來聽賣打印機的老闆說卡紙是那種機器的通病。因為我們每個月都有幾次大面積的發資料,平時每個人都小面積的發放資料,這台打印機不能滿足我們的需要,後來C同修把她的打印機和我們換了,我覺的真的是太好了,不卡紙,速度快,心裏高興但是也知道不能產生歡喜心,可是心裏還是一陣陣的高興。這回做資料可快多了,每天能多做出四五倍的資料,心裏這個高興啊。緊接著我開始打印《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正在打的時候我的腳一動把電源碰掉了,這個時候打印機停下來了,我當時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可是師父的講法啊!這時候我想給C同修打電話可是長途這麼貴,我這麼笨,要是在電話裏把我教會了得多少話費啊!又一想這可是師父的講法啊,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我馬上打電話按照同修教的打完了新經文。我向內找悟到是我換了新機器,歡喜心出來了,自己悟到做資料就是修心的過程,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謝謝師父讓我悟到。

發真相資料中查找人心

我在打坐的時候經常能看見學生背著書包走,或者是學生排長隊,有時候看到學生在滑旱冰。我不解,為甚麼總能看見學生,就這麼一想,眼前出現一排大紅字,兩頭看不清楚只看見中間有兩個字特別的清楚「兒童」,我悟到是師父叫我救學生救孩子,點化我他們在下滑呢。

開始覺的有難度,可是想想師父一次次的點化救度我們不難嗎?悟到就得做到。我打印了一些有針對性的適合孩子看的一些真相資料如:《品學兼優的秘訣》、《小鳥的故事》、《青青校園》等,適合老師看的有《給教育界的一封信》、《寫給老師的心裏話》等很多有針對性的資料,開始我是往學生、老師的車筐裏面放資料,樓內樓外都貼不乾膠、發真相資料。很多次剛貼完學生就過去看了,看完也沒有撕下來。我自己多次到學校去貼去發,有一次看見學校快要放學了,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我去那學校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尊加持。這時候學生開始陸續的走出來,我迎面走去,邊走邊把真相資料發給學生們。他們問我是甚麼,我說對你們學習有好處的,他們都接受了。到學校大門口時有兩個小男孩追來,我聽見身後有人說:是這個人。我回頭一看,兩個小孩就停住了腳步,有點不好意思,我一下子明白了,他們是來要資料來了。當時資料發完了,包裏就剩下神韻光盤了,我送他們一人一份,他們高興的就上了公交車走了,校門口的人很多,老師家長人來人往的,他們好像甚麼都沒看見似的,我又一邊發正念一邊往院子裏去,邊走邊發神韻光盤,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是師父不允許他們看見。

去學生公寓發真相資料,同樣是在家發好正念,等到學生到班級上課的時候進到公寓裏面去發,床上枕頭邊課桌裏一連串的七個房間都發過多次了,有一群小學生在院子裏玩,我正念讓他們到前面院子去玩,他們很快就跑到前院去了,我趕緊進屋去發資料,很快又把那一連串的屋子都發了一遍。

有一天我想老師也得救度,每年放暑假、寒假的時候,一般都有一些補習班開課,所以學校大門是開著的,趁這個機會進教學樓從樓頂往下一層一層的往下發,把真相資料順門下面塞進去。這個學校我多次去發過,這年的假期我又打算去發,到校門口看見,兩側都站著一個學生,肩上披著紅色條幅,站在樓門的兩側,看到這情況我沒多想,只想誰也不許干擾我救度眾生,一邊走一邊發正念,到樓門口沒看他們一眼,同時我看到屋裏有個男人順走廊往另一邊走去,那人沒看見我,我就從他身後就進了屋裏,直接就上到頂樓開始發資料,每個門縫都塞一份。我在發資料的時候看見老師在一個房間裏開會呢,但是沒有人看見我。到二樓的時候,正好和前一次發過的接上了,就在這時候,門口那兩個看門的學生上來一個,看見我的時候眼睛瞪的大大的很驚訝的樣子,也許是驚訝甚麼時候上來的人啊,下樓的時候那男人正站在樓門往院子裏看,我從他身後就走出去了,在師父的幫助下順利的發完資料。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從這個學校出來,包裏還有沒發完的資料,於是我又去了另一所學校,那學校也是我以前發過幾次的,第一眼看到那所學校也有兩個站崗的學生,屋裏還站著一個女人,我看了一會兒轉身回家了。自己邊走邊想為甚麼,兩所學校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為甚麼結果不同呢,向內找,去第一所學校時,自己正念十足,後來在路上走的時候正念減弱了,第二所學校就沒有進去。我們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得正念十足才能做好的。所以我們時時處處都得正念正行才能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大眾化的資料我和同修一起大面積的發放,有一次我和兩個同修一起去發資料,到平房區去發,街道兩邊都是大門,我們每次都是一人負責發一面大門,第三個人在後面稍遠一點貼小粘貼,連發帶貼的一趟就過去了。可是發了一會兒,一轉眼她們倆就不見了,天黑看不見人,我趕緊找她們倆,到另一條街上看見兩個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們,我就在後邊緊追那倆人,後來那倆人又不見了,這樣我一個人發一邊另一側沒有人發,剩下那邊怎麼辦?下次也記不住,心想怎麼這樣呢?自己狀態就不好了,就把資料帶回家不發了,一會她們倆發完回來了,我心裏不太高興,就說她們不對,其實自己已經不對了。當天晚上我在打坐中看見一個拖布的頭唰的一下擰個勁兒,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呢,和同修沒配合好擰勁兒了,過一會兒我又看見有一塊香皂上面有四五個漏洞,我悟到是師尊點化我有漏,又過一會兒看見一個斷開的尺子,兩個半截往一起去,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完整的。我悟到是師父讓我和同修好好配合成為一個整體,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讓我找到那麼多的不足之處。也讓我真正體驗到了師父時時處處都在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點化著我。

發放神韻光盤

剛開始發神韻光盤的時候覺的很為難,因為我的性格很內向,特別不愛說話,更不愛和陌生人說話,帶著人心發了半天正念,給兩個老太太,她們都不要,我心裏很不是滋味。隨著不斷的修煉提高多發正念並請師尊加持,再出去發的時候就很順利,越發越多。我拿六十份光盤兩個半小時發完了,拿七十份沒用上兩個半小時,帶一百份就更快了,沒到兩小時就發完了,很少有不要的,多數人都高興的說謝謝。有人知道是法輪功的也笑著拿走了,有個司機很高興的接過去連聲說謝謝,還說去年看過了很好,我說祝你平安,他說謝謝。我對自己說不要生歡喜心,我深知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再次體驗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

七旬老人臥床三年,修大法一月康復

一位七十多歲臥床三年的老人不能走不能坐,七十五歲的老伴伺候了她三年。我和這位老人的女兒認識,師父點化我救老太太的女兒,我就去給她講真相,她聽了我的經歷後說:我告訴你我媽媽的地址,你去給她講講。就這樣我拿上了地址到了老太太家,開始去她們不怎麼接受,排斥,後來我給她聽法,老太太不認字,我送給她MP3,她說聽法聽到不失不得,就一定要給我錢。她開始聽法就不吃藥了,體質很弱也堅持著甚麼藥都不吃了,一切都交給師父了。她說她想煉功可是站不住也坐不住,我對她說只要你誠心誠意想煉,師父就會幫你的,大法可以創造很多奇蹟的,就這樣她靠著櫃子,斜著身子煉功,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後來能坐起來了,不用靠櫃子站著了。短短的一個多月,她能走了,拐棍也不用。我去看她,她都會熱情的到院子裏給我摘櫻桃、黃瓜、柿子等。她說了很多感謝我的話,我對她說,你要謝就謝師父吧,是師父給你調整的身體,她就說:「謝謝師父!」她說她煉功後師父點化她得到寶貝了,她的兒女們也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幫助講真相了。

在臥床的那三年裏,老太太說她每天都在呼喊「天老爺,救救我吧!要是叫我病好了,每天磕三遍頭都可以。」是啊,她這樣的遭遇我是感同身受的,我們是同樣的情況,都是師父把我們從無邊的苦難裏解救出來了。在聽過我講真相的世人中,有幾位看了《轉法輪》,還有幾位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煉了。

前幾天我去省城辦事,我想我走到哪裏都要救度眾生,我發正念請師尊給我安排有緣人,帶上資料等來到省城。遇到了七八個來省城辦事的外地人,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給他們護身符和真相資料等,他們都很開心的接受了,我感謝師尊的巧妙安排。我只是做了最表面的一層,其實都是師父在做。

這麼多年,我煉功每一個動作都是隨機而行的,真是很美妙,手就自動的隨著強大的能量而行。時時刻刻能感覺到功和法輪的帶動,我很喜歡煉功,無論煉靜功還是動功都是一種享受,感覺到自己是最幸運的人。

開始也不是這麼美妙的,那時候相當的疼,每次我都咬牙堅持,知道自己一身的業力要消下去就得吃苦,「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隨著煉功,修心,半年的時間我能打坐兩個小時了。有一次我在很冷的屋子裏煉功煉的渾身淌汗。學法時經常盤腿學完一講再放開,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在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交流會徵稿的時候,師父多次點化我寫交流稿,我文化程度有限,寫不成文,兒女都不在身邊,時間耽誤太多了,最後沒寫完,我暗下決心,明年一定提早動筆,也是在師父的一再點化和幫助下,這篇交流稿總算是寫出來了。在修煉的路上耽誤了太多的時間,愧對師尊的慈悲苦度,我的生命是大法給予的,我會用我全部的生命去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努力的走好師尊安排的最後的路。初次寫稿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