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近期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彭州市三聖寺地處彭州市的桂花鎮豐樂場,距天彭鎮十多公里。彭州市「六一零」非法組織和國安特務組織看中這個地方偏僻,不為外人所知,從二零一零年起,就在這裏掛牌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牌子上寫的是「中共彭州市防×教轉化中心」。其實中共才是一個邪教,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非法組織把無辜公民劫持入洗腦班,灌輸謊言並強迫他們改變思想,中共的這種做法完全是邪教的做法。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在彭州市「六一零」頭目常平、書記陳萬平、副主任范澤俊的授意下,「六一零」成員喬立君到法輪功學員卿光蓉的監室叫陪教錢英把電視音量開到最大,自己受不了跑到監室外捂住耳朵,嘴裏還用髒話罵卿光蓉。卿光蓉去把音量關小點,惡人喬立君就叫來彭州市濛陽鎮協警唐露,彭州市桂花鎮豐樂鄉三聖村原邪黨書記萬文學(此人從二零一零年起一直在三聖寺迫害法輪功學員)、陪教郭興會、錢英心領神會,迅速關上門窗,拉上窗簾,對卿光蓉大打出手。

惡人萬文學一邊扇卿光蓉的耳光,一邊洋洋得意地說:「沒有打你,誰看見打你了?」惡人喬立君用拖鞋打卿光蓉的頭和臉,並說今天就是收拾你,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動了,還不解恨,就用雙手狠掐卿的臉、手、脖子;惡警唐露把卿光蓉的頭往牆上撞,把卿的手背、頭髮往牆上擦,擦掉了許多頭髮,頭髮被牆灰染成了白色,耳、臉、脖子上糊了一層厚厚的白灰,手背被擦爛。惡人喬立君、惡警唐露、惡人萬文學、陪教郭興會、錢英輪番上陣,直到把卿光蓉打昏死。

酷刑演示:撞牆
酷刑演示:撞牆

二零一一年以來,中共邪黨人員先後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永賢、卿光蓉、張國芳、張志芬、盧三福、鄭維剛、劉順國、周玉松、譚順敏、張有義(張義祥)、趙雲等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他們把法輪功學員每人單獨關一間屋子,由兩名陪教人員看守,吃、喝、拉、撒都在裏面。這些陪教人員都是在三聖寺煮飯的「袁二哥」、「尹五姐」倆口子的親戚朋友。她們來到三聖寺後,邪黨人員不斷的給他們洗腦,時間長了,為了掙錢,個個變得陰毒,沒有人性,成了邪黨和「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工具。他們稱領導規定的不准法輪功學員出監門,晾衣服都不准,吃飯由他們端,法輪功學員稍有不配合,他們就叫來聯防隊員毒打法輪功學員,打人時關上門窗,拉上窗簾,電視音量開到最大,室內無論發生甚麼事情,外面很難知道。

所謂的「聯防人員」是每個鄉政府派去的協警。一天晚上六點過,彭州市天彭鎮派出所惡警歐某某(一米八五的個子)、莊某某(一米七零的個子)夥同彭州市濛陽鎮協警唐露,毒打法輪功學員李永賢(女),嘴裏污言穢語的罵著髒話。這些惡警沒有人性,李永賢和他們父母親都差不多的年齡,惡人們把她打得吃飯都嚥不下去。「六一零」主任常平叫囂:「李永賢以前絕食八個月都能翻牆逃走,這次要看緊點。」因此法輪功女學員李永賢是由兩名男協警看守著。

彭州市濛陽鎮綁架到三聖寺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分別是鄭維剛、張國芳、張志芬、劉順國和周玉松。女法輪功學員由惡人常平他們在當地招用的女人看守,男法輪功學員由濛陽派出的男協警看守,濛陽鎮十四名協警全部參與了在三聖寺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看守張國芳老人的是曾隊長,老人洗了內衣、內褲,從不准他出去晾曬,只好放在床下用體溫慢慢烘乾。老人在床上躺久了,下床活動一下,曾隊長對老人連推帶罵,曾對外面的人說:「今天又整他一頓(就是打他一頓)。」

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周玉琴,整天被陪教馬龍秋罵著,罵老人不管家,不管丈夫、兒媳、孫子,跑到三聖寺亨「清福」。老人耐心地給她講真相,善意地說:「我是被綁架來的,我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沒有錯,這是迫害!」惡人馬龍秋吼道:「我們都是壞人,就你是好人,就你們煉法輪功的是好人,親戚、鄰居都不抓,就抓你們煉法輪功的,修真善忍就是犯法。」

濛陽鎮協警李隊長、綽號李二牛,凡是濛陽鎮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都由彭州市濛陽鎮「六一零」頭目劉正芳親自押送,租李二牛的車送到三聖寺迫害,跑一趟二百元車費,而且必到三聖寺附近的楊氏魚莊火鍋大吃一頓,慶祝綁架法輪功學員成功。李二牛在三聖寺值一個月班,在交班前與惡女人錢英謀劃迫害法輪功學員鄭維剛。李二牛說:「我要交班了,在交班前要狠狠收拾姓鄭的法輪功,不准他下床,就在床上躺著。」惡人錢英馬上附和:「讓他拉屎尿都在床上,不聽話就弄他,整他一頓,把電棍充足電。」

更惡毒的是從精神上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學員看誹謗大法師父、誹謗大法的光碟,這是最讓法輪功學員痛苦的,因為他們都知道大法師父清白、慈悲、偉大,在救度世人。大法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做善良的人,沒有錯!

彭州市「六一零」非法組織的書記陳萬平、主任常平、副主任范澤俊、科長毛順志、司法局借調到「六一零」的郭局長,夏大隊長,「六一零」成員喬立君、錢安菊、張雪梅,還有一位新借調來的大學生尹某,他們為了往上爬,保住官位和資金,不擇手段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隨意指使協警、陪教毒打法輪功學員,打人成了這裏的家常便飯。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法輪功學員卿光蓉絕食抗議迫害,惡人常平叫他表姐王禮菊拿開口器來,不吃就灌,並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法輪功。」

惡人陳萬平時常在口頭上掛著一句話:「我是蠻子(蠻子是一些漢人對藏人不尊敬的叫法,意思是不講道理,野蠻,此人是從阿壩州調出來的),蠻子是不講理的,就是要打人的。」此人經常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惡黨人員們強迫學員寫「五書」寫誹謗法輪功創始人的話,還威脅說不轉化就送去勞教,或送成都郫縣教轉中心,那裏已撥款開始修建,不轉化休想出去。

二零一一年七月以來,成都市「六一零」頭目殷舜堯、徐丹等到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蹲點,加劇了迫害。彭州市麗春鎮的大法女學員譚順敏,張有義(張祥義)、彭州市濛陽鎮的法輪功學員鄭維剛、劉順國、周玉松,彭州市通濟鎮的法輪功學員趙雲就是這段時間被綁架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的。有個麗春鎮的廖警察說:「姓譚的法輪功會說得很,我在車上我還打她一頓」。

惡人常平、陳萬平、范澤俊、萬文學把趙雲迫害到生命垂危,站都站不起來,害怕趙雲死在三聖寺洗腦班,怕承擔責任,才把趙雲放回家,聽說趙雲是抬回家的。趙雲在修煉法輪功前患有血友病,沒有凝血機能,一出血就會流血不止,醫院都不收他,因無藥可治此病,他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做好人,出現了奇蹟,身體恢復了健康,成了家裏的主要勞動力。但邪黨卻不放過他,曾幾次綁架迫害他。

三聖寺做飯的「袁二哥」,「尹五姐」倆口子,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幹將,所有陪教者是幫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有犯罪過程都有他們參與,因此她們也是罪責難逃。現將其住址和電話號碼公布如下:

「袁二哥」、「尹五姐」:彭州市桂花鎮豐樂場一大隊人,現居住一大隊統建小區,尹五姐電話:13688136964
陪教王芳:女,三十多歲,彭州市桂花鎮三樂場一大隊人,其子周磊在豐樂中學讀初中。郵編611937
陪教郭興會:女,四十多歲,現居住一大隊統建小區,電話:13408566989
其夫顧老十:是豐樂場六大隊機磚廠廠長,電話:13880925808  其子:顧鵬 郵編:611937
陪教王禮菊:女,六十多歲,原彭州市永定鄉八大隊人,郵編:611931
陪教劉光瓊:女,六十多歲,原彭州市永定鄉九大隊人,其夫周良洪 郵編:611931
陪教錢英:女,四十多歲,彭州市豐樂場五大隊五小隊人,電話:18780731721
其子:尹遊勇,電話:13548065307 郵編:611937
陪教尹四姐:女,彭州市桂花鎮豐樂場五大隊五小隊人,是黃四哥的老婆, 郵編:611937
陪教向清風,女,五十多歲,彭州市桂花鎮豐樂場七大隊人,電話:18666691932 郵編:611937
陪教伍俊英,女,五十多歲,電話:13697013550
彭州市關口派出所警察:胡建華,郵編:611941
彭州市慶興鎮陳警官:郵編:611937
彭州市天彭鎮派出所歐警官、莊警官: 郵編:611930
彭州市濛陽鎮協警:唐露、李二牛  郵編:611934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