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蒙陽鎮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彭州市蒙陽鎮地處新都區(成都市)、廣漢市、什邡市、彭州市三市一區交界,現全鎮近七萬人,在一九九九年全鎮約三萬人。

一九九六年六月,法輪大法傳入蒙陽鎮。開頭只有二人,經過親朋好友介紹,廣漢法輪功學員請來了師父在廣州講法的講法帶,當時有六個人看,一星期看完錄像,六個人的身體都發生了巨大變化,患高血壓的康復了,有的心臟病的好了,還有嚴重的胃病、嚴重的類風濕,都痊癒了;其中一人是被醫院確診為肝癌的李述文,一個星期後,竟然奇蹟般痊癒了。自此,法輪大法一下就在蒙陽這個地方洪傳開了。在蒙陽這個小鎮上,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很快由原來的六人發展到一千多人。

法輪大法要求修者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斷的提高心性。隨著修煉,夫妻和睦了,婆媳之間關係融洽了,鄰里之間和好了,好人好事層出不窮。蒙陽鎮竹瓦鄉的法輪功學員應淑的兒子拉三輪車,發現客人掉個皮包在車上,包裏有一個大哥大手機,當時價值一萬元左右,還有金銀首飾盒各種發票等物件。當時就有人出一萬元買他的包。應淑對兒子說:「不行,我是修真、善、忍的,師父教導我,不是我的東西不能要,不按大法要求做,你媽媽的病能好嗎?我醫幾萬元都沒醫好,可得法一個月病就全好了,不按照師父教的去做怎麼能行呢?做事先考慮別人。趕快看看裏面有沒有證件。」打開一看,有身份證,就這樣根據身份證找到了失主,並把東西送了回去。失主是蒙陽鎮書記鄭貴華的妻子(竹瓦鄉政府的鄉幹部)。當時他們非常感動,謝了又謝;第二天還開車到應淑家,拿三百元作為感謝,當然應淑全家都不要,他們硬把三百元塞到應淑孫子手裏開車走了。但是第二天(臘月初八)應淑又把錢送了回去。鄭貴華當時說:「法輪功學員這麼好,你們洪法我們支持你們。你們太好了。」這樣的故事,當時在蒙陽鎮數不勝數。

可是到一九九九年蒙陽鎮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鄭貴華翻臉成了中共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的主要打手,他昧著良心說:「應淑看到(我)是當官的躲不下去了,才退回去的。」(應淑後來被迫害失去生命)

其實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派出所的肖振銀、焦榮松就開著警車到學員的煉功點開始監視和搞破壞了。當時學員就送給他們二人一本大法書《轉法輪》,叫他們了解一下這些煉功人在做甚麼,告訴書也是由國家廣播印刷廠正式出版的。當時他們也沒說甚麼,只丟下一句:「你們不要大量宣傳。」學員們都在想:「我們做好人,又沒犯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媒體的污衊鋪天蓋地,髒水像猛獸一樣撲向法輪大法,蒙陽鎮一下子就被紅色恐怖淹沒了。蒙陽鎮政法委書記白美春、派出所的肖振銀、付晉、焦榮送等人帶著江金娃一幫小混混闖到所有法輪功學員家中,強搶大法書籍及所有相關物品。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時,他們逼迫法輪功學員到派出所看污衊、誹謗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東西。派出所所長陳濤更叫囂不准再煉了,不表態不准回家。當時誰也沒說話,只有退休婦聯幹部廖絲英說:「黨叫不煉就不煉了吧。」結果廖絲英不煉了,她於二零零零年舊病復發死於癌症。

當時蒙陽鎮有七位法輪功學員到省政府上訪,被便衣特務騙上了公交車,拉到一個體育場,那裏被抓了很多法輪功學員,叫各縣警察來領人。鄭貴華帶著人把他們拉回了蒙陽鎮,關在政府二樓,叫蒙陽大小官員齊上陣,一個接一個罵,甚麼話難聽他們就罵甚麼話,直到所有官員都罵完了,已經是凌晨兩點過了,才准他們回去。第二天又把這七名法輪功學員叫到蒙陽派出所,逼寫不上訪的保證書,並且搶了他們的身份證,將他們上了迫害黑名單。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政法委書記白美春,帶了「六一零」人員、鎮政府的人、派出所警察,闖到原來的煉功點企圖抓人,當時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惡徒沒敢動手,學員們都順利離開後,白美春抓了三位法輪功學員,三人不配合,說:「中午了,回家吃了飯再說。」就這樣,這三位法輪功學員馬上就出發到北京上訪。從此拉開蒙陽鎮法輪功學員上北京證實法的序幕。

蒙陽鎮「六一零」人員將法輪功學員從北京押回當地,搜羅一些社會人渣毒打法輪功學員,打手們用金竹子 (當地一種較細但很結實竹類) 一個個的毒打,邪黨人員藏在暗處用皮鞋對法輪功學員朝死裏踢。打手們將法輪功學員吊銬在樹上,不准睡覺,白美春等「六一零」打手,酒足飯飽之後就開始毒打法輪功學員,想起甚麼時候打就甚麼時候打,每天要打四至五個小時。鎮上逢集市就在十字口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掛上牌子站高凳,不逢集就將法輪功學員戴上牌子弄到汽車上遊街,每個大隊轉,羞辱法輪功學員,下午就逼迫法輪功學員掃街和打掃政府各個辦公室,連續十天。惡徒將法輪功學員打夠了就送到看守所或勞教所,後彭州辦邪惡洗腦班,不法人員就將法輪功學員全部劫持到洗腦班。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天,各鄉鎮中共人員把五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抓到彭州看守所暴力洗腦。洗腦班裏的惡人把葉文英老人提起來再摔下去,當時老人就不能動彈,頭頂滲出粘糊糊的乳白色的液體(據同修回憶可能是腦漿),當時葉文英老人的眼睛就看不見東西了。惡人為了推卸責任,叫老人的兒子把人領回家去,兩天後老人就含冤死去了。

唐發芬被迫害致死,她一家五口人,被迫害死三人,只剩下二人。唐的丈夫也差點被迫害死,他從彭州市洗腦班出來時,是被擔架抬回家的,惡人把他放到床上就跑了。後來在親友的照顧下,他本人堅定的修煉,很快完全康復了。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蒙陽誰都知道。

十多年來,蒙陽鎮政府私設黑監獄非法拘禁學員不下於三十人次(從一歲到七十多歲的)男女老少都有,被遊街掛板示眾的約十五人次;彭州看守所洗腦班這個黑監獄一直辦了四年多,有一直絕食反迫害的同修就弄到彭州精神病院迫害,大概有十多人絕食長達一至二年的,瘦得骨瘦如柴。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迫害的有二十到三十人次,最長的有四年之久。

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被罰過款,對上過北京的法輪功學員,蒙陽鎮中共人員每人罰一萬或更多,夫妻罰款五萬元以上,派出所還要家屬拿錢取人,少者幾千,多者上萬,凡是學過功的,就算是不煉了的,都是被罰過款的。

蒙陽鎮有二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非法勞教的十人;被非法抄家的人不計其數(隨時都有學員被抄家);離婚、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有三戶。法輪功學員卿立菊被非法判勞改十年,至今還在獄中。

至今被迫害及因迫害而離世的法輪功學員達三十一人。其中有蒙陽鎮的唐發芬、張芝群、莊瑞林、周玉茹、張文正、劉元芝、徐國茹;竹瓦鄉的胡明根、劉幫秀、易應淑、袁勝千;以及三邑鄉的譚延芬、黃娘,等等。

惡人錄

蒙陽鎮政府積極實施邪黨前魔頭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在經濟上搞垮、政治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在這個小鎮上喪心病狂的迫害著修真、善、忍的好人,全蒙陽鎮官員帶頭對法輪功學員毆打、罰款、遊街等各種迫害;這些得到成都市「六一零」和邪黨市委的賞識,把蒙陽鎮作為迫害重點。

蒙陽鎮參與迫害的惡人有:鄭貴華、白美春、譚延百、黃仁松、鄭洪明、黃光躍、江發全、青娃、周平寬、喬立君、劉正芳等 。派出所惡警:付晉、焦榮松、肖振銀、劉永旭、曾君、胡永超等 。

惡人鄭貴華、白美春

蒙陽鎮黨委書記鄭貴華、「六一零」頭目白美春為了升官發財,不惜任何手段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當地早期迫害行徑二人都負有直接罪責。二零零零年六月,花費老百姓的血汗錢,辦酒席招待彭州市各個鄉鎮的「六一零」和綜治辦的不法人員,讓他們都到蒙陽鎮來學怎麼迫害善良好人。那之後,在彭州市各個鄉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越來越惡毒,整個彭州市完全籠罩在紅色恐怖中。

鄭貴華、白美春和派出所惡警互相勾結,他們一開始下的打人令就是命令打手往死裏打,並叫所有政府的大小官員必須參與迫害。一次,一名六十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鎮政府,鄭貴華令幾十個蒙陽鎮官員齊上陣,把燈關了,毆打這位老人。其如意算盤是,如果將來被追究,全體大小官員都脫不了干係。

此二兩人的惡行已被明慧網曝光。

惡人黃光躍

從二零零二年鄭貴華調離蒙陽、白美春退休,黃光躍就繼任白美春當上政法委書記,黃光躍迫害法輪功學員甚麼毒招都用得出來。他從一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家搜出點真相小報,把老人弄到政府,叫地痞無賴用鐵樹葉子的莖抽打此老人,打得老人渾身上下血肉模糊,一件衣服全被血染紅。兒女們和老伴見狀,心裏難過極了,找他們評理。他們強行勒索他們一萬多元才放人,家人被迫拿錢把人取回去。

黃光躍還親自動手把鐵絲扭成幾股,成為鐵繩子,用來毒打一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連續打五個小時,打的這位法輪功學員小便失禁,雙腳打成茄子色,血泡有小湯圓大,黃光躍嘴裏還嚷嚷:「打死你算自焚。」他還想拉出去沉二道橋的蒙陽河。還押著法輪功學員去抓別的法輪功學員未果(早就被喬立君、劉正芳調查好了)回來又把法輪功學員送到彭州市洗腦班繼續迫害。

惡人喬立君

喬立君以特務手段,冒充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女兒,到處抓捕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把迫害「有功」的喬立君提升為彭州 「六一零」主任,在彭州洗腦班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

很多法輪功學員給她當面講真相,她根本不聽,此人品德極壞,跟自己的丈夫離婚,還垂涎法輪功學員的丈夫,弄得人家離婚,但也看不上她。後來她又弄的有婦之夫謝××離婚,和她結婚,後來不知怎的又離婚了,現在又和彭州×××結婚了,這個不知羞恥的女人,卻得到共產邪黨的重用。

惡人劉正芳

劉正芳沒文化(只讀了三年小學),是接她父親(鎮政府炊事員)的班到政府工作的,開頭煮飯,後來伙食團承包給別人了,她就調去搞計劃生育,因貪污被送上法庭,後來又拿錢向鄭貴華買了工作。從那時起,大概是二零零一年,就跟喬立君一起到「六一零」,昧著良心迫害整法輪功學員。她和她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學過法輪功,她是知道大法和學員的真相的,為了自己升官發財,她靠出賣法輪功學員往上爬,她冒充法輪功學員,當特務,監控、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她參與綁架三名蒙陽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惡徒黃光躍調走後,劉正芳成了蒙陽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頭目,她到處亂竄,指揮各個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抓人、打人、滿口髒話。從二零一零年七月份開始至今,在她的布置下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少十人。現在她還在指揮各鄉、村、居委會行惡,到學員家中騷擾、破壞,綁架,在蒙陽鎮一手遮天,想抓誰就抓誰。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上午十點半左右,劉正芳帶了幾個人竄到三邑鄉南佛村老二隊六十多歲的周月新老人家裏,在沒有任何手續和理由的情況下要抓周月新老人。週的兒子不依,結果劉正芳下令把周月新的兒子也一起綁架到洗腦班。然後又開車到三邑鄉,將法輪功學員張志芬也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