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的罪惡(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擁有一千多年歷史的四川省彭州市三聖寺,坐落在桂花鎮豐樂場三聖村,這裏本應是晨鐘暮鼓、青燈禮佛的修行場所,或是給紅塵中人懺悔禮拜的地方。現在中共彭州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六一零」、政法委將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私設監獄「彭州市洗腦班」設在三聖寺,從各鄉鎮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裏面,強行洗腦,手段之卑劣無所不用。

下圖是三聖村的地理位置,從106省道,彭州市向都江堰前行到桂花鎮再向前二公里左右,左邊一條水泥路面的村道(圖中綠線所示)就到三聖村了。三聖寺就在圖中三聖村的位置。

彭州市洗腦班」的確切位置
「彭州市洗腦班」的確切位置
洗腦班在寺廟右邊大門內前行五米左轉
洗腦班在寺廟右邊大門內前行五米左轉
小木門內就是洗腦班
小木門內就是洗腦班

一、大量綁架法輪功學員

將本應是修行的場所用來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也只有中共邪黨敢冒此天下之大不韙。從二零一零年六月以來,彭州市中共 「六一零」、政法委就非法指揮各鄉鎮中共爪牙有計劃地抓捕法輪功學員。

六月二十二日晚十時左右,葛仙鎮治安室一位工作人員來到本鎮四十四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鄧長久家,欺騙鄧長久說:出去說兩句話,結果出去就被外面一夥中共人員劫持,也不給家人一個說法(後來才知道被綁架到洗腦班)。

六月二十二日,彭州市綜合廠職工家屬、法輪功學員周玉學,被彭州市丹景山鎮政法委、「六一零」惡人夥同綜合廠保衛科綁架,周玉學的老伴二零零五年已去世,只有女兒一人在深圳打工(後來才知道被綁架到洗腦班)。

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十點過,彭州市丹景山鎮新春村八組法輪功學員岳雲,四十二歲左右,被惡人岳祥光、何順秀夫妻倆構陷。丹景山鎮副鎮長周舜、劉某帶一夥人,非法闖入岳雲家,綁架了岳雲。陷害岳雲的岳祥光是岳雲丈夫的親舅舅,(中共體制下,所謂黨性超過了人性,為了邪黨所謂「事業」和個人利益,連親外甥媳婦也要陷害)岳雲被綁架後,被非法關進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今年七月中旬,彭州市蒙陽鎮「六一零」頭目劉正方(女)(很多法輪功學員當面給她講過真相)、司法局黃延松、三旺村書記劉順華三人到三旺村法輪功學員艾克秀家中騷擾。七月二十日下午七點左右,艾克秀一人在家,那三人又夥同另四個「六一零」雇的社會閒散人員再次來到艾克秀家中實施綁架,將艾克秀抬上汽車,劫持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今年九月六日晚七點半,彭州市隆豐鎮劉光華帶人到隆豐鎮金山村劫持了法輪功學員秋國菊,劉聲稱:中央有文件,原來被關過(被邪黨迫害過)的要去「學習」(強制洗腦),他們手頭有底的都要去「學習」,不需要甚麼原因。後來證實秋國菊被劫持到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

九月八日,蒙陽鎮「六一零」劉正方、司法員黃燕、莊道靜、佛南村書記詹小兵又劫持了兩位法輪功學員到三聖寺洗腦班去迫害,一個是蒙陽鎮(原三邑鎮)村民向方珍。另一個是蒙陽鎮居民徐萬平。早在今年七月三十日劉正方等人就到徐萬平家非法劫持了她丈夫到社區辦公室。社區書記莊道靜、主任謝述林、婦女主任付成英和楊秀華、吳家秀、代楊等強迫家屬回家燒毀大法經書等,逼法輪功學員寫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三書」,否則就不給徐家低保。徐萬萍家人嚇得回家同家中修煉人大吵大鬧。

今年九月中旬,彭州市法輪功學員譚順敏、蔡道鳳被「六一零」歹徒分別闖入家中綁架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九月十九日晚十點左右,彭州市「六一零」、彭州市致和鎮光明派出所十多名警察便衣闖進法輪功學員楊興益家,將楊秘密綁架到三聖寺洗腦班迫害。九月二十日那夥惡警又抄了楊的家。

九月二十四日,彭州市蒙陽鎮法輪功學員劉永琪被蒙陽鎮社區主任楊華秀叫去「開會」,就沒回家,後被證實已綁架到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今年九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過,彭州市蒙陽鎮法輪功學員劉秀華一人在鋪子上做生意,被惡人劉正芳、楊華秀等抓走,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桂花鎮三聖寺洗腦班迫害。

九月下旬的一天,四川彭州市濛陽鎮中共人員把蒙陽鎮法輪功學員謝常秀綁架到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實施迫害。

九月下旬的一天,四川彭州市濛陽鎮書記王偉、副書記周先林、陸敏等人無事竄到十三大隊法輪功學員廖常群家中,將廖常群綁架到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實施迫害。

另外彭州市中共「六一零」、政法委還經常非法組織命令各鄉鎮「六一零」、鎮綜治辦、司法所夥同所謂的巡邏隊(政府和當地派出所組織的二排流氓),到各個鄉、鎮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

今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四點鐘,彭州市隆豐鎮「六一零」惡人劉光華與國安人員、丹景山派出所警察、金山村曾安波等六人,開著警車闖進金山村一組村民劉昭友家(其妻是法輪功學員當時沒在家),法輪功學員宋方菊、肖興翠正好在那裏通知劉家人去領葡萄農藥,那夥人闖進門就大抄劉家、搶走師尊法像、所有大法書籍,當場綁架了宋方菊、肖興翠(遭惡人構陷),並非法關押到丹景山派出所,限制二人人身自由。下午六點過肖、宋兩法輪功學員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下午二點左右, 彭州市致和鎮護國小區法輪功學員雷正清與十多名同修正在自己家裏集體學法,突然闖入一夥警察(有十多個),強行將他們綁架到光明路派出所,進行非法筆錄、照相。警察說:有人舉報你們聚會,我們就來了。事後當天由每個修煉人所在地幹部陸續領回家。其中一名警察問雷正清:是你叫他們來的嗎?雷說:「是他們自己來的 ,誰也沒有叫誰,他們覺的煉功身體好了,所以就來了。」

張英祿、張金玉還給警察講大法真相。張英祿不配合警察的非法行為,不告訴自己家住址,也於當天獨自回到家。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三點左右,地處彭州市區的四川華慶機械廠(原長慶廠)退休職工陳德輝、陳德春、雷雲瓊三位女性法輪功學員在彭州市區一建築工地講真相救人,遭惡人構陷,被彭州市天彭鎮派出所劫持,四點左右天彭派出所出動三輛警車分別抄了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家,抄走了一些私人物品,隨後三人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拘留所。

二零一零年六月至九月,彭州市中共「六一零」、政法委非法指使各鄉鎮「六一零」、鎮綜治辦等非法關押到三聖寺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證實的)有十四人,他們是:

葛仙山鎮(原楠楊鎮):鄧傳久、蔡道鳳
蒙陽鎮:徐萬萍、艾克秀、劉秀華、向方珍、廖長瓊、謝長秀、劉永琪
隆豐鎮:邱國菊、岳雲
慶興鎮:譚順敏(譚純敏)
致和鎮:楊興益
中和廠:周玉旭

二、強制轉化、非法洗腦

被綁架進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失去了煉功、學法的自由,甚至失去了與其他被關在洗腦班的同修互相見面的權利。沒有自由活動的空間。每個法輪功學員由二個人包夾。

中共當局專門培訓出遊說人員作包夾,以配合中共欺騙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真、善、忍。每個法輪功學員與包夾同住一房,時刻不離。法輪功學員吃、喝、拉、撒均在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屋內。經常放一些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給法輪功學員看,如早已被國際社會公認為造假偽案的 「天安門自焚」,以及污衊大法師父和大法的下三爛節目等等進行全面洗腦。適時還有專門培訓的說客,以邪黨哄騙人的歪理邪說強行灌輸。

包夾經常在洗腦班的整體布置下游說法輪功學員,他們善於察言觀色,根據每個法輪功學員的思想情緒、精神狀態、面部表情抓住你說話的某個細微之處,適時進行攻心戰術,攻破對方心理防線,並告訴法輪功學員某某人已經轉化回家了,希望仔仔細細的考慮,多為家人著想,你遲寫不如早寫(寫放棄修煉的所謂悔過書等「三書」),早晚是要寫的,最終要轉化。

經過上述反覆運作仍堅定不放棄信仰的,就用恐嚇的方法:不放棄信仰的休想走出這裏。如在這裏不寫三書的,兩三個月後仍然堅定不放棄信仰就送成都市轉化中心繼續轉化。大多數法輪功學員不情願寫三書, 洗腦班就把按他們要求寫好的三書讀給法輪功學員聽。你只要不反對,就讓你簽字按手印。

另據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七日四川報導,從二零一零年七月以來,成都彭州市「六一零」在彭州市各鄉鎮秘密綁架法輪功學員到彭州市到彭州市桂花鎮豐樂場三聖寺洗腦班進行迫害,並在飯裏下藥,使法輪功學員吃了後,出現頭暈、想睡、噁心、無力等等症狀。

三、洗腦班是強加給人民的枷鎖

彭州市中共當局、「六一零」、政法委,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其辦班費用決定在全市範圍所指定的鄉鎮、單位等詐取攤派,凡被攤派到的鄉鎮、單位要出資一萬、幾千、幾百元不等。有錢的鄉鎮、單位要多出,有的鄉鎮一個村就要出幾千元。他們把詐取攤派來的民眾血汗錢用於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其餘的供迫害者揮霍浪費。

洗腦班的包夾都是邪黨一些貪官污吏的親屬,如王理菊(「六一零」主任常平的表姐)、喬立鳳(彭州市蒙陽鎮人,是「六一零」成員喬立君的姐),還有一些是中共過去的鄉村幹部等。他們助紂為虐為邪黨迫害法輪功推波助瀾,他們每月包吃包住另外拿一千二百元。,在三聖寺內隨時都停有幾輛小車供他們進出辦事(多時是私事)使用。

這是拍到的三輛小轎車

每年辦洗腦班都是新購置被褥、家具和其它用具供其使用,使用後也不知道扔到甚麼地方去了,造成極大的浪費,給人民增加了額外的負擔。中共為誘惑洗腦班人員為其賣命,據他們內部的人說每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上面給五萬元,供他們揮霍。而洗腦班為了多得到錢,不擇手段、軟硬兼施、死皮賴臉反正要迫使法輪功學員寫三書轉化,達到他們的目的。

以上是我們了解到的迫害事實,由於洗腦班迫害的詭秘,我們無法了解到更多詳細的情況,望知道更多詳細情況的人士補充。