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修大法 遭迫害從沒後悔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我修大法見奇效是本地人所周知的。雖然我不只一次的被綁架迫害過,被迫離婚;失去了最疼愛我的母親;失去了優越的工作和待遇;也失去了一些不明真相的朋友。但是我不但從來沒後悔過,卻越來越覺得修大法是我今生最最正確的選擇。
──本文作者

一、多病纏身命將盡 得法獲救容顏新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多種疾病纏身二十多年,造成我的前半生苦不堪言。最嚴重的是肝功能不好,有時肝大、浮腫,再後來疼的嚴重了不能睡覺,只能用拳頭頂著才能入睡。還有肺門淋巴結核後遺症,稍不注意就會咳嗽不止,每年都要犯兩次,一咳就是一、兩個多月;更熬人的是類風濕結節病,常年不能著涼,不能吃生冷,吃藥把腸胃都吃壞了。多年來,疾病的折磨,心理的變態,夫妻感情的裂變,使我受盡了一般人難以忍受的屈辱。漸漸的使我悲觀失望,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在多次想自殺了卻殘生之際,一九九七年初,我幸運的得到了法輪大法。從此,我得救了。

得法後,我按照師父的要求,認真學法,提高心性,加上煉功,修煉一個多月後,我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瘦的脫相,體重僅僅九十二、三斤,走路二級風就要刮倒似的,臉呈青黃色滿是皺紋,眼窩下陷青灰,嘴角下彎,像個哭喪棒。人們說「蓋張紙哭的過了」(註﹕方言,意思是已經到了死亡邊緣了,很快就可以為其哭喪了)。修煉後,氣色變得越來越好,愛說愛笑,皺紋幾乎不見了。人人都說我年輕、漂亮、氣質好。我的變化,鄰居、同事、親朋好友都很驚訝,說法輪功真神了,使我整個變了一個人,有些親朋也因此而走進了大法。

二、烏雲壓頂頭不低 名利情去正念起

我修大法見奇效是本地人所周知的。可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團,給大法製造莫須有的罪名,污衊誹謗大法和師父,殘酷迫害大法弟子。面對突如其來的黑暗與恐怖,單位和家屬給我的壓力使我喘不過氣來。當時,我頭腦很清醒,我沒有選擇,我只有緊跟師父堅修到底。就這樣,我踉踉蹌蹌的跟著師尊走到了今天。過程中,雖然我不只一次的被綁架迫害過,被迫離婚;失去了最疼愛我的母親;失去了優越的工作和待遇;也失去了一些不明真相的朋友。但是我不但從來沒後悔過,卻越來越覺得修大法是我今生最最正確的選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和大法師父蒙難後的一段時間內,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最黑暗時期,同時,也是大法弟子轟轟烈烈護法、證實法最隆重的歲月。我放下生死,放下對名、利、情的執著,克服各種困難,不錯過每一次證實法的機會,不停的做著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記得到天安門打橫幅那天,我獨自一人,面對蒼天、面對很多中國人、好幾十外國人,我大聲的喊出:「法輪大法是正法!」警察沒有攔我,是兩個保安搶走了我的橫幅。十九天後,我又到天安門廣場煉功請願,往那一打坐,真是頂天獨尊!警察把我拉到當地公安分局,我決不配合,當夜返回家中。

說實話,那時候,大法弟子真是豁出去了,甚麼都豁出去了。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聽說,本地各級邪黨組織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如何認識法輪功?據說全都一個認識:「法輪功太了不起了,不怕開除工職,不怕離婚,不怕坐牢。共產黨完了!……」是的,我從來沒向中共邪黨低過頭。有個片警,勸「在人屋簷下……」,那意思是要我向邪黨低頭。我告訴他:「憑甚麼?我修煉大法堂堂正正,沒做見不得人的事,怎能低頭呢?」所以我一直給人印象很樂觀。

在失去一系列切身利益,在生離死別的痛苦中,最使我刻骨銘心的是我的母親,為了想保住我的切身利益,曾經給我下跪一個多小時。按常理,母親給兒女下跪,兒女會被折壽的。在我無法拽起母親的情況下,我對母親說:「那您就跪著吧,給我師父跪吧。過去我身體不好,你整天為我操心,睡不著覺,可是你一點都救不了我。如今,我修大法身體好了,你不支持我感恩、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想讓我做一個忘恩負義的勢利小人,您這樣跪著,就算是給我師父跪著吧。」一個小時後,母親笑呵呵的起來了,沒生我的氣。我知道,母親也是矛盾心理,她知大法好,她不怪我。

後來,見我婚姻無法挽回,母親嚎啕大哭過,傷心極了。母親看我被迫害,孤獨無助,經常默默流淚,日久天長積鬱成疾,二零零四年得了癌症離我而去。母親的病逝對我觸動很大,半個月內,我整天趴在辦公桌上不想睜眼,就像師父說的:「他悲痛欲絕,簡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轉法輪》)可是,終於有一天我忽然覺得自己這樣不對勁──我是大法弟子呀!邪黨沒能整倒我,難道我自己要毀了自己嗎?我為誰而存在呢?我一下醒悟了,我肩負重大使命啊,我振作起來了,很快又積極的投入講真相救人的洪流中。

三、針對心結講真相放下恩怨救人急

在救度眾生方面,很多同修各有千秋。我根據自己的情況,主要是以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為主:利用工作之便和工作之餘、節假日會見親朋、茶餘飯後、到公共場所辦事、參加親朋喜事宴會等等機會,在飯桌上、車站內、散步中、採買、理髮等,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機會講真相救人。

1、抓住一切機會救人。逢年過節,或親朋好友嫁閨女,娶媳婦等喜慶之事,當我接到請帖,第一念就是我得救人,能救多少救多少。對飯店的服務員、面的司機、來家修理電器、裝修房屋的人等等,儘量不錯過任何機會。幾年前,到理髮店做頭髮一下講退了十一個人。特別是有的親戚、朋友,一次講不通就再一次講。還有,採用請客的方式,既增進了聯繫,又救了人。

走親訪友也能救人,有個發小(註﹕兒時起的朋友),我給她講了兩次,都不通,她說她姑爺是公安,告訴她「千萬別跟法輪功交往,法輪功反黨……」,勸不了她,我就利用請客的方式,又請了其他朋友,正好還有一個沒退的。在飯桌上,我講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及其各種運動造成八千萬無辜的民眾失去生命,講了平塘縣的藏字石;講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招致的天怒人怨等等,又講了「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的事實,在場的人明白了真相,她們都退了。其實,我也遭受了經濟的迫害。但是,只要是為了救人,甚麼都捨得。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因過去對我有過較深的誤會,十來年不理我了。我不計較這些。聽說她女兒生小孩了,我花了三百多塊錢,親自去一趟,既證實了法,又救了人。平時,自己在生活上節省一點,救人的事辦的很盡仁義,值!

2、找準切入點講真相救人。我的工作主要跟人打交道,在工作中可以根據不同年齡段、不同的文化層面,找準切入點講真相。一天,我遇見一位不到三十歲的女士,開始我給她講真相,她只是不吱聲、表情淡淡的聽著。當我知道她家住在北京王府井附近時,就給她講八九年六四鎮壓大學生事件,中共殺了很多大學生,卻轉眼不認帳。這一下就引起了她的共鳴。她說,「是的,那時我還不到十歲,可六四那天夜裏殺人可恐怖了。」這時她相信我講的真相了,很痛快三退了,並且她還留下了郵箱地址,讓我給她發自由門網址,她要看動態網。

我常去公園遛彎,那天,我到公園遇見一位老太太,表情呆滯,一臉愁容、悲觀失望的樣子。我上前先問候老太太身體情況和高壽。老人毫無表情的說:「八十三了,活多大是咋回事呀,唉……」見老人好像有心事,就跟她拉起家常,找講真相的切入點。說到現在的婆媳關係時,老人說,「現在的婆婆和兒媳婦是掉個的,婆婆成了兒媳,兒媳成了婆婆。」原來是老人挨了兒媳婦的無端辱罵,心裏憋屈,在這生悶氣哪。她說:「現在的兒媳婦怎麼都這樣呀?」我說這都是中共搞各種運動,把中華民族傳統美德批光了。天有天理,人有人倫。可中共搞各種運動,讓人六親不認;中共搞無神論,不讓人們信善惡有報的天理。所以現在的年輕人,根本不信善惡報應,為所欲為,罪在中共邪黨。而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人,尊老愛幼,善待他人,中共邪黨卻往死了整煉法輪功的人。老太太說「可也是」。我說:「您兒媳婦是不懂這些道理,她罵您是她不對,這樣對她不好,您忍一忍吧,對您沒甚麼。」這一說,老太太提起了神,說:「是嗎?」接著我勸老人三退,老人還是四九年前入的邪黨團組織,她很高興退了。我給老人一個真相護身符,並告訴她遇到為難委屈事,多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裏就寬敞了,可能說不定兒媳婦還會轉變對您的態度哪。老人很高興,還一個勁的誇我好心眼。我告訴她,這是我師父讓我這樣做的。

一天晚上飯後去遛彎,想遇見有緣人就隨時講真相。果然走不太遠,就看見一個二十來歲的姑娘,穿一身職業裝,低著頭,坐在盲道旁邊的路沿上。我湊上前問:小姑娘在做啥?她一抬臉,眼淚「唰」的從那白皙的臉蛋流下來,表露出她有難處了。啊?我趕緊上前問原由,並表示要幫她。原來她是內蒙古人,離這好幾百里,打工來到這裏。她說想家了,又遇到點難事。哦,我沒有深問她所遇到的難事。我首先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能會對她有幫助,她似信非信的點著頭。我給她簡單講了真相,勸她退了團、隊,並送她一個護身符。告訴她,帶著這護身符,遇到難處誠念那上面的兩句話你會得福報的。小姑娘接過護身符,一下陰鬱的小臉兒變成了圓圓的笑臉,連連笑著向我道謝,臨別時我看她的淚痕都不見了。

3、放下個人恩怨救人。我丈夫的父母在我被非法勞教時,前腳走,後腳就說:「回來也離婚,不要了。」果然,在我被迫害孤獨無助的情況下,公公婆婆攛掇丈夫與我離了婚。本來我們也算是恩愛夫妻,因為我身體不好,我放棄了對事業的追求,全力以赴的支持他事業有成。原以為妻以夫貴,也就了卻了自己一生的追求。所以,在他事業轉折的幾次最關鍵時刻,尤其他的一次大的挫折、人生最黑暗的時刻,我用我的智慧幫他力挽狂瀾,使他才有今天的晉升機會。可他卻因我被迫害影響他晉升為由,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拋棄了我。可是,我沒想到,往日拋棄我的婆婆在臨終前很想見我。當我聽說後,眼淚唰唰往下流。在學法中,我發現了自己的委屈心。推遲半年後,在老太太彌留之際,才去看望。老太太那時已經不能說話了,眼睛也睜不太大,但神志還清醒。見到老人攥著我的手不撒開的可憐樣,我也流下了眼淚。我反覆跟老太太講:「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大法師父救您。」老人連連點頭。真的,老人清醒了兩天,生命又維繫了兩個多月。

那天在醫院,我的心像一汪清澈的湖水,沒有任何怨恨,只想救人。醫院人很多,瞅準機會,就向他家人講真相,勸三退。記得,小姑子和一個妯娌在解體我們家時,「貢獻」最大。可是,此時此刻,在我腦子裏甚麼恩怨都化為烏有了。我給她倆勸三退時,她們都很相信我。特別是那個妯娌,當我說:「過去的恩恩怨怨都過去了,我希望你們都有一個平安、美好的未來。你把那個邪黨退了吧。」她「唰」的淚流滿面,連忙點頭說:「行,我退、我退」。看到她們那種無言的感動,我的心裏很平靜、很欣慰。

十幾年來,個人修煉也好,講真相救人也好,風風雨雨,跌跌撞撞。有欣慰,也有教訓。但是在師尊的精心呵護下,我是樂觀的走過來的。要寫的東西太多了,只能選取幾個片段向師尊做一彙報。這一路走來,無論遇到多難的事,我從沒後悔過。經過許多苦難的磨礪,使我越來越成熟了,執著心越來越少了。其實,我個人承受的是微不足道的,都是師父替我承受了,我無法感謝師尊的救度之恩。

由於自己法學的不夠好,有些法理悟的也不很清晰,所以救人的事還有遺憾,該救的沒能及時得救。好在師尊的新經文《甚麼叫助師正法》、《大法弟子必須學法》及時敦促了我,使我對學法和救人更加重視,彌補了一些遺漏。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使我真正體悟到師父說的:「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法理之無比神奇。我感謝師尊的教誨。

層次有限,請同修多指正。最後合十謝師尊!謝同修!

(明慧網第八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